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0章 相思

第300章相思

一连半个多月,紫樱都不来找安慕锦。起初安慕锦还期盼着她来,几天之后也不那么期盼了。

她一个人在屋里,没事绣绣花,练练字,这时间也是好打发的很。

是日,安慕锦正在努力绣一个香袋。从早上一直绣到晌午,吃了饭又继续绣。该吃晚饭时,她才停下了手。

春柳望着旁边那一篓的香袋,纳闷极了,忍不住问道:“小姐,你绣这么多香袋干什么?”

“卖钱。”安慕锦吃着饭回答,春柳一时没有听清楚,又问了一遍:“小姐你说什么?”

“卖钱!”安慕锦快速吞下嘴里的饭菜,看着她认真的说道。

“小姐你……你缺钱?”要是缺钱的话,她可以将自己攒的钱拿出来给小姐。

“不缺!”安慕锦回答的太干脆,都将春柳弄糊涂了。

不缺钱,小姐干嘛还要说绣这个卖钱啊,她很不理解啊。

虽然心里很不理解,但是春柳也没有再问什么。这时候她突然想起小王爷说的那句话来:她喜欢做什么,你就让她做。

还是小王爷明智,知道劝不住她就让她去做吧。

在安慕锦绣香袋的时候,春柳也没有闲着。通常情况下,她都是在一旁帮着分线,穿针,整理绣好的香袋。

这晚,安慕锦绣的有些太痴迷了,都二更天了还不睡觉。春柳催了几次,安慕锦就说:“要是你困了,你就先去睡吧。”

春柳哪儿敢啊?自从上次醉酒做了失职的事情,她就再也不敢喝酒了,而且还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安慕锦。

又打了一个哈欠,春柳双眼流着泪道:“小姐天晚了,先睡吧。”

“还不困呢。”安慕锦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,不是不困,而是不想睡。

到了三更天,春柳熬的双眼发红,头一点一点的,站着都差点睡着。

安慕锦也有些撑不住了,打了一个哈欠,看了看一旁打瞌睡的春柳,推着她道“好了,收拾一下,睡吧。”

“是。”春柳就等着安慕锦这话了,快速的将东西都给整理好,服侍安慕锦先睡了。

等安慕锦睡着了,她才离开。

春柳刚走,安慕锦就睁开了双眼。眼睛眨呀眨,那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。流在枕头上,打湿了一大片。

无声的哭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才伸手将脸上的泪擦去一些,极其小声的说道:“天成我想你。”

天成我想你只有简单的五个字,但是从安慕锦的嘴里说出来,却艰难异常。每说一个字,她都觉得胸口好像被压了一座大山一样,呼吸都困难。

说完这五个字,安慕锦咬着被子,渐渐的哭出了声音。即使她哭出来了,但那声音也被她压抑的很小。让人听了都忍不住想跟着一起潸然泪下,又是可怜,又是痛苦,又是无奈。

安慕锦的哭声还在,小王爷的心随着她的抽噎声一阵一阵的疼着。双眉不皱而愁,双目无泪也忧,脸色苦的都能挤出汁来,他想安慕锦也是想的近肝肠寸断。

可没有亲眼看到安慕锦哭,听到她说想自己来的震撼。只有他知道,在他听到安慕锦说出那句话时,他的心是多么的难受。

真是入了相思门,才知相思苦!苦,真苦!

看她哭的累到睡着,小王爷一步一步从黑暗里走出来。他并没有去看安慕锦,而是径直往外面走去。

刚走到门口,小王爷身子一弯,右手死死的捂着嘴巴,有血从他的指缝里流出来。一滴两滴三滴,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手里流下,最后练成了一条血线。

荣叔发现他的时候,他已经倒在地上,昏迷一会儿了。

颇为无奈的往屋里看了一眼,荣叔将地上的小王爷抱起,用鞋将地上的血抹干净。又轻轻的关上房门,这才带着小王爷离开。

密室的气氛压抑到爆,祁老面色难看的望着昏迷着的小王爷,指着荣叔想骂又骂不出来。

等了两个多时辰,小王爷才幽幽的醒过来。看到荣叔和祁老都在,他心中明白他们都已经知道了,惨然一笑,继续练功:“我没事。”

“小子,你还敢说你没事。”祁老怒的想要骂人,可在看到他那苍白如纸的脸色,到底是心疼的没有骂出来。

“祁老什么都别说了,我都明白的。从今以后我会收心,认认真真的修炼,绝不再偷偷跑出去了。”

听了小王爷这话,祁老更是骂不出来了,长长的叹息一声:“你明白最好。”

小王爷怎么会不明白呢,他不认真修炼的话,武功练不好,安慕锦也见不到。为了不再让安慕锦因为想他想的流泪,他只有收心认真修炼。早日将这门功法练成,早日出去见安慕锦。

锦绣,等着我,我很快就出来了!

闭上眼,小王爷心无旁骛,默念着口诀,渐渐的进入到了修炼的状态。

密室里,小王爷在努力修炼,密室外,安慕锦认真绣香袋。

太阳东升西落,日复一日,在还剩下半个月的时候,安慕锦突然停止了绣香袋。这让春柳很是高兴,不过又忧愁起来,小姐真的打算拿着这些出去卖钱吗?

“春柳,数一数我一共绣了多少香袋?”安慕锦对发呆的春柳说道,春柳很快反应过来,对安慕锦报数:“小姐绣了六十六个香袋。”

这香袋的数量根本就不用数,她每天都算着安慕锦绣的数量呢。有时候安慕锦一天可以绣三个,有时候只能绣半个。但四十多天下来,安慕锦也是绣了六十六个。

“恩。将这些香袋收好,明天我们去买花片。然后再将花片装进香袋,这香袋就是名副其实的香袋了。”安慕锦满意的看着那六十六个香袋,想着等小王爷回来了,她就可以将这些都送给他。

关于那晚的记忆,后来她又多多少少想起了一些。小王爷曾经骗她说还保留着她送的香袋,直到那晚他才说了实话,那个香袋早就被荣叔给丢了。

在知道这个事的时候,安慕锦想就是一个香袋而已,丢了就丢了吧。可后来一想,那可是她送给小王爷的第一个礼物,不能这么随便的就丢了。但她也找不回那个丢弃的了,于是就动了再送他香袋的念头。

正好这段时间紫樱都没有来找她,她也不想走出小院,索性就绣了起来。这一绣可不得了,绣着绣着就停不了手了。

这晚安慕锦早早的就睡了,什么也没有想,睡的特别香甜。

次日一早,天刚亮安慕锦就醒了。刚睁开眼,安慕锦就看到紫樱坐在她的床尾,垂手在玩着指头,安静的跟个孩子似的。

“紫丫头?”安慕锦喊了一声,紫樱一抬头,安慕锦才看到她脸上的泪,“这是怎么了?元培欺负你了吗?”

“没有,昨晚突然梦到那个孩子了,他还喊我娘。”紫樱哭着去抱安慕锦,安慕锦也将她抱着,安慰:“那是个梦,别太在意。”

“太真实了,就像是真的。”紫樱扁着嘴巴,眼泪直流,却没有发出哭声。

“这种感受我能明白。”安慕锦拍了拍她的肩膀,紫樱恩恩两声又松开安慕锦道:“对不起锦绣,我又和你说这些,也惹的你不高兴了。”

“没关系,以后要是心里难受了都可以来找我。这段时间你都在干什么呢,怎么不来看我?”安慕锦问。

“也没有做什么,就是陪着元培练功。”紫樱说完,莫名的红了脸。

感觉到脸上发烫了,紫樱怕安慕锦问,连忙擦了眼泪道:“锦绣我不和你说了,元培看不到我又该着急了。”

不等安慕锦反应,紫樱已经快速跑出去了。

望着她快要消失不见的背影,安慕锦一阵摇头,这丫头真是个急性子。

吃了早饭,安慕锦和春柳一路出了祁府,直奔香铺而去。

安慕锦也不知道小王爷喜欢什么样的香味,就按照自己的喜好买。她觉得好闻的都买了,每样都买一些,这几十种下来也是个不小的数量。

回去后,安慕锦连饭都顾不上吃,就开始忙着分配花片。春柳劝了两次,见劝不动也过来帮忙。

安慕锦有时候挺执着的,想要做一件事就非要将那件事做好。

主仆二人忙了大半天,终于将所有的香袋都给装满了。

望着外面的天还没有黑,安慕锦让春柳去告诉厨房晚饭不用送了,她今晚要自己做饭。

春柳一听安慕锦要自己做饭,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晚的情景来。今晚安慕锦可不要再让她喝酒了啊,醉酒误事啊。

望着春柳那有点惊吓的脸庞,安慕锦一下就猜到她在想什么,连忙宽慰她:“放心,这次我们谁都不喝酒。记得拿鸡过来,我们炖鸡汤喝。”

“好,喝鸡汤好!”上次鸡汤炖的那么鲜,她都没有喝几口就被安慕锦灌醉了,事后想想觉得蛮亏的。

和上次一样,春柳去叫了翠柳。翠柳还在因为上次自己醒了,没有喊醒春柳而自责中。这次春柳又来喊她,她吓的怎么也不肯过去。春柳再三和她保证这次绝对不喝酒,她才敢过来的。

她们已经见过安慕锦炒菜是什么样子的了,这次再看就见怪不怪了。其实先加油和后加油区别也不大,都能吃。

这次做的菜没有上次做的菜多,但是味道比上次好了许多。可见安慕锦的厨艺还是有长进的。

吃完了饭,春柳服侍安慕锦去洗澡,翠柳留下来收拾。

收拾哈厨房,翠柳擦着手上的水往外走。刚走到门口,她就看到院子里多了一个人。

那人不是别人,正是安慕锦日思夜想的小王爷。

他回来了,连翠柳都跟着高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