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0章 接生

第290章接生

在安慕锦身后忙碌着的小王爷,听到安慕锦这个回答,心情大好,嘴角扬起,毫无顾忌的笑出声来。

听到身后的笑声,安慕锦的心快速跳了一下,却依然端坐在那里,细心的询问病人的情况。

今天是安慕锦留铺,她将大厅里的药具一一整理好,地上的药方纸都捡起来,又将大厅打扫一遍。看到大厅又变成了整整齐齐,干干净净的样子,她才停下来歇歇。

在安慕锦忙着这些的时候,小王爷就在一旁练功。

自从安慕锦坐诊以来,他每天都陪着安慕锦,练功的时间都是这样挤出来的。安慕锦对武功也不了解,就看到他坐在那里,像一尊佛似的,心想原来这就是练功。

但她也明白练功肯定不是只看外表的,她每次看小王爷练完功,身上都能流出一层汗来。若是让她这样坐着,她恐怕留不出汗来,只会睡着。

晚上来看病的人不多,多数都是来抓药的。

和善堂每晚都会留下看铺的人,一直到二更天才会关门。留铺也是有要求的,只有名字挂在了大厅上的大夫才能留铺。因为晚上也会有病人来看病,若是留铺的大夫医术不高,耽误了病人,一方面对病人不好,一方面对和善堂的名誉也不好。

这是安慕锦第一次留铺,她像第一次坐诊一样,有些小小的激动。

小王爷练功,她不能和他说话。所以她就特别希望有人来抓药,可以消磨一下这晚上的时光。

一晚上也没有几个人来,快要到二更天时小王爷也收了功,擦了一把头上的汗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恩。”安慕锦应了一声,刚站起来就看到有人走了进来。

那人一身白衣都被鲜血染红了,他的嘴角还在往外流血。最可怕的还不是他受的伤,而是他怀里的女子。

那女子满脸是血,看不清样子。从身形看,她还带着身孕,身下的血不停的往外流,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。

看到这一幕,安慕锦吓的呆住了。

“大夫呢?”男子看到药铺里只有小王爷和安慕锦两个年轻人,自然的将他们认为是药铺里的伙计了。

听到男子问大夫呢,安慕锦才惊觉过来她应该马上救人,而不是站着发呆。

“我就是大夫,快将她抱到屋里来。”安慕锦的话刚说完,男子狠狠的瞪了安慕锦一眼,怒道:“让老大夫出来。”

安慕锦头大的指着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子道:“她的孩子是保不住了,如果你再不进来,恐怕连她也是保不住了。”

男子狠狠的一瞪眼飘过来,凶悍的说道:“如果你救不了她,你们都得死。”

安慕锦被他的眼神吓的一哆嗦,这人真的好恐怖啊。小王爷冷冷的看了男子一眼,浑身气势猛然上涨,冷哼道:“不想看病现在就滚!”

男子这才注意到小王爷,发现他的内力很强,拧眉正要说什么。安慕锦大声道:“我是大夫,听我的,先救人要紧。”

看着眼前这个矮小的男人,他双眼明亮,里面全是真诚之光。不对,是这个男子看安慕锦,觉得她眼里全是真诚之光。那一刻,男子就莫名的很信任安慕锦,听着她的吩咐,抱着女子进了屋里。

血还在流,安慕锦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,安慕雪吃打胎药时也是留了许多的血。除了第一眼见到有些不适应、呆住之外,她很快就冷静下来。

女子的血流不止,是因为她要小产。小产不是最麻烦的,最麻烦的是这个女子已经出现了生命衰弱的现象。为今之计,想要救她就快点将她肚子里的孩子弄出来,止住血,才能保她性命。

安慕锦虽然没有为人接生过,但她前世生过孩子,明白一个孕妇该如何做。

回头看了一眼胸口还在流血的男子,安慕锦问他:“你还行吗?”

“行!”男子重重说道,知道安慕锦要让他做事,又道:“有什么吩咐尽管说,我还能撑的住。”

“上床抱着她。”安慕锦说完,又对小王爷说道:“天成你快去让人烧水过来,这里需要大量的热水。同时再将祁老喊来,我担心我一个人……”

后面的话安慕锦还没有说,小王爷就明白的说道:“锦绣,我现在就去吩咐人去做。”

此时情况紧急,安慕锦也来不及和小王爷解释什么,将他推开一步道:“快出去,这里不是你能呆的地方。”

小王爷不放心的朝着陌生男子看了一眼,男子也看着小王爷道:“你放心,他是我娘子的救命恩人,我不会对他怎样。”

“锦绣有什么事你叫我,我就在门外。”小王爷说罢,又警告的看了男子一眼才离开。

门关上之后,安慕锦让男子将女子的衣服脱掉,帮助她将双腿弓起。

男子只脱了女子的外衣,并没有全脱下来,安慕锦急了道:“我也是女子,快点脱完,别耽误时间。”

男子看着眼前的安慕锦,怎么也不相信她是个女子,问道:“你是女子?”

安慕锦点点头,嫌弃男子动作慢,直接用剪子将女子的衣服划开,露出了女子的下身来。

“再掰开一些。”安慕锦说道,男子手上用力,将女子的双腿掰的角度更大一些。

安慕锦将手伸过去,往里掏了掏,好像是摸到了一个东西。像是孩子的手,又像是孩子的脚。

“几个月了?”安慕锦问,声音是抖着的。

男子说:“六个多月。”声音也是抖着的。

用力往外一拉,安慕锦的手下一滑,孩子的手并没有拉出来。她捏着剪子朝着女子下体用力一剪,血流的更快了。

男子不明白安慕锦为何这样做,吩咐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安慕锦没有搭话,快速将孩子的手给一点点的拉了出来。拉了一会儿又被卡住了,安慕锦对男子道:“快,按压她的肚子。”

男子十分不解,却很听话的照办。

“用力一些。”看男子不敢按的样子,安慕锦做了一个示范。

男子很快看了安慕锦一眼,咬牙一掌狠狠的按在了女子的肚子上。同时安慕锦将孩子的手往外一拉,渐渐的头出来了。头出来了,剩下的身子就好出来了。

孩子小小的,浑身都是血,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。

看到这个死去的孩子,安慕锦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哭了两声,她又紧紧咬住手臂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大夫,现在怎么办?”男子快速扫了一眼地上的孩子,眼里有泪流出来,很快又被他给憋回去了。

“天成,水好了吗?”安慕锦将满手的血往身上随意一抹,冲着外面喊道。

“好了。”小王爷答了一声,五六个丫鬟端着热水过来了。

安慕锦用热水简单的将女子下身洗了洗,又抹上一些金疮药,将下身的伤口给止了血。

就在安慕锦准备给女子把脉,看看情况的时候,男子双眼一变,看着安慕锦发出一阵阴森森的冷笑。

安慕锦还未来得及反应,男子一掌拍在了安慕锦的肩膀。安慕锦觉得肩膀一疼,正要向小王爷求救,男子朝着她的身体就是一脚。

安慕锦被踢的飞了出去,在倒地时她不忘大声呼救:“天成救我。”

小王爷听到安慕锦的叫声,一脚踢开房门,看到男子正拿着刀准备对安慕锦下手。登时小王爷怒发冲冠,快速冲到男子面前,一脚将男子踢飞。

将地上的安慕锦扶起来,小王爷担心的问道:“锦绣,你怎么样了?”

安慕锦正要回答,看到男子又拿着刀过来了,眼里的光芒绿油油的吓人的很。她惊吓的提醒小王爷他来了,小王爷抱着安慕锦快速闪离原地。

他看到男子眼里的绿光,不由得骂道: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

“嘿嘿!”男子的心智似乎被人控制了,只知道笑,拿刀的动作也是机械的很。

“他中蛊了。天成我没事,你先想办法制住他,等会我看看他中的是什么蛊。”安慕锦一看他这样,就猜到了什么原因。

“好。”小王爷将安慕锦带到安全地带,这才朝着男子动手。

在小王爷制服男子的时候,祁老和荣叔从外面赶过来,看到小王爷正在和人打架,纳闷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祁老拍了荣叔一下,骂道:“还不快去救小子。”

荣叔哦了一声,正要动手,小王爷急忙道:“不用了。”

小王爷的话音一落,男子就被小王爷点了穴道,昏迷了过去。

“小子,这是怎么回事?”祁老看了看房间,**有个奄奄一息的女人,旁边有个六个月大的死婴,地上还有那个男人。

他们可不要和他说,这些人都是他们今晚的病人啊。哪有病人是这样的,太凶残了!

“祁老,麻烦你先救救**的女子吧。她小产又受了伤,恐怕……”安慕锦还未说完,祁老就走向了床边。

过了一会儿,祁老放下女子的手道:“无妨,我能救的了她。”

听到祁老这样说,安慕锦就放心多了。她的目光又放到地上的死婴身上,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小王爷见了,让荣叔赶紧将这个孩子处理了。

安慕锦开口道:“好好安葬吧,他也是一条生命呢。日后,他的爹娘去看他也有个地方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荣叔脱下外衣,将婴孩小心裹着,抱着出去了。

安慕锦要去给那个男子看看,小王爷拦着她道:“一切有祁老。”

祁老听到这话,回头看了小王爷一眼,笑骂道:“小子你真是心疼我。”

小王爷笑着回应道:“祁老,他中的是蛊。你对蛊有研究吗?”

祁老一听是蛊,双眼微眯:“之前没有研究,自从知道你中的是蛊之后,我就对这东西有了研究。”

“真是巧了。锦绣也是,她对蛊也有所研究。”小王爷和祁老聊天,都不忘夸奖安慕锦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