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5章 飘渺

第305章飘渺

没有一个男人,在听到心爱的女子说嫁过人还能淡定的。

是,小王爷当时也不淡定,很不淡定。虽然他早就猜到安慕锦可能和金云堂有过什么关系,但当他在安慕锦这里得到确认之后,他的心很痛,也很乱。

安慕锦是什么时候嫁给金云堂的,他不知道。他知道的是安慕锦现在和他在一起,那就代表安慕锦不喜欢金云堂,或者金云堂对她做了什么。

他想着想着,就心疼起安慕锦来,很心疼。

不管安慕锦之前嫁给谁了,只要她现在在自己的身体,他就应该珍惜。没有安慕锦就没有现在的他,说不定他早就死了。死在和安慕锦第一次见面不久,或者死在了地宫之中。

安慕锦是他的福星,是他这辈子最不想放手的人。

即使知道小七也很喜欢安慕锦,即使知道他是个治不好的病人,他也没有放手。那时都没有放手,以后就再也不会放手了。

听完小王爷的话,安慕锦感动的一塌糊涂,不知不觉转过身轻轻抱住小王爷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嫁人之后她就变聪明了,以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她现在全都注意到了。

“既然你知道我嫁给过金云堂,那在朱老太爷怀疑我俩那个过的时候,你怎么能那么肯定我还是处子之身呢?”

“这个啊……可以不说吗?”小王爷搂紧安慕锦,不想说原因。

“不行,我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些的,你一定要告诉我。”安慕锦追着道。

和安慕锦接触那么久,小王爷自然很了解她的性格。她什么话都藏在心里,你不问她,她是不会说的。像重生的事情,就算你问了她也不会说的。

要不是因为紫樱的事情触动了她,也许小王爷这辈子都不能知道她是何时嫁给过金云堂的了。

她不仅是个能忍能藏话的人,她还是一个保守的人。若是她嫁给金云堂**了,那她肯定不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就考虑接受她的。也许花比那多十倍的时间,她也不会接受自己的。

小王爷当时是不敢问她怎么想通的,最后想来想去也只能想到一点。那就是安慕锦嫁给金云堂,她还是完璧之身。所以在第二次的时候,他就用了宫廷秘术给安慕锦检查了一遍身体。

得到的答案让他欣喜若狂,这也许就是男人的天性,霸道独裁!

“宫廷秘术?那是什么?”安慕锦好奇的问,小王爷干笑着,将她往怀里搂了搂道:“时候不早了,锦绣我们早点安歇吧。”

安慕锦还不想睡呢,可听到头顶的打呼声,她就明白不是小王爷累了,就是小王爷不想说。

算了,这都过去的事情了,她就不再问了。

两人平静的过了三天,小王爷又忍不住了,想要安慕锦。可安慕锦对洞房花烛夜的记忆太惨痛了,一直不肯答应。

这晚,小王爷又在搂着安慕锦哄:“锦绣啊,这次的感觉绝对和之前的不一样。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让你快乐的。”

“如果不是的呢?”安慕锦问,小王爷很不怕羞的说:“那我就多试几次。”

“哼!”安慕锦哼着,打算不理小王爷了。

她不理小王爷,小王爷就一直闹她。终于,安慕锦她还是妥协了。

不过小王爷有句话说对了,这次的感觉的确比那天的感觉好多了,简直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。

次日两人果断没有及时早起,祁老在他们成亲后第一次来了小院。一看房门紧闭,祁老就猜到这两人还没有起。

站在门口,重重的咳嗽一声,听到屋里有人小声说话,祁老知道两人醒了。

“锦绣,你是不是忘记答应我的事情了?马上要到八月十五了,你要多看医书,多学习啊。”祁老说完,捂嘴笑着离开了。

等外面没音了,安慕锦轻捶了小王爷一拳,闷声道:“不是说好了只要一次的吗?”

“嘿嘿……”小王爷傻笑装楞,这种事哪里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,主要是安慕锦太诱惑人了。

几天不摸,那皮肤变得又光滑了不少。而且她的身体特别的柔韧,很能满足他的要求。

祁老走了许久,两人还在**没有起来。正说着话呢,外面突然传来紫樱的声音:“锦绣,你在吗?我进来了。”

“别!”安慕锦大叫一声,紧紧的盯着门口,就怕紫樱会突然进来了。她可一直都是那种说什么就是什么,雷厉风行的人啊。

“怎么了?”紫樱不明白安慕锦为啥要害怕,她们又不是第一次见。成亲后和成亲前,也没有那么大的区别吧。

“我还没有起床,你先回去。等会我去找你,好吗?”安慕锦高声说道。

“不用那么麻烦,我来主要就是和你……”紫樱在推门,安慕锦脸色惨白起来,急忙道:“天成和我在一起。”

“哦!”紫樱又把门关上了,嘻嘻笑了:“锦绣你早说嘛,我可没有偷看你们两人的习惯。”

“呼!”安慕锦轻呼一口气,看到一旁的小王爷竟然在笑,气的拍了他一下。

只听外面的紫樱开口了:“锦绣啊,我来找你还是为了朱爷爷的事情。他们已经到了白城了,朱大哥说要请你和天成去吃饭。你们快点起来吧,我带你们过去。”

朱老太爷他们已经来白城了,还要见她?该不会是也要让她代替李家去参赛吧?

期待的望着小王爷,安慕锦问:“天成你说的办法呢?”

“我的办法就是……”小王爷趴在安慕锦的耳边,小声将想到的办法告诉了她。

听完之后,安慕锦瞪大眼睛,望着小王爷,不确定的问:“天成,这样可以吗?”

“当然可以,你相信我。”小王爷信心满满的说道。

安慕锦重重点头,偷笑着道:“他们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将你骂死。”

“那也不一定,肯定骂你。”小王爷点着安慕锦的头,在她还没有说话前先开口道:“我会提前留书告诉他们,是你拐走我的。”

安慕锦无语的看着小王爷,心想他还能再无赖一点吗?

不管怎么说,朱老太爷对安慕锦也是有恩,他们来了白城,她不可能不去见他们。

两人穿戴整齐,只喝了杯茶,吃了点点心就去找紫樱。

许久不见元培,再次见他,安慕锦觉得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,给人一种飘渺的感觉。

安慕锦偷问小王爷是不是也这样觉得,小王爷却摇头说不是。她就疑惑了,难道只有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吗?

不过连小王爷都说没有这种感觉,那她也不会去问紫樱,只是将这种感觉压在心里。

酒楼的包厢,朱老太爷,林妈妈,朱元,黄旭和紫樱都在,看到他们,安慕锦跟看到亲人似的,感觉特别的亲切。

尤其是看到林妈妈还好好的,安慕锦激动的跑到林妈妈身边,将她抱住了。

林妈妈摸着安慕锦那一头短发,笑着道:“恭喜小姐。感觉才一眨眼的时间,小姐就嫁人了。第一次见小姐时,林妈妈现在都还有印象呢。小小的,瘦瘦的,眼睛大大的,看着就惹人怜爱。”

安慕锦被林妈妈这么一说,挺不好意思的,红着脸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大家彼此见过都入了座,朱老太爷端着酒杯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这杯酒咱爷俩先喝了。”

小王爷起身,端着酒杯恭敬的和朱老太爷碰了杯子,才喝下那一杯酒。

“天成啊,你和锦绣成亲,按理说我们应该都来的。只是你也知道,祁老和我们李家的恩怨。所以这杯酒我再敬你和锦绣,恭喜你们成亲了。”朱老太爷又倒了一杯酒。

安慕锦听他这么说,也站起来,受了朱老太爷这一杯酒。

恭喜小王爷和安慕锦的话一说完,紫鹰又来敬安慕锦,真诚的说道:“紫丫头的事情,我都听说了。师妹,这杯酒师兄敬你。我先干为敬,你不能喝就少喝一点。”

听到紫鹰叫自己师妹,安慕锦突然有种多了一个哥哥的感觉,端着酒杯将里面的酒都喝完了。

紫鹰这是道谢的酒,接下来黄旭也给安慕锦敬酒,却是道歉的酒。

“天成,小师妹,之前是师兄太混了。说了难听的话,做了让你们不高兴的事情。师兄和你们说对不起,希望你们不计前嫌,原谅我。别的不多说了,一切都在这杯酒里了。”说着黄旭一饮而尽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对望了一眼,也一同饮下了杯子里的酒。

看到两人接受了自己的歉意,黄旭高兴的多喝了两杯酒,话又多了起来。不过几个月不见,他也改变了不少,说话也不是那么轻浮,那么不得人爱了。

饭间,小王爷问起白胜来。黄旭积极回答,说白胜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他想回良乡镇做生意,蓝姜正好无事就陪着他一起去了。

这算是一个好消息,白胜他终于走出第一步了。

饭快吃完的时候,朱老太爷和安慕锦说了比赛的事情。安慕锦开始紧张起来,不知道一会儿朱老太爷让她代替李家去参赛,她该怎么拒绝。

安慕锦忐忑不安的听着朱老太爷的话,等待着他说出让她代替李家参赛的话。可朱老太爷都说完了,她也没有等到。

她诧异的看了看小王爷,又看着朱老太爷道:“师爷,你的话说完了?”

朱老太爷知道安慕锦的意思,哈哈笑了起来:“若是之前,我说什么也不同意你代替祁家参赛。但是遇到你们之后,我就改变了很多想法。李家和祁家那都是一百多年前的恩怨了,只是我和祁老都心高气傲的,才会一直放不下。但如今我放下了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祁老才能放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