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1章 盐水

第281章 盐水

search;

房间里,安慕锦背对着小王爷坐在**,小王爷弯腰细心的将赤水抹在安慕锦的朱砂痣上。

刚一抹上去,安慕锦突然尖叫一声。胳膊猛然一甩,将小王爷手里的瓶子打掉在了地上。

小王爷看着疼的直打滚的安慕锦,心下大骇,赶紧抱住安慕锦,问道:“锦绣你怎么了?”

“火烧一样疼!”安慕锦流下两滴眼泪,低头一看,胳膊上的朱砂痣有血流出。

小王爷看了,眸光一缩,当下就气的大骂:“朱元那个混蛋,竟然骗我!”

骂完,小王爷拿着锈帕细心的为安慕锦擦掉胳膊上的血迹,心疼的问她:“还疼吗?”

安慕锦咬着唇,可怜的点点头,那里的肉好像被火烧了一样,疼的火辣辣的。

“锦绣对不起。”将血擦干净了,小王爷望着疼的直冒汗的安慕锦。心头一动,突然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,自责不已。

安慕锦鼻头一酸,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掉,哽咽道:“天成这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朱大哥的错。”

“一定是朱老太爷知道朱老夫人去偷赤水,所以才将这赤水换了。可朱元身为一个大夫,他竟然不提前检查一番,就将药拿来了,他责任重大!”小王爷知道朱元也是好心,但是看到安慕锦疼成这样,他还是忍不住抱怨。

“别怪朱大哥了,他也是不知道。而且我自己是大夫,我也没有发现这只是普通的盐水。”安慕锦的小声说道,小王爷叹息一声,将她抱的更紧了。

过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胳膊上的疼痛才减轻了一些,能够移动了。

小王爷为她穿上衣服,衣服碰到了她还是会疼的皱眉头。被那盐水洗过之后的伤口,只会更疼。安慕锦现在只稍微动一下,衣服摩擦到朱砂痣就会疼的厉害。

小王爷去找了丫鬟来为安慕锦梳头,他就一直站在旁边看,还时不时问那丫鬟关于梳头的问题。丫鬟被他问的很不好意思,却还是红着脸一一解答了他的疑惑。

等丫鬟走了,安慕锦奇怪的看着小王爷问道:“天成,你问这些干什么?”

“等我学会了,我就可以为锦绣梳头了。”小王爷笑了笑,安慕锦脸上又是一红,羞涩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。

丫鬟们将早饭摆起来,安慕锦的右手不方便,小王爷说要喂她吃饭。安慕锦吓了一跳,连忙说道: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左手也可以。”

安慕锦还是小哑巴时,不能和人说话,她一个人无聊就练习左手写字。久而久之,右手能做的事情,左手也都能做了,而且越来越熟练。

看到安慕锦左手拿筷子十分的熟练,小王爷有点郁闷,就这样失去了一个照顾安慕锦的机会。

刚吃过饭,朱元急急忙忙的跑过来,一脸愧疚的说道:“对不起天成,我给你的不是赤水,就是普通的盐水。”

“我们已经知道了。”小王爷脸上表情淡淡,说话也是轻飘飘的,连一眼都没有看朱元。

一看小王爷这样,朱元就知道小王爷生气了,赔笑着又问:“那锦绣姑娘可曾擦了那盐水?”

“擦了!”小王爷抬眼看了朱元一眼,那眼神清澈如清水,看的朱元一阵心惊肉跳,笑的更为谄媚道:“天成兄弟真对不起,我不知道祖父将赤水换成了盐水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怎么又知道了?”小王爷问。

虽然他的表情还是很平静,但是朱元知道他心里一定很生气。朱砂痣本来就疼,再遇上盐水,那是往死里疼。

莫名的,他又想起那三个妹妹来。她们三个抹了赤水,还说了祖父很多坏话,可想而知点那东西真的很疼。

“祖母和我说的,她说祖父刚刚找她了。祖父让她别白费心机了,她拿的赤水其实都是高浓度的盐水。”朱元郁闷的说道,他也不明白祖父为何要这样做。

按说祖父要是真的讨厌安慕锦,那大可以不认她这个徒孙。但要说不讨厌安慕锦,那为何要这样对她呢?

“朱大哥你别为这事操心了,这点疼痛我还是可以忍受的住的。”安慕锦看他愁眉苦脸的,连忙说道。

她可不是什么娇气的千金小姐,朱老太爷想考验她,那她就好好表现呗!

听了安慕锦这些话,朱元才觉得心里好受一些,又道:“姑姑已经醒了,她想见锦绣姑娘。”

“我们现在就过去。”早上她问丫鬟,丫鬟还说林妈妈没有醒呢。这会一听说林妈妈醒了,她高兴的起身就往外走,将小王爷和朱元都甩在了身后。

林妈妈的房间,她正靠着床头,双眼期待的看着门口。当安慕锦一出现,她的双眼立刻大放光芒,伸着手想要立刻抓住安慕锦。

安慕锦快速两步,跑到林妈妈的身边,握住了她的手,开心道:“林妈妈你醒了就好。”

林妈妈的伤口还没有好,话还说不出来,只能恩恩的点着头。

林妈妈看到安慕锦也是高兴,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。安慕锦为她擦了眼泪,轻轻拍着她的手,就像她安慰自己那样安慰她:“没有什么坎是过不去的,越是艰难我们越是要挺住。最艰难的时刻都过了,成功也就不远了……”

“恩恩!”林妈妈流着泪,不停的点头。

见林妈妈哭成这样,安慕锦的心堵的难受,也不再说什么,就陪着林妈妈坐着。

期间有丫鬟端药过来,安慕锦细心的喂着林妈妈喝了。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林妈妈就沉沉睡过去。安慕锦等她睡熟了,才离开。

此时已经过了正午,小王爷在外面等她,和她一样都没有吃饭。

下午林妈妈的情绪稳定了许多,不再流泪。可以简单的说一些话,但是声音却很小。她说话的时候,别人都得仔细听,不然就听不到。

安慕锦每天都来陪林妈妈,将朱老太爷肯认她这个徒孙的事情说了。林妈妈果然很高兴,拉着安慕锦的手轻声道:“师兄,他终于肯,原谅师兄了。”

说着林妈妈又要掉眼泪,安慕锦赶紧拿着帕子,在她的眼泪还没有流下就擦掉了。

“林妈妈这是好事,你别再伤感了。师父在天之灵,知道了这件事他也会很高兴的。”

“恩!”林妈妈重重点了点头,吸吸鼻子,将眼泪忍了回去。

安慕锦还和林妈妈说了朱砂痣,林妈妈让安慕锦给她看看。当看到那颗朱砂痣时,林妈妈沉默了好一会儿。

过了半响,她才开口道:“这颗痣对女子来说很残忍,一旦失去了就代表贞操没有了。贞操没有了,别人就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你,用最难听的话说你,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。”

“林妈妈这些事都过去了,就别再想了。”安慕锦知道林妈妈说的是她自己,却也不忍心听到她那样贬低自己。

说了那么多话,林妈妈的嗓子又疼了,她点点头闭上眼准备休息。安慕锦看她这样,帮她将被子弄好,又坐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一出门,她就看到朱老太爷转身离去的背影。他一定是看到她在这里,所以才离开的吧。

唉,人老了不是糊涂,而是太执着于过去,又好面子。

就在安慕锦想着这些的事情,朱老太爷又折回来了,看着安慕锦道:“朱砂痣还在吧?”

那严厉的表情,准备责备的口吻让安慕锦心下一哆嗦,猛然想起林妈妈的话来。即使朱砂痣还在,她回答的也是小心翼翼的。

“胆小娇弱!”朱老太爷丢下四个字,快速走了。

安慕锦站在那里,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,心中涩涩的。朱老太爷不喜欢她,无论她做什么,他似乎都能找出不喜欢她的理由来。

心情失落的回到客香园,小王爷正在和白胜下棋。看到安慕锦一声不吭的回来了,小王爷连忙放下棋子,迎上前道:“锦绣,是不是遇到黄旭了?”

安慕锦摇摇头,苦恼的抓了抓脸道:“被人讨厌的滋味好难受,偏偏那个讨厌我的人我又不能讨厌他,我更是难受!”

“是朱老太爷,他又和你说了什么吗?”小王爷担忧的问道,这是个麻烦事啊。

朱老太爷一把年纪了,还这样为难小辈,小王爷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“他说我胆小娇弱,天成你觉得我胆小,我娇弱吗?”安慕锦连声问道,小王爷认真的看着她,摇头:“我认识的锦绣一直都是勇敢,坚强的。”

“我也这样觉得,可他好像对我不满意。”听到小王爷这样说,安慕锦的心里多少好受一些。

“锦绣,我们虽然阻止不了别人的思想,但是可以做好我们自己。”小王爷开导道,安慕锦点点头,朝屋里看了一眼道:“你和白胜继续下棋吧,我回去歇一会儿。”

“好!”小王爷目送安慕锦进了房间,关上门,他才进屋和白胜继续下棋。

三天的时间过了,安慕锦的朱砂痣还在,并且还比以前大了一圈,胳膊也肿了不少。朱老太爷检查完毕之后,将一瓶赤水递给安慕锦道:“这瓶是真的,拿回去抹上吧。”

安慕锦接过赤水,认真看了看,闻了闻。就让朱老太爷嘲笑她胆小好了,她可不想再受盐水的刺激了。

确定这玩意不是盐水了,安慕锦笑着道谢:“谢谢师爷。”

“别叫的这么亲,等晚上的药水洗礼之后,你才正式入我门下。到那时,再叫也不迟。”朱老太爷昂着头,对着外面说道。

安慕锦连连点头:“师爷说的是,是锦绣太激动了。”

朱老太爷看了安慕锦一眼,挥手道:“回去擦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