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08章 错怪

第308章错怪

离开白城已经半个多月了,安慕锦还是不敢相信,她就这样和小王爷过上了浪迹天涯的生活。

他们在外面飘了半个月,前几天才在这座风景如画的烟城安定下来。也不能说安定,因为这个房子只是临时居住,说不定哪天他们又走了。

房子不大,却也分了前屋和后屋。前屋和后屋之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,院子里有一个小小的水池,池子虽小,但却很深,里面的鱼很多,经常能够看到有一两条鱼往外冒头。

而小王爷当初选择这座房子,就是因为院子里有一个可以钓鱼的水池。

现在,小王爷就坐在池子边儿上,认真的钓鱼。安慕锦呢,则是坐在他的身旁发呆。

这样的生活太安逸了,安逸的让安慕锦总是觉得自己在做梦。

“锦绣是不是闷了?”小王爷又钓上来一条鱼,往旁边看了看发呆的安慕锦问道。

安慕锦摇摇头:“不闷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小王爷笑了笑,安慕锦闷不闷他一眼就能看的出来。

这两天他们刚到烟城,什么东西都才收拾好。他担心安慕锦太累了,就没有带她出去逛逛。不过她休息两天应该也差不多了,明天就可以带她出去走走了。

望着桶里的五条鱼,小王爷对安慕锦说道:“锦绣挑一条大的,我们晚上煮汤喝,其他的都放了。”

“好。”这是安慕锦最乐意做的事情了,因为小王爷一这样说就代表他要结束今天的钓鱼了。

安慕锦认真的挑了挑,没有挑最大的,挑了一条够两人吃的。然后她亲手将其他的鱼,一条一条的扔进了水里。

看着那些鱼游进水里不见了,安慕锦笑的很开心,转而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下次再钓上来鱼,我就在它们的身上做上记号,看它们下次还会不会吃钩?”

“好啊,锦绣打算怎么做记号?”小王爷感兴趣的问道,安慕锦偏头想了一会道:“这个得我好好想想,一时半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记号。”

“那好,你慢慢想。什么时候想好了,我再钓鱼。”小王爷一手提着木桶,一手拉着安慕锦往厨房去了。

和小王爷安定下来之后,安慕锦才发现小王爷居然会做菜,而且做出来的味道还不错。

在安慕锦的认知里,小王爷这样的人是和厨房不挂钩的。他就适合坐在书房里看看书,或者拿把扇子像那些公子哥一样在街上走走。

小王爷则告诉安慕锦道:“你不知道御膳房的厨子都是男的,这男人做菜是有天赋的。”

听了这个解释,安慕锦才恍然大悟道:“你这样说让我想起来了,侯府的厨子也多是男的。”

原来男人才是最适合进厨房的,这样一想安慕锦就不觉得小王爷做菜有什么奇怪的了。

吃了晚饭,小王爷烧了热水,两人洗了洗,早早的睡了。

次日一早两人吃了早饭,小王爷就带着安慕锦出门去了。

烟城靠近江南,建筑风格,人们的穿衣打扮都很有江南的特色。安慕锦和小王爷也特意换上了江南服饰,两人走在一起,无论从前面看,还是从背影看都是般配极了。

来到烟城最热闹的前街,走了一会儿,安慕锦感觉走不动了,因为人太多了。看着走不动的人群,安慕锦看着小王爷道:“要不我们先回去吧,等明天再来逛。”

小王爷还未回话,前面一个女子听到安慕锦的话,回头兴奋的说道:“听说烟城来了大人物,今天不看明天说不定就看不到了。”

“什么大人物?”听到那个女子的话,不知为何安慕锦的心头跳了一下。心里寻思着会是什么大人物呢?

“我也不知道,只听别人这样说的。”女子说完,看到前面有空当往前几步走,转眼就看不到了。

“锦绣我们回去吧。”小王爷也感受到了不安。

最近荣叔不在身边,京城里的消息他都收不到了。凡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万一这个大人物就是小七,他和安慕锦就危险了。

小王爷和安慕锦刚走出人群,迎面伸来一把扇子,扇子的主人是个他们不认识的人。他身穿宝蓝色的衣袍,手上戴着一串不大不小的佛珠,看上去有那么几分出尘的感觉。

“你是?”小王爷眉头一皱,将安慕锦护在身后,冷眼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子。

男子慢慢收回扇子,呵呵笑着并不说话。

小王爷见他不说话,想要拉着安慕锦离开。他手往后一伸,却没有摸到安慕锦的手。心下一惊,他快速回头,可各色衣服挤挤攘攘,哪里还有安慕锦的影子。

安慕锦就是往小王爷身后退了一步,可这一步退了之后,她整个人一下被拽到另一个人的怀里。那人捂住她的嘴巴,困住她的手脚,动作快的她几乎反应不过来。

就只有一会儿的时间,她就被那人带着离开了。人群的空隙中,她看到小王爷回头找她没有找到,那个拿扇子的男子已经和小王爷动起了手。

那人从背后抱着安慕锦,一口气飞到了烟城之外的小河边,才将安慕锦松开。

安慕锦一得到自由,立刻朝前跑。可还没有跑几步,那人在她背后冷冷的开口:“安慕锦,你都不想回头看看我是谁吗?”

这声音,这口气,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!

安慕锦不用回头,都知道背后之人是谁。他就是那个本应该在朝堂之上的皇上啊,可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烟城?

是了,刚刚那位女子说的大人物应该就是他了吧。

“安慕锦见过皇上。”安慕锦回身,照着礼数给皇上行了礼。

“起来吧。”皇上的口气淡淡的,带着几分不悦。

安慕锦起身后,并没有抬头看皇上,而是看着那泛光的河水。

她不敢看皇上,但皇上却一直都看着她,尤其是看到她那短短的头发。即使头发短,可安慕锦还是挽了一个妇人髻。

再想到刚刚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一副亲密的样子,皇上心头好像被人打了一拳似的,难受的很。他快步走到安慕锦面前,手刚抬起,安慕锦吓的往后一缩,喊道:“求皇上别杀我。”

“杀你?”因为听到安慕锦这话,皇上的手僵硬在半空,心思复杂。

安慕锦啊安慕锦,她就那么笨感觉不到他也喜欢她吗?喜欢她,又怎么会杀了她!

难道在她眼里,自己就是这么不堪的一个人,找到她就是为了杀她吗?

“安慕锦告诉我,你是怎么想我的?”皇上抬起僵硬的手,摸了摸安慕锦的脸。

只轻轻碰触了一下,安慕锦很快就躲开了。皇上看到了很不爽,眼睛一眯,抬手将安慕锦头上的簪子给拔了。

簪子一掉,安慕锦的头发全部散了下来,不长不短正好一尺。

安慕锦没有想到皇上会将她的簪子拿掉,抬头怔然的看着他。嘴巴抿着,却是没有说话。

“回答我,你是怎么想我的?”皇上低头俯视着安慕锦,安慕锦退后一步,低下头道:“我什么都没有想。”

“你什么都没有想,为何会认为我会杀你?”皇上上前一步,伸手一拉,将安慕锦拉到怀里,伸手按住她不让她动。

安慕锦不喜欢他按着自己的肩膀,伸手去拍,皇上不躲不闪。安慕锦的手直接拍到了皇上的手上,力气不小,他白皙的手上起了一抹淡红。

望着那抹淡红,安慕锦有些慌了,她以为皇上会躲开的。皇上没有躲,也没有松开她,这让她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,就那样看着他的手。

“一年了,安慕锦你就不想回京看看吗?小夫人死的时候,我写信给小王叔让他带你回京,是不是小王叔根本就没有和你说起这件事?”皇上见安慕锦不看自己,忍不住叹了一口气。

“是人都有私心,他没有告诉你也是不敢带着你回京,怕我又为难他。没有关系,我来了。安慕锦,我来带你回京了。和我一起回去吧,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的,包括皇后的位置。”

说到这里,皇上摸了摸安慕锦的短发,笑了:“以后别梳那样的头发了,难看死了,还不如这样随意的披着。”

“娘亲的事情我都知道,谢谢你为娘亲做的一切。是我不让天成带我回去的,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回了京城,娘亲她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安慕锦神色黯然,轻声说道。

“你都知道了?”皇上刚刚还柔和的眼神,一下变得不安起来,按着她肩膀的手不由得变成了抓:“安慕锦你别骗我,是不是小王叔教你这样和我说话的?你和小夫人的关系那么好,你怎么会这么不孝,连她最后一面都不肯见?”

“皇上你觉得这个时候,我还有必要骗你吗?安慕珍为何会突然回侯府,她为何又要让我娘亲服侍她,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你的指示吗?”皇上不和安慕锦提小夫人的事情,安慕锦还不会这么的生气。

皇上这个幕后凶手指使了这一切,又装好人的为小夫人操办丧事,以此做诱饵让小王爷带她回京。现在他还在自己面前说这些话,他怎么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呢?

若不是他,娘亲怎么会死,父亲怎么会死,侯府怎么会一把火就没有了?

“安慕锦你错怪我了,我让她回去只不过是为了藏宝图。没想到她竟然做了这样的事情,事后我知道事情的始末,我也生了很大的气。不过现在你别担心了,我已经对她做了惩罚,将她打入了冷宫。”一看到安慕锦生气,皇上心中有些痛,连忙出声解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