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1章 傲气

第291章傲气

小王爷这么赤果果的为安慕锦说好话,祁老还能不明白他的心意吗?

都说女大不中留,在祁老看来是小子大了不中留,这心都偏到哪里去了。他就是在小子面前提了下让小子注意,别让红颜祸了水,这小子天天就在他跟前说安慕锦如何如何的好。

他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,不过他很愿意承认一点。那就是安慕锦还真的像荣叔说的那样,和她接触的越久就越容易喜欢上她。

朝着小王爷看了两眼,祁老走到了男子的身边,为他把了把脉,又扒开他的眼皮看了看道:“这是应声蛊。对他下蛊的人可在十里外控制他,让他为下蛊之人做事。我想那个下蛊之人应该还没有追上来,不然的话这里就不安全了。”

“祁老有解救的办法吗?”安慕锦着急的问,下蛊之人已经催动应声蛊,那他找到这里也就不难了。

“有。”祁老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包药粉,洒在了男子的脸上。

那药粉随着男子的呼吸进入他的体内,不一会儿男子就醒过来,吐了起来。在他吐出来的污秽里,安慕锦看到一只发着绿光的小虫子正在极力往外爬,想要逃走。

祁老眼疾手快,掏出一个盒子,快速将这只应声蛊抓了起来。

“小子,你去将这个东西扔远一些,最好扔到白城外面的山上。”祁老将盒子递给了小王爷,小王爷不解的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问你家锦绣去。”祁老没好气的说道,不是经常说锦绣这里好,那里好吗?

安慕锦捂嘴笑了起来:“下蛊之人会根据蛊虫的位置判断人的位置,蛊虫在哪里,下蛊之人就会去哪里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小王爷嘿嘿笑了,转身出了药铺,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夜里小王爷一个人出城,安慕锦还有点担心他。在给祁老帮忙的时候,她特别的心不在焉,还几次拿错了东西。

祁老不明白的看着安慕锦,纳闷道: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安慕锦不敢说原因,只是笑着:“祁老,还有什么吩咐吗?”

“没有了,你站着吧。小子说你心灵手巧,我看也不尽然,笨的很。给我帮个忙,也是越帮越乱。”祁老不客气的教训道,安慕锦一阵汗颜,她就是有点心不在焉罢了。

祁老教训人不仅不客气,而且还不容易停下来。

一刻钟之后,祁老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。安慕锦无聊的往后看了看,竟然发现小王爷何时已经回来了,还站在她的身后对她笑。

看到他的笑容,安慕锦顿时也笑容满面。抛开念叨着的祁老,跑向了小王爷,小声埋怨道:“天成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,怎么也不说一声?”

小王爷快速搂过安慕锦,捂着她的嘴道:“嘘!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,这里就只有……”安慕锦还未说完,小王爷已经抱着她飞起来了。

“没事。别看祁老年纪大了,其实他精力好的很。别说是两个病人,就是两百个病人,他一个人也能忙的过来。”小王爷夸张的说道,安慕锦抱着他的腰,看着下面的房顶在身后飞过,那感觉真好。

祁老早就知道小王爷回来了,当他看到安慕锦不顾一切的跑向小王爷时,心里还是很高兴的。笑容还没有出来,又听到小王爷的那句话,顿时火了:这小子太不懂得尊重老人。将他一个人放在这里,他们倒逍遥快活了。

晚上的白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安静,从别人家的屋顶上飞过,能听到狗叫声,还有男人的打鼾声,小孩的哭闹声,甚至女人的欢愉声……

“锦绣开心吗?”小王爷问着怀里的安慕锦,安慕锦点点头道:“很开心。”

带着安慕锦在白城转了一圈之后,小王爷才准备回去。在回去时,安慕锦忍不住困劲,先睡着了。

小王爷抱着安慕锦回了她的房间,为她脱去外衣,中衣,然后将她放在**,为她盖好被子。接着他快速脱下衣服,然后和安慕锦同床共枕了。

安慕锦睡的可香了,小王爷抱着她怎么也睡不着。

明知道搂着她会睡不着,可小王爷却还是不愿意放手,就让他这样抱着也好啊。

次日,安慕锦醒来,看了看外面的日头,感觉好像是到了晌午了。

正好这时春柳端着水盆进来,看到安慕锦醒了笑道:“少爷猜的没错,小姐果然这时候就醒了。”

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为什么你今天没有叫我?”安慕锦赶紧起来,若是祁老知道了,说不定又要嫌弃她了。

“是老爷吩咐的,说小姐昨晚太累了,今天休息一天。”春柳的话一说完,安慕锦就停了动作,高兴的笑道:“那我再睡一会儿。”

“小姐还是起来吧,外面有位紫姑娘想见你。”春柳将水盆放下,为安慕锦拿来了女装。

安慕锦一听是姓紫的姑娘,当即就想到了紫鹰来。莫非这个紫姑娘就是紫鹰的妹妹,那个所谓的紫丫头。

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,还要来见自己,是朱老太爷让她来的吗?

安慕锦一边穿衣服,一边想着这些。

起来后,快速的洗了把脸。头发太短,随意弄了弄,戴上帽子就和春柳出去了。

不去看安慕锦的头发,她现在真是完美的不得了。

春柳和她走在一起,都会不由自主的拿着自己和安慕锦对比。看看自己和安慕锦到底差了什么,一比才知道什么都差了许多。

安慕锦现在是女人看了嫉妒,男人看了疯狂啊。

所以,小王爷才会偶尔出现把持不住的情况。不过依照小王爷的定力,他最后总能把持的住。就比如昨晚,他用内力压下心中的浴火,搂着安慕锦睡到了天亮,又悄悄的离开了。

到了前面的小厅子,安慕锦看到了昨晚见到的男子和女子,没有什么紫姑娘啊。

正纳闷着呢,那男子扶着虚弱的女子走向了安慕锦,女子轻轻一拜道:“紫樱谢谢锦绣姑娘的救命之恩。”

紫樱,紫鹰?

昨晚女子脸上沾了许多的血,安慕锦又急着救人,也没有怎么注意她的样貌。今天女子经过一夜的休息,又特意梳妆一番,安慕锦再看她的样貌,才发现她和黄旭长的真像。

以前听黄旭说紫丫头和他像,安慕锦还觉得紫丫头长得不好看,肯定也很傲慢。可她真的见到紫丫头了,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。

“你就是紫丫头?”安慕锦惊讶的问道。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男子,这个就是黄旭的那对妹妹羡慕的好相公。

男子虽然看上去有些虚弱,脸上和嘴唇上几乎都没有血色,却还是玉树临风,一表人才。难怪那对姐妹会羡慕紫丫头,果然不错!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乳名?”紫樱诧异的看着安慕锦,和男子对望一眼。两人再看安慕锦时,眼里都有了戒备。

“你们别紧张,我不是坏人。这事说来话长了,我认识你的哥哥紫鹰,还有朱元,黄旭,蓝姜。”安慕锦将紫鹰他们说出来,她想紫丫头就应该对她放心了吧。

听到安慕锦说起了自己的家人,紫樱忍不住红了眼,转而抱着男子哽咽道:“哥哥!”

“别哭,对身子不好。”男子温柔的为紫樱擦掉了眼泪,紫樱哭的更厉害了,搂着他一直在发抖:“元培,我们的孩子。”

“孩子以后还会有的,你先不要想太多。”元培安慰紫樱时,眼里的哀伤,安慕锦看了都心痛。

“两位安心住下来吧,其他的等身体好了再说。”安慕锦心疼紫丫头,她和自己一样,都丢了一个孩子。

“恩!”紫鹰对安慕锦虚弱的笑了笑,和元培一起离开了。

他们一走,安慕锦往椅子上一坐,脑子里想的都是昨晚的情况。

“小姐,你怎么了?”见安慕锦闭着眼睛,眉头紧皱,似乎很痛苦,春柳难免担心。

“我坐一会儿就好。”安慕锦撑着头,不愿意睁开眼睛。

听了这话,春柳不再打扰安慕锦,就站在一旁守着她。

小王爷来时就看到安慕锦正闭目想着什么,他对春柳摆摆手。春柳心领神会,迈着小步,轻声轻脚的离开了。

感觉有人朝着自己走来了,安慕锦一睁眼就看到了小王爷。

“锦绣,你在想什么呢?”被她发现了,小王爷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她。

“昨晚的女子是紫丫头,你已经知道了吧?”安慕锦问,小王爷点点头:“祁老和李家有些过节,锦绣你千万不要说出紫丫头就是……”

后面的话小王爷没有说,怕隔墙有耳,有人听了去。但安慕锦明白他的意思,只是她很纳闷,祁老怎么会和李家有过节呢。

“傲气。”小王爷只说了这个词,安慕锦立刻就明白了,有些担忧道:“若是祁老知道了,会怎样?”
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小王爷摇了摇头,又笑道:“锦绣别想这个了,我来找你是为了喊你吃饭的。”

“那走吧。”安慕锦起身就走,小王爷拉着她的手道:“我牵着你。”

安慕锦笑了笑没有说什么,被小王爷拉着也挺好的。

两人刚将筷子拿起来,荣叔从外面进来,从怀里拿出几封信道:“少爷,京城来的信。”

“锦绣先看吧。”小王爷指着桌子上的信对安慕锦说道。

安慕锦在信里找了找,找到了张晓慧给她写的信。还是两封,她先看日期早一点的那封。

一封信看下来,她的心都跟着里面的内容飞起来了,表情忽变忽变的。小王爷在一旁看着她,心也跟着忽高忽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