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1章 陪我

第301章陪我

“春柳将布巾拿过来。”安慕锦将不足一尺的头发顺到脑后,闭着眼对春柳说道。

她等了一会儿没有听到春柳说话,扭头一看,“啊”的一声在木桶里滑倒了。

“锦绣!”小王爷突然出现,他想到了安慕锦会很震惊。可没有想到她会震惊的滑倒了,还是在木桶里。

小王爷跑过去一看,安慕锦已经坐起来了。脖子以下都在水里,不敢抬头看他,只是不停挥着小手道:“天成你快走,快走!”

“锦绣,我回来了,你不高兴吗?”小王爷哪里肯走,抓着她的手,顺便放在手心里磨了磨。

高兴,但是这种情况下见面,她实在是高兴不起来!

她全身上下没有一丝寸缕,就这样和小王爷坦诚相见,她……接受不了!

“天成你先出去好不好?我还没有穿衣服呢,先出去……”安慕锦始终不敢抬头看他,被他摸着的手烧的厉害,烫的她想丢掉。

“锦绣,我回来了,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?”小王爷不肯走啊,安慕锦羞涩难当,就算心里有千言万语,这会也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“易天成你先出去,等我穿好衣服,我再和你说。”安慕锦将脸全部埋进了水里,头发遇水飘散开来,将她的脸全部给遮住了。

“好,我先出去。”小王爷在她的手上亲了一下,将她拉出了水面。

安慕锦被他从水里拉出来,想着这下完了,他要将自己看光光了。可她的手一滑,小王爷松开她的手转身离去了。

望着小王爷的背影,安慕锦多希望自己现在穿着衣服,然后飞过去抱住他啊。

她好想他,真的好想!

但她到底是个思想保守的人,做不到还没有成亲就被他看了身体,尽管她心里明白这一生她一定会嫁给他!

快速擦好身体,**衣服,安慕锦飞快的跑了出去。

院子里小王爷看到她跑出来,朝她伸着手,一脸宠溺:“锦绣慢一点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不但不慢,反而更快了。双腿迈的特别快,直接扑进了小王爷的怀里。

“天成我好想你!”安慕锦说完又哭了,她不是爱哭的人,可不知道为什么眼泪还会不停的流下来。

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!”小王爷紧紧的抱着安慕锦,那天晚上他就知道了,就听到了。

听到她说想他,看她哭的那么压抑,他疼的心都碎了。

两人抱了许久,小王爷才松开手,安慕锦赶紧擦了眼泪,低头笑了:“天成,我是不是太不矜持了呀?”

“你是太矜持了!”小王爷又想抱她了,可自己好多天没有洗澡了。安慕锦刚洗完澡,自己这样抱着她会将她的衣服弄脏。

“天成你的武功练成了吗?你还会不会离开?祁老不会再给你一个武功秘籍吧,要是再给你,你问问祁老可以教我吗?我也要和你一起练功,我不想再和你分开了,一点也不想。”说着说着,安慕锦忍不住又哭了。

这些话她从来都没有想过,现在说出来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舍不得和小王爷分开。

如果祁老不答应教她武功,那让她在一旁看着小王爷也好啊。元培练功的时候,紫樱不就是可以在一旁吗?

元培可以,小王爷也可以的。

听了安慕锦的这些话,小王爷又是感动又是心疼,再次将她抱在了怀里,安抚道:“放心,以后我都不会再和你分开了。”

安慕锦也伸手揽住了小王爷的腰,将脸埋在他的胸膛,感觉好温馨,好舒服。

“锦绣你闻不到我身上的臭味吗?我得先去洗个澡,我好几天没有洗澡了。”小王爷轻轻推开安慕锦,安慕锦还要抱,又抱住了。

安慕锦用力吸吸鼻子,因为刚哭过,鼻子被鼻涕塞住了,什么味道都闻不到。

“没有味道啊。就算你身上有臭味也不怕,我给你做了许多香袋,这样就不怕有臭味了。”安慕锦聪明的说道。

小王爷被她逗乐了,也笑起来:“锦绣对我这么好,还记得要送我香袋呢。”

“当然了。虽然那时候什么都不懂,但,但也是我送你的第一份礼物,怎么能就被荣叔给扔了呢。”安慕锦知道是因为小王爷闻不得那个味道,荣叔才扔的,但是她现在就想抱怨两句。

荣叔一开始还威胁她给小王爷陪葬,各种不喜欢她,各种瞪她,还摔她……

正在为小王爷准备热水的荣叔,突然觉得鼻子很痒,连续打了三四个喷嚏才好。这是谁在背后说他了吧?

“锦绣,我真的得回去洗澡了。天色不早了,你先睡,等明天我就来找你。”小王爷不忍心,但也不得不这样说。

为了能够早日练成武功,他也不记得自己多少天没有洗澡了。好像上次吐血之后,他只洗了三次还是四次,真的记不得了。

“好。”安慕锦又想哭,真不想和小王爷分开啊。

月色下,目送着小王爷走出了小院,转个弯儿不见了。安慕锦的心也跟着空了不少,痴痴的看了好一会儿才进了屋。

春柳又失职了,没有将她的床铺整理干净。安慕锦特意掀开查看了一番,什么都没有。那是什么东西在扎她,让她坐立不安呢。

再次从**坐起来,安慕锦算了算时间,小王爷这时应该洗好了吧。

不行,不行!她怎么能这么不矜持呢,她今晚绝对不能去找他。

为了让自己不再想着去找小王爷,安慕锦往**一趟,用被子蒙着头,强迫自己睡觉。

她把自己悟了一身的汗,也没有能睡着,反而精神越来越好。

长呼一口气,安慕锦起身开始穿衣服。特意披上了一件厚的外衣,她就这样出去了。

月色下,一个短发姑娘正一步一步的、坚定不移的朝着另一个院子走去。

小王爷刚洗完澡,躺在**回味着安慕锦身上的味道。想的正入神,突然听到有人来了。

黑暗中,小王爷的眼睛亮了亮,他知道安慕锦来了。

为了给安慕锦方便,他快速将门栓拿掉。

安慕锦看了看屋子,里面没有光,小王爷是不是睡着了。想着他这段日子一定过的很辛苦,既然睡着了那她就不打扰他了吧。

想到这里,安慕锦又转身回去了。

听着安慕锦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小王爷迷茫了,她怎么来了又走了。

安慕锦走到院子门口,又换了想法。小王爷睡着了也好,这样她就可以悄悄的看着他了。

她好怕这是一场梦,等她第二天醒来了,小王爷就不在了。

这样一想,她又转身回来了。

脚步声又回来了,小王爷饶有兴趣的勾着唇,从**坐起来,注视着门口的方向。

可没有一会儿,安慕锦的脚步声又远去了。这把小王爷给纠结的,眉头都忍不住皱了起来。

他正要去看看情况,安慕锦又朝着他走过来了。他眉头一松,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,安慕锦到底是想来看他的。

这笑容还没有维持一会儿,安慕锦又走了。小王爷终于没有忍住,连外衣都没有批,直接跑出去了。

今晚他要是不问问清楚这是咋回事,他一夜都别想睡了。

身后的门开了,安慕锦愣神的回头一看,小王爷正站在门口看着她呢。

“天成,我……我……”看到小王爷的那一刻,她脑子里想的话全都没有了。

“过来。”小王爷没有任何动作,安慕锦却感觉他在向自己招手,欢欢喜喜的跑过去了。

等她到了小王爷面前,才发现他脸色有些难看,是自己吵到他睡觉了吗?

“这么晚了,你在这里做什么?为什么不进来,你不知道我在屋里等你吗?”小王爷搂着安慕锦快速走到了卧房,将安慕锦往**一放,等待着她的回话。

安慕锦望着小王爷,他看上去有些生气,可他又说在屋里等他。这是在嫌弃她的动作慢吧,所以她要快一点。

她将外衣脱了,又开始解里面衣服的扣子。

小王爷被她的动作看到了,握住她的手制止道:“锦绣你在做什么?”

“天成,之前是我太执着了,总是认为没有成亲就不能……现在我想通了,没有成亲也是可以的……我,我想……”安慕锦红着脸说道,手下的动作也不想停,被小王爷按着还在不停的扭着想要将扣子解开。

听到安慕锦说了这番话,小王爷是非常感动的。可他也答应过安慕锦不成亲就不会和她怎样,那么长时间都忍过来了,他不会在最后几天破功。

安慕锦解了几个扣子,他就为她再扣几个扣子。安慕锦被他的动作弄的迷茫了,看着他道:“天成你不想吗?”

她可是活过两世的人,自然知道男人想的时候是很痛苦的。

小王爷拿开她的手,将她的外衣也给她披上了,整个将她包住:“我想,但是我是男人。男人说出去的话就是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我答应过成亲之后再动你,就不会提前做了动你的事情。”

“唉!”安慕锦还叹气了,好像欲求不满的那个人是她一样。

其实做出整个决定,她是下了很大决心的。终于下了决心先和小王爷那样,结果他又拒绝了自己。

“叹什么气?”小王爷低头看着她,她眯眼一笑: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说着安慕锦就要推开小王爷要走,小王爷用力一压,将安慕锦压倒在**。身子倾压过去,小王爷盯着安慕锦道:“来了还想走,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。”

“可你刚刚不是说……”安慕锦话还没有说完,小王爷就用嘴封住了她嘴里的话。

亲了一会儿,小王爷才离开她的嘴,笑着道:“陪我睡觉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