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4章 实话

第304章 实话

漫长的等待,安慕锦一点也不觉得无聊。-.79xs.- 她乖乖的坐在大红铺盖的‘床’上,小手搅在一起,心里想的都是和小王爷的点点滴滴。

从白天等到黑夜,院子里终于传来一阵有些凌‘乱’的脚步声。小王爷一定是喝醉了,和人说话时咬字都不太清晰。

“锦绣我来了。”小王爷醉的厉害,一身酒气,一进来就将满屋子的香味给冲散了。

安慕锦坐着不动,也不说话。在红盖头没有挑起来之前,她都不能开口说话,这是规矩。

“呵呵……”小王爷关上‘门’,看着‘床’上乖巧的安慕锦咧嘴笑了。

安慕锦只听到他在‘门’口笑,却不上前来。她心中疑‘惑’,还是依旧端坐在‘床’上,并没有偷看。

过了一会儿,她听到一阵水流的声音。顿时脸‘色’一红,想着小王爷该不会喝多了,直接在屋里方便了吧。

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,她偷偷掀开一角红盖头,看到小王爷不是在方便。而是有水从他的手上往下流,这更让安慕锦不解了。

小王爷见安慕锦在偷看,笑着解释道:“锦绣别急,等我将酒‘精’‘逼’出体内一部分,马上就来。”

听到小王爷这话,安慕锦心头一跳,赶紧放下红盖头。双手平整的放在‘腿’上,乖乖坐好。

水流声渐渐小了,小王爷一步一步朝着安慕锦走过来。走到桌子前,拿起上面的喜称,低头望着安慕锦的红盖头笑道:“锦绣,我来挑了。”

轻轻一挑,喜称挑着红盖头落在了‘床’上,‘露’出安慕锦清隽美丽的面庞来。只一天不见,小王爷觉得安慕锦又漂亮了许多。

那眉柔顺如同画上去的一样,那眼水灵灵的犹如镶嵌的宝石,那小巧的鼻子,樱桃般的小嘴,光滑柔嫩的下巴,还有那红如桃‘花’的脸蛋……

小腹一热,小王爷差点没有忍住,当即就要压倒安慕锦了。

“锦绣,饿了吧?是不是一天都没有吃东西?”小王爷拉起安慕锦,带她到桌子前道:“傻锦绣,为什么不吃呢?还是这里的不好吃,那我再让人给你准备更好吃的来。”

说着小王爷就要喊人,安慕锦连忙拦住他道:“我不怎么饿,吃两块点心就好。”

“快吃吧,喝‘交’杯酒不能空着肚子。”小王爷捡着安慕锦爱吃的点心,都放到了她的面前。

吃了几块之后,安慕锦就不吃了。小王爷已经倒好了‘交’杯酒,端给她一杯,两人就着这一屋子的喜庆喝下了相守一生的誓约。

喝‘交’杯酒前小王爷还是规规矩矩,斯斯文文的

。‘交’杯酒一喝完,他就将这些全都丢在了一旁。安慕锦的杯子还没有放下,他等不及的一把抱起安慕锦朝着‘床’榻走去。

这一刻,他等了好久好久!终于,它还是来了!

安慕锦趴在他的‘胸’前,小手不安的抓着他的衣服,轻咬嘴‘唇’,愣是羞的一个字儿都没有。

此时的她就像是那待宰的羔羊,温顺的不得了。小王爷不说像是饿狼吧,但离那也差不多了。

“天成,太亮了。”安慕锦捂脸,身上的衣服都没有了,她都不敢看小王爷。

“亮一点好,这样我才能将锦绣看的清清楚楚。”小王爷轻轻拿开安慕锦捂脸的手,让她看着自己:“锦绣你也看看我,喜欢我的身材吗?”

“恩恩!”安慕锦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,只觉得小王爷身上的‘肉’好多,一点平时清瘦的样子都没有了。

在她的印象里,小王爷还是和以前一样,很瘦很瘦的!

看她不敢看自己,小王爷又笑了,捏了捏她‘胸’前的两点,她连忙用手去护。小王爷笑的更开心了,安慕锦窘迫的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

“锦绣你要是紧张,我们来说说话吧。我送你的嫁衣喜欢吗?”小王爷这样一问,安慕锦果然不那么紧张了:“天成,你怎么送我那么华贵的嫁衣?”

“傻锦绣。要是皇兄还在,我就是小王爷,你就是我的王妃。这嫁衣正陪你,一点都不华贵。”小王爷一边说话,双手缓缓的往下移动。

腰下一点,一点,再一点。

安慕锦意识到他要做什么了,想要去抓他的手,又不敢去抓。羞的她紧闭双眼,不敢再看小王爷了。

“别闭眼,看着我。锦绣你也来‘摸’‘摸’我,让我感受一下你的触‘摸’。”小王爷捏着安慕锦的手,从上面一直‘摸’到下面。

安慕锦一触到那团火热,又吓又羞,小手不停的往后缩,声音都抖了起来:“天成,你,你别这样。你,你快点吧,我,我想睡了。”

小王爷眯眼看着身下的安慕锦,仰头哈哈大笑起来:“锦绣,你放心,今晚我不会让你睡的。要睡,明天我陪你一起睡。”

听小王爷这样说,安慕锦更是羞的直捂脸。同时心中感慨,天啊,这一夜要怎么过啊。求求时间过的快一点吧。

见安慕锦又用手捂脸,小王爷突然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。她浑身一颤,想要躲却躲不开。

“锦绣,手拿开,我想亲你。”安慕锦不将手拿开,小王爷就亲她的手,亲她的脖子,亲她的身……

“天成,你还是亲我……”安慕锦实在是受不了小王爷的这些‘吻’了,求着他求自己的嘴

小王爷勾‘唇’一笑,逮住她的小嘴亲‘吻’了上去。

这个‘吻’和前面的几个‘吻’都不一样,小王爷‘吻’的很轻,很轻,轻的好像是怕伤到了安慕锦一样。

即使小王爷‘吻’的很轻,但安慕锦的呼吸还是加重了,身上有汗流出。她想伸手去擦一下,小王爷立刻抓住她的手,就那样直接进去了。

安慕锦痛的惊呼一声,又不敢叫的太大,只能咬着双‘唇’缓解下面的疼痛。不仅下面疼,她的胳膊也疼,好像是朱砂痣的位置。

看到她痛苦的皱了眉头,小王爷亲‘吻’着她的额头,安慰道:“很快就不疼,很快。”

“天成。”安慕锦情不自禁喊着小王爷的名字,小王爷莫名一阵兴奋,笑道:“锦绣你叫我的全名,叫我易天成,叫……”

“易天成。”

“再叫,多叫一次!”

“易天成,易天成……易天成……”

一夜安慕锦不知道自己叫了多少遍小王爷的全名,她只记得在最后一次叫时,她哭了。

醒来脸上还有泪,安慕锦抬胳膊擦眼泪,一动浑身全是疼的。

外面的天‘色’昏昏的,应该是晚上了吧。安慕锦没有看到小王爷,也不想知道他在哪里。昨晚他真的是……太不懂得节制了。

小王爷去哪里了呢?

小王爷去给安慕锦打水了,他知道昨晚他是疯狂了那么一点,可没有想到将安慕锦‘弄’的怨言那么多。她睡觉时还在喊痛,还在哭。

水打来了,看到安慕锦已经醒了,小王爷心虚的看着安慕锦:“锦绣,你醒了?”

安慕锦哼了一声,真想指着他的鼻子骂:流氓!无耻!‘混’蛋!过分!

“锦绣对不起,昨晚我一时没有把握住度。来,我给你擦擦脸。”小王爷将手巾从水盆里捞出来,过了过水,要给安慕锦擦脸。

安慕锦往‘床’里一躲,哼声道:“易天成,我不想再理你了。”

“别啊,锦绣。你不理我,我会很难过的。”小王爷挨着她的身体坐过去,伸手要去搂她,安慕锦瞪着她:“别碰我,我身上疼。”

“锦绣对不起。”小王爷再次认错。

夫妻吵架都是‘床’头吵,‘床’尾喝,更何况是他们了。

安慕锦虽然气他昨晚的疯狂,但是到底也心疼他,不忍看他那么自责。

在小王爷的帮助下,安慕锦洗了澡,换了衣服。回卧房时,‘床’单被子已经全部换过了。

小王爷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安慕锦,好像从今天起他变成了安慕锦的仆人一样

“锦绣,你的朱砂痣没有了。”小王爷在给安慕锦洗澡时,就注意到了她胳膊上的朱砂痣没有了。可那时安慕锦还在生他的气,他都不敢和安慕锦说话。

安慕锦自然知道朱砂痣没有了,昨天还疼的厉害呢。想到昨天的事情,安慕锦又是一哼,这种记忆绝对一辈子刻骨铭心,忘不了。

“呵呵,锦绣饿了吧,我去拿吃的来。”小王爷干笑两声,没有等安慕锦说话,自己就跑出去了。

吃了饭,小王爷自然而然的脱衣服睡觉。安慕锦见他脱衣服,连忙道:“天成,今晚你去别处睡吧。”

小王爷脱衣服的手一顿,望着安慕锦,脸‘色’戚戚然:“为什么呀?”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安慕锦可不想晚上再被小王爷欺负了,小王爷见她脸‘色’红了起来,就明白她的想法了。

衣服也不脱了,小王爷直接上‘床’,抱住她的身体,安抚她:“你放心,今晚我绝对不动你。而且昨晚我累了那么多次,现在想动你也没有力气了。”

“哼!”安慕锦才不相信呢,昨晚他说了好几次这是最后一次,结果呢……都不是!

“锦绣再给我一次机会,这次我说的都是实在话。不信你‘摸’‘摸’,它都变小了。”小王爷抓着安慕锦的手往下面送,安慕锦使劲往上缩着手,妥协道:“好,我信你了。”

“嘿嘿,我就知道锦绣对我最好了。”小王爷满足的抱着安慕锦的身子,笑的跟个得了糖的孩子似的。

安慕锦闭着眼,不理会小王爷的话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身后的人也没有声音了,安慕锦想他应该先睡了,幽幽的叹了一口气。

“锦绣你怎么了?”小王爷突然出声,安慕锦还吓了一跳,随即答道:“天成,我想问你一件事。为什么在你还不知道我重生过的事情,只听我说我嫁给过金云堂,你还愿意娶我呢?”

这事都过去几个月了,安慕锦才想起来问他,是不是有点反应太慢了。

“不知道,反正我这辈子就离不开锦绣了。”小王爷紧紧的抱着安慕锦,像是孩子撒娇似的在说话。

安慕锦被他抱的喘不过气来,咳嗽一声道:“天成啊,我想听实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