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2章 京儿

第292章 京儿

search;

放下第一封信,安慕锦忍了一会儿,还是将第二封信打开了。

在看之前,小王爷压住了她手里的信,担忧道:“锦绣,信里说什么了?如果是不好的消息,吃完饭再看吧。”

“没事,都是好消息。”安慕锦明眸一笑,将小王爷的手拿开,继续看第二封信。

第二封信看的比第一封信快,看完之后,安慕锦又看了一遍。

小王爷一直注视着她脸上的变化,就怕漏掉了什么。

将信轻轻的往旁边一放,安慕锦看着小王爷笑了起来:“天成,先吃饭吧。”

看到安慕锦笑了,小王爷才放下心来。如果说第一封信有不好的消息,那第二封消息肯定都是好的。

吃了一会儿,安慕锦看了看桌子上的其他信,才发现小王爷都还没有看呢,就问道:“天成,你不看吗?”

从离开京城的那一天起,京城里的消息是好是坏对小王爷来说都不是那么重要了。最开始要了解是因为他怕小七会改变主意,派人来追杀他们。现在要了解是因为安慕锦,他想让安慕锦放心,让她知道她的家人在京城里都好。

“吃了饭再看也一样。”小王爷回答,安慕锦笑眯眯的,话匣子打开,和他分享信里的内容。

安慕珍服用赤珠,身体提前发育,但没有沉春气物汤的调理,她的身体也会逐渐出现衰老之态。

这么长时间,安慕珍都没有服用沉春气物汤,容貌已经和三四十岁的妇人无异了。没有了姣好的容貌,没有了皇上的宠幸,她在宫里的日子可谓是很难过。

她不敢出宫殿一步,也害怕皇上来看她。只要一听宫女说皇上就在附近,哪怕离的很远,她都能吓的躲起来。

她以为她不见皇上,皇上就不知道这件事了。可在五月初,她没有等到皇上来看她,却等来了皇上的一道圣旨。

也不知道皇上对她是存着怎样的心思,给了她两个选择。要么出宫回安府,要么接受进冷宫。

冷宫,那是安慕珍最怕的地方。她害怕的捏着那道圣旨,思虑良久,决定先回安府。

安慕珍毕竟是安家的女儿,被皇上打发回来虽然很丢人,但安齐轩也认了。安齐轩和张晓慧在看到安慕珍时,两人都是吓了一跳。几个月不见,她似乎活了几十年似的,脸上沟沟壑壑,尽显苍老之态。

在安慕珍回安府的第二天,一直没有消息的安慕雪也突然出现在了安府的门外。

安慕雪好像一点都没有变一样,还是那么的年轻漂亮,和安慕珍简直形成了天壤之别。她到了安府却不进安府的门,态度傲慢的让安齐轩将安慕珍请出来。

安齐轩对这两个妹妹都不是很喜欢,但还是吩咐下人将安慕珍请出来。

当两姐妹一见面,两人都愣住了。

随即安慕雪放声大笑起来,指着安慕珍道:“没想到你是这个下场。本来以为你被皇上打发回来,在安府的日子不好过,我这是来接你跟我去过好日子。真是难以预料,你竟然丢了皇贵妃的光环,还丢了身为女人最骄傲的资本。安慕珍你今年多大,十岁,十一,还是十二,你怎么跟个三四十岁的老妇人似的。”

安慕珍冷冷的看着安慕雪,这个人可比她坏的多了。为什么自己变成这样,她还是这样一副美人的样子。老天真是不公啊!

见安慕珍不说话,安慕雪又笑着摇摇头道:“不,不,你比那三四十岁的老妇人还要老。安慕珍,如果我是你,我就会选择死,也不会像你这样苟且、遭人白眼的活着。”

“安慕雪你胡说什么呢,我们没有人嫌弃她。”安齐轩听到安慕雪这样说,吓了一跳。

好歹安慕珍曾经是皇家的女人,若是她真的想不开自杀或者怎么了,那安府如何能脱得了干系。安慕雪故意这样说,其实是在害安府啊。

“你们不嫌弃她,难道她就不嫌弃自己吗?反正如果我是她,变成了这副鬼样子,我是绝对不会活下去的。”

安慕珍的脸色变得越难看,安慕雪笑的就更加灿烂。

笑了一会儿,安慕珍猛然收了满脸的笑容,认真的看着安慕珍道:“安慕珍你真是机关算尽,没有算到自己会遭到如此的报应。你知道现在的安慕锦过的有多好吗?她比你聪明,你只盯着了皇上,她盯着的是小王爷。虽然小王爷没有了王位,但这是大顺的天下,是易家的天下,皇上岂会真的为难他。皇上不让他进京,只是不想看到安慕锦而已。说到底皇上的心里还是有她,而没有你。”

“别再说了!”安慕珍捂着耳朵,尖叫一声,双眼露出仇恨的目光,看着前方:“我恨她,我恨她。”

“恨吧,恨吧,我也恨她。可是恨又有什么用,她不是一样过的很好。”想到回京那天,小王爷保护安慕锦的样子,真是让她嫉妒恨!

“是她将我变成这副样子的,我恨不得她死!”安慕珍咬牙说完,转身进了安府。

安慕雪哈哈笑了两声,也离开了安府。自始至终,她都没有告诉安齐轩她现在在哪里,在做什么。

金云堂已经重新娶妻纳妾,彻底的和安慕雪没有了任何的关系。

在安慕雪离开的第二天,安慕珍离开了安府回宫了。皇上给她的选择还算数,将她打入了冷宫。

安慕珍离开了安府,可谓是连安慕锦都跟着松一口气。她要是好还好,若是存着什么坏心思,那才是最让人防不胜防的。

张晓慧写的很详细,连安慕雪和安慕珍说了什么都记录下来,写给安慕锦看。所以安慕锦在给小王爷讲这些的时候,都给人一种错觉,好像发生这些的时候她躲在旁边看一样。

安慕锦停了话头,小王爷眉头一动笑问道:“没有了吗?”

如果只是这些琐事的话,那应该还不值得让安慕锦笑的那么开心吧。

“还有,你猜猜又发生了什么好事?”安慕锦眨眨眼睛,故意卖了个关子。

小王爷放下筷子,摸了摸下巴,认真的说道:“那我得好好猜猜,到底是什么好事能让我的锦绣高兴成这样。”

“猜吧猜吧,不过我觉得你肯定猜不对。”安慕锦自信的说道,就连她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呢。

“锦绣这么不信任我啊。那我不猜了,你直接告诉我吧。”小王爷想到了一种可能,那就是张晓慧又有了身孕。除了这件事,还有什么事是让她高兴的呢。

不过他没有将这个猜想说出来,就让安慕锦得意一把吧。

听小王爷说他猜不出来,安慕锦果然很得意,笑着道:“那我就告诉你好了。大嫂她又有了身孕了,已经五个月了,还是双生子。大嫂真是的,怎么到现在才告诉我。”

“的确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。”小王爷轻笑。

“不过,这还不是最值得高兴的。最让我高兴的是安慕琴生了一个女儿,取名京儿,和咏哥儿已经定了婚约了。咏哥儿那孩子我看了,将来一定是大有出息的。”安慕锦对咏哥儿的喜爱,看重,小王爷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
安慕锦说完,发现小王爷没有笑,问道:“天成你不高兴吗?”

“锦绣,这婚约定了也可以反悔的吧?”小王爷愁眉苦脸的问道,咏哥儿那么好,安慕锦怎么不知道留给自己的女儿啊,怎么能让那个什么京儿的给先占了呢。

“什么意思?要反悔谁的婚约?”安慕锦不明白的看着小王爷,她刚说的话自己就先忘记了。

“就是咏哥儿和京儿的婚约啊,我觉得咏哥儿长大了肯定不喜欢京儿。京儿哪有我们的女儿长得好看,等我们的女儿长大了,就让她嫁给咏哥儿。”小王爷得瑟的说道。

安慕锦看了他一会儿,脸刷刷的就红了,“天成你在胡说什么啊?我们……”

他们都还没有成亲呢,小王爷怎么就先想到孩子了。

“没有胡说啊,等我们成亲了,我们就先生个女儿。”小王爷说的跟真的似的,好像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一定是女儿一样。

“没事,我先回去了。”安慕锦脸皮薄,听他说这些只会脸红羞涩心跳加速。

小王爷看她是真的害羞了,不再说什么,目送她远去。

安慕锦回去将小王爷的话想了一下,如果第一个孩子真是女儿的话,嫁给咏哥儿也不错。不过京儿先和咏哥儿定了婚约,这事还是不想了。

谁能知道小王爷此时的一句玩笑话,日后真的就成了真了呢。

好长时间没有睡午觉了,这一睡安慕锦觉得自己好幸福。醒来也不想起,就懒懒的靠在床头,和春柳东扯一句,西扯一句的聊着天。

两人正说的火热,突然一个丫鬟跑进来道:“春柳姐姐你快出来。”

春柳站起来,望着那个丫鬟,责备道:“没规矩,小姐的房间大吼大叫的干什么?”

小丫鬟被春柳一训,声音低了下去:“你娘和燕子的娘又打起来了,这次比较严重,你快来吧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春柳说着就往外跑,跑到门口又停下来,冷声道:“她已经不是我娘了,以后这事别来找我,我烦!”

说完,春柳啪的一下,当着小丫鬟的面将门关上了。

砰的一声,安慕锦都被吓了一跳。

春柳这丫头生气了,而且气的不轻呢。

“春柳姐姐你就当可怜可怜燕子吧,燕子被你娘抓的脸都不能看了。”小丫鬟在外面拍着门,春柳咬着唇一言不发。

安慕锦听了个大概,也能猜到事情是咋回事,说道:“春柳,我和你一起去看看吧。正好我是大夫,有人受伤我也可以帮忙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