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3章 吐血

第283章吐血

小王爷只是淡淡的看了黄旭一眼,心里担心安慕锦,到底是没有和他较真。朱元却顶了黄旭一胸口,轻声提醒:“这是关键时候,你才别耽误了正事。”

黄旭讥笑一声,抱着胳膊看着木桶上方:“最后一个时辰就是重生的时刻,真想知道小师妹脱胎换骨之后是什么样子?”

听到这话,小王爷多看了黄旭一眼。他又想到了安慕锦没有头发,脸皮紫红的样子了。

既然是重生,那这一个时辰过去之后,安慕锦是不是就变成之前的样子了。

好像时间过的越来越慢了,屋子里的三个男人都是等的心焦。

刚刚过去小半个时辰,木桶里的水突然沸腾起来,咕噜噜的往外冒着泡。

“坏了!”朱元一拍大腿,朝小王爷递了一眼。

小王爷立刻上了木桶,看到木桶里的血变成了血红,安慕锦正在往外面吐血。那一口口的鲜血从安慕锦的嘴里吐出来,掉进药水里,就翻起一股水花,像是沸腾了一样。

看到这一幕,他双手颤抖着,恨不得自己替安慕锦受了这份苦:“她在吐血!”

小王爷刚说完,朱元狠狠的倒吸一口气,对黄旭交待:“快去叫祖父过来。”

药浴是不可能出现吐血的情况的,那安慕锦这样肯定是出现了大问题。

黄旭刚到门口,朱老太爷急忙进来,听到木桶里的声音,冲着小王爷吼道:“你不是说她真的是处子之身吗?”

小王爷被朱老太爷吼懵了,说了实话:“我亲自检查过,她的确是处子之身。”

朱老太爷不明白小王爷的话,但这个时候也没有深究,吩咐着朱元和黄旭快点配药。

小王爷喂着安慕锦吃了药,却一点效果没有。他们配的药水,也是没有丝毫的效果。

当时小王爷就急了,他脱下外衣一把将安慕锦从水里捞出来,抱在怀里。红着眼看着众人,就算他们不承认安慕锦又怎么样,他绝对不会让安慕锦遇到任何生命危险。

“你干什么?你现在带她走,才是害了她。”朱老太爷看到小王爷要带安慕锦走,也是急的红了眼。

“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吐血而死,什么狗屁师门,我代锦绣不认了。”小王爷说完,一脚踢开房门,快速走了出去。

走到院子里,小王爷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,朝着天空一放。那东西到了很高的位置,才炸开,消息传递出去了。

朱老太爷他们从后面追上来,还未开口,小王爷冷冷的看着他们三个:“我告诉你们我曾经是小王爷,你们谁拦我,我杀谁!”

“小……小王爷?”最震惊的就是黄旭了,他曾经问过小王爷是不是皇室的人,那时小王爷可是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是啊。

“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,你现在要带锦绣去哪里?我们都是大夫,你何必舍近求远,耽误了锦绣的治疗。”朱元最是冷静,现在朱老太爷一边生气,一边在想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了。

“别再花言巧语了,我是不会相信你们的。”小王爷说完,不再停留,转身而去。

“站住!”一直沉默的朱老太爷这是开了口,小王爷并不做停留,荣叔应该快到了。

只要他出了朱家堡,锦绣就还有救!

“当我朱家堡是什么地方,当我李神医的后人是什么了。”朱老太爷也是动了怒,一声口哨,客香园被围住了。

紫鹰和蓝姜不明所以的看着小王爷,还有他怀里的安慕锦。安慕锦怎么变成这样了,两人都是十分震惊,却都看着朱老太爷:“朱爷爷,这是怎么了?”

“别逼我动手。”小王爷右手抱着安慕锦,左手飞出,无数个密密麻麻的东西朝着四面而去。

“啊!”

现场一片混乱,就是紫鹰和蓝姜也觉得十分棘手。小王爷手里的暗器到底是什么,怎么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快。

没想到小王爷这么厉害,朱老太爷一时愣住了,也算见识到了皇室之人的傲气和倔脾气。

“不想她死,你就住手!”朱老太爷气沉丹田,猛然吼了出来。

声音之大,在场所有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捂住了耳朵。小王爷担心怀里的安慕锦,堪堪用内力为安慕锦逼开了这些声音,而他却直接受到了朱老太爷声音的攻击。

朱老太爷最后一个字还未说出,小王爷忍了一下,一口鲜血猛然吐出。他的脚步一乱,抱着安慕锦差点摔倒。

朱老太爷快速上前,一把搭在小王爷的脉门上。快速夺过他怀里的安慕锦,将他往朱元面前狠狠一推道:“他就交给你了。”

小王爷不想松手,却抵不过朱老太爷的一推和朱元的一拉。他还想去抓安慕锦的手,却觉得脖子一凉,脑袋重的要命,只想睡觉。在最后一眼,他看到朱老太爷抱着安慕锦又回了那个屋子了。

不,锦绣不能回去!他们会害死她的!

什么重生,什么脱胎换骨,小王爷统统不要了。他只知道,他刚将安慕锦抱出木桶,她的血就止住了。

一定是药的问题,他们想要害死她!

安慕锦浑身湿哒哒的躺在**,房间里只有朱老太爷一个人。他正在努力为安慕锦把着脉,眉头时而舒展,时而拧起。

怪,怪,怪,安慕锦的身体太怪了!

看着**原本清秀美丽的人儿,变成了这副光头,脸皮紫红的样子,朱老太爷也是一阵自责。是他的失误,他竟然没有提前为安慕锦检查身体。

他以为安慕锦只要是处子之身就可以了,却没有想到她一个侯府女孩会中青脸毒那种奇毒。

他现在终于明白老三收安慕锦为徒时,没有给安慕锦进行脱胎换骨的药浴了。因为安慕锦的身体特殊,在她脱去青脸毒时已经算是脱胎换骨过一次了。可他之前不知道这件事,也没有人和他说,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失误。

现在的安慕锦身体十分的脆弱,不能再进行药浴了,否则她只会吐血而亡。

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,朱老太爷第一次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,对不起小王爷。若是他无法将安慕锦治好,他想就是他用死给这孩子赔罪。到了地下,他也不会原谅自己。

过了不知道有多久,朱老太爷突然激动起来,转身快速出了屋子。再回来时,他身后跟着紫鹰和蓝姜,两人手里抬着一个大木桶,里面全是清水。

木桶放下,朱老太爷挥手让他们出去。他一个人将安慕锦抱起,慢慢的放进了水里。

一到水里,裹在安慕锦身上的、小王爷的衣服就自动散开,露出了紫红色的皮肤。

朱老太爷紧张的盯着她的脸看,希望这个方法能有效果。

一刻钟之后,清水慢慢的变色了,安慕锦身上的紫红色开始逐渐消退。一看到这个结果,朱老太爷激动的嘴巴**了几次,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。

一连换了八桶水,安慕锦的肤色才恢复正常之色。不过人却瘦了一大圈,几乎皮包骨。

看着**瘦瘦弱弱的人,朱老太爷又是一阵自责,终究是他的失误才导致这样的情况的。

睡了一夜之后,安慕锦就醒了。她一醒来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一模脑袋,光溜溜的。别说是头发了,就是头发茬也没有。

她吓了一跳,连忙跑到镜子前一看,整个人都呆住了。

镜子里的她好像不是她一样,瘦弱不堪,脸上一点肉都没有,难看的很。最难看的是她的头发,她竟然没有头发了。

这是怎么回事?安慕锦心惊不已,想找个人来问问,却又不知道该问谁。

问小王爷吗?他见到自己这样会不会和她一样,吓一跳!

安慕锦抱着双腿坐在**,胡思乱想的厉害。

朱老太爷进来就看到安慕锦这样,走过来柔声道:“锦绣,你感觉身体怎样?”

朱老太爷今天对她的态度真好,是不是代表她通过了药水的洗礼,她就被朱老太爷承认了?所以他才会对自己这么好。

“那我现在可以叫你师爷了吧?”安慕锦不确定的问。

看到安慕锦这认真期待的神情,朱老太爷喉咙一动,艰涩的点头:“叫吧。”

“师爷,我这是怎么了?我的头发呢?”安慕锦的表现比别人都要平静许多,这点让朱老太爷很是欣赏。

“是师爷的错,师爷竟然不知道你中了青脸毒。师爷给你配的药有问题,差点让你丢了性命。不过师爷和你保证,不出一个月就能让你长出三寸头发来。”朱老太爷和蔼和亲的说道。

安慕锦苦笑了,才三寸呀。她之前的头发可是很长很长的,要长到之前那么长,岂不是要一年。

“青脸毒和这个有冲突吗?”安慕锦问。

朱老太爷点点头:“恩。人一生只能进行一次脱胎换骨,多了就会遇到生命危险。青脸毒就是要脱去人身上最外面的一层皮,脱完皮之后也要进行药浴。不过那个只需要一百零八种就好了,而我给你配的是一百八十八种。多了八十种药,你的身体承受起来十分困难,所以才在最后时刻出现了吐血的情况。”

“吐血?”安慕锦掂量着这两个字,这些事情她都不记得了。

朱老太爷又和她详细解释了药浴会出现的情况,还有效果,安慕锦都认真的听着。这些对她来说,都是宝藏啊。

“你身子还弱,先别起来。一会儿有人给你送药,吃了就睡。”朱老太爷嘱咐着,看到她盖好被子才放心的离开。

朱老太爷一走,安慕锦睁着眼睛看着外面,喃喃自语道:“我不好意思去见天成,他怎么也不来见我?难道是已经知道我变成这个样子了吗?”

不一会儿有人端药进来,安慕锦搂着碗喝完了,还是忍不住问:“你知道天成现在干什么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