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2章 看着

第282章 看着

赤水拿回来了,小王爷盯着那一瓶清澈如清水的东西看了一会儿,突然仰头喝了一小口。。更多最新章节访问:ЩЩ. 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安慕锦吓了一跳,连忙夺过来惊慌的看着他:“万一这有毒怎么办?”

“有毒我也认了。”小王爷砸吧着嘴,“不是盐水。”

“我刚才不是说了吗,这个的确不是盐水。”安慕锦责怪的看了他一眼,又心疼他有没有事。

小王爷笑笑,他不懂医术,光看表面他也看不出什么。就是闻味道,他也不是很确定,只有尝一尝才能知道。只要不是盐水,那就好了。

安慕锦又为他把了把脉,确定他真的没事才放下心来。

第一眼看到安慕锦胳膊上的朱砂痣时,小王爷还会觉得好看。自从被盐水刺‘激’一次,流血之后,朱砂痣就变的不是那么好看了。

小王爷在给安慕锦抹赤水时,忍不住的叹息。安慕锦还以为赤水又出问题了,心惊不已,问他怎么了。

小王爷没有回答,反而问道:“锦绣,你觉得怎样?”

“不疼了。”安慕锦惊喜极了,等晚上的‘药’水洗礼之后,她就可以正式入师‘门’了。

晚饭刚过,朱元带着七八个下人进了客香园。下人们手里抱着的都是‘药’材,各种各样的,有一百多种。

不一会儿,紫鹰背着一个差不多一人高的木桶进来了,蓝姜和黄旭手里也都拿着铁圈之类的东西。朱老太爷走在最后,一进来就对着发愣的安慕锦道:“快去沐浴更衣,‘药’浴很快就好。”

安慕锦恩了一声,这时丫鬟们已经准备好了热水,她进去沐浴。

等她洗好之后,身子还没有擦,匆忙披了一件外衣,跟着丫鬟到了另一个房间。一进去,安慕锦就被那股浓烈的‘药’味熏到了。熏的她直往后退,刚退了两步,她就被丫鬟拉着往屋里走。

房间里,一个大木桶架在铁锅之上,锅下的火还在。木桶旁边是一个短木梯,安慕锦顺着木梯爬上去,看到木桶里飘着的全是‘药’材。随着蒸汽的挥发,那‘药’味不停的往外出。

安慕锦嫌试了一下水温,温度刚刚好。下面的丫鬟在催她快一点,她朝那丫鬟看了一眼,才一咬牙将衣服脱了,慢慢进入了木桶之中。木桶中有一把椅子,她坐在上面,正好可以靠着木桶,不会觉得累。

水温明明是刚刚好,可当她全身都进入木桶之后,却觉得心里有着一股凉意。接着她能感觉到全身的热量都被木桶之中的水给吸走了,她冷的直哆嗦,上下牙‘交’错着,打起了架

“加点火。”安慕锦抖着声音说道,她记得那个锅下有火的。

“忍着!”朱老太爷严厉的声音突然传来,安慕锦抖的更加厉害了,胳膊情不自禁的将自己包住了。

她现在可是全身赤‘裸’的躺在木桶里,朱老太爷怎么会在这里?

“祖父,你先回去休息吧,留我和黄旭在这里就好了。”是朱元的声音,还有黄旭!

安慕锦大睁双眼,想要往水下钻。头刚低下,那浓烈的‘药’味刺‘激’的她猛然咳嗽起来。

“锦绣你没事吧?”还好小王爷也在,不然安慕锦得郁闷死。

“我没事。”咳嗽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才敢开口。

朱老太爷又说:“恩,好好看着。十二个时辰,一点时间都不能少。若是少了,她以后还有苦头吃。”

“祖父放心,这里有我看着,不会出问题的。”朱元送朱老太爷走了。

朱元再回来,小王爷说道:“你们两个出去吧,我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就可以了。”

黄旭嗤笑一声:“天成你又不是大夫,在这里看着也只是看着。要知道着‘药’浴非比寻常,总共有一百八十八道‘药’材泡制而成,每个时辰需要什么样的火候,这些都是有讲究的。若是出现一点点的失误,那这‘药’浴也就失去了它应有的效果。到时候锦绣姑娘的体质改造不成功就算了,万一因此受了伤害……”

小王爷冷眼看着黄旭,右手紧握成拳。黄旭要是再多说一个字,他很难保证自己会不会将拳头挥出去。

见小王爷情绪不好,朱元连忙打圆场道:“天成兄弟你别听他在这里危言耸听。火候有讲究是不假,但是也没有他说的那么恐怖。”

黄旭轻轻哼了一声,还要说什么,朱元轻声喝道:“黄旭你要是再多说一个字,立刻让你睡大觉去。”

“我说朱元你是和我亲,还是和他们亲啊,怎么处处都向着他们呢?”黄旭不满的抱怨,朱元不客气的掏出暗器,黄旭连忙跳开捂着嘴巴道:“你也就会用这些歪‘门’邪道……好,好,好,我不再说话了。”

黄旭走到了一旁坐下,感受到一道冰冷的视线在他的头顶上飘着。他没有去看,也知道瞪着他的人就是小王爷。

黄旭和朱元都不出去,小王爷就是高兴不起来。虽然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,但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他心中不舒服。

朱元笑着拍拍小王爷的肩膀,宽慰他:“木桶这么高,我们也看不到什么。天成你就别再为此事介意了,有我们在这里看着,至少能保证锦绣姑娘的安全。”

小王爷动了动眉头,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,抱着胳膊抬头看着木桶的上方

。他只看到那袅袅上升的水汽,什么都看不到。

也不知道安慕锦现在怎样了,他很担心。

水温还是那个水温,只是安慕锦却冷的不得了。好在冷到一定程度,她就麻木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身上的温度又回来了。冷热‘交’替,让安慕锦忍不住打了一个‘激’灵,人也清醒了许多。

“天成你还在吗?”安慕锦一出声,小王爷立刻回答:“锦绣我在,怎么了?”

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安慕锦问,她刚刚‘迷’‘迷’糊糊的,也不知道是睡着了,还是没有睡着。

“现在是亥时刚过,你才泡了两个时辰,还有十个时辰。”小王爷看着上方,他看不到安慕锦,很想上去看看。

这个想法刚一出来,就被他摇头甩掉了。朱元隐晦的和他提过多次了,他不能上去。

“哦!”半天,安慕锦才长长的哦了一声,身上火热的她想要跳出去。

“锦绣你觉得现在怎样了?”小王爷关心的问道,而安慕锦却没有再回答她。

小王爷担心安慕锦会怎样了,很想上去看看,朱元拦着他道:“别担心,她应该只是热的昏过去了。”

“只是?”小王爷眉头跳着,都昏过去了,那是得有多热。

“水温都是正常的水温,她之所以会热都是身体机能的改变,你真的不用太担心。”朱元‘揉’‘揉’眉心,他还是不要再解释了,免得越解释小王爷越担心。

好在小王爷并没有再追问下去了,眼光深邃的看着木桶上方,还是忍不住的想要上去看看安慕锦现在怎样了。

再次清醒过来,安慕锦才知道自己何时已经睡过去了。双手脉搏跳动的厉害,那是一种不要命的跳,似乎不想要被控制的跳,跳的她心口跟着一阵一阵的疼。

“疼!”安慕锦发出一声轻微的呼声,小王爷神经一紧张就要上去,朱元反应迅速的按住他,劝道:“年轻人,别急躁!”

“锦绣你哪里疼?”小王爷看了朱元一眼,安慕锦都喊疼了,他能不急躁吗?

安慕锦还未回答,朱元解释道:“应该是脉搏疼,不要担心,这是正常反应。”

小王爷瞪着朱元,冷冷的问:“会疼多长时间。”

“疼到她没有知觉,昏过去为止。”朱元解释。

小王爷心脏猛然一缩,他好心疼安慕锦,真想现在抱着她离开,不让她受这份罪了。

感受到小王爷的心理变化,朱元又道:“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,男的是二百二十种‘药’材,‘药’‘性’比‘女’的还要霸道许多

。后面还会有更残忍的,你若是看不下去,可以先回避。等好了,我会叫你。”

“不用!”小王爷面无表情的说道,安慕锦在哪里,他就在哪里。

接下来,安慕锦每两个时辰会醒一次,只说一句话然后又昏睡过去。

次日辰时一到,朱元和黄旭开始动作起来。两人合力配置一种‘药’水,让小王爷洒在木桶里。

小王爷终于可以看到安慕锦了,心情很‘激’动。可当他看到木桶中的安慕锦时,心情难受死了。安慕锦头发全部脱落光了,头仰靠在木桶壁上,能看的见的皮肤都是紫红紫红的,小王爷看的一阵心塞。

“快点倒进去,再晚就不行了。”朱元见小王爷站着发呆,着急的呵斥起来。

小王爷手一歪,‘药’水倒进了木桶里。‘药’水一进去,木桶里的水就泛起了水泡,安慕锦嘤咛一声,人再次醒过来。

看到安慕锦醒来了,小王爷还没有说话,朱元急的大叫:“天成你赶紧给我爬下来。”

小王爷知道他现在还不能和安慕锦说话,利落的翻身,下了木梯。

‘迷’‘迷’糊糊中,安慕锦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小王爷的名字。她往上一看,有个人影一闪而过,似乎是小王爷。

想到小王爷还在外面,安慕锦情不自禁的扬起嘴角,笑了。

笑容还在脸上,安慕锦的表情突然转为痛苦。还没有来得及将脸上的笑容收一收,人再次沉沉的昏‘迷’过去了。

小王爷悄悄‘揉’了一下眼睛,哑着声音问:“为什么会那样?”

“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。”朱元只是这个回答,让小王爷好窝火,却也不能发泄什么。

“哼,无知真可怕。你知不知道你刚刚那一愣神,差点就耽误了正事。”黄旭冷嘲热讽的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