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5章 心眼

第285章心眼

小王爷掀开帘子,朝着祁家的方向看了一眼,垂下眼眸道:“荣叔,我们从后门进。”

荣叔恩了一声,扬起马鞭,大喝一声:“驾!”

马车的速度加快起来,在祁老的面前经过,又是拐了一个弯才不见了。祁老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,嘿嘿笑了两声:“小子不错,有其父的风范啊!”

说罢祁老转身进了祁家,他刚到后堂,荣叔他们也到了。

小王爷抱着昏睡的安慕锦,径直走向了后堂的休息之地。祁老默不作声的跟了进去,为安慕锦把了把脉,低头写了一张药方,命人下去拿药。

“祁老,有办法吗?”等祁老忙好了,小王爷才开口问道。

“到了我这里,你就将心放在肚子里。来,手伸出来给我看看。”祁老行医多年,一看一听,就知道小王爷的气息不对。

小王爷缩着手,咧嘴笑了:“祁老还是先紧锦绣的事情来吧,我没事。”

“小子,你有事没事还想瞒过我这双眼睛。快点,别扭捏的像个娘们似的。”祁老话一落,小王爷被他说的红了脸,却还是没有将手伸过去。

祁老有些生气了,面带愠色道:“小子,我知道你心疼她。但是你再心疼她,也要将自己先照顾好吧。”

“我真的没事。”小王爷嘴硬,就连荣叔也替小王爷说话:“祁老,少爷真的没事。也许是守了二小姐一夜,所以才这样疲惫。”

“既然你们怀疑我的判断,那锦绣我也不治了,你们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。”祁老一摆脸色,袖子一甩,转身就要走。

小王爷见他真的生气了,走上前主动认错道:“我用了禁忌之术,修养两天就好了。”

祁老一听,脸色大变,指着他道: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。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大事,竟然让你做了这样的事情?”

“祁老先别生气了,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小王爷笑了一声,祁老瞪着他,捏着他的手,过了一会儿道:“幸好你来的及时,不然你小命不保。”

说着祁老又责怪的看了荣叔一眼,训道:“小子不懂事,你这个人也不懂事吗?禁忌之术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能用。那都是拿着血在赌命,血没有了,堵到最后还是死。”

荣叔连忙低头,态度恳切道:“祁老教训的是,那请祁老快点救救少爷吧。”

现在赶紧认错,若是让祁老知道当时他不在少爷身边,祁老肯定会大发雷霆,要剥了他的皮。

“跟我来。”祁老抓着小王爷,又瞪了荣叔一眼,才大步离去。

荣叔也要跟上去,祁老不给他好脸色看:“你跟着干什么,在这里照顾锦绣。”

荣叔哎了一声,摸了一把下巴,嘀咕道:“多大年纪了,脾气还是这么臭。”

祁老带着小王爷去了密室,小王爷很诧异:“祁老,你竟然有这么好的地方,我之前怎么不知道?”

“你刚出生时,我带你来过,只是那时候你没有印象罢了。”祁老笑着说道。

他走到一幅画前,伸手在画上点了几下,画自动卷起,露出里面的一个小柜子。柜子上没有锁,看上去也没有任何的开口。

祁老在瓶瓶罐罐里找了一会儿,找到两瓶药水,滴在了柜子上方。小王爷这才发现柜子上方有两条沟壑,那一红一蓝药水顺着沟壑流到了一起。接着只听咔嚓一声,柜子打开了,里面有一个小盒子。

将盒子拿出来,祁老又将药水倒在盒子上面的沟壑上去,出现了和柜子一样的情况。

盒子打开之后,里面是三瓶血红色的药丸。

小王爷还未开口问,祁老解释道:“这是血元,易家祖上流传下来的。因为药方已失,这是仅剩的三个了。吃一个就少一个,小子你以后留点心。不到最后,别用禁忌之术,知道吗?”

说到最后,祁老又忍不住教训起小王爷来。

在祁老面前,小王爷就像是一个孩子似的,露着天真的笑容:“那我现在就吃。”

“吃吧。”祁老宠溺的看着小王爷,打心里也将小王爷当成了自己的孩子。

小王爷拿起一瓶,认真的看了看那个血色的药丸,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制作的,怎么看上去这么奇怪?”

祁老没有说话,小王爷也不再多问,打开一瓶,捏着那个血元就吃了下去。

他刚吃下,就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。他赶紧席地而坐,用内力控制这些力量,让它们为己所用。

半个时辰之后,那些力量都变成了自己的了。小王爷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强壮了许多,似乎又恢复到之前了。

“没想到血元的功效这么强!”小王爷收功起来,笑着对祁老说道。

“当然强了,这可都是由人的精血加以内功糅合而成的。但是我也只知道个大概,具体制作方法还是不知道。”祁老叹道。

“人的精血?谁的精血?”小王爷想到他吃下去的都是人的血,怎么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“自然是你祖先的精血。”祁老看了小王爷一眼,走了。

闻言,小王爷所有的动作一停。看了看祁老的背影,又看了看那还剩下的两个血元。胃里翻滚的厉害,想吐又吐不出来,难受的很。

祁老走到门口,回头对小王爷道:“小子,将剩下的两个收好。省着点用,用完了就没有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小王爷又宝贝又嫌弃的将那两个装着血元的瓶子收好,一阵哆嗦,才走出了密室。

在小王爷守着安慕锦的时候,祁老悄悄将荣叔叫了出去。

祁老的药房,祁老背对着荣叔站着,沉声问道:“小子心智深啊,我是从他那里探不出什么了。你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荣叔就知道祁老会问,只是他也不是很清楚啊。不过他还是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一遍,从进入朱家堡的那天开始说。

祁老听了之后,沉默许久,突然转身冲荣叔吼道:“没事你们招惹李家的人干嘛?”

荣叔一愣,汗都被祁老给吓出来了,冷静道:“这些又说来话长了……”

“说来话长你就长话短说,捡重点说。”祁老十分火爆的说道。

“老三是李神医的传人你知道吧?”荣叔看着祁老,祁老摇头:“他怎么成了李神医的传人了?”

见祁老也不知道,荣叔就松了一口气:“这事我们也是才知道不久,老三他瞒我们瞒的好苦啊。不过他人现在已经不在了,我猜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事。因为二小姐身边的林妈妈就是朱家堡的人,她也是不知道自己是李神医的后人。”

“慢慢说,详细说,我要知道这一切的来龙去脉!”祁老立刻改了口,脾气也变的温和了。

荣叔嘿嘿笑了,他就知道祁老是最关心少爷的。有关少爷的一切,他都想知道。

于是那天晚上,荣叔陪着祁老说了一夜的话,才将这些事情给说清楚。

天一亮,祁老还是没有忍住将荣叔训了一遍:“发生了这么多事,你竟然一个字都没有向我提。”

“祁老明白,少爷他这是担心您老的身体,所以才只字未提。若不是这次真的撑不住了,他暂时也不会过来。”荣叔赔着笑脸,姿态尽可能的放低,放低,再放低。

听到这话,祁老重重的哼了一声,“以后多留个心眼,连个小子都不如。”

荣叔又笑了:“祁老有所不知,少爷生病这些年,别的都没有长就是心眼长的多。我越来越老,也越老越糊涂,哪里比得上少爷那些心眼呢。”

“这话倒也是!”听了荣叔自贬的话,祁老不自觉的笑了一声,又道:“真是没有想到,小子的身体竟然是锦绣给治好的。因缘,巧合!”

祁老说因缘,荣叔自当成了姻缘,很是赞同这话。可祁老说这是巧合,荣叔就不赞同了,为安慕锦说话道:“二小姐为了研究那份古药方,也是花了不少的心思。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出来的,在少爷关进地宫的时候将少爷的病给治好了。”

“我不记得你不喜欢她吗?怎么现在突然改口为她说话了?”祁老不解的看着荣叔。

荣叔憨厚的笑了两声:“二小姐温柔善良,聪明伶俐,没有人不喜欢的。就是太后到了最后,也被她收买了。”

“是吗?”祁老眯着眼,用力搓了搓脸,“是时候去看看情况了。”

荣叔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儿,即使困了,也硬撑着跟着一起去看看。

刚走到门口,祁老又转身瞅着荣叔道:“你知道太后之前怎么和我说她的吗?”

荣叔不用想就知道那肯定是没有好话,却还是认真受教的样子问:“怎么说的?”

“说她很像当年的皇贵妃,怕小子被她迷的神魂颠倒了。别像他老子一样,为了一个女人什么事儿都不顾了。这次他为了她动用了禁忌之术,我越琢磨着太后的话,越觉得言之有理。”祁老面露忧色道。

有理个屁啊,荣叔当时就想直接这样回嘴。到底是了解祁老的人,他改为委婉的口吻道:“二小姐可比当年的皇贵妃好多了,至少比她懂事识大体。”

“先看看吧。”祁老点着头,荣叔紧张的问道:“少爷和二小姐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,你该不会想要阻止他们吧?”

“你紧张什么,又不是拆散你和谁?”看荣叔这个急躁的样子,祁老没好气的训道。

荣叔不怕死的继续说:“我当然紧张了,我是跟着少爷的人,是最了解他的人。这些年他为二小姐做了什么,二小姐又为他做了什么,我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的。你要是敢拆散他们,我第一个反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