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2章 阴魂

第312章阴魂

勤政殿里,皇上一个人坐在龙椅上,望着地上老宰相脱下来的官帽、官服发呆。

这样呆了有一刻钟的时间,皇上突然从龙椅上站起来,脚步凌乱的走出了勤政殿。

以前的太监小华子,现在的华公公一见皇上出来了,连忙给皇上行礼。而皇上却跟没有看到他似的,径直越过他往前走。

华公公发现了皇上的不对劲,赶紧跟了上去,小声问道:“皇上你这是怎么了?”

听到华公公的问话,皇上扭头看了他一眼,笑道:“小华子你还记得侯府的那个二小姐吗?”

侯府的二小姐,华公公当然记得。

那次天还不亮,他就跟着还是七皇子的皇上出宫接小王爷,看到在地上打滚的安慕锦。当时他还不知道她的身份,以为她是哪里来的野丫头。当时皇上让他和安慕锦行礼,他才知道地上打滚的少女就是安平侯府的二小姐。

跟在皇上身边这么多年,他也是知道皇上对安慕锦的感情的。即使安慕锦选择了小王爷,皇上的心里依旧没有是没有放下她。

这次皇上出宫微服私访,其实为的就是找到安慕锦。可他不知道皇上到底有没有找到,皇上没有说,他这个做奴才的自然也不敢多问。

“她死了!”皇上说完,不去看华公公的脸色,笑着踉踉跄跄的下了台阶。

华公公站在原地愣了片刻,那个有双美丽大眼睛的侯府二小姐死了?她才多大,又是怎么死的?

这些原因华公公都想知道,但他也明白这是个秘密,也许他一辈子都不能知道。

快速追上了皇上的步伐,华公公躬身道:“皇上请节哀!”

“小华子你不懂,她死了也好。”皇上停下脚步,看着华公公又道:“别跟着朕,朕想一个人走走。”

皇上的命令,华公公不敢不听,愣愣的看着皇上渐渐走远。

冷宫前的一个小花园,花园的北边有一个小凉亭,那是他第一次见安慕锦的地方。

再次来到这里,往事历历在目。安慕锦给他下跪,安慕锦取笑他,安慕锦打他,想起这些皇上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他还记得他夸她是狐狸精,她心里肯定不高兴,只是皱着眉头却没有反驳他什么。可她哪里知道,在他的认知里狐狸精是极美的,就像他的母妃。

安慕锦从来不知道,第一眼看到她,他就对她动了心,动了情。他对她是一见钟情,一见倾心,而这些安慕锦直到死也无法知道了。

又想到安慕锦死时看他的眼神,那是一种解脱的眼神。她肯定认为她死了,就可以摆脱他了吧。

事情过去半个多月了,安慕锦的死讯才从烟城传出来。那就是说安慕锦被小王爷抱回去并没有立刻死,还活了这么多天。那这些天里,她有没有恨过他。是他最后一掌将匕首全部拍进了她的体内,某种程度上说他就是杀她的凶手。

低头看着自己的右手,皇上的眼泪掉在上面,一滴两滴,越来越多。手心里积满了泪水,又顺着手上的纹线往下掉。

就是这只手,他就是用这只手将安慕锦杀死的。

当时他为什么要动不如让安慕锦去死的念头,难道真的是自己得不到的,也不想让别人得到吗?

“啊!”想到这个可能性,皇上捂着头大叫一声。

不是的,他并不想安慕锦死啊!可杀安慕锦的人也确实是他,他无法原谅自己!

“安慕锦!”皇上仰头大吼一声,声音之大,半个皇宫的人都能听到。

离的最近的冷宫听的是最清楚,安慕珍躺在冷宫破落的**,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安慕锦。她原本毫无神采的双目陡然变得仇恨起来,苍老的面皮一抖一抖的,咬牙切齿的看着前方嘶吼着喊了一句:“安慕锦!”

她迅速从**起来,走到冷宫门口,往外看了看。看到了凉亭里的那个男人,是皇上。

刚刚叫着安慕锦名字的人是皇上,意识到这一点,安慕珍眼里的恨意达到了顶峰,心中对安慕锦的恨又加重了一层。

“安慕锦,朕不想让你死!”皇上没有注意到安慕珍,痛苦的望着头顶的横梁,低声喊了一句。

这一句喊出来,皇上只觉得胸口闷闷的,弯腰一吐,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来。

“安慕锦,朕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杀你。为什么你要跳河,为什么你要自杀,为什么?为什么?这一切都是为什么?为什么朕会失手杀了你?”皇上泪流满面,哭的撕心裂肺,身子往后倒了下去。

看到皇上摔倒了,安慕珍眼里有心疼闪过。那个男人曾经是她最爱的男人,可他却一直爱着另一个女人。

如今那个女人死了,他还为她哭的肝肠寸断,竟然还吐血了。这一幕在安慕珍看来是那样的不舒服,但这不舒服中还有一些兴奋。

哈哈,安慕锦终于死了!

她能从庶女变成嫡女,能够得到皇上和小王爷两个人的爱,她那都是运气。现在她的好运气终于用完了,老天都看不下去了,所以才着急的将她的命给收回去了。

安慕珍心理已经扭曲了,她就是看不惯安慕锦得到好。为什么大家都是庶女,安慕锦就能变成嫡女,这让她觉得很不公平。

现在安慕锦死了,安慕珍高兴的想要发疯,她放开喉咙一遍又一遍的唱着随口编的歌曲。那声音粗哑的很是难听,可她却不这样觉得,还认为自己唱的还跟以前一样好听。

哪里传来这么难听的歌声,皇上从地上爬起来,不悦的皱起了眉头。

当他看到唱歌之人竟然是安慕珍时,他猛然想起安慕锦和他说的那些话来。安慕珍在侯府找了这么久,一直和他说没有找到藏宝图,是不是在欺骗他?

将眼角的眼泪狠狠擦掉,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皇上阴森森的看着安慕珍,一步一步朝着她走了过去。

安慕珍感受到有人来了,往外一看,竟然看到来人是皇上。

皇上应该不是来看她的,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来。皇上似乎生气了,是为了她偷看他的事情而生气的吗?

“安慕珍你好大的胆子!”皇上一脚踹开冷宫的大门,迅速来到安慕珍面前,揪着她的衣服将她给提了起来。

安慕珍惊慌失措的望着皇上,惊讶的问道:“皇上你这是干什么?”

“干什么?”皇上冷笑一声,“你对朕隐瞒了什么,还问朕干什么?说,藏宝图你是不是已经拿到了,却欺骗朕说没有?”

闻言,安慕珍眼神一愣,疑惑的问道:“皇上你为何突然这样怀疑臣妾?臣妾是一心为你,怎么可能找到藏宝图而不告诉你?”

“为什么朕给你那么长时间,你都没有能够找到藏宝图在哪里?”皇上右手一推,将安慕珍推的倒退几步,跌倒在地上。

摔倒之后,安慕珍并没有立刻爬起来,而是仰头望着皇上问:“皇上,你为何突然怀疑臣妾?”

“安慕锦之前对你那么好,你连她都想杀,像你这样狠心的女人,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?”皇上厉声问道。

听到皇上现在为安慕锦打抱不平,安慕珍忽而笑了起来,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:“皇上,臣妾自知不如姐姐在你心里的位置。可臣妾如何对你,姐姐又是如何对你,难道你就真的感觉不出来吗?臣妾想杀她,还不是因为皇上你心里只有她。若是没有了她,皇上你或许就能多看我一眼,多喜欢我一些。可我错了,姐姐就是姐姐,她在你心里的位置永远都不会改变。即使她现在已经死了,你还是想着她,想着她的好,而只记得我的坏。”

“现在我变成这副鬼样子,都是姐姐害的。她死了也是活该,是报应!”安慕珍这句话一说完,老脸狰狞起来,眼里却是对安慕锦的恨。

皇上看了看地上丑陋的安慕珍,他都想不起来她之前是什么样子了,却还能够想起安慕锦生前的样子来。

恍惚中,他好像看到了安慕锦站在花园中对他微笑。那笑容真是美丽,美的让他移不开视线。

他望着那笑的开心的安慕锦,快速的追了过去,脚下的花盆都被他踩的东倒西歪。可等他追到安慕锦所在的位置时,安慕锦却消失了。

一连几天,皇上都出现了这样的幻觉。或者是睡觉时梦到安慕锦,或者是在看奏折的时候将上面的字看成是安慕锦,或者是和大臣们说话时将某个人看成是安慕锦的,就是抱着他刚出生小公主时他也能将她看成是安慕锦……

莫非安慕锦知道了是他杀了她,所以魂魄不散,才会来找他。

为此,皇上忐忑不安了几天,食欲不振,很快就瘦了下来。

金云堂见皇上这几天不太对劲,下了早朝,单独去勤政殿求见皇上。

“臣见皇上近日愁眉不展,眉宇间都忧色,是不是在担心难民的事情?其实臣一直有一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?”金云堂低头弯腰的说道。

“说。”皇上揉了揉眉心,最近因为安慕锦的魂魄,弄的他神思恍惚的厉害。

“臣觉得如今是用人之际,皇上应该将宰相请回朝堂。毕竟他是老臣,很有威望,皇上这样对他已经引起了大家的恐慌了。大家都不知道宰相到底犯了什么错,让皇上这样对他,因此很担心自己会被皇上给革职罢官。”金云堂耿直的说道。

“金爱卿要说的就是这件事吗?如果是的话,朕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皇上心里很乱,挥手让金云堂下去。

金云堂看到皇上这样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