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2章 剪发

第302章 剪发

小王爷太累了,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这段时间他不仅很少洗澡,连觉都很少睡。每天的信念就是能够早一点练成武功,见到安慕锦。就这样坚持着。

小王爷睡着了,安慕锦却睡不着,也不敢打扰他。就靠着他慢慢的闭上眼睛,闻着他身上的香味,渐渐的也睡着了。

虽然安慕锦没有像小王爷那么累,睡的那么少,但是这段时间她睡的一点也不好。有好几夜都睡不着,又有几夜是哭着睡着的,即使睡了也是做‘乱’七八糟的梦……她也很累!

两人好像是说好的一样,一起睡,一起醒。睡了两天两夜,醒来时外面的天还是黑着的。

安慕锦比小王爷后醒,她看外面天还是黑着的,以为还没有天亮。小王爷告诉她这是第三天的夜晚了,她才惊呼一声:“我竟然睡了这么久,那天成你……”

“我也刚醒。”小王爷笑着伸了一个懒腰,双臂展开,再一收就将安慕锦收到怀里了。

安慕锦闭着眼,小脸红了个通透。她不敢睁眼去看小王爷,尤其是想起前晚上她那么主动的事情来,更是羞的连身体都是僵硬的。

“锦绣怎么了?”注意到安慕锦的身体变化,小王爷担心的问道。

安慕锦闭眼摇头,如同蚊子般的声音从嘴里发出:“没事。”

“没事?那你为何不睁眼看我?”小王爷一模安慕锦的脸,安慕锦惊吓一般的往后躲。

“天成,我们是不是该起来了?”

看到安慕锦这样,小王爷忽然哈哈笑了起来,将安慕锦抱的更紧了:“我的锦绣害羞了。”

“唔。”安慕锦羞的更厉害了,只往被子里钻。

“好了,我不说了。起来吧,睡了这么久也饿了。”小王爷说完,松开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一得自由赶紧起来,快速的穿好衣服。小王爷就支着头看着她,等她穿好了,懒洋洋的说道:“锦绣啊,你还记得你是我丫鬟的事情吧?”

“恩?”安慕锦看着小王爷,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。

“来,服‘侍’主子更衣。”小王爷懒懒的坐起来,伸着手让安慕锦给他穿衣服。

安慕锦又是想笑又是无奈的,拿着衣服给他穿上。

衣服刚穿好,‘门’外的荣叔开口问道:“少爷,饭菜都齐了,可以送进来吗?”

哎呀,荣叔怎么还在外面?

安慕锦被吓到了,人不自觉的往小王爷身边靠,手还抓着了他的衣服

“别怕,我们这是正大光明的。”小王爷搂着安慕锦的肩膀,对着‘门’外道:“进来吧。”

荣叔面‘色’平静的将饭菜都端了进来,一一摆好,又一声不吭的出去了。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说,但是安慕锦还是觉得有很大的压力。

吃了饭,安慕锦就要回去,小王爷拉着她让她别走。安慕锦不敢再留下来,若是再做了什么糊涂事就不好了。

从小王爷那里回来,安慕锦的心还在砰砰的跳着,脸也在发烧。

‘春’柳好像已经睡了,屋子里黑的很,什么都看不到。但安慕锦也不想点灯,就这样‘摸’黑回到卧房。

‘摸’到‘床’边,她突然‘摸’到一个人,吓的尖叫一声。‘床’上的人被安慕锦‘摸’到了,也是一声尖叫。

小王爷听到声音,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了。看到屋子里还是黑的,心慌的不得了,在进屋之后他的心又收回来了,转而离开了。

只听屋里的安慕锦愤怒的说道:“紫丫头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紫樱说:“锦绣我找你两天了,这两天你去哪儿了?”

被人问了行踪,安慕锦很不好意思说,转移话题道:“你在这里为什么不点灯?‘春’柳怎么也没有留下陪你?”

“是我让她走的。锦绣你听说了没有,祁老向朱爷爷下了战帖,他们要在八月十五比试医术呢。”紫樱就是来告诉安慕锦这个的,只是她来了两次都没有见到人,所以就想着在这里守株待兔。

“你来就是和我说这个的吗?”安慕锦问,让‘春’柳直接告诉她不就行了吗?

“当然不是。我问你,你到底是朱爷爷的徒孙,还是祁老的徒弟啊?我听祁老说让你代表祁家去参赛。”紫樱一问,安慕锦就发傻了,这个问题她从来都没有想过。

不过她什么时候成了祁老的徒弟了啊,祁老教过她医术了吗?

“锦绣我和你说,这个认了师父,进了师‘门’就不可以反悔的了。虽然朱爷爷给你脱胎换骨时失败了,那也是为了‘花’了心思,想要收你为徒的,你不能这么忘恩负义。”紫樱说的有些严重了,安慕锦望着她问:“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么做?”

“我当然选择朱爷爷了,李神医的嫡传弟子这个说出去多威风呀。而且你知道吗?当年祁家和李家争夺神医的位置,祁家可是败给了李家,是我们李家的先祖得了神医的称号。”紫樱说着停了一下,又推推安慕锦:“锦绣你可别犯傻,投靠我们李家比投靠祁家有好处的多。”

安慕锦无奈的笑着:“好了,我知道了

。天‘色’不早了,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

“元培走了,今晚我要和你一起睡。”紫樱往‘床’上一趟,霸占着不走了。

安慕锦一阵失笑,问道:“元培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带你?”

“哼!”安慕锦不问还好,一问紫樱就来了话了,深仇大恨的说道:“去报仇。”

元培和紫樱被苍域的人追杀,事后祁老问他们得罪的是什么人,他们却不肯说。感觉这两人神神秘秘的,有许多话都不和外人说。

自然的,安慕锦问他们的仇人是谁,紫樱只有一个答案:元培不让说。

好吧,不说就不说,只要他们不是自己的仇人就好。

安慕锦睡了两天两夜,以为自己会睡不着,可是躺在‘床’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早上‘春’柳进来喊她的时候,她还在睡梦中。睁眼往旁边一看,紫樱那丫头已经不在了。

“元夫人天不亮就出去了,她让我转告小姐一定要选李家。”‘春’柳对这话不怎么了解,但是紫樱让她说她就说了。

安慕锦一阵摇头,笑了笑,没有说什么。

‘春’柳正在给安慕锦梳头发,小王爷悄悄从后面过来。安慕锦一眼就发现了镜子里的小王爷,没有像平时那样叫他,只是看着镜子里的人直笑。

见小王爷来了,‘春’柳识趣的离开。

‘春’柳一走,安慕锦就紧张起来,从镜子里去看小王爷。小王爷也在镜子里看着她,走到她的身后,拿起梳子为她梳着头发。

其实安慕锦的头发并不长,还不到一尺,只能简单的梳个小孩头。但她现在已经不是小孩了,再梳那样的头只会滑稽,所以她平时只用绳子简简单单的在脑后绑个头发。

“锦绣,帮我个忙吧。”小王爷为她绑好头发,开口道。

“什么忙?”安慕锦仰头问道,小王爷从身后拿出一把剪子,安慕锦被吓的一躲,忙问:“你拿剪子干什么?”

“来,和我出来。”小王爷拉起安慕锦就往外走,走到厅屋时又搬起一把椅子。

小王爷将椅子往院子里一放,人就坐了上去,把剪子递给安慕锦道:“来,锦绣帮我把头发剪了。”

“剪头发?”安慕锦诧异的看着小王爷,他的头发好好的,干嘛要剪掉啊?

“还有两日我们就成亲了,我不想到时候我的头发比你的还要长。来吧,锦绣剪了这些头发,越短越好。”小王爷鼓舞着说道,安慕锦拿着剪子还在犹豫。

“天成,我们成亲不成亲和头发真的没有关系。即使我现在没有头发,我也会嫁给你的

。”安慕锦认真的说道。

“我知道锦绣是因为我的身体才拒绝我的,那我也为了锦绣,将头发剪了。没有关系,锦绣快动手吧。”小王爷催促着。

安慕锦望着小王爷那完全散着的长发,握在手里也是一大把,剪了实在是可惜。

见安慕锦总是不动手,小王爷知道她于心不忍,就将剪子拿过来。抓着自己的头发,狠狠一剪子下去,头发就断了。

“就这样剪,能剪多短都可以,只要不是光头就行了。”小王爷又将剪子递给安慕锦,安慕锦愣愣的接过来,说道:“天成,你要剪那么短干什么?只要剪的比我的短不就可以了吗?”

“剪吧。”小王爷没有再说话,闭上眼睛让安慕锦剪。

安慕锦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开始动手为小王爷剪头发。

第一次给人剪头发,安慕锦剪的可小心了。她不敢剪太多,每次动一下剪子只掉了一小把头发,还很短,不过两寸来长。

安慕锦剪的慢,小王爷也不着急,就坐在那里慢慢等她剪好。

剪了好一会儿,安慕锦才将所有的头发都修的整齐,“好了。”

安慕锦刚说完,小王爷拿过她手里的剪子,又抓着一把头发给狠狠的剪了。剪子再次递给安慕锦,小王爷笑道:“继续!”

瞪眼看着他,安慕锦气呼呼的说:“天成你在干什么啊?你还真的希望我将你的头发剪的短短的吗?大顺每个男子都流着头发,哪有人没有头发的啊?没有头发的那都是和尚?天成你要当和尚吗?”

“锦绣你希望我顶着这样的头发出去见人吗?”小王爷笑着反问,安慕锦叹息一声,她当然不希望。

闷闷不乐的为小王爷修着头发,她一边修一边想这次修好了,她绝对不会将剪子给小王爷。

只是人算不如天算。这次还没有等她修好,小王爷手里又多了一把剪子。

“咔擦”一声,安慕锦还没有反应过来,小王爷的左边头秃了一大片,短短的只有寸许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