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8章 多磨

第298章多磨

说实话祁老就是偏心,他的心是偏着小王爷的,而不是偏着安慕锦。

虽然他知道昨晚是安慕锦先来找的小王爷,肯定是小王爷强留安慕锦,但是他心里还是责怪安慕锦多一些。他都和安慕锦说过了,小王爷伤了元气,至少要半年时间的调养。却没有想到安慕锦不长记性,中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。

他脸色阴沉着,很想上前将房门给踹开。到底是在乎小王爷的感受,而强忍着没有上前去踹门。

“小子的身体如何,你不是不知道?为什么昨晚不阻止他们?”祁老气恼的质问荣叔。

荣叔被他那么一看,吓的一哆嗦,很快又镇定下来,回答道:“少爷是个有分寸的人,他应该……”

“别和我说这些,你快点将他们两个喊起来,我在书房等他们。”祁老说罢转身走了。

**,小王爷终于放开了安慕锦的嘴唇。

即使放开了,安慕锦觉得嘴唇那里还是火热热的烧着,似乎肿了。她气的要哭了,双手不受控制的拍打着小王爷,毫无办法道:“祁老要见我们,怎么办?”

“别担心,我会解决的。”小王爷说的坦然,似乎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。

“我不想去。”安慕锦不敢见祁老,因为祁老和她说过小王爷的身体,特意交代她要注意。

可她都做了什么,主动送上门来……这些祁老应该都知道了吧。

呜呜,她没有脸见人了!

见安慕锦伸手捂住了脸,小王爷心疼的将她的手拿开,安慰道:“不想去就不去,你在这里好好休息。我去去就来,很快的。”

“不要。”安慕锦一听小王爷让她在这里休息,当即拒绝。

若是让祁老知道了,她这样光明正大的住在这里,祁老还不得将她给剥了啊。

“你就打算这样直接出去吗?”小王爷提醒她。

安慕锦懊恼一声,她一身酒味,汗味,衣服也褶皱了,这样出去岂不是在告诉别人昨晚她做了什么?

“乖,一切有我呢。我去和祁老说说,我的身体好的差不多了,让他答应我们早点成亲。”小王爷一边换着衣服,一边高兴的说着。

安慕锦从被子里探出头,看着小王爷道:“天成,我真的很害怕,很担心。祁老生我的气了,他一定会认为昨晚是我故意……”

“这些事我都会和他说清楚的,我就说是我主动的。”说话间,小王爷已经换好了衣服,穿上鞋袜他就可以走了。

“天成……”安慕锦伸出一只手,拉着他的衣服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

“锦绣等我回来。天气热,别总是盖着被子,会将自己蒙坏的。”小王爷将安慕锦的被子往下拉了拉,又捏了捏她的脸蛋,才离开。

看着门打开又被关上,安慕锦的心也跟着沉了沉。

不知道小王爷这一去,祁老会怎样责怪他!

安慕锦惶惶恐恐的担心了半个时辰,小王爷他终于回来了。

这半个时辰安慕锦感觉有一年那么长一样,她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。在看到小王爷的笑容那一刻,她脑子里想的东西全都没有了,眼里心里只有小王爷。

“天成,祁老有没有骂你?”等小王爷走过来,安慕锦主动拉着他坐下,满眼期待的看着他。

小王爷伸手搂过安慕锦,笑着道:“没有。”

“怎么会呢?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他不可能不骂你的?你是不是没有和我说实话?”安慕锦看着他的眼睛,眼珠子一会转到左边一会转到右边,不管转到那边都是盯着他看。

“锦绣你是一个好姑娘,我很喜欢你。你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呢,你说没有成亲是不能做那样的事情的。所以昨晚我们俩什么都没有发生,都还是清白的。”小王爷看着这样为他担忧的安慕锦,心里暖暖的。

听到这话,安慕锦羞涩的低下头,又抬起来看着他,还是很担忧:“即使什么都没有发生,祁老也会生气的吧。他和我说你的身体要半年才能恢复,让我多多注意,我……我好像没有做到。”

“锦绣我有个好消息要说,你想不想听?”小王爷故意忽视她的自责担心,转而欢喜的问道。

“想!”小王爷说是好消息,那就一定是好消息。

“那你先亲我一下。”小王爷指着自己的嘴道,安慕锦期待的表情立刻变成了羞涩。

“快点亲我一下,我就告诉你一个特别好的消息。”小王爷主动朝安慕锦靠了靠。

安慕锦盯着他的嘴看了一会儿,犹豫了一下,快速亲了上去。不过很快又分开了,低着头不敢去看小王爷。

即使她刚刚那根本就不算亲自己,只是碰了自己的嘴唇一下,但小王爷还是很高兴。安慕锦肯主动来亲他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“祁老交给我一本武功秘籍,等我三个月练成之后,我就可以和你成亲了。”小王爷要说的就是这个。

“啊?”安慕锦有种亏亏的感觉,她还以为是其他的好消息。

“锦绣你不想快点和我成亲吗?”见安慕锦失落了,小王爷连忙问道。

安慕锦不说话了,小王爷也没有逼着她问,将她狠狠的搂在了怀里,轻声道:“虽然祁老说等我练成这本武功秘籍,我们就可以成亲。但是在没有练成之前,我是不能和锦绣见面的。想到未来三个月,我都见不到锦绣,我很舍不得。”

三个月都见不到小王爷,安慕锦也很舍不得。但她没有说出来,只是悄悄的放在心上。

春柳拿了衣服过来,安慕锦这才换了干净的衣服。

陪着小王爷吃了午饭,小王爷就收拾东西说要去一个地方。安慕锦也没有问,即使问了又怎样。祁老不想让他们见面,知道地方她也不能去见小王爷。

“锦绣,我看着你进去。”小王爷背着包袱,将安慕锦送到她的院子门口。

安慕锦舍不得转身,想再多看小王爷一眼。可又担心自己的舍不得,让小王爷也舍不得,于是狠心的别过身,慢慢的往院子里走。

从院门口到屋门口不过几十步,安慕锦感觉像是走了几百步,几千步似的。一到屋里,小王爷看不到的视线,安慕锦双腿一软,跪在了地上。

“小姐你怎么了?”春柳见了,赶紧要扶安慕锦起来。

安慕锦推开春柳道:“我自己可以起来。”

春柳看着安慕锦慢慢的起来了,走向卧房时那萧条的背影,她都忍不住哭了。

都是她的失职,让祁老发现了小姐和少爷的事情。所以祁老才会一气之下将少爷赶了出去,小姐再也见不到少爷了。

“呜呜……”安慕锦这个主子都没有哭,她这个做丫鬟的倒是先哭了。

哭了一小会儿,她又赶紧将眼泪擦了,进了卧房问道:“小姐,你渴不渴,我去给你倒一杯水吧。”

安慕锦不说话,春柳还是给她倒了水。

将茶杯端到安慕锦的面前,她还知道伸手去接,这让春柳小小的松了一口气。

可等到茶水都凉了,安慕锦还是刚刚接过茶杯的那个姿势,这水竟然是一口都没有喝。

春柳看不下去了,将她手里的茶杯接过来,她也没有知觉。

“小姐,你要是心里难受就打我骂我吧?”春柳拿着安慕锦的手往自己的脸上抽,安慕锦一愣连忙收回自己的手:“春柳你这是干嘛?”

“小姐对不起,都是我和翠柳的错。我昨晚喝多了,倒在你的**睡死过去。翠柳那丫鬟早上起来,将院子里都收拾一番,却不来叫我。若是她早点来叫我,你和少爷的事情也就不会被老爷发现了。”不一会儿,春柳就哭的跟个泪人似的。

“小姐你打我吧,骂我吧都可以。都是因为我,少爷才会被老爷赶出去,小姐才会独守空闺。”

“春柳你起来,这事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。天成只是出去办点事,很快就回来了。”安慕锦没有想到春柳会想这么多,连忙将她从地上拉起来。

春柳擦着眼泪,不相信的问道:“小姐这是真的吗,你没有唬我?”

“我唬你做什么,都是真的。”安慕锦对她笑笑,正要说自己歇息一会儿,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“锦绣姑娘在吗?”是紫樱来了。

春柳快速将脸上的眼泪全部擦干,跑过去将门打开,请紫樱进来。

紫樱今天的气色比昨天好多了,心病好了,这身体自然就会跟着好起来。

“锦绣姑娘你们的事情,我都知道了。真是对不起。我不知道祁老和李家有过节,昨晚我就和元培商量好了今天回朱家堡。想着祁老是这里的主人,我们就和他告别,说要回朱家堡。他就问我是谁,我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了,他就很生气,然后就气走了……接着……”紫樱也是一脸自责,这事真是赶的太巧了。

“没事,这事和你们没有关系。”安慕锦连忙摇头。

“锦绣姑娘,好事多磨,你和天成一定会幸福的在一起的。”安慕锦用自己的悲惨的遭遇安慰了她,解了她心头之病。在她心里,安慕锦就是她的大恩人,大大恩人。

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经历了这么多波折,还没有在一起,紫樱心里也是难受的很。

而安慕锦在听到紫樱那句好事多磨,这感伤来的排山倒海。想想这一路过来,她本可以早一点嫁给小王爷。可总是因为她的原因,或者他的原因,拖到现在两人还没有成亲。

难道真的像紫樱说的好事多磨?

好吧,好事多磨!不管上天还要磨他们多久,她都打算在小王爷回来时就答应和小王爷成亲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