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4章 祁老

第284章祁老

丫鬟的手一顿,低头继续收拾东西,装作没有听到安慕锦的问题。

看着丫鬟要走,安慕锦伸手拉了她一下。才发现自己的力气很小,根本就拉不了她。她还是很无情的走了,这让安慕锦很郁闷。

心里有些难过,安慕锦难受的闭上了眼睛。突然,她猛然睁开双眼,对着空气说:“不对。天成如果知道我醒了,他是不会不来看我的。”

一定是他出了什么问题了,所以他才没有来看自己。

想到这里,安慕锦连忙起来,却觉得脑袋一晕,又狠狠的摔在了**。这一摔可不得了,安慕锦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,不一会儿就失去了意识。

此时小王爷正昏迷在床,他受的是内伤。朱元给他调理过了,可他却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,这让朱元很纳闷。

找朱老太爷来看了看,朱老太爷对此也表示不能理解。检查他的脉搏,一切正常,可他就是醒不过来。

朱老太爷想了想,对朱元说道:“你去将荣叔放出来,兴许他知道情况。”

朱元刚走,白胜轻手轻脚的进来。却没想到朱老太爷在这里,想转身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“小胜你过来。”朱老太爷出声喊道,白胜紧张的走过去,小声道:“朱爷爷,你有什么吩咐吗?”

朱老太爷一看白胜吓成这样,第一次检讨起来。难道他就真的那么吓人吗,怎么每个人看到他都是这个样子?

“小胜你很怕我吗?”朱老太爷问。

白胜点头,很快又摇头,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回答:“不怕,你一点都不吓人。”

听到这个回答,朱老太爷就知道了他的心里话。叹息一声,走到他的身边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好孩子,是朱爷爷脾气太火爆了。朱爷爷也希望你们都能好好的,难免会对你们要求高了一些,严格了一些。但是朱爷爷是好心,不希望你们有事。我们李家不容易啊!百余年仇人只找到了你这一脉,不保证仇人是否还在继续寻找,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再小心。”

朱老太爷突然和白胜说这些,白胜好意外哦,也好惊喜,认真点头:“朱爷爷,我能明白你的一片苦心。我以后一定会认真学医,好好……”

“好孩子!”朱老太爷打断他的话,又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“元说你喜欢做生意,以后就做生意吧。子承父业,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再说了,李神医的后人没有非要学医,你看紫鹰和蓝姜,他们俩不就不会医术吗?”

“恩,谢谢朱爷爷!”能够得到朱爷爷的认同,白胜心里高兴的不得了。

那么以后他将不会再犹豫,不会再害怕被同门的人说了,他会义无反顾的继续将白家的药具生意做起来的。

看着白胜开心的笑容,朱老太爷也觉得舒心多了。

朱元带着黑着脸的荣叔进来,荣叔一看到昏睡不醒的小王爷,脸更黑了。

“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”荣叔戒备的看着朱老太爷。

小王爷给他发了信号,他就急忙赶过来了。可他刚进朱家堡,就被人带到了机关里。他在机关里关了快两天了,他们才放他出来。谁知道一出来就看到小王爷变成这样了,他又气又担心。

“只是一场误会,你先看看他怎样了。”朱老太爷赔着笑脸,荣叔狠狠的瞪了朱老太爷一眼。

荣叔的手在小王爷的脉门上一放,眉头轻轻皱起。随即顺着他的脉搏,一直摸到了腋窝处。摸了一会儿,荣叔转脸看着朱老太爷质问道:“你们对他做了什么?”

“这件事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说的清楚的,等他醒来,让他自己说吧。我看不出他的身体有什么问题,你看出来了吗?”朱老太爷脾气好的像是变了一个人。

朱元和朱老太爷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,对他的脾气最是了解。谁要是和他说话不客气了,他铁定不给你好脸色看。可今天朱老太爷的表现真是太让朱元诧异了,朱老太爷居然会笑着和质问他的荣叔说话。

荣叔哼了哼,指着门道:“你们出去时记得将门关上。”

听荣叔的口气,朱老太爷知道他能将小王爷救好,连忙带着人离去了。

门一关上,荣叔心疼的看着**的小王爷,摸了摸他的额头道:“一定是二小姐出事了,所以你才用了皇家内功的禁忌之术是不是?”

“可二小姐,她又在哪里呢?”荣叔轻轻一叹,将小王爷扶着坐起。双手抵在他的后背,开始为他运功疗伤。

一个时辰之后,荣叔收功,将小王爷扶着躺好。他咳嗽一声,用手一挡。拿开手再看时,手上血迹斑斑。

他粗鲁的擦了一下嘴角,将血水吞下去,又擦了擦手,才从容不迫的打开房门。

房门一开,朱老太爷就关心的问道:“他没事吧?”

“没事了。”荣叔看了朱老太爷一眼,细心的他也早就发现了朱老太爷的变化。

“没事就好,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?”朱老太爷问,荣叔点头后问:“二小姐呢,带我去见她。”

朱老太爷让朱元带荣叔去,荣叔看了安慕锦之后,心一下就沉了下去。

才几天不见,安慕锦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?

感受到荣叔是生气了,朱元连忙解释道:“祖父不知道师妹曾经中过青脸毒,所以再给她进行脱胎换骨时出现了一点状况。”

“你说的话,我不明白!”荣叔危险的看着朱元,那意思是说你最好给我个我信得过的解释,不然我废了你。

朱元本来爱笑,在荣叔的冷光下一点也笑不出来了,嘴角僵硬的和荣叔解释了一遍。

荣叔听了之后,心中也是十分惊骇。又看了看**的人儿,荣叔又感慨幸好人没事。这头发慢慢长,以后也就有了。

“她现在是怎么回事,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?”荣叔问,朱元咧着嘴,想笑又笑不出来道:“这是吃了药的缘故。前三天是关键时期,恐怕她都会这样沉睡。慢慢的,等身体好一点了就好了。”

听了朱元的话,荣叔很不放心。他只会简单的医术,像这么复杂的他还真不会。小王爷将信号放出来,就代表这里有危险,他还能放心的将两人留在这里吗?

荣叔突然沉默起来,朱元看着他几次欲言又止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
“我要带他们离开这里。”荣叔话音一落,将**的安慕锦抱了起来。

朱元连忙拦着道:“你这是干什么啊?要是真想走,等她的身体好一些了再走也不迟。”

“我不相信你们。”荣叔冷冷的看着朱元,脚下一动。朱元只觉得眼前人影闪了一下,接着就看到荣叔抱着安慕锦到了外面。

“好快的速度!”朱元感慨一声,连忙追了出去,大喊道:“荣叔你这样只会害了他们两个,让他们留在朱家堡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朱老太爷听到动静,从小王爷的房间走出来,正看到荣叔抱着安慕锦朝他冲了过来。他往旁边一闪,荣叔进了房间,很快又夹着小王爷出来了。

见荣叔不听他的劝,朱元急的不得了,想说什么又被朱老太爷抢先了:“如果你执意要带他们走,也可以。不过锦绣的身体十分的虚弱,必须要服用我的药,否则的话……”

“不必麻烦,我大顺不止你一个大夫。”荣叔冷声拒绝,话音一落,人就离开了客香园。

“唉!”荣叔走了,朱老太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:“一步错步步错,他们是很难再相信我们了。”

“那现在怎么办?锦绣……”朱元担心安慕锦,话还没有说完,朱老太爷看了他一眼道:“小王爷的身份不是随意就暴露的,他既然敢说出自己是小王爷的话来,肯定是想好了解决办法。放心,皇室的人怎么会少了大夫,是我们太高看自己了。”

朱元沉默不语,看着客香园的门口,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安慕锦再醒来的时候,她人已经在马车上了,身子被小王爷抱着。小王爷闭着眼睛,好像是睡着了。

她看了他好一会儿,直到他慢慢睁开眼睛,发现她已经醒了。

“锦绣,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小王爷急忙问道,安慕锦动了动身子,自己坐起来道:“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。”

除了身上没有多少力气以外,她觉得自己都挺好的。

“我们快到白城了,到了白城那里有一个老御医。他医术高明,兴许能够救得了你。”小王爷拉了拉安慕锦的手,枯瘦如柴这个词形容她的手最合适不过了。

“我们这是离开朱家堡了?”安慕锦问。

“离开了,那个地方我们再也不去了。”小王爷柔声说着。

安慕锦哦了一声,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那里戴上了一顶帽子。她呵呵笑了,“天成,我要变成尼姑了。”

“锦绣不要胡说,什么尼姑不尼姑的,我一定找到方法让你的头发快点长出来。”小王爷听她这样说,心里什么滋味都有。

安慕锦却摇摇头道:“这事不能着急。毛发其表,衰旺其内。身体养好了,头发自然就长出来了。”

小王爷轻叹一声,一手抱着她的肩膀,一手和她十指相扣,轻声道:“不管锦绣变成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

安慕锦靠在他的身上,身体太过虚弱,没有一会儿又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白城,祁家。

祁老御医早早的等在门口,望着巷子的入口,就是想第一眼看到不一样的马车过来。

马车拐了一个弯,进入了巷子,荣叔第一眼看到了祁老御医,对着车内道:“少爷,祁老已经在等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