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5章 壮胆

第295章壮胆

春柳说了话之后,没有等到安慕锦的声音,她才猛然惊觉自己的失职。小姐什么时候回来的,她好像也记不大清楚了。好像刚才翠柳来过了,问她吃不吃饭,也被她给吼走了。

敲了敲自己的脑袋,春柳赶紧找来火折子将灯点亮。屋子里有了光线,她才发现安慕锦正盘腿坐在**发呆。

“小姐!”轻脚走过去,春柳怕吓到她,很小声的叫了一声。

“恩!”安慕锦动了动眼珠,突然从**下来,快速穿好鞋袜,对春柳吩咐道:“你去厨房拿一些新鲜的食材来,今晚我要自己做饭。”

“小姐是不是饿了?我去厨房取晚饭就可以了,不用麻烦小姐亲手做了。”春柳不知道的是,安慕锦根本不会做饭。

自从在王府里被宁嬷嬷逼着学做菜之后,安慕锦就对做饭特别的排斥。今天竟然主动提出要做饭,这纯属是脑子不正常。但春柳不知道这些,看她很表面很正常,也没有发觉她哪里不对劲。

“让你去你就去。”安慕锦嗔怪的看了春柳一眼。

还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,看一眼能将人的心柔化,可春柳却无端害怕起来。今天的安慕锦似乎哪里不对劲,具体是哪里,她也看不出来。

“是,小姐。”春柳提着灯笼快速离开了。

一盏茶的功夫,春柳回来了。她也不知道安慕锦会做什么菜,就从厨房里随意拿了一点。

安慕锦正在院子里的厨房忙着,看到春柳手里的食材,眉头一皱:“怎么没有鸡?我要喝鸡汤。”

“小姐我这就去拿。”春柳奇怪的看了安慕锦一眼,放下东西又出了小院子。

“春柳。”春柳都快走出去了,安慕锦又喊了她一声,她赶紧回来。

“今天晚上我做丰盛一些,你去将翠柳也喊过来。对了,顺便弄两坛子酒来,我们好好热闹热闹。”安慕锦一边忙一边对春柳说道。

春柳这时候是真的确定安慕锦有些不对劲了,疑惑的问道:“小姐今天有什么喜事吗?”

“当然有了。你先别问那么多,等我做好了,我就告诉你。”安慕锦朝春柳挥着手,似乎不满她慢吞吞的样子。

春柳哦了一声,转身出了院子,又进了小王爷的院子。

厅屋有光,门却是关着的,春柳想小王爷应该还没有睡吧。吸了口气,春柳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,开口道:“少爷,我是春柳。”

小王爷早就听到院子里有人来了,他还以为是安慕锦,心里正高兴着呢。没想到开口之人是春柳,安慕锦身边的一个丫鬟。

“进来。”小王爷沉声说道,低头继续写字。

春柳推门进来,看着右前方认真写字的小王爷。他似乎没有注意到她一样,连头都没有抬一下。

平时小王爷即使不笑,他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柔和的,身上的气息更是温煦,平易近人的。不像今天,他全身上下都充斥着冷冽气息,似乎在说没有重要的事情别打扰我一眼。

看着这样的小王爷,春柳嘴里有话也不敢说了。可一想到安慕锦的反常,她还是硬着头皮道:“少爷,小姐今天好像有点不对劲。这么晚了,她要自己做饭就算了,还要炖鸡汤。炖鸡汤就算了,她还要喝酒。”

说完,春柳悄悄的抬头,不忘打量小王爷的表情。可他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依然在纸上写着什么,似乎又写的忘我了。

也不知道小王爷是不是没有听到她的话,就在春柳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。沉默许久的小王爷开了口,声音很是清冷:“她喜欢做什么,你就让她做。”

春柳惊疑一声,盯着小王爷问道:“少爷你不觉得小姐很奇怪吗?”

“奇怪是正常的,她不奇怪才不正常。好了,你去忙她交待你的事情吧。”小王爷的声音似乎有了点温度,不过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冷。

春柳又奇怪的望了小王爷一眼,才低头退下。出了门,她心里在想:莫非今天只有她自己不对劲,为什么她觉得少爷和小姐都不对劲呢。

天啊,早知道小王爷会这样说,她就不来和他说了。

他会不会将她来找他的事情告诉小姐呢,如果告诉了,小姐会怎样想她呢?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爱嚼人舌根的人?

一路都在想这个问题,春柳快被自己搞疯了。到了厨房,厨房的问她怎么又来了,她也自问:“对啊,我怎么又来了?”

说完她转身要走,走了两步想起安慕锦要喝鸡汤,又转过身道:“我是来拿鸡的。”

拿了鸡,又抱了两坛子酒,春柳又去喊翠柳,这才回了小院。

安慕锦一个人正忙着切菜,看到春柳和翠柳回来了,连忙吩咐道:“春柳你去生火,翠柳你帮我把鸡切了。”

“小姐还是我生火吧。”翠柳就是个粗使丫鬟,生火扫地是最拿手的。

“也行!”安慕锦没有在意这些小细节,又接着忙了。

跟着宁嬷嬷学习的那几天,安慕锦也不是光学做菜了,她还学了配菜。因此春柳看到安慕锦配的那些菜,就认为她一定是个做菜高手。

她打心眼里佩服安慕锦,不仅会医术,还会做饭,简直就是太完美了!

可当她看到安慕锦好不容易等到锅里的水干,就直接将配好的菜一股脑的倒进了锅里,她呆住了。

炒菜的步骤不是这样的吧,要等到锅热起来,将油倒进去,然后才加菜。

安慕锦不是不知道炒菜的步骤是什么样的,她是怕被油水溅到了。这是她刚刚才想到的好办法,只要先加菜,再加油,这样就不会被油水溅到了。

看安慕锦做菜,真的是毁了春柳对她的崇拜。

在安慕锦炒第二道菜的时候,春柳终于没有忍住提醒道:“小姐,炒菜一般都是先加油的。”

“没有关系,只要熟了能吃就好。”安慕锦回给春柳一个笑容,看到案板上的鸡肉,直皱眉头:“鸡汤还是你来炖吧,我忘记怎么做了。”

春柳汗颜,小姐这不是忘记怎么做了,是根本不会做吧。

好在春柳的厨艺不错,很快将鸡肉烫好。放进里面的锅,添水加料,直接煮就好了。

忙了快一个时辰,八菜一汤终于可以上桌了。

院子里,安慕锦坐在主位上,望着眼前的美味佳肴,十分满意。这些可都是她亲手做出来的,味道也是尝过了,还不错。

“来来来,今天没有什么主仆之分,大家都是一样的。春柳,翠柳你们快坐下。别等菜凉了,就不好吃了。”安慕锦笑容满面,招呼着两个小丫鬟坐下。

两丫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在安慕锦的一阵催促下才忐忑不安的坐了下来。

看着三人不一会儿就喝上酒了,墙头上的小王爷轻轻砸吧着嘴,感叹一句:“还挺会享受的。”

安慕锦笑颜如花,喝了两杯之后就不肯再喝了,一直劝春柳和翠柳喝。春柳下午就失职了,这晚上不敢再失职,酒是不敢多喝的。

但翠柳就没有想那么多,平时哪里吃的上这些好菜,喝的上这些好酒。安慕锦让她吃她就吃,让她喝她就喝。不一会儿她就吃的满嘴是油,端着酒杯的手都是晃着的,明显是醉了。

“春柳你别光看着翠柳喝呀,你也来喝。”见翠柳趴在桌子上睡了,安慕锦对春柳笑的灿烂。

春柳看着她的笑脸,心里有个声音在大声呐喊:明明就是小姐不对劲。

“小姐你做的菜很好吃,我吃菜。”春柳低头吃菜,安慕锦将酒杯亲自端到她的面前,嘟着嘴道:“春柳你要是不喝,以后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“喝,我喝!”春柳小心翼翼的接过酒杯,仰头喝了。

“这就对了。来,我们两个再碰一个。”安慕锦给自己舀了一杯鸡汤,用鸡汤代酒和春柳喝。

春柳当时就泪了,难怪安慕锦要喝鸡汤,原来是用来当酒喝的。

墙上的小王爷见安慕锦用鸡汤代酒,一阵摇头轻笑。这个锦绣啊,到底在搞什么,连他都看不懂了!

十几杯之后,春柳脑袋发晕,双目呆滞,盯着安慕锦看了一会儿,指着某处道:“小姐你别晃,你一晃我就头晕,想吐。”

吐字刚说出来,春柳往旁边一歪,开始吐了起来。

看到春柳吐了,安慕锦将杯子里的鸡汤倒掉,换上酒。一杯一杯又一杯,小王爷一直看着她喝到了第五杯。

在第六杯时,她将杯子往旁边一推,自言自语道:“不能再喝了,不然就真的醉了。”

一边说她一边摇摇晃晃的往院子外面走,小王爷的视线一直跟着她,很担心她会做什么事情来。

春柳吐完舒服多了,看到安慕锦往外走,连忙起身追上来,拉住她道:“小姐你走错方向了,房间在那里。”

安慕锦推开她的手,一脸不高兴:“我没有走错,我就是要出去。”

“小姐你好像喝醉了。”春柳指着安慕锦红扑扑的脸蛋,笑弯了腰。

“你才喝醉了。”安慕锦懒懒的回了一句,继续往前走。

春柳又跟上来,也是醉的迷糊:“小姐你要去哪里,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安慕锦没有搭话,迈着凌乱的步子,一步一步的往小王爷的院子里走去。

小王爷悄声跟在她的后面,看看她这么晚了还想干什么。

“开门,开门,开门!”安慕锦对着墙猛拍,拍的小手通红,也不觉得疼。

春柳看着安慕锦那傻样,自己也傻笑起来,拉着她往右边去:“小姐,这边才是门。”

安慕锦嘿嘿笑着,往右边走了走,又开始拍门。手刚拍上去,门就开了,这让她很不满。眉头一皱,她上前一脚将门踹开了,指着里面的空气道:“易天成你给我出来。”

很好!醉酒之后,胆子也大了不少,连名带姓的叫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