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1章 白绫

第311章白绫

三天后,小王爷悠悠然的醒过来,看到林妈妈正在拿着手巾为他擦脸。双目一转,他迅速的从**坐起来,却因为用力过猛,扯动了胸口的疼痛,猛然咳嗽起来。

“少爷,你受了严重的内伤,不能太过激动。”林妈妈连忙扶住他,为他轻轻拍着背顺气。

“我没事,锦绣呢?”小王爷说着要下床,林妈妈却按住他道:“少爷你伤的很严重,不能再动气了。”

“我没事,我要去看锦绣,你告诉我锦绣怎么样了?”林妈妈不回答他的问题,他就猜到是安慕锦有事。

刚一这样想,心头一紧,情绪波动的厉害,血气就往上涌。他还未来的及压下那翻涌的血气,喉咙发涩,血顺着嘴角流出来了。

一看到小王爷流血了,林妈妈不慌不忙的为他擦了嘴角的血,按着他躺下道:“少爷你现在的身体很弱,千万不能动气。再动气的话吐血都还是轻的,血液逆行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了。”

“那你告诉我锦绣现在怎么样了?”小王爷平静下来,哑声问道。

“你安心养着身体,我爹和祁老都来了,她已经没事了。”林妈妈安慰着说道,转身将手巾洗了洗,又来给小王爷擦了擦脸。

“那为何不让我去看她?”小王爷又问,林妈妈正要说话,荣叔从外面进来了。

看到荣叔来了,林妈妈转身端着水盆出去了。她走到门口又往里看了一眼,轻轻叹了一口气,才下了台阶。

“荣叔,带我去见见锦绣,我想确定她没事。”小王爷想要坐起来,荣叔也按住他的身体,轻声道:“少爷好好躺着吧,夫人她没事。”

“没事为何不让我去见她?”小王爷稍微一动气,那血就不由自主的往外出,就像刚出生的小孩流口水似的,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。

见此情景,荣叔看了都是心疼,拿着帕子仔细的为小王爷擦了嘴角的血,认真的说道:“她真的没事,只是还没有醒过来。祁老担心你看到她会情绪激动,血液逆行,到那时就是祁老和朱老太爷都救不了你了。”

“荣叔你还不了解我吗?只要我看到她没事,我就不会多想,自然不会动气。你带我去看看她,不然的话我总是胡思乱想。即使不血液逆行,我也会吐血而亡的。”小王爷抓着荣叔的胳膊央求道。

望着小王爷那清澈的眼神,荣叔有了一丝的动摇,眉宇间都是挣扎的愁色。

沉思了一会儿,荣叔才开口道:“少爷,我和你说实话吧,但是请你一定要克制自己,千万不能动气。”

一听荣叔这话,小王爷的心就沉了下去。吐了两口血之后,他才将情绪压下去。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,他口气坚定的说道:“荣叔请说吧,我一定会稳住的。”

“少爷你可一定要稳住。若是夫人没事,你有了事,你让夫人以后怎么办?”荣叔又多说了一句,小王爷点头道:“荣叔放心,我会稳住的。”

“不是我们不让你去看夫人,只是夫人她,她现在并不在这里。”荣叔刚说到这里,小王爷喉咙一甜,他知道是自己没有稳住,连忙一口将未吐出的血水又吞了进去。

荣叔发现了他的异样,也不敢再往下说了,改而说道:“少爷放心,有祁老和朱老太爷在夫人的身边,他们一定会尽力挽回夫人的性命的。”

“锦绣去了哪里?”小王爷忍了好一会儿,才将体内的气息给压下去。

“苍域雪山。”荣叔见他脸色渐渐恢复了平静,就将地址告诉了小王爷。

小王爷轻轻笑了,接着眼前一黑,整个人就往后倒去了。

“少爷,少爷!”荣叔大急,是他高估小王爷了。

只要一遇到安慕锦的事情,小王爷什么时候能做到真正的波澜不惊,淡定异常了。

住在隔壁房间的黄旭,为了救小王爷,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。早上看到小王爷的情绪稳定下来,他才回去眯了一会儿。睡的还没有一个时辰,他就被荣叔的叫声给吵醒了。

他猛然一惊,连鞋子都没有穿连忙跑了过来。

仔细为小王爷把了把脉,黄旭转身对脸色略显苍白的荣叔道:“他没事。”

听到黄旭说小王爷没事,荣叔才长叹一口气,身形踉跄一下,自责道:“都怪我,我不该和他说夫人的事情的。”

“荣叔别自责了,这件事他迟早会知道,早知道未必比晚知道要好。”黄旭放下小王爷的胳膊,觉得他的嘴有点问题,掰开一看,嘴里的血瞬间哗哗的往外流。

这个小王爷,他以为别人看不到他吐血,就代表他没事了吗?

黄旭不由得有些生气,要是小王爷清醒的话,他真想将小王爷一顿臭骂。

“黄旭,少爷他真的没事吗?”看到小王爷又吐血了,荣叔担忧的问道。

“没事,只要他没有血液逆行就都没有事情。他吐出来的血都是死血,在体内循环不动的血,都吐出来才好呢。”黄旭摆摆手,不怎么在意的说道。

即使黄旭说没事,但是荣叔还是忍不住的担心。

小王爷再次醒来是晚上了,荣叔一看到他醒来就急忙问道:“少爷你觉得如何了?”

见荣叔那么担心自己,小王爷很过意不去,对他轻轻笑着说:“荣叔我没事。”

真的没事吗?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,荣叔很想问,却又不敢问。

小王爷撑着身体,慢慢坐起来,靠着床头闭上眼睛道:“我要尽快养好身体,去苍域接锦绣回来。”

“好,少爷能够这样想就对了。”荣叔接着话道,只要小王爷还想着安慕锦,他就一定可以撑下去。

还记得上次小王爷偷偷去看安慕锦,因此动了心,气息大乱,差点走火入魔。回来后他很快就沉静下来,努力修炼,提前练成武功出去见安慕锦。

“荣叔我饿了。”再次睁开眼睛,小王爷眼里什么都没有了,恢复了许久不见的平静。就好像,就好像他还没有认识安慕锦,他们还住在京城的别院一样。

“少爷等会,我这就去弄吃的过来。”看到小王爷变的如此深沉,荣叔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。

连续几天的观察,小王爷都没有再吐血了,而且身体恢复也挺快的。这让黄旭都十分的吃惊,直说小王爷不是个正常人。

每次黄旭这样说,小王爷都只是轻轻笑着,一点也不在意他说的是什么。

半个月后,小王爷的伤势好了大半,他将黄旭叫到屋里来,对黄旭道:“黄旭我想现在就去苍域一趟,麻烦你多为我配一些药。”

黄旭抱着胳膊,冷眼看了小王爷一会儿,突然笑了:“天成你比我想象的要厉害的多。这么多天你连师妹的名字都没有提,我还以为你把她忘记了呢。”

“给我配药吧。”小王爷冷酷的开口。

“配什么药?现在别说是你想去苍域了,就是我也想去苍域。只是眼下我们恐怕走不了,外面都是皇上的人,你不知道吗?”黄旭呵呵笑着,想到外面那些人他就来火。

如果荣叔不告诉他那些人是皇上的人,他早就一包毒药丢过去,让他们去阎王殿报道了。

“他们什么时候来的?”小王爷这几天一直克制自己什么都别想,好好养伤,自然不知道外面的情况。再说了荣叔也不会和他说这些,让他动气。

“在你抱着师妹回来的那天,他们就在外面晃了。天成,皇上真的那么残忍,想要杀你?”黄旭好奇的问道。

小王爷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“好吧,我知道我不该问这些。但是门外的人不摆平的话,我们哪里都不能去。”黄旭摊摊手,发表了自己的意见。

“我知道。”小王爷开了口,心里有了其他的想法,“锦绣去苍域的事情,他们知道吗?”

“这个我不清楚,你问荣叔吧。当时我忙着救你,根本就不知道师妹他们什么时候走的。”黄旭如实回答,小王爷神色黯了黯,摆手道:“你先回去吧,我想休息一会儿。”

黄旭走了,小王爷走到床边,慢慢的躺下,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这一觉睡到晚上,荣叔来叫他时他才醒来。一看到荣叔在,小王爷就问:“锦绣离开的事情,外面那些人知道吗?”

“少爷放心,祁老办事很稳妥,这事他们都还不知道呢。”荣叔小声说道。

“恩,明天挂白绫吧,就对外说锦绣已经死了。”小王爷刚说完,荣叔诧异的问道:“少爷,你……”

“照我的吩咐做。”小王爷没有解释什么,荣叔恩了一声道:“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次日一早,这座租来的房子里里外外都挂上了白绫,附近的人都知道这家人死了娘子。

很快消息就传到了京城皇宫,皇上看着手中的信,愣了许久,也想通了一些事情。

怪不得小王爷这么久都没有动静,原来是在极力抢救安慕锦。只是可惜,安慕锦当时受伤严重,挺了这么久还是死了。

想到安慕锦死了,皇上的心一会儿沉下去了,一会儿又浮上来了。反反复复,搅的他心绪一点都不好。

恰好在这时,宰相有事来报,说的还是那些难民的事情。皇上一听心情更加不好,当着宰相的面将他的奏折给扔了,让宰相滚出去。

宰相老脸一红,表情愤怒的指着皇上道:“皇上,你再这样不顾国事,迟早有一天会引起民愤的。”

“老头,我不过是看在父皇重用你的份儿上才让你继续做宰相的。如果你不满意我的做法,这个宰相的位置你可以不做,还有很多人抢着要做呢。”皇上两句话一说完,老宰相气的指着他再也说不出什么来了。

头上的官帽往地上狠狠一摔,官服一脱,老宰相哼声道:“这个宰相谁爱做谁做,我不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