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7章 蜻蜓

第297章蜻蜓

听安慕锦这话,小王爷沉默了。他不是生气安慕锦说这样不知轻重的话,而是想到了第一次遇到安慕锦的时候。

那是他刚从白城回京的第三天,连祁老也看不好他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很绝望。绝望的让他回京之后,连皇宫,连王府,连别院都不敢去,只是窝在京城外街的一个小客栈里。

荣叔每天按时给他端药,那药从他记事起就开始吃。吃了十几年了,病不见好,人反而越来越消瘦。

那天荣叔如往常一样煎好了药,给他倒了一碗。他看着碗里的黑黑的药汤,对荣叔道:“荣叔,这药我不想再吃了。也许我死了,会好一些。”

“少爷,祁老已经写信和老药堂的大夫说了这事,我们喝了药去那里再看看吧。只要还有一丝希望,老奴都不想看到少爷放弃。”荣叔这话说了很多遍,他听的耳朵都起了茧子。

这样没用的安慰话语听多了,他也听烦了,心里起了很大的火。他端着药碗,走到窗户前,将窗户一开,看也没有看下面就将手中的药碗给扔了出去。

他是真的厌倦了喝药还不见好的日子了,这种没有希望、自欺欺人的过着才是最折磨人的。

在药碗扔出去的那一刻,他心情好了一些。

可心情刚好,就看到楼下被药碗砸到的两个丫鬟在瞪着他。尤其是那个黑着脸,小个子的丫鬟,**岁的样子。她人看着不大,气性够大。小手一直指着他,也没有见她动嘴,但他也能猜到那小丫鬟一定在心里狠狠的骂着他。

那时他哪里知道安慕锦是个哑巴呢,安慕锦若不是哑巴恐怕早就骂了吧。

不管怎么说,看到这么有意思的丫鬟,让他心情好了许多。

喝了药,他休息了一下。醒来就同意了荣叔的提议,去老药堂找找那个老大夫碰碰运气。

没想到在老药堂,他又见到了那个丫鬟,她似乎也是来看病的。只是药童一早收到荣叔的信,知道他是老大夫的贵客,所以就想让她在一旁等着。

若是普通人家的丫鬟肯定会同意的吧,但是她不一样,她非要先看。等她从屋里拿着一张白纸黑字出来,他才知道原来她是一个哑巴。不过那字写的真好看,不像出自这么一个丫鬟的手。

看她着急的样子,他于心不忍就让她先看了。

可他的身体不争气,从白城一路赶到京城,又因为情绪波动的大,发病了。在失去知觉之前,他还在想能活着也不错。至少他想让她给他做一天的丫鬟,只一天就好。

有这样的丫鬟在身旁,生活一定很不一样。

等他再次醒来时,看到荣叔似乎在伤害她。她脸上的表情真生动,让人看了都能感受到她的疼。那一刻他的心跳了一下,他对她产生了异样的感觉。是心疼!

小王爷在想什么,他许久都不说话。安慕锦有点担心,有点害怕。她刚刚那句话是不是说的太重了,是不是该委婉的说出来?

“天成你别难过了,也许前世的你没有死,只是我没有遇到而已。如果你死了,应该普天同哀吧,我是侯府的人应该也……也会知道的。”

小王爷的思绪被她的打断,回神看了她一眼,她紧张的说到最后一句时结巴了一下。

回过神来的小王爷好像不对劲,他一直盯着她看。安慕锦被他看的心里发毛,酒也醒的差不多了,往后挪了挪道:“天成对不起,我不应该对你说那样的话,我……”

“锦绣谢谢你!”突然小王爷一把抱住了她,打断了她后面所有的话。

安慕锦被小王爷抱的很紧,紧的她连动一下都不能。她不知道小王爷这是怎么了,刚刚似乎还在生气,怎么突然一下就说谢谢她。

“如果不是你,说不定这辈子我也早就病死了。”是安慕锦给了他生活的乐趣,给了他活下去的念头。

他说过安慕锦就是他的福星,果然不假。

安慕锦在无意间给了他生的念头,又努力的将他的病治好了,这一切都是有注定的。

“天成,我……我那话说错了,你别再纠结了好吗?前世的我都没有遇见过你,怎么能知道你死没有死呢。我就是瞎说的,你别当真啊,千万别当真。”安慕锦还在纠结刚刚那句话,而小王爷根本就没有将那话当一回事。

不管前世的时候,他死没有死,什么时候死的,那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现在,他的身体好了,他还遇到了安慕锦。

“锦绣对不起。前世我早点遇到你就好了,就不会让你受那么多苦,那么多伤害。但这些都过去了,那些痛苦的记忆我知道你忘不掉,我也不会逼着你去忘记。我们过好现在的生活,以后我的生命里有你,你的生命里有我。你说好不好?”小王爷松开安慕锦,认真的看着她。

她也认真的看着小王爷,脑子里想到了什么,表情很委屈:“可你不喜欢我了!”

这绝对是一种控诉,一种埋怨!

“锦绣你误会我了,我没有生你的气,我也没有不喜欢你。我一直都喜欢你,从第二次见你就喜欢上了。”小王爷深情的说道。

安慕锦仔细回味着他的话,还是不满意:“为什么你没有在第一次见到我,就喜欢我。”

“那时候心情不好,没有注意到你的好。锦绣,你这是在怪我吗?那我改口好了,其实第一眼看到你,我就喜欢你了。”小王爷也苦恼,为什么不是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了呢。

“你坏!你刚刚明明说第二次见到我的时候才喜欢我的,我们第二次见面是不是在宫里?但你当时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呢?”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这些话,安慕锦心里跟吃了蜜似的,甜甜的。

“我们第二次见面是在老大夫那里,你忘了吗?在宫里我不见你,是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。不过看到你摔倒了,还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。”想到那天他看到安慕锦摔倒的样子,他就心疼的难受。

“原来是那次啊。”安慕锦呵呵的笑了,那次回去之后她都被荣叔吓的噩梦了。

她刚重生过来,突然被人逼着说要给一个陌生人陪葬,她小小心脏吃不消啊。

渐渐的,两人说着说着就对彼此敞开了心扉,诉说着这一路走来对彼此是怎样的感情。

谁先对谁动的心,谁先对谁有了情,这都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他们两个终于可以在一起了。

次日,日上三竿时,祁老带着锦绣公子的牌子,火冒三丈的来到了安慕锦的小院。

小院里静悄悄的,门房紧闭,似乎没人。祁老从紫樱那里去了药铺,取了牌子才过来的,他很确定安慕锦就在房间里。

“锦绣。”祁老一声怒吼,屋里依旧是静悄悄的。

若不是想着安慕锦是个女孩子,依照祁老的脾气,他早就一脚将门给踹开了。

在他喊到第三声的时候,屋里的春柳终于有了反应。她睁着迷茫的眼睛,看了看四周,这是哪里?

想了一会儿,她才想起来这到底是咋回事。昨晚安慕锦让她回来先将床铺好,一会就会回来睡觉。可她回来铺床时,铺着铺着就睡着了,而且直接睡在了小姐的**。

一股脑爬起来,将床铺给整理干净,又快速的把自己给收拾一番,春柳才开了门出去。

祁老听到开门声,正要骂,看到是春柳,改而问道:“锦绣呢,还没有起来吗?”

春柳心惊胆战的看着发怒的祁老,颤颤巍巍的回答:“小姐昨晚,昨晚去了少爷那里,现在都还没有,都还没有回来。”

“什么?!”祁老本来就够生气的了,听到这个消息气的更加厉害了。

春柳被他这一声吓的,双腿直哆嗦,低着头一个字也不敢说了。

房间里,安慕锦已经醒了,见自己猫儿一样的趴在小王爷的怀里睡着,顿时羞的满面通红。正要从他的身上下来,小王爷猛然一翻身,将她压在了身下。

安慕锦睁着大眼睛无助的看着他,双手抵在他的胸口,求饶道:“天成,你先下来。”

“锦绣让我好好看看你,昨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?”一早就看到安慕锦在身边,这感觉真好。

安慕锦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昨晚她记得她是来要回玉蝴蝶的,可小王爷不给她,她就干脆将自己的也送给了他。后来又发生了什么,她记得也不大清楚,好像和小王爷在回忆过去。

至于回忆过去的什么事情呢,她昨晚还记得清清楚楚的,到现在全忘记了。

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赶紧起来吧。”安慕锦不敢接话,眼珠溜溜的转着,也不敢看他。

看着这样可爱的安慕锦,小王爷喜欢的笑了。轻而易举的将她抵在胸前的手拿开,小王爷低头吻上了她的嘴唇。

安慕锦不是第一次被他吻了,只是上次只是蜻蜓点水,这次好像是蜻蜓掉水里了一样。一开始挣扎的还挺厉害,不过一会儿就挣扎不动了。

哦,天啊!她就是那只掉水里的蜻蜓啊,谁来救救她!

“祁老你不能进去,少爷和小姐还在睡觉呢。”

外面突然响起了荣叔的声音,安慕锦吓的大睁眼睛,呜呜的推着小王爷。

小王爷吻的正舒服,哪里肯放开,抓住她不安分的手继续吻。有荣叔在外面当着,祁老是不会进来的。

“小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,让他快点出来见我。”祁老气的脸色酱紫。

小王爷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,若是再伤了元气,想要再恢复到之前那样就难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