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86章 头发

第286章头发

看荣叔说的这么严肃认真,祁老忍不住笑了起来,摇摇头走了。

荣叔从后面追上来,又认真的说了一遍:“祁老我是认真的,而且我也不认为你能拆散的了他们。”

“你当我是什么人了?”祁老白了他一眼,“在小子面前说话注意一些,要是让他知道了什么,拿你是问。”

“这个你可威胁不到我。”荣叔反抗道,祁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:“你别忘了,他动用的是禁忌之术。以自身血液为媒,催发暗器,这伤的是血,是人的根本。至少半年内,他们不能行房。”

“原来祁老担心的是这个。那祁老可以放心了,少爷不舍得让二小姐受苦。二小姐现在这样,他也不忍心啊。”只要祁老不反对他们就好,其他的一切都好商量。

“你等着看吧,看看是他不忍心,还是他受不了。”祁老嘴角扬起,露出了一抹看好戏的笑容。

他检查过了,安慕锦是用了李家秘药——脱胎换骨药。这种药一旦成功,那安慕锦的身体将会变的非常的完美。

秀发会变的像黑芝麻一样,又黑又亮。肌肤也会变成婴儿那般吹弹可破,柔嫩无比。最关键的是眼睛,会比之前更加美丽有神。这种药还会改变五官,让五官搭配起来更加的完美,标志。其最大的一个功能就是,能够改善人体的柔软度。

他不知道安慕锦这是怎么回事,好像是失败了。但是他有补救之法,只要安慕锦按照他的药方吃药,不出一个月安慕锦就会真的脱胎换骨成功。当然,头发长的可能没有那么快,顶多就三寸吧。

但除了头发,安慕锦其他的地方都很成功。到时候他只怕小王爷看着这样的安慕锦,会忍不住。

祁老只要一想到小王爷忍不住的样子,他就想笑。老了,老了,还能保持着一颗童心,他真是不容易。

去了安慕锦的房间,安慕锦还在睡觉,小王爷在给她擦手,擦脸。

祁老看到这里,脸色不是很好看,一个爷们居然给女人做这种事。更何况这个爷们还是他一直看好的小子。

“我家的丫鬟都这么不中用吗?”祁老看了看房间,竟然是连个丫鬟都没有。

“锦绣在休息,我怕她们吵到锦绣,让她们都下去了。”小王爷如此解释。

祁老砸吧着嘴,这是小王爷的作风。

“等会吃了药,你将她抱出来晒晒太阳。别嫌难看,总是戴着帽子,多晒太阳有助于毛发的生长。”

小王爷对安慕锦实在是太细心了,祁老看不下去了,说完话赶紧走。

走的时候顺便将荣叔也给带走了,荣叔自然的又成为了他训斥的对象。

“小子真是不争气,本来可以一统天下,却为了个女人连江山都不要了。”祁老气狠狠的说道。

小王爷手握传位宫牌,本来是可以继承皇位的。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往那上面想,只想着做一个闲云野鹤般的王爷。可就这点心愿,争夺皇位的皇子们还不肯放过他,处处为难他。

想起这些,荣叔还是一阵心有余悸。现在又听到祁老这样说,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道:“少爷若是当了皇上,你再想见他都难了。”

祁老狠狠的瞪了荣叔一眼,心想这倒也是,小子做个平民百姓也不错。当了皇上又怎样,每代皇上又能活多久呢。

房间里,小王爷正在一心一意的喂着安慕锦喝药,自然不知道祁老和荣叔在说着什么。

等安慕锦喝了药,小王爷命人将榻搬出去,他抱着安慕锦出去晒太阳。

现在是初夏,太阳已经很大了,晒了一会儿,两人就都出了汗。小王爷不顾自己热汗淋漓,一直拿着帕子给安慕锦擦身上、脸上的汗。

擦着擦着,小王爷感觉怀里的安慕锦好像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了。可仔细一看,她不还是那个安慕锦么。

小王爷摇摇头,笑着自言自语道:“也许是我想多了。”

吃了几天祁老的药后,安慕锦渐渐的不那么困了。又过了几天,她的作息恢复到跟正常人一样了。但还是每天坚持出来晒太阳,为了她的头发,她热一点又算什么。

在这期间,小王爷每天都陪着她。一天一天看着她的头发慢慢的长起来,也不知不觉的接受了安慕锦一点点的变化。

一个月后,小王爷望着眼前只有三寸长头发的安慕锦,很是震惊。

要说她和之前不一样了,可她还是那个她。要说她还和之前不一样,可她却又不像之前那个她了。

这种感觉好奇妙,小王爷有时候都想问安慕锦她到底是谁。

安慕锦感受到小王爷的注视目光,扭头对他轻眨眼睛,笑着轻柔道:“天成你怎么了?”

在安慕锦眨完眼睛的时候,小王爷的心跳猛然停住了。呆呆的望着安慕锦,脑子里除了她什么都没有了。

安慕锦变了,变的比以前更漂亮,更温柔,更让他喜欢了!

“锦绣。”小王爷控制不住的摸着安慕锦的脸,越摸越觉得手感不错,舒服的他都不想拿开了。

安慕锦抓着他那乱动的大手,淡淡的眉头微皱,双眼眨巴眨巴:“天成,你怎么了?你这几天都很奇怪哦,总是喜欢捏我的脸。”

小王爷看着眼前的安慕锦,心跳不正常的很,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,激动道:“锦绣,我们快点成亲吧。正好我们现在在祁老这里,他可以为我们主持婚姻。”

安慕锦轻轻推开小王爷,无奈的叹息:“天成,等我头发再长一点好吗?”

一想到那只有三寸来长的头发,安慕锦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有多么的难看。她想美美的嫁给小王爷,至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“成亲和头发没有关系啊,不管锦绣什么样子,我都喜欢。”小王爷迫不及待了,体内有股热气一直在上蹿下跳。

他喜欢锦绣好多年了,真的好想搂着她一起睡觉。每天闭眼前,她在自己的怀里,睁眼后她依然在。光是用想的,小王爷就觉得幸福满满。

“可是我在意呢。”安慕锦想到了安齐轩成亲时,那个假新娘穿的嫁衣了,戴着的头冠,真是美极了。

就是前世,她也是穿的美美的才上了花轿。没道理这一世,她只穿着红袍,短着头发就嫁人了啊。

“锦绣……”小王爷拉长了声音,双目期盼的看着安慕锦:“锦绣,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。”

安慕锦调皮的又眨了眨眼睛,小王爷的心跳再次乱了,望着她情不自禁的亲了亲她的眼睛。

安慕锦被他亲的吓了一跳,连忙推开他,脸色绯红的看着四周。见没有人在看,她才责怪道:“天成你干什么啊,我们现在在外面!”

“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你,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了。锦绣,你再让我亲一下,这次……”小王爷的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锦连忙起身,提着裙子快速跑回了屋里。

她一回屋就将门给关上了,小王爷见她关了门,才发现事情严重了。

他不再回味刚才那种美好的感觉,赶紧起身追过去,拍着门道:“锦绣快开门。”

安慕锦就在门的里面,听到他的喊声,捂着发烫的脸道:“天成,你先冷静一下吧。”

“我很冷静,你开门让我进去。”小王爷真的冷静下来了,既然安慕锦不愿意,那他就再忍忍吧。

回头他得问祁老多要点关于长头发的秘方,让安慕锦的头发长的长长的。这样安慕锦就不会因为头发短,而拒绝他了。

屋里没有声音了,小王爷又叫了几遍安慕锦的名字。安慕锦都没有再回答他,他忧伤的看了会紧闭的木门,才默默的转身离开。

这段时间,小王爷都是和安慕锦同床而眠,就是为了能够在她需要的时候,他时刻都在她的身边。

可今晚,安慕锦连房门都没有开。小王爷敲了两次门,安慕锦的回答是:“天成我已经睡了,呼呼……”

听着安慕锦在里面学着男人打鼾,小王爷在门外忍不住笑出声来。他的锦绣真是太可爱了。

听着外面好像没有动静了,安慕锦想小王爷应该是走了。

这时,她脑子里想的都是祁老和她说过的话。祁老说小王爷为了救她用了禁忌之术,即使吃了血元也要有半年时间的调整。所以祁老特别提醒她,这半年不能让小王爷碰她。

安慕锦想这话祁老应该和小王爷说吧,和她说有什么用啊。当时听到祁老和她说这些话,她真想装傻的说她一句都听不懂。可祁老就是故意的,故意说给她听的。

见她总是不说话,祁老咳嗽道:“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行房,我可以让府上的老妈妈给你讲一讲。”

被他那么一说,安慕锦只好红着脸承认:“这些我都懂,我会劝着他的。”

“好孩子!”祁老夸奖一句,之后安慕锦就很少见到他了。

也是从祁老那里,她才知道小王爷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幸好是小王爷反应快,及时将她从木桶里救出来。不然的话,或许她真的就没有命了。当时那种情况,小王爷和朱老太爷他们解释也是无用的。他又一心急着快点带她离开,所以不得已才用了禁忌之术。

朱老太爷为此事已经向她道过歉了,虽然当时她还不知道小王爷出了这事,很快选择原谅了朱老太爷。但是现在她知道了所有的来龙去脉,她也没有要怪朱老太爷的意思。

也许是因为老大夫的原因吧,她打心眼里将朱老太爷当做自己的师爷,当做亲人看待的。

最关键的是小王爷没事,要是他有事,安慕锦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