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3章 凤冠

第303章 凤冠

search;

“天成,你……你知道吗?刚刚你剪的那一剪子,左边的头发都快没有了。”安慕锦望着左边秃的厉害的头发,都能清晰的看到头皮,一阵心疼惋惜。

“锦绣你知道吗?在练功的这段时间里,闲下来我就会想,你当时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了,你是什么感受?当时你一定很难过吧,也会在意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。就是现在你的头发还不长,所以我就想将我的头发剪短,比你的短很多很多,这样才好。”

小王爷说的这些让安慕锦很感动,她知道小王爷这样做都是为了她。但是她知道小王爷有这个心就好,真的不必真将头发给剪的这么短。

“唉!”安慕锦轻轻叹了一口气,头发已经剪成了这样,除了讲其他的都剪短,还有什么办法呢?

“锦绣,辛苦了!”小王爷起身抱了抱安慕锦,以示安慰。

安慕锦气的说不出话来了,可想到要小王爷就这样直接出去,别人会怎样看他呢。所以剪吧剪吧,剪的短短的。

又修了大半个时辰,安慕锦才将小王爷的头发都修的差不多长,看着也不是那么难看。只是平时不怎么显露的眉眼更为突出了,尤其是那对耳朵,大大的特别突出。

除了一两岁的小孩,哪个男人不是一头长发,小王爷这样算的上是个另类了。

“没有以前好看了。”安慕锦嘟着嘴,这种美她暂时还欣赏不动。

“原来锦绣也是个只爱皮囊,不爱内在的人啊。”小王爷打趣道,自己伸手摸着没有多少头发的头,他心里也在想这样子真的很丑吗?

安慕锦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将剪子交给他:“这下好了,头发这么短,别人肯定会笑话你的。”

“放心,他们不敢笑我。谁笑我,我就打谁。”小王爷暴力的抡起拳头,安慕锦被他逗笑了。

“快去洗洗吧,一身的头发。哎呀,我也要去洗洗,好痒。”安慕锦挠着手,手上全是小王爷的头发。

再一看地上,地上的头发更多。安慕锦从地上捡起一根长头发,拿给小王爷看:“天成,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出这么长的头发来啊?”

“以后我都不留头发了,就这样挺好的。锦绣,我……我先回去洗洗了。”小王爷尴尬的说道,这头发顺着脖子灌进衣服里,真痒!

安慕锦望着他着急回去的背影直笑,笑了一会儿又笑不出来了。望着地上的头发发呆,这些都是从小王爷的头上掉下来的啊,她得给捡起来珍藏起来。

喊来春柳,让她去拿一个包袱来,她要将这些头发都给包起来。

地上的头发很碎,要是都包起来很容易乱,安慕锦就找最开始减掉的长发,然后给包起来。在找那些长头发的时候,安慕锦还在想早知道会把小王爷的头发剪的这么短,她一开始就下狠手去剪。这样剪下来的头发就不会那么短,那么乱了。

把头发整理好,安慕锦就去洗澡。等她洗好出来,小王爷也已经洗好再等着她了。

好像小王爷洗了个澡,人跟之前不一样了。那一头短发被水洗的特别精神,全都倒立在他的头顶上,将他整个人衬托的很有神。

安慕锦看的愣神,短发的小王爷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看了。

两人早饭还没有吃,这会儿也快到晌午了,就早饭和午饭一起吃。

刚吃到一半,祁老笑哈哈的从外面进来,一进门就大笑道:“小子听说你剪了短发,快让祁老我看看。”

安慕锦都为小王爷感到难为情,这头发刚剪好,祁老就知道了,还特意跑过来看。

小王爷却很坦然,摸着一头短发自豪的说道:“锦绣给我剪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低着头偷笑,心里有个小人在反驳:是你逼着我剪的。

“不错是不错,就是有点看不习惯,好像比以前丑了。”祁老也用手摸着小王爷的头,那姿势,那手法像是在摸一个球。

小王爷尴尬的咳嗽一声,他已经看过自己的样子了,是没有以前好看,但绝对不会太丑。

又摸了一会儿,祁老抓着自己的辫子,琢磨着道:“看小子剪了短发挺精神的,我也想把我这长发给剪了。”

祁老话刚说完,安慕锦猛然咳嗽起来,她被祁老的话呛到了。

祁老瞪着她,问:“锦绣你是不是觉得我剪短头发不好看?”

“没有,没有!”安慕锦红着脸摆手,她只是觉得一个人疯了就算了,不要再来第二个。

其实她是不赞成小王爷剪这么短的头发的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。只有那些和尚,连家都不要了,更不会在乎父母感受的人才会将头发都剪掉。

“回头锦绣也帮我剪剪。”祁老一说完,安慕锦咳嗽的更厉害了,求助的看着小王爷。

小王爷接收到安慕锦求助的目光,咳嗽一声道:“祁老,我给你剪也是一样的。”

“小子,你这是心疼了吗?”祁老哼了一声,小王爷不说话算是默认了,安慕锦是不敢说话。

见两人都不吭气,祁老又是重重一哼,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,八月十五你要为代替祁家去参加一场医术比赛。别想着和小子成亲了,连医术也忘记了。”

安慕锦小声恩了一声,心里憋屈着呢。祁老故意没有告诉她是和谁的比赛,是怕她知道了不答应吧。

“好了,你们继续吃饭吧。”祁老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,转身走了。

祁老一走,安慕锦将筷子一放,哪里还有心思吃饭呢。

“天成我不想去。”安慕锦望着小王爷,开始学会撒娇了。

“不想去就不去。”小王爷嘿嘿笑着,他也不想让安慕锦去。不管是代替祁家,还是代替李家。

“可不去不行啊,祁老的脾气你也知道。”安慕锦为难极了,还有朱老太爷那边呢。

不知道到时候,他看到自己代替祁家和他们比试,他会怎样想?唉,她什么时候也要面临这样两难的问题了。

见安慕锦又皱了眉头,小王爷心疼的说道:“别担心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“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安慕锦问,小王爷神秘的说道:“等到时候就知道了。别再皱眉头了,后天我们就要成亲了,做一个快乐的小新娘。”

“好!”有小王爷这句话,安慕锦就不担心了。

过了明天,她就要嫁给小王爷了,晚上她是怎么也睡不着。

兴奋?高兴?激动?

都不是,她是担忧啊!

这几天光去高兴小王爷回来的事情了,她竟然一点也没有为自己的婚事想过。她后天就要嫁人了,她的嫁衣呢,难道就让她直接穿着普通的衣服嫁给小王爷吗?

虽然她告诉自己不要在乎这些细节,只要她能够和小王爷成亲就好了。但是她克制不住自己的那颗心啊,总会忍不住的去想。

想到最后,安慕锦长呼一口气,一下从**坐起来。轻轻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自言自语道:“安慕锦睡觉!”

说完,安慕锦果然重新躺好,闭上眼睛,不一会儿真的睡着了。

“小姐!”春柳一早推门进来,被屋里的大大小小的箱子给震住了。尤其是桌子上放着的凤冠霞帔,那分明是新娘子的行头啊。

安慕锦被春柳这一声尖叫给吵醒了,眼睛还没有睁开道:“春柳别吵我,我昨晚睡的太晚了,这会儿还困。”

“小姐快别睡了,你看这屋里都是什么。”春柳叫的更大声了,飞快的跑过去将又快要睡着的安慕锦给拖了起来。

“春柳!”安慕锦不高兴的皱了皱眉,身子懒懒的靠在她身上,眼睛还是闭着的。

“小姐你快看,你快看嘛。”春柳推着安慕锦,若是可以,她真想一爪子下去将安慕锦给掐醒。

“什么啊?”安慕锦眉头一动,勉强睁开眼看了一眼。

只一眼,她自己也被震住了。大睁着眼睛望着这屋里的一切,这,这……

“呜呜……”安慕锦捂着嘴巴哭了起来,小王爷好过分,为什么不提前告诉她,还害的她担心了半夜。

“小姐你怎么了,你别哭啊,你别打我啊?”春柳被安慕锦的反应吓住了,这又是怎么了嘛?

“春柳,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,不是梦。”安慕锦期待的看着春柳,春柳很认真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小姐,这一切都是真的,都不是梦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安慕锦开心的笑了起来,光着脚跑过去将那嫁衣拿起来,看了看,摸了摸。

这嫁衣是来自京城,那针法,那布料都是极好的。而且这嫁衣的样式,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是和娘亲为大嫂准备的嫁衣一模一样。只是这嫁衣要比大嫂的那件华丽许多,金丝线,珍珠玉片都是极好的。

她还记得当时看大哥结婚,她在一旁羡慕的不得了。现在,她终于也有了这样美丽的嫁衣,还是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。

这一世,她终于不再像前世那样,匆忙嫁人,还是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人。

“春柳恭喜小姐,小姐和少爷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了。”春柳突然给安慕锦行了大礼,安慕锦赶紧将她扶起来,笑道:“春柳谢谢你。”

要是林妈妈她们在身边,一定也会为她感到高兴的。

一整天安慕锦都没有见到小王爷,她也没有去找小王爷。只因为喜婆告诉她,成亲前一天是绝对不能和对方见面的。

好吧,只一天不见面,以后会天天见面,安慕锦受得了。

在成亲前一天,喜婆就开始给安慕锦化妆,整体型,告诉她一些注意事项。这些东西安慕锦早就知道,但她还是认认真真的听着。

因为她和小王爷都住在祁府,和别人成亲又不一样了,省了路上那段时间。所以安慕锦睡到五更天才起来,喜婆给她化好妆,赶在吉时前,小王爷将她接到前厅去。

祁府前厅热闹非凡,宾客们看到新郎,新娘是从里面出来的都感到十分诧异。更让宾客们诧异的是,新郎的头发竟然那么的短。但是在这样一个好日子,也没有人开口问这些问题。

祁老端坐在上面的位置上,笑容满面,旁边垂手而立的是同样一脸微笑的荣叔。

安慕锦头顶着红盖头,只能看到离她近的人的脚,谁也看不到。她就跟着小王爷走,小王爷让她停她才知道到了。

“一拜天地!”有人喊了一句,小王爷扶着安慕锦转身,两人一起跪了下去。

“二拜高堂!”

小王爷扶起安慕锦,两人转过身,又朝着祁老跪下去。

“夫妻对拜!”

这是最后一道程序了,只要她跪下去,这一生她就是小王爷的人了。

“礼成,送入洞房!”随着那人一声高喊,安慕锦和小王爷这才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