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4章 记忆

第294章记忆

春柳娘说完之后,祁老就摆手让她们都下去了,一句责怪的话都没有。

平时脾气火爆的祁老,发起火来连小王爷都骂,今天他怎么对一个下人这样和蔼可亲。而且那个下人还做错了事,目无主子,以下犯上,他竟然连说一声都没有。

这太奇怪了!

祁老见小王爷和安慕锦都盯着自己看,瞪了两人一眼道:“年纪轻轻的,别多管闲事!”

瞧,这才是像真的祁老,刚刚那个和善的祁老一定是假的!

被祁老这么提前一训,安慕锦和小王爷也就不再多问,转而看向了紫樱的方向。她低着头,眼泪刷刷往下掉个不停。元培心疼的为她擦着眼泪,似乎怎么擦都擦不完。

看到这一幕,祁老也是摇头:“她的身体调养调养就会好起来,只是她的心上有伤,这是最难愈合的。”

听了这话,安慕锦似有所感,走到紫樱的床边对元培道:“你先出去,我和她说说话,兴许有用。”

元培感激的看着安慕锦,扶着紫樱靠好,起身就要给安慕锦作揖。安慕锦连忙拦住道:“你先别谢我,我还不知道能不能管用呢。”

“锦绣你是一个好人,无论如何我都要谢谢你。”说着元培单膝跪地,伸出左手在嘴边亲吻一下,又摸向了安慕锦的右脚。

安慕锦被他摸了脚,生生的吓了一跳。往后一退,退到了小王爷的怀里。小王爷及时搂着她,安慰道:“别怕。”

有小王爷在身后,安慕锦狂跳的心慢慢的平稳了下来。但看元培的目光,还是多了一层戒备。

“你到底是谁?”祁老上前一步,冷眼看着元培。

元培起身,不卑不亢的看着祁老,沉声道:“恕我无可奉告。”

气氛有些不对劲,祁老和元培互相看着对方,两人连眼睫毛都没有眨一下。

安慕锦紧张的看着对视良久的人,用眼神问小王爷他们这是怎么了,小王爷也只是摇头。

大概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祁老率先眨了下眼睛:“有骨气。”

“承蒙夸奖!”元培抱了抱拳,对小王爷和祁老道:“两位请!”

祁老哼了一声,率先甩袖走出了房间。小王爷拍拍安慕锦的手,叮嘱道:“凡事不要太强求,有什么事叫我。”

“天成你带他走远一些,我和紫丫头有重要的话要说。这些话是不能被男人听到的,所以……”安慕锦看着小王爷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小王爷对她点点头,让她放心,在离开房间时将门关上了。

房门一关上,屋子里的光线暗了不少。可这些对**的紫樱来说都没有影响,她依然发呆着,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。

等了一会儿,安慕锦猜他们应该走远了,才将紫樱的双手叠在一起,握着手里捏了捏道:“紫丫头看着我。”

紫樱对安慕锦短促的笑了笑,问道:“锦绣姑娘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我刚来。”安慕锦根本就没有走,但还是这样回答她,免得她会内疚。用手弄了弄紫樱的头发,说开了:“我曾经也有过一个孩子,足月产下,是个胖小子。”

听到安慕锦这话,紫樱又感伤起来,却不忘和安慕锦说恭喜。

安慕锦幸福的眼神一变,哀伤道:“可是他刚出生就死了,是我这个做娘的没用,没有保护好他。”

紫樱一听,眼神灵动起来,看着安慕锦道:“你说什么,再说一遍。”

安慕锦知道她这次听进去自己的话了,慢慢的说道:“我说我和你一样,也丢了一个孩子。不过我比你幸福,我看到我的孩子出生时的笑脸了。但也比你痛苦,因为我没有让他继续笑下去。”

“怎么回事?为什么孩子会丢?是……”那个死字,紫樱到底是说不出来。

哽咽一下,她的双眼蓦地清明起来,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姑娘,你是不是编故事哄我的?你都还没有成亲,怎么会丢了一个孩子?”

“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?”安慕锦没有回答她,又问了她这个问题。

她懵懵懂懂的点点头:“我相信。难道你说的是你的前世?”

“对,我说的就是我的前世。我清楚的记得那天,我好高兴,为他生下的是个儿子。可这种高兴维持了不到一会,我的孩子就没有了。再到今生,我也和你一样,痛苦难过,整日坐着发傻,发呆……”

安慕锦慢慢的和紫樱说着这些,紫樱听的入迷,眼里的泪水渐渐止住了。

看到安慕锦哭了,紫樱也跟着难过的哭了,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安慰:“锦绣姑娘,这些都过去了,你别在想了。况且那都是前世的事情,今生过的好就好。”

“紫丫头,你劝我时心里明镜儿似的,为何到了你这里就又糊涂了呢?”安慕锦为自己擦了眼泪,又为紫樱擦了眼泪。

“我……”紫樱艰难的开口,咬着嘴唇道:“我忘不掉!”

“我也忘不掉。没有人要求我们一定要忘掉,但我们也不能因为过去的记忆折磨现在的我们,折磨未来的我们。我们可以将这当成一种珍贵的回忆,小心翼翼的放在心间。”安慕锦捏着她的手,帮着她做了一个抓东西的动作,然后放在了她的心口位置。

紫樱低头看着胸前的手,真有一种感觉那里好像有着许多的回忆。是她对孩子的长相的想象,是她对孩子长大后的期待……满满的都是关于孩子的。

“嘻嘻,锦绣我好像感觉到了。他就在这里,他没有离开我,只是变成了记忆。就像我阿妈一样,她也没有走,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。”许久后,紫丫头破涕为笑,摇着安慕锦的手嘻嘻的笑个不停。

这是安慕锦花了好长时间才想通的一个道理,有些事既然忘不掉就永远的放在心间。这件事情她本打算一辈子藏在心间,但她看到紫丫头为了失去的那个孩子伤神成这样,她才将这件事说出来的。

不过说出来之后,安慕锦发现她不但不难过了,还一身轻松。

“嘘!”安慕锦看着开心起来的紫樱,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,神秘的说道:“紫丫头,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,从来没有。你可不可以为我保密?”

紫樱快速认真的点头:“锦绣你放心,像这种能记得前生事情的人不多,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就是元培,我也不告诉他。你知道元培的身份是什么吗?其实元培就是……”

“紫樱!”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,元培风一样的跑过来,捂住紫樱的嘴巴,对安慕锦歉意笑道:“锦绣姑娘,谢谢你了。我和紫樱还有事要说,就不送了。”

待元培说完,安慕锦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咋回事。

刚刚紫樱正要说出元培的身份,而元培在这个时候突然跑了进来,及时的阻止了紫樱嘴里的话。那也就是说,她和紫樱从头到尾的对话,眼前的这个男人都听到了。

“你,你……”安慕锦不知是气,还是慌的,一下从**坐起来指着他道:“你偷听我们讲话!”

“不是偷听,是你们说的不够小声。”元培理直气壮的说道,还指了指门外:“天成也听到了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往外一看。小王爷背对着他们站着,背影清冷,孤傲的像是一只落单的大雁。

那一刻,她的心一下全乱了!

也顾不上和元培计较这些,安慕锦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向了小王爷。还未开口,小王爷抓住她的手道: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路上,小王爷冷静的可怕。安慕锦几次想开口,可看到他那清冷的脸色,到底是将话吞进了肚子里。

小王爷将安慕锦送到她的院子门口,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道:“锦绣,进去吧。”

安慕锦望着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的小王爷,心里难受的很,小声道:“天成你生气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小王爷明显就是生气了,而且是生闷气的那种。

“天成你有没有话要问我?”安慕锦问完就不敢看他的表情,瞬间低下了头。

小王爷看了一眼面前低着头的安慕锦,眼里挣扎了一下,随即又恢复一片清明:“没有。”

没有!小王爷说他没有话要问她!

安慕锦痛苦的抬起头,小王爷正好此时转身,没有看到安慕锦眼里的痛苦。

小王爷就那样走了,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走掉了。

安慕锦看着他的背影,心在滴血般的痛。重生这种事不是谁都能接受的了的,就是她也花了好几天才接受。

一直看着小王爷进了他的院子,再也看不到任何了,安慕锦才转身拖着沉重的步伐回房。

房间里,春柳趴在桌子上,眼睛哭的红肿。看到安慕锦回来了,她连忙擦了一把眼泪,哑了嗓子道:“小姐你回来了,春柳给你倒茶。”

“不用了!”小王爷都接受不了重生的她了,还喝什么茶啊。

要是平时,春柳肯定会发现安慕锦的异样。可今天她被她娘说了那样的话,还挨了打,这会心里也不舒服。安慕锦说不喝茶,她也就没有倒,继续趴在桌子上了。

安慕锦慢慢的走到床前,往**一倒。眼睛一闭,脑海里全是小王爷那冷冷清清的样子。

过了许久许久,安慕锦突然从**坐起来,眼睛还未睁开就自言自语道:“天成不喜欢我也好,本来我就打算这辈子不成亲的。”

说完之后,她才慢慢睁开眼。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屋里也是乌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

“春柳,你还在吗?”安慕锦喊了一声。

过了好一会儿,春柳才从桌子上趴起来,懒懒的应了一声:“小姐,我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