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3章 主子

第293章主子

“小姐,真的不用!”春柳拦着安慕锦,不让她去开门。

春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姐,一点架子都没有,还说要去给下人看病。殊不知,她听了这些话,心里感动的稀里哗啦的。

安慕锦看着春柳,春柳也看着安慕锦。

不过和安慕锦对视一会儿,春柳就受不了了。安慕锦那水汪汪的眼睛,看着真是能软化她的心。

“这样的事情不止发生一次两次了,她们闹一会儿自然就散了。”春柳移开视线和安慕锦解释道。

安慕锦还未说话,外面的小丫鬟先喊起来了:“春柳姐姐这次不一样,她们是在刚来的元夫人房里打起来的。”

听到这话,春柳转身将门给拉开了,训斥道:“糊涂的东西,怎么不早说。”

小丫鬟也很委屈,扁着嘴巴道:“你也没有给我机会说啊。”

春柳恨恨的瞪了她一眼,又转身对安慕锦道:“小姐,这次真的需要你帮忙了。我娘她们真是不懂事,元夫人的身体虚弱,若是出了事可怎么是好。”

这时安慕锦才反应过来,她们嘴里说的元夫人就是紫丫头。当即她走在前头,让小丫鬟快点去带路。

路上春柳还不忘将小丫鬟垂柳给念叨了一顿,垂柳也没有都认着,和春柳顶了一路的嘴。

听着她们顶嘴,安慕锦是没有插话的,心想祁府的丫鬟真是有活力。

到了紫丫头的房里,战争还没有结束。两个妇人扭打在了一起,一个**岁的小女孩站在一旁哼哼的哭着,应该就是翠柳嘴里的燕子了。

她们的脚下是碎瓷片,汤汤水水的洒了一地,将屋子里弄的特别狼藉。

“住手!”春柳喝了一声,两个妇人朝她看了一眼,又接着打了起来了。

春柳气的不得了,冲着两人吼道:“小姐来了,你们还不快住手。”

其中一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妇人扭头呸了一声:“又不是我们祁府的小姐,她算个鸡毛。”

说这话的人就是春柳的娘,她仗着是祁府的老人,犯了错主子们也不好意思说她,就得意忘形不知道自己是谁了。像责骂小丫鬟那都是家常便饭,偷吃主子的东西,主子吩咐的事情交给别人去做,她去领功……

好在她已经不是自己的娘了,春柳只能用这个来麻痹自己。不然自己今天非被这个女人给气死,活活气死!

“小姐,她说的是混话,你千万别往心里去。”春柳很快就压下心里的气闷,转而对安慕锦歉意的说道。

安慕锦轻轻摇着头,她不会在意这个妇人的话。只是看到这一幕,让她想到了侯府而已,这个祁府也不简单啊!

又朝**看了一眼,紫樱正靠着床头发呆,好像眼前的一切和她无关似的。这样的紫樱看上去真的很让人心疼。

迈开步子,安慕锦先朝着一旁哭泣的燕子走去。拿开她的双手,安慕锦看到她的脸上都是手爪子印子,有的流血了,有的是一条红痕。

“疼!”燕子哭的很委屈,眼泪浸到伤口不疼才怪。越哭越疼,越疼越哭,即使她自己明白这个道理,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要哭泣。

安慕锦为她上了金疮药,让她别再哭了。

她揉着眼睛,抽抽噎噎的点头:“谢谢小姐。”

“哪个是你娘?”安慕锦又用锈帕为她擦了擦手,她指着那个灰绿色衣服的老妇人道:“那个。娘,你们别打了。”

听到女儿的叫声,燕子娘朝着燕子看了一眼。她很想停下来,可春柳娘不依不饶,她也不能停下来。一旦她先停下来,吃亏的人就是她了。

祁府的下人打架,安慕锦不是祁府的人,本不应该管。只是她见两人越打越凶,终究是没有忍住开了口:“你们两个别打了。”

春柳娘扭头又朝着安慕锦呸了一声:“你是哪家的小姐就管哪家的事,祁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。”

春柳娘说话真是刻薄,安慕锦不生气都难。

春柳见安慕锦被气到了,连忙对翠柳道:“你快去请老爷来,这事只有他能管。”

“就是老爷来了,也是我有理。这个死婆娘偷喝元夫人的鸡汤,我就说她两句,她就和我打。整天带给跟屁虫,在祁府免费吃喝,我都忍她很久了。”春柳娘一说话,唾沫星子全都喷在了燕子娘脸上。

燕子娘受不了了,直接朝着她的脸上呸了一声,还嘴道:“放你娘的臭屁。元夫人说喝不下,老娘才喝的。还没有喝一口,你就跑来了,不问青红皂白的就骂。骂就算了,燕子还是个孩子,你也打她。我跟你说,燕子要是毁容了,我现在就和你拼了。”

矛盾再次激化,两个妇人在屋里打的更加激烈了。

安慕锦看了都是一阵胆寒,这俩妇人真是太彪悍了。若不是想到紫樱还在这里,她早就抬脚走了。

来到紫樱的床边,安慕锦和她说话,她都跟听不到似的,双眼无神的看着前面。安慕锦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,什么都没有,那就说明她眼里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紫丫头。”安慕锦握住紫樱的手,紫樱感觉到安慕锦的触碰,才回过头迷茫的看着安慕锦。

紫樱看到是安慕锦,也没有立刻反应过来,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:“锦绣姑娘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我刚来。”安慕锦忍着心酸,笑着说道,“你感觉怎么样了?”

“我感觉很好。”紫樱也笑了一下,也许是她太虚弱了,也许是她的心太苦了,那笑容刚到嘴角很快又消失了。

看到这样的紫樱,安慕锦想到了自己刚重生那一会儿。她一方面接受不了孩子死去的事实,一方面又震惊自己重生了。她也是这样呆呆的,傻傻的,持续了好几天。

心是空的,脑袋也是空的。丢了一个孩子,感觉什么都丢了,人生再也阳光不起来了。

“紫丫头别太难过,你和元培都还年轻,孩子还会再有的。”安慕锦轻声安慰她,紫樱听到这话就泪流满面,哽咽道:“再有孩子,也不是那个孩子了。”

听到紫樱这么说,安慕锦的心头顿时升起一种无力感。耳边还是两个妇人的吵架声,安慕锦烦躁的扭头看着她们。若是在侯府,她非将这两个不懂规矩的妇人给打下去。

“锦绣姑娘我这里太吵了,你还是先回去吧,我没事。”见安慕锦皱了眉头,紫樱善解人意的说道。

“春柳,如果我将这些人打了会怎样?”安慕锦给了紫樱一抹你放心的微笑,站起来对春柳说道。

“不用小姐出手,只要小姐一声令下,春柳就……”春柳还未说完,安慕锦已经大步上前,狠狠的推了两个妇人一把。

安慕锦本来力气就大,这两人又打的认真,也没有想到安慕锦会来这一手。被安慕锦推了个措不及防,两人都摔在了地上。

倒下的两人倒是很有默契,都自觉的松了手。春柳娘更是坐在地上,拍着大腿,指着安慕锦大骂:“你是个什么东西,竟然也敢推我?你知不知道我是三小姐的什么人?”

安慕锦懒得理这个眼里没有主子的奴才,指着门口冷冷的道:“现在走,我还不会和祁老说什么。再晚一会儿,祁老来了,你们做了什么、说了什么,我统统都告诉他。”

“老娘怕你了,老娘在祁府……”春柳娘嚣张的冲安慕锦叫着,春柳上前一把捂住她的嘴,恨的咬牙:“在老爷面前,你胡说什么。”

春柳娘这才扭头,看到祁老已经到了门口,脸上黑的一点表情都没有了。他身后一左一右跟着元培和小王爷,他们两人也是面无表情。三人一进来,屋子里的温度瞬间降了十几度似的,冷飕飕的。

“老爷啊,这个外来的小姐真是厉害啊,看我们下人不顺眼,随便打骂。”春柳娘哭着跪在了祁老的面前。

祁老看了看地上的春柳娘,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对翠柳道:“带她下去。”

春柳娘一听这话,就不乐意了,还想说什么。春柳轻轻的拧了她一下,低声道:“你别不知好歹,老爷让你走,你赶紧走。”

春柳娘反手给了春柳一巴掌,骂道:“下作的东西,你不认我这个娘,也改变不了你从我**钻出来的事实。”

这妇人说话真是没羞没臊,春柳被她一句话羞的满面通红,气的浑身直打摆,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。

“哭什么哭,老娘还没有死呢。”春柳娘又一巴掌,春柳的脸立刻被打出五个手指印来。

春柳只是稍微别一下脸,慢慢的站起来,随即冲出了房间。

安慕锦担心她会做傻事,连忙让翠柳跟着过去看看。

翠柳看了看祁老,祁老吩咐道:“听小姐的。”翠柳这才快速的追着春柳而去。

春柳娘还在说着安慕锦的坏话,祁老对春柳娘的脾气真不错。不但没有生气,更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还轻声安抚道:“春柳娘你先起来。这事怪我没有交代清楚,我现在就和你们说一下。锦绣就是我们祁府正儿八经的小姐,天成更是我们祁府正儿八经的少爷。以后你们这些人见到他们,都要像见到主子一样,知道吗?”

祁老这话明显是在告诉大家,小王爷和安慕锦都是祁府的主子。春柳娘楞的厉害,在燕子娘拉着燕子给小王爷和安慕锦见礼时,她才回过神来。

在主子面前,春柳娘可会表现了。愣了一会儿,她很快将衣服整理一下,态度恭顺的给小王爷和安慕锦问好。

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,她只字未提,就连和安慕锦道歉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