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7章 浪迹

第307章浪迹

安慕锦和小王爷留在客栈吃了晚饭才回去的,两人一路说笑着回到了祁府。刚从祁府的后门进入,祁老脸色不好看的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瞪眼看着两人。

安慕锦看到祁老吓了一跳,往小王爷身后躲了躲。

之前安慕锦是看到朱老太爷就怕,现在她是一见到祁老就害怕。不过朱老太爷已经改变了许多,比之前和蔼可亲多了,什么时候祁老也能和蔼一点呢。

“锦绣你出来。”小王爷要说完,祁老横了他一眼,指着他身后的安慕锦道。

安慕锦从小王爷身后慢慢走出来,硬着头皮对祁老笑着道:“祁老,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睡啊?”

“你们两个都去见李家的人了,我怎么能睡的着?”祁老哼了一声,又问道:“那个姓朱的老头子是不是让你代替朱家参赛?”

“没有,师爷他……”安慕锦刚说了师爷,祁老脸色更加难看了,厉声打断道:“什么师爷?他算你哪门子的师爷?”

被祁老这么一吼,安慕锦吓的又往小王爷身后缩了缩。小王爷握着她的手,坦然的看着祁老道:“祁老,锦绣已经答应代替祁家参加比赛了,你就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影响她的心情了。若是她比赛时不能精心,出现失误了,你说这个责任该怪到谁的头上。”

“小子就知道为她说话。”祁老嘴上这样说,但是脸色已经比刚才好了许多,口气也温和了一些。

安慕锦不敢抬头看祁老,祁老却一直盯着她看。看了一会儿,祁老才说:“你可能不知道,你的那个师父他曾经还要拜我为师呢。虽然我没有答应,但是也教了他不少的医术。锦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你代表祁家,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。而且我听荣叔说,朱老头子一开始并不打算承认你。那正好,他不承认你,我承认你。明天我就开坛收你为徒,让你成为我祁家第……”

“祁老你想多了,锦绣是不会拜你为师的。”小王爷拉着安慕锦要走,祁老气的直瞪眼,怒哼道:“小子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”

“天色不早了,祁老也早点休息吧。”小王爷说完,直接抱着安慕锦飞走了。

一直到睡觉时,安慕锦还在担心,祁老会不会被小王爷给气坏了?

这个问题她问了小王爷,小王爷的回答是:“祁老身体好,自己又是大夫,即使气坏了也能自己为自己治病。所以锦绣别担心了,快睡吧。”

听了小王爷的这个回答,安慕锦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怎么样了。她想如果她是祁老,听到小王爷这些话一定也会生气的。

身边的小王爷已经睡着了,安慕锦却睡不着。在**又是翻身,又是叹气,小王爷终于忍不住了,倾身压住安慕锦问:“锦绣你是不是想了?”

安慕锦紧闭双眼,嘴巴抿着说话:“天成,我已经睡着了。”

见安慕锦这样,小王爷也不忍心折腾她,从她身上下来搂住她道:“真的很晚了,快睡吧。”

躺在小王爷的怀里,安慕锦觉得心安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可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,等她一觉醒来,她人已经在马车里了。

马车很大,马车下面铺着被子,能够容的下两个人睡。左右两边各是一排座位,后边是一个小小的桌子,桌子上还有一些吃的。

马车走的很慢,她睡在里面就跟睡在**一样,十分的安稳。

“天成。”她昨晚还和小王爷睡在一起,今天就一个人在马车里。答案只有一种,那就是驾车的人是小王爷。

“吁!”小王爷一扯缰绳,让马车停下来,推开木门进来,“锦绣你醒了,睡的好吗?”

“恩,天成我们现在在哪里?不是说还要等几天再走吗?怎么突然就走了,我一点准备都还没有呢?”安慕锦坐在被子里,疑惑的看着小王爷。

“祁老的脾气我很了解,他既然说了要收你为徒,他肯定会这样做的。所以为了不让锦绣为难,我就将行期提前了。反正早走晚走都是一样是走,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荣叔处理吧。”小王爷笑呵呵的说道,推开左右马车左右两边的窗户,指着外面的景色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,你看看这外面的风景,是不是很美?”

安慕锦往外面看了看,路边都是野菊花。黄色的一小团一小团,成片成片的茂盛开着,看着特别的好看。

风景是非常的美丽,只是安慕锦却很担心,祁老知道他们走了会怎样做?

此时祁府,祁老一听小王爷和安慕锦离开了,气的朝着荣叔发了一通火。还不等荣叔说他们去了哪里,他就一口认定他们是去了朱老太爷那里。

火冒三丈的来到朱老太爷住着的客栈,祁老一上来就将朱老太爷给骂了。朱老太爷也是这时才知道安慕锦他们已经离开了,很快就想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。

“祁老啊,你先别生气了,听我说两句行不行?”朱老太爷和颜悦色的说道。

“说什么说,有什么好说的。你快点将他们两个人喊出来,锦绣是绝对不能代表你们李家的。”祁老火大的说道。

看着这样冒火的祁老,朱老太爷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。所以在祁老发火的时候,朱老太爷就面带笑容的听着,等他发完了火自己再说。

可在祁老看来,朱老太爷这时候还能笑的出来,一定是昨晚安慕锦已经答应代替李家参赛了,或者是朱老太爷和安慕锦说好了让她参赛时故意输掉比赛。

朱老太爷笑的越开心,祁老就越是生气,脸色就越是难看。

“天成和锦绣并不在我这里,我猜他们应该是离开了。”见祁老不说话了,朱老太爷快速开口说道。

“胡说。这里就是他们的家,他们能去哪里?”祁老明显的是不相信朱老太爷的话,这时荣叔小声开口道:“朱老太爷说的没错,少爷他们已经离开白城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祁老愤怒的瞪着荣叔,荣叔点头道:“少爷他们离开白城了。”

“混小子,这是连我都不打算认了吗?荣升,你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提前和我说,就这样任由那小子胡作非为?”祁老转而将怒火撒到了荣叔的身上。

荣叔低着头不说话,这时候解释是没有用的,他已经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了。

朱老太爷说话了,拉着祁老的手道:“祁老啊,他们这样做都是被我们俩逼的啊。你想过没有,若是我们都能够忘记过去的恩怨,这两个孩子还用背井离乡的到处流浪吗?”

“你放屁!”祁老甩开朱老太爷的手,指着他道:“要说逼也是你逼的,你不是不承认锦绣是你李家的徒弟吗,为何又出尔反尔改变了主意?她不代表你们李家,是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其实昨天我已经和锦绣说了,我支持她代表祁家参加比赛。”

“你以为我会相信你,现在我懒得和你说这些,我要将他们给找回来。”祁老打断朱老太爷的话,转身要走。

朱老太爷一把将祁老抓住,笑着道:“祁老,你打算将恩怨延续到这俩孩子身上吗?他们有多不容易,你会没有我清楚吗?”

听朱老太爷这么说,祁老平静了下来,眼神忧愁着看着外面。他们有多不容易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。

“一码事归一码事,我们现在说的是关于医术……”

“好,医术就医术。就算你们祁家这次赢了我们又怎样,当年的事情难道还能被更改吗?祁老啊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你就不要再执念了。两个孩子都不容易,你说我们一把年纪了,还这么为难他们像话吗?”朱老太爷及时打断祁老的话。

祁老想要说什么,朱老太爷又连忙说道:“反正我是看开了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。就算当年是李神医对祁炎前辈下的药,但我们李家也遭到了报应,不是吗?一百多年啊,我们李家被分散成了五脉,隐姓埋名,不敢对人说我们是李神医的后人。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李神医多么厉害,知道的也会说他一生狼狈,最后闹了个子孙跟老鼠一样过日子。”

“祁老啊,你仔细想想我说的话。过去的对与错,真有那么重要吗?锦绣是我们李家的传人,天成是你的人,你说我们两个闹的不痛快,他们心里会舒服吗?”

朱老太爷一口说了这么多,祁老沉默了。

荣叔怕他想不通,加了一句道:“祁老,朱老太爷说的有道理。你们这样……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祁老瞪了荣叔一眼,哼道:“小子一声不吭就走了,这件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。”

荣叔摸摸鼻子,笑呵呵的说道:“少爷没有一声不吭,他给你留了一封信。在你的密室里,你去看看吧。”

话还没有说完,祁老风一样的离开了客栈。荣叔望着他的背影,笑着摇摇头。祁老他是真的在乎少爷,只是可惜他也有他的偏执啊。

祁老走了,朱老太爷叹了一口气,问荣叔:“锦绣他们真的就这样走了吗?你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了吗?”

“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。”荣叔如实回答,少爷只说会给他留下记号,到时候他凭借这些记号去找他们就好了。

密室里,祁老将小王爷的信看了一遍又一遍,看到最后他竟然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擦了一把老脸,祁老笑骂道:“这小子!真是酸死人了!”

小王爷给祁老写的都是安慕锦对他做的点点滴滴,从第一次见面她就影响了自己的事情开始说,一直说到逃出京城。

安慕锦能为小王爷做这么多,小王爷只会为她做的更多。只是这些小王爷都没有在信里说,可见他是有多么的偏着安慕锦。

看了信,祁老也明白了。安慕锦就是小王爷心头的一个宝,他为难安慕锦,小子不心疼才怪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