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6章 造化

第306章造化

要说这李家和祁家的恩怨,还要说到李神医那个时代。在李神医还没有出名的时候,祁家也出了一个医术了得的人,叫祁炎。

祁炎和李神医交情不错,又都是大夫,自然有很多话说,也有很多不服气对方的地方。

在一次医术比赛中,祁炎因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拉肚子,没有去参加最后的比赛。而李神医就是在那场比赛中脱颖而出,被大顺的皇上封为了神医的称号。

其实那时候李神医的医术和祁炎不相上下,但因为一次拉肚子,从而改变了两人的命运。

而且在比赛前一天,祁炎和李神医一起吃饭。祁炎有事,李神医却没有事,这让祁炎对李神医产生了怀疑。

看李神医得意风光,祁炎心中特别的不舒服,就问是不是他下的药。且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李神医下的药,反正李神医当时没有承认这件事。

后来,祁炎和李神医的关系破裂,两家人不再往来。在祁炎去世时,他留下书信,告诉子孙后人:一定要勤学医术,将来好打败李家的后人,为他报仇。

哪知造化弄人,李神医因为得罪了杀手组织的人。后人被迫分散逃走,隐姓埋名,不敢对外说自己是李神医的后人。祁炎的后人谨遵祁炎的遗训,认真钻研医术,最后进了大顺的太医院。

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。就是祁家后人有心想要再比赛,而李家的后人也不会再出来了。

谁知道今天因为安慕锦和小王爷,这两家又联系上了。祁老没有忘记祖先的遗愿,是以才有了这场比赛。

听了李家和祁家恩怨的根源,安慕锦一阵唏嘘,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这话好歹是从朱老太爷嘴里说出来的,要是从祁老的嘴里说出来,他肯定就认定当年祁炎拉肚子的事就是李神医做的。

“毕竟这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我们做后人的也不能去评断当年的事情,谁是谁非。不管怎么说,我是打算放下这段恩怨。即使李家的祖先当年拉肚子,没有获得神医的称号,我也认了。”朱老太爷平和的说道。

停顿了一下,他又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,你代替祁家参赛,我一点也不在意。祁老的医术不错,你可以和他多学习学习,增进自己的医术,我看着也会为你高兴。”

“谢谢师爷。”能够得到朱老太爷的理解,安慕锦真是太高兴了。

紫樱却不高兴了,嘟着嘴巴道:“朱爷爷,你这样做是为什么呀?就算当年是我们的祖先真的对他们祖先下的药,那又怎样,结果才是最重……”

“紫樱!”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元培轻轻喊了她一声,她立刻不说话了,但是表情特别的委屈。

“干什么呀?”紫樱越想越委屈,睁眼瞪着元培,表示自己的不满。在自己家人面前还被元培管着,真是憋屈。

“听元培的。”紫鹰对紫樱说道,紫樱哼了一声,端起酒杯,闷闷的喝了一杯酒。

“这事就这么定了,锦绣不用有心里压力。这次比赛,其实我们是故意来输的。所以不管锦绣代替哪家,对结果都没有影响。”朱老太爷笑了笑,又对紫樱道:“紫丫头啊,和元培在一起这么久。怎么性子还是这样,一点都没有收一收呢?”

“收很多了,朱爷爷你没有发现我变乖了许多吗?”紫樱撅嘴回答,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:“既然是来故意输的,那为什么要答应这场比赛呢?”

“丫头太小了,还不明白。元培啊,多麻烦你教教她。”朱老太爷没有回答她的话,而是对元培说道。

元培客气的说道:“朱爷爷教训的是,回头我再开导开导她。”

紫樱哼了一声,转头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,到时候你也要装输知道吗?你可是我们李家的传人,不能让李家输的太难堪了。”

“恩恩。”看紫樱不高兴的样子,安慕锦只能先答应她。其实她心里明白,不管她怎么做似乎都不对。

按道理说,她毕竟是老大夫的徒弟,如果要参赛自然要代表李家去。可祁老却……

这件事不想还好,一想安慕锦就头疼。好在小王爷提前和她说了那个方法是什么,不然她只会更头疼。

饭后,小王爷说和朱老太爷他们有话说,让安慕锦先陪着林妈妈去客栈。这正是安慕锦想要的,她很愁找不到机会和林妈妈单独说话呢。

客栈里,林妈妈拉着安慕锦的手,一遍又一遍的摸着她的头,感慨道:“小姐,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。也怪我,没有想到他给你治疗青脸毒就是用的脱胎换骨。要是早一点知道,你的头发也就不会这么短了。”

“林妈妈你可千万别这么说,这件事谁都没有错,只是一个意外。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安慕锦笑着在林妈妈面前转了一个圈,感觉一切又都回到了从前一样。

转了一圈之后,安慕锦又亲昵的挽住林妈妈的胳膊,笑道:“林妈妈,以后你别叫我什么小姐了。”

安慕锦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林妈妈截住了,她一拍手方然醒悟道:“对,你现在嫁人了,我该叫你夫人。”

一句话说的安慕锦顿时小脸红了个透,她羞怯的晃了晃林妈妈的胳膊道:“林妈妈你是故意拿我取笑的。我要说的是,从师父这边弄辈分,我还得叫你一声师娘。所以师娘,以后你别叫我小姐了,叫我锦儿吧,或者锦绣都可以。”

“呵呵……傻丫头!”林妈妈温和的笑着,但是那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。安慕锦从侧面看,反而还觉得林妈妈这是在苦笑。

“我和他有缘无分,早就和离了。”

听到这个消息,安慕锦轻轻咬了一下唇,心中有个地方也是涩涩的。她没有问什么原因,只说:“一日夫妻百日恩,不管怎么说,你之前都是师父的娘子。师娘,师父他心里一直都是有你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林妈妈木然的点点头,她的心里又何尝没有他呢。

只是感情这事,缘分这事,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的清楚的。

天底下像小王爷和安慕锦这样的感情,这样的缘分又有多少呢。在京城时,他们很少接触,却也是共同经历风雨,一起从京城逃出来的。就凭借这一点,她就敢肯定以后他们会一直这样恩爱下去。

“师娘……”见林妈妈沉默了,安慕锦过了一会儿才开口。可刚一开口,她又被林妈妈给打断了:“还是和以前一样叫我林妈妈吧,叫什么师娘。这师娘叫的我瘆的慌,总是会想起他来。难道锦儿希望我成天想他,想的肝肠寸断吗?”

听林妈妈这么一说,安慕锦瞬间明白了她的感受。那种想见见不到的感觉,她是深有体会,这一生她都不想再体验那种痛苦的感受了。

“好,林妈妈。”安慕锦笑着撒娇,林妈妈拍着她的手道:“锦儿,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是选择在白城生活了吗?”

“还不知道呢。”安慕锦摇头,心里虚的很。

小王爷和她说过以后的事,只是她现在还不能和林妈妈说而已。

两人正在屋里说着话呢,紫樱在外面敲门道:“姑姑,锦绣,你们在里面吗?”

林妈妈开了门,紫樱和元培站在外面,两人都背着包袱。

“姑姑,锦绣,我们今天就要先离开了。已经和他们说过话了,我们这是来和你们道别的。”紫樱很是惆怅的说道,说这话时她还不满的看了元培一眼。

元培神色淡淡,给人一种他在跟前,他又在远处的感觉。

“锦绣姑娘,谢谢你对紫樱做的一切。”元培拱手和安慕锦道谢,安慕锦笑着道:“这是我身为大夫应该做的,你不必每次见到我都要道谢一番,这样我会很不好意思。”

“应该的。”元培脸上也有笑,但安慕锦觉得他笑的时候还不如不笑呢,给人的感觉好牵强。

安慕锦回以微笑,觉得和元培说再多次,他下次还会和自己说这些谢谢之类的话的。

紫樱突然推着安慕锦往屋里走,回头对林妈妈笑道:“姑姑,我和锦绣有两句话要讲,借用一下房间。”

一直到了最里面的房间,紫樱才开口,认真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,那个小木牌你一定要收好。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落华山找我们,因为你是我们的大恩人。对了,这件事你有没有和天成说?我和你说啊,你可千万别和他说,不能说知道吗?”

安慕锦都还一句话没有说呢,紫樱就一口气说了这么多。

“你放心,我什么都没有和天成说。那个小木牌我会收好的,即使一辈子都用不到也会好好收着的。”安慕锦看她不说了,才回答她的问题。

“唉,我也不希望你们有事,但是又想见你们。不知道这一去,以后还有没有见到的机会了,好惆怅啊。”紫樱突然抱住安慕锦,说了这一番肉麻的话,安慕锦只有呵呵笑着,也抱了抱她。

“有缘总会再见的,别想那么多。”安慕锦安慰着她。

“恩!”紫樱点点头,松开安慕锦道:“锦绣我不和你说了,我先走了。”

紫樱说完,还不待安慕锦说句嘱咐的话,她转身就跑了。一口气跑到元培身边,拉着他就走。

安慕锦追出来的时候,他们已经不见踪影了,还能听到空气中传来紫樱的声音:“姑姑再见,锦绣再见。”

“这个紫丫头,性子真是太急了。”安慕锦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一阵摇头,林妈妈也笑了:“统共和她就见了不到十次面,每次见到我都亲切的叫我姑姑,真是让人喜欢的不得了。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走了,很舍不得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