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299章 落牌

第299章落牌

“春柳,你先出去好不好,我有话要和锦绣说。”见安慕锦发起了呆,紫樱对一旁的春柳说道。

春柳恩了一声,福身褪下,走时还将门给关上了。

“锦绣对不起,要不是因为安慰我,你也不会将那件事说出来。像你这种拥有前世记忆的人也有,但是毕竟少……唉,反正不管怎么说,这事是我们夫妻对不起你。元培他,他们就不应该偷听我们说话……唉,事情已经这样了,我……”紫樱说的艰难,停一会儿说一会儿。若不是她还会喊着安慕锦的名字,安慕锦都以为她这是自言自语。

说到后面,紫樱懊恼一声,说不下去了。她撑着脑袋,痛苦的看着安慕锦,“锦绣有些话我还不能对你说,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吧?”

“明白,我都明白。”安慕锦拍着她的手,应该和元培的身份有关吧。

安慕锦也不是那么好奇的人,既然元培不让紫樱说出来,那她也就不问了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锦绣我一看到你就特别相信你。上次我差点将元培的身份说出来,就是因为觉得你不会告诉其他人。但是元培将我说了一顿,他还说他偷听我们讲话是他的不对。作为赔礼,他让我把这个送给你。”紫樱从怀里拿出一个碗底大小的圆形木板,塞到了安慕锦的手里。

安慕锦将圆形木板翻着看了看,只看到上下两面各写了一个落字,其他的什么都没有。

“这是什么?”安慕锦疑惑的问道,心想莫非这个东西值很多钱。

“元培不让我说,只说这是我们夫妻欠你们的一个人情。以后若是你们有难,可以拿着这个去落华山找我们。不管多大的困难,我们都会帮你们的。但是这件事你不能和别人说,千万千万不能说。只有遇到难处的时候,你拿着这东西来落华山找我们就是了。”紫樱好痛苦啊,有好多话都不能和安慕锦说。她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,毕竟她和元培都知道了人家的秘密。

“连天成也不能说吗?”安慕锦问。

“对!”紫樱揉着脸,快撑不下去了。早知道不说实话会这么的难受,她就让元培来当这个恶人好了。

“那落华山在哪里?”安慕锦又问,她可是连听过都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呢。

“在……”紫樱正要伸手去指,可这屋子里她能指到哪儿呢。

安慕锦随着她的手动,看着她怔住了,就要开口问。紫樱说了话:“我指你也看不到,其实我也不知道落华山在哪里。每次去的时候,都是元培带着我去的。我只记得那里山清水秀,鸟语花香,简直就像是画里的仙境一样美丽。”

“其实我很希望未来我和天成都能好好的,不要遇到危险的事情。可凡事都怕万一,万一我们遇到了点什么,要怎么去落华山找你们呢?”安慕锦看着紫樱。

紫樱呵呵笑着:“锦绣你别着急,我去问问元培,让他给你画张地图。到时候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呢,紫樱就起身走了出去,看来也是个急性子。若不是她身子还没有好,恐怕她都能用跑的。

紫樱走了,安慕锦捏着手里的小小落牌,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。那感觉好像是一个人明知道山上有老虎,可他偏偏还要往山上走一样。

她明明希望未来都好好的,可却有种感觉未来一定会用到这个落牌。

两盏茶的功夫紫樱回来了,垂头丧气的,像是遇到了多大的难处似的。

“锦绣对不起。”人才刚进门,紫樱就对安慕锦道歉。

“紫丫头,怎么了?”安慕锦看到她这样,猜到她应该是在元培那里受挫了吧。

“哼!元培啊,他就是一个怪人。平时看着对我挺好的,一到关键时候就对我不好了。我让他给你画地图,他说画了也没有用,死活都不画。”紫樱虽然是在抱怨元培,但是脸上却还是有着幸福之色。

看着这样的紫樱,安慕锦是羡慕的。元培对紫樱的好,她这个外人都能看的出来,更何况紫樱这个当事人呢。

“没有地图,若是你们以后真的遇到了麻烦,要怎么才能找到我们呢。”紫樱发起了愁,一个是她最爱的相公,一个是她最喜欢的恩人,真是两头为难。

“你也别担心了,也许元培说的是真的,地图画了也没有用,反而会误导我们。船到桥头自然直,也许等到我们遇到危险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。”安慕锦安慰着紫樱。

“锦绣你的悟性真高啊!元培也是这样和我说的,他说时机到了,落牌自然会带着你们去落华山。”紫樱突然两眼放光的看着安慕锦,随即眼里的神采又黯淡下来:“元培就说我的悟性不高,其实就是在嫌弃我笨。”

“怎么会呢?紫丫头哪里笨了,在我看来又聪明又漂亮。”安慕锦夸赞道。

紫樱开心的眨了眨眼睛,嘻嘻笑了:“锦绣你真会说话,我越来越喜欢你了。对了锦绣,我和元培打算不走了,以后我每天都来找你说话,好不好?”

“好!”有紫樱陪着她,也许她就不会那么想小王爷了吧。

小王爷才走了不到两个时辰,她又忍不住想他了。

“锦绣你人真好。元培他整日就是练功练功,也不陪我说话。我就看他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,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怎么了,反正心里好烦闷。”紫樱说这话,又让安慕锦想到小王爷练功时的情景了,这心塞的呀!

紫樱和她比,简直就是太幸福了!至少紫樱还可以看着元培练功,而她呢,连小王爷的面都见不到了。

望着紫樱那因为不满而露出怨妇表情的小脸,安慕锦也揉了揉自己的脸,心想自己是不是该露出比紫樱更加哀怨的表情来。

元培在练功,紫樱陪着安慕锦吃了晚饭才回去。

紫樱走了,屋子里空了不少,安慕锦凄凄凉凉的又想起了小王爷。

掰着指头,安慕锦算的认真。一个月有多少天,三个月又是多少天。这一天有十二个时辰,那么三个月又是多少个时辰。

这样算了好几个晚上,安慕锦还是没有能够算清楚。不是她算不好,是因为她不想算。简单一句话,就是她要三个月见不到小王爷。

每天紫樱都会过来找她,两人有时候说话,有时候也是没有话说的。即使不说话,两人也不觉得沉闷,各自想各自的心事。

这样过了将近一个月,祁老突然来了安慕锦的小院。

自从那事之后,安慕锦就以为祁老不想再看到她了。她哪里也不敢去,就怕不小心遇到了祁老。

看到祁老,安慕锦还是很紧张的。同样紧张的还有紫樱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祁老和李家有过节。

祁老看了看两个低着头不说话的人,咳嗽一声道:“听说你最近都没有出去,这样闷在屋里也不好。我已经和莲儿说了,让她明天带你出去走走。”

这话明显是对安慕锦说的,安慕锦赶紧恩了一声,说了一句:“谢谢祁老关心。”

“你要是想去也可以一起去。”这话祁老是对紫樱说的,紫樱也学着安慕锦说了一样的话。

祁老说完人就走了,总共就才三句话,而安慕锦和紫樱却感觉像是说了三百句话那样长一样。

“祁老这是咋了?”祁老走了许久,紫樱才回过神来一样,问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明天我们去不去啊?其实我不想去的,但是又不敢拒绝他。你看他脸上也不笑,看着就好吓人。”紫樱后悔了,当时就应该硬着头皮说不去的。

“去,为什么不去?”安慕锦笑着,她来白城这么久,一次还没有出去逛过呢。

只有一次,小王爷带着她在白城飞了一圈,不过是在夜晚。她除了听到那些热闹的声音之外,其他的都是看屋顶上的瓦片了。

“你去我就去,我先回去和元培说说,让他明天跟着我们一起去。”说着紫樱就走了。

和紫樱接触的越久,安慕锦越能发现这丫头真不是一般的雷厉风行。心里想做什么,嘴上一说出来,人就付出行动了。

也许是因为祁老那句闷在屋里不好,到了晚上,安慕锦觉得屋子里好闷,怎么也睡不着。

过了好久,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。刚睡着,她就感觉好像是有人在看着她,好不难受!但她又醒不过来,做了一夜莫名其妙的梦。

早上醒来她都不记得昨晚梦到了什么,可那种做梦的感觉还在,让她十分郁闷。

紫樱比安慕锦想的还要勤快,她刚起来,紫樱就过来了。

两人一起吃了早饭,祁莲正好赶着点过来。祁莲就是祁府的三小姐,双十年华,已经嫁人了,但她还住在祁府。至于具体住在哪里,安慕锦也是不知道的。

“锦绣,紫樱我们走吧。”祁莲见两人都收拾好了,笑着说道。

祁莲为人和善,说话轻轻柔柔的。也许是做了母亲的缘故吧,她说话时总是爱提她的两个孩子。

这让安慕锦和紫樱郁闷的,心里堵的厉害,却还是笑颜如花的附和着祁莲的话。夸奖她的孩子好看,聪明云云。

逛了一条街之后,安慕锦和紫樱都有些撑不下去了,直接说累了。祁莲也没有为难她们,让丫鬟们跟着先回了祁府。

路上因为有祁府的丫鬟跟着,紫樱也没有敢说祁莲的坏话,只隐晦的说道:“也不知道祁老安的什么心,突然对我们这么好,简直受宠若惊!”

安慕锦明白她说的是反话,安慰她也是安慰自己的说道:“紫丫头,我们要好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