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6章 早就

第296章早就

“小姐,少爷肯定是睡了。”春柳往屋里看了看,黑乎乎的啥也看不到。

安慕锦扭身点了点春柳的脑袋道:“聪明。我要到他的床边将他叫醒。”

刚一说完,安慕锦就往前走,很无意外的碰到了屋里的椅子。她哎呀叫了一声,伸脚就朝那椅子踢了一脚,恼道:“是哪个不懂事的,将椅子放在了这里。”

“嘿嘿,肯定不是我。”春柳嘿嘿笑着回答。

“也不是我。”安慕锦眉头皱着,越看那椅子越觉得不顺眼,弯腰将它搬到了一旁。

跟在后头的小王爷听到这段对话,差点没有忍住笑出声来。他在墙头看的清楚,这一主一仆也没有喝多少啊,怎么就醉成这个样子了。

“小姐,我去点灯。”春柳将火折子取出来,一路吹着火折子一路去找灯所在的位置。

好不容易找到灯在哪里了,春柳醉酒后眼神不好,点了几次都没有将灯芯给点亮。

“今天风怎么这么大?”春柳抱怨一句,又继续了。

“用手护着。”安慕锦告诉她方法。

后头的小王爷笑的快要发出声音来,他真的是被这一主一仆给打败了。

“好了!”春柳将灯点着了,提着灯来接应安慕锦。

有了灯,这两人走路的速度就快多了。小王爷不能再继续跟在后头看戏了,他身形一闪,快速闪进了屋里。

“什么人?”春柳警觉的喊了一句,安慕锦看了看四周:“哪里有人,你眼花了。”

“不对啊,我刚刚明明看到有人的。难道是鬼?小姐,这里有鬼,我们快走。”一说到那个鬼字,春柳就吓的浑身发抖,要拉着安慕锦回去。

安慕锦拉住她,训道:“世上哪有什么鬼,莫要胡说。”

“可刚刚那个黑影,飘的那么快,明显就是鬼。”春柳害怕的缩着脖子,双眼紧张的打量着四周,酒也醒了不少。

“肯定是你喝醉了,眼花看错了。你要是害怕你先回去,把床铺好,我一会儿就回去了。”安慕锦拿过她手里的灯,对她说道。

春柳不放心安慕锦一个人在这里,可她又怕这里真的有鬼。若是平时,就算有鬼,她也会陪着安慕锦一起的。可今天的她喝醉了,脑袋也就转的不快,听到安慕锦让她回去铺床,赶紧应着,转身跑的飞快。

春柳走了,安慕锦又回去将门给关上,免得一会儿荣叔看到门开着进来了。

关好了门,安慕锦,慢慢的朝着小王爷的床走去。

她拿着灯往**一照,确定小王爷还在熟睡,她就放心了。转身去将灯放在一旁的桌子上,她都没有注意到小王爷那时已经睁开了眼,在看她干什么呢。

等她再转过身来,小王爷赶紧闭上眼睛,却还是睁开一条小缝,偷看她。

安慕锦此时脑袋昏昏的,还有些疼。要不是有股意念撑着她,恐怕她都能趴在地上直接睡过去。

看着还在睡着的小王爷,安慕锦认真的看了好一会儿,悠悠的叹了一口气:“睡觉的时候真好看。”

都说酒后吐真言,听到安慕锦这句真心的夸奖,小王爷心头一喜。还来不及高兴,只听耳边传来啪的一声,他被安慕锦打了。

安慕锦本来力道就大,又加上醉酒不知道控制力道,还是在小王爷毫无防备下的直接拍的,可想而知那力道是多么的大。小王爷疼的想咧嘴,但又怕被安慕锦发现了,只好忍着。

“醒醒!”安慕锦又拍了一巴掌。

挨了两巴掌的小王爷心里很憋屈,如果只是为了喊他起来,就没有更温柔的方法了吗?

“没有醒也好,这样更方便我。”小王爷正打算睁眼时,安慕锦突然这样说,他赶紧又闭上了眼睛,等着看她要做什么。

小王爷的视线顺着安慕锦的手落在了自己的胸前,她的小手在给他脱衣服。

他的锦绣终于开窍了吗?终于知道他等不及了吗?终于明白他的痛苦了吗?他好开心,好高兴,好激动,现在用什么词都无法形容他心里的喜悦了。

眼睛紧紧的盯着安慕锦的小手看,期待她快一点,快一点,再快一点。

安慕锦将他的中衣解开,就不再往下解了,因为她已经看到他脖子上的翡翠玉蝴蝶了。

没错,安慕锦来找他就是为了玉蝴蝶而来。

既然小王爷不喜欢她了,那这个玉蝴蝶也不能再送给他了,得要回来!

见安慕锦不动了,小王爷很是急躁,心里的声音在喊:锦绣继续啊,锦绣继续。

安慕锦哪里知道他的想法,将玉蝴蝶从他的衣服下掏出来,抬着他的头想将玉蝴蝶从他的脖子上取下来。小王爷这才明白过来,安慕锦不是来心疼他的,而是来拿回自己的玉蝴蝶的。

虽然他很不明白安慕锦为何要这样做,但是他绝对不会让安慕锦把送给他的东西又拿回去的。当即,小王爷身体一沉,安慕锦感觉手上一重,承受不住的将小王爷的头放了下来。

“怎么变重了?”安慕锦还纳闷呢,又试了一次,这次连碰一下都碰不动了。

安慕锦很纳闷啊,这到底是咋回事呢?

她想了几个可能性,就是没有想到小王爷已经醒了。

“不行,今天一定要将玉蝴蝶拿回来。”安慕锦想了一会儿,又开始动手了。

她爬到小王爷的**,坐在他的身上,双手用力抱着他的头。纹丝不动,小王爷竟然纹丝不动。

她的力气没有那么小吧,连个人都弄不起来。

就在安慕锦十分纳闷不解时,小王爷睁开了眼,望着大胆坐在身上的她道:“锦绣你在干什么?”

“天成你醒了更好,快点起来,我要将我的玉蝴蝶拿回来。”看到小王爷醒了,安慕锦不但没有意识到危险,反而还觉得高兴。

“这玉蝴蝶你已经送给我了,哪有再要回去的道理。”小王爷将玉蝴蝶重新塞回衣服下,将中衣和外衣都扣好。

这个锦绣真是喝醉了,连他穿着衣服睡觉都没有看出来。

“怎么没有?在我这里就有,我现在就要将玉蝴蝶要回来。”说着安慕锦还要伸手去拿,小王爷快速抓着她的手。一手搂着她的腰,将她放到床里面,自己也翻身坐了起来。

被小王爷这样一搂,一转,安慕锦头晕的更厉害了,也疼的更厉害了。她揉着头,痛苦的说道:“头好疼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小王爷无奈的看着安慕锦,他还能对她做什么啊,就是想做也不能做啊。

“头哪里疼,我帮你揉揉。”小王爷靠近了一些,安慕锦也不知道躲,在他靠近之后伸手就往他的脖子里掏。

小王爷还以为她是不抗拒自己的亲近了呢,谁知道她还想着将玉蝴蝶拿回去。

快速将她的手住住,小王爷义正言辞的告诉她这个玉蝴蝶是不会还给她的。

安慕锦听了很不高兴,手不放弃的往里伸,就是想将玉蝴蝶给拿回来。这个玉蝴蝶意义非凡,是不能随便送的。

娘亲是怎么说的?娘亲说这玉蝴蝶是一对,只能送给自己的心上人。娘亲就没有机会将玉蝴蝶送给心上人,所以特别希望玉蝴蝶在安慕锦这里能够被送出去。

“锦绣你再抢,我生气了。”小王爷故意沉着脸,安慕锦却一点也不害怕,仰头看着他,轻哼一声:“你本来就生我的气了。其实我也生你的气,让你带着元培走远一些,别听我们说话,谁知道你们……”

说着说着安慕锦委屈哭了起来,手上的力气也小了,这事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说出来呀。将手收回来,两只手交错的扭在一起,她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看到安慕锦哭了,小王爷就慌了,不应该对她说重话的。

“这件事我本来打算谁都不告诉的,因为心疼紫丫头才说出来开导她。谁知道竟然被你们偷听了,我好难过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了,呜呜,玉蝴蝶你不给我就算了,这个也送你。”安慕锦说完,从脖子下掏出一个比小王爷脖子上小一号的玉蝴蝶来。

小王爷早就猜到这玉蝴蝶意义非凡,只是没有想到这竟然还是一对呢。

“呜呜,娘亲知道了肯定会骂我的。”安慕锦知道这玉蝴蝶不能送人,可她现在不知道是哭的糊涂了,还是醉的糊涂了,依然要将玉蝴蝶都送给小王爷。

小王爷捏着手里还带着她体温的玉蝴蝶,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了。

“锦绣,你先别哭了。玉蝴蝶你已经送一个给我了,这个还是你的。”小王爷用手给安慕锦擦了眼泪,又将玉蝴蝶给她戴上。

安慕锦死活都不要戴着,一直推着小王爷的手哭着道:“这玉蝴蝶本来就是一对。娘亲说玉蝴蝶在她那里被分开了,希望在我这里不要再被分开。天成你已经不喜欢我了,送给你的玉蝴蝶你又不肯还给我,所以我只能将我的再给你。等日后你遇上你喜欢的人了,可以将这个小的送给她。”

她哭的厉害,声音一顿一顿的,这些话说出来竟然累了一身汗。小王爷在一旁耐心的听着,等她说完将她搂在怀里,轻声安慰:“真是傻瓜,我怎么会不喜欢你!”

“你知道我重生的事情,你生我的气了,就是不喜欢我。”安慕锦还在哭,哭的眼睛都睁不开。

“我没有生气,我只是在想前世的我到底在干嘛?为什么看到你嫁给金云堂,而没有去阻止?”小王爷是有点生气,不过不是生安慕锦的气,而是生自己的气。

听到这话,安慕锦的哭声一顿。从他怀里挣脱起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小嘴一动,话不过脑子就出来了:“前世我根本就没见过你,连听都没有听过,说不定你那时候早就病死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