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3章 超度

第313章超度

烟城,黄旭抱着胳膊,看着满院子的白绫飘呀飘,外面的丧乐响啊响,他一阵头疼。再往屋里看,小王爷跟个木头人似的坐在那里,已经坐了两天了。

不看小王爷还好,一看他,黄旭心中更是烦躁。

林妈妈烧的纸钱又飞起来了,飞到了黄旭的身上。黄旭终于没有忍住,朝着小王爷吼道:“天成,你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意思?”

小王爷慢慢的抬头看了他一眼,又缓慢的低下头望着林妈妈在烧着的纸钱,轻声道:“锦绣死了,我总得好好送送她,免得她到了那边害怕。”

“送个屁!”黄旭呸了一声,安慕锦死没有死连他都不知道,小王爷知道什么。

小王爷发疯就算了,怎么连荣叔也跟着发疯,就是林妈妈也没有拦着,还在为安慕锦烧纸钱。黄旭真想过去将那个铁盆给踢了,烧什么烧,风一吹纸钱灰刮的到处都是。

“姑姑,你快起来。就算安慕锦死了,你是长辈也轮不到你来烧这个纸钱。”黄旭将林妈妈拉起来,林妈妈淡定的拍着膝盖上的灰,看着他道:“我这是给你三叔烧纸钱,你别拦着我。”

“三叔?”黄旭眉头一皱,怎么又扯到三叔身上了。

“外面都是人,你让我说什么。有些事情你不懂,进屋坐着吧。”林妈妈推了推他,黄旭往屋里一看,又看到小王爷那木头样了,烦躁的说道:“我也给三叔烧烧纸钱。”

说罢黄旭往地上一跪,像模像样的烧起了纸钱。

林妈妈看了看他,轻轻叹了一口气,拍着身上的灰进了屋。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林妈妈对小王爷道:“少爷,三天的时间应该够了。”

“恩,荣叔也是这么说的。辛苦你了林妈妈。”小王爷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只是一下很快就消失了。

这两天小王爷憔悴了不少,林妈妈看了都心疼。现在安慕锦的情况谁都不知道,要是真的不幸去世,还不知道小王爷会怎样呢?

京城得缘庵,皇上一身平常打扮,身边只带了一个华公公。他是来见孔融雪的,但孔融雪现在正在做早课,他只能在这里等着。

等了一个时辰,一身僧衣的孔融雪才不疾不徐的走过来,见到皇上轻轻唤了一声:“易施主!”

听到这声别样的称呼,皇上有些不习惯:“母后还是叫我小七吧。”

孔融雪笑了笑,念了一句阿弥陀佛道:“易施主,清心已经是出家人,请叫清心的法号。”

“清心,你在这里过的好吗?”皇上拿着茶壶,为孔融雪倒了一杯茶,送到她的面前。

孔融雪坐下来,往外看了看道:“易施主这时候来找清心,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皇上摆了摆手,华公公躬身退下。

“安慕锦死了!”

皇上的话刚说完,孔融雪原本波澜无惊的眼里起了一层涟漪,很快又恢复了平静。她拿出佛珠,念了几句佛语。

皇上没有听懂她念的是什么,却也没有问,而是接着说:“是我杀的。”

这次孔融雪再也做不到刚刚的那么淡定了,抬头错愕的看着皇上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不知道。”这两天皇上想这个问题都快想疯了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他会那么狠心,将匕首全部拍进了她的身体。

“那你来找我,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吗?”平静下来后,孔融雪问道。

皇上摇着头道:“不是。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超度她,因为我最近总是梦到她。她还是和以前一样,并没有变成厉鬼来质问我为什么要杀了她。”

“易施主,人死之后魂魄就会消散。你梦到她不是因为她来找你,而是你心里还没有放下她。”孔融雪叹道。

“不可能放下了,是你,你能放下吗?”皇上痛苦的问道。

闻言,孔融雪沉默了。

见孔融雪不说话了,皇上也没有再说话。两人沉默了一会儿,皇上端起杯子将里面的凉茶一口喝完,放下茶杯道:“安慕锦死了,小王叔可能要来和我抢皇位。”

“易施主有句话清心一直想告诉你,你爱安慕锦没有你爱江山多,更没有小王爷爱她多。小王爷为了她,可以连江山都不顾,而你可以吗?”孔融雪把佛珠往桌子上一放,站起来接着道:“如果你真的是爱她,为何又要杀她?你问过自己的心吗?”

“不,我不是故意要杀她的。我是真心爱她,但她不爱我,这让我很痛苦。”皇上也站了起来,大声反驳着说道。

“痛苦的不止是你,还有她。作为被爱着的人,她是最清楚谁才是真的爱她的。你,从来都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为她考虑过问题,你的爱是自私的,是霸道的,是她不需要的。易施主,你醒醒吧。你对她不是爱,是一种迷恋。”

“迷恋就是爱!”皇上很不高兴听到孔融雪说这些,忍不住对她吼了起来。

孔融雪也不怕他,柔弱笑了,还和以前一样笑起来十分动人:“迷恋不是爱,你只是想从她的身上找到你母妃的影子。易施主你好好想想,你对她到底是爱还是迷恋?”

“迷恋就是爱。”皇上依然在坚持,只是声音比刚刚小了许多。

“她是她,你的母妃是你的母妃,她们是不同的。她无法取代你的母妃,就如同你的母妃无法取代她一样。是你将这两个人弄混了,所以才会认为迷恋就是爱。”孔融雪再说完,皇上就不说话了。

是他弄错了吗?他对安慕锦到底是迷恋,还是爱,他好像自己也弄不清楚了。

过了约莫半刻钟的时间,皇上倒退几步,沉重的坐下来,趴在桌子上迷茫的看着孔融雪道:“不管是迷恋也罢,是爱也罢,请你为她超度吧。我不想再梦到她了,这辈子都不想再想起她。”

“阿弥陀佛,易施主的要求清心知道了。”孔融雪单手放在胸前,又变的和刚才一样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了。

得了孔融雪的答应,皇上起身离开。在他走到门口,正要开门时,孔融雪突然开口叫住他道:“易施主,好好做个好皇上吧,别再为难小王爷了。”

皇上开门的手一顿,转身愤怒的看着孔融雪:“现在不是我为难他,是他为难我。”

“只要你一心为民,他是不会真的和你抢夺皇位的。听闻江北的难民越来越多,你可想到解决之法了?”

江北灾情年年都有,只是今年最为严重,难民都跑到京城来了,而皇上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决这些问题。这件事上到官员,下到黎民百姓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“谢谢清心点化,小七知道怎么做了。”皇上拉开门,走出去,砰的一声又将门关上了。

回去时,皇上让华公公驾车去宰相府。华公公听了心头一喜,用力甩着马鞭朝着宰相府而去。

老宰相被皇上气的不轻,皇上来了,他硬是称病不出来相见。皇上没有办法,跪在了他的门口,一直跪了两个时辰,老宰相才被他的诚心感动,起身见了皇上。

“江老,之前是小七不对。小七有错,请江老责罚。”皇上跪着不起。

江老听他自称小七,想到先皇在世时说的话,不由得老泪纵横道:“皇上,你这是折煞老臣呀。皇上要是不起,老臣今天也跪着不起。”

“江老,朕扶你起来,我们现在就回宫商讨江北难民之事。”见江老也跪了下来,皇上连忙起来,将江老扶了起来。

江老又回来了,朝堂上又热闹起来,大家积极出主意,为江北难民的事情提出了许多好的建议。

安家粮行这两年生意红火,成了京城最大的粮行。在这次赈灾行动中,安齐轩代表着安家粮行也跟着官员们一起去江北。

当他兴奋的将这个消息告诉张晓慧时,张晓慧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齐轩有机会见到安慕锦了。可他们还没有高兴一个晚上,次日圣旨下来。安齐轩不得代表安家粮行去赈灾,一切都交给官员去做。

安齐轩握着那个小小的圣旨,神情哀默。这次去赈灾的粮行不止安家一家,还有其他的几家粮行,他们都没有收到这样的圣旨。

皇上,他分明是故意的啊!

望着赈灾的队伍出了城门,直到看不到了,安齐轩才默然转身。一转身,眼泪就掉了下来,此生真的连安慕锦一面都见不到了啊。

三日后,得缘庵为侯府二小姐超度的事情传到了安府。安齐轩想着见不到安慕锦,只要她过的好就好,却哪里想到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。

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太大了,很少生病的他突然病倒了。

他这一病,张晓慧也出事了。还有几天就要生产的她,半夜肚子突然疼了起来。她喊了几声安齐轩,安齐轩都没有听到。肚子猛然一下坠,张晓慧疼的昏迷过去了。

次日早上,安齐轩发现张晓慧不对劲,起身一看,**都是血。血里还有一个孩子,他正用手抓着血往嘴里送,弄的满脸都是。

看到这一幕,安齐轩完全懵了,愣愣的看着那个孩子。那孩子也看着安齐轩,突然咧嘴哇的哭了起来。

听到孩子的哭声,安齐轩才猛然惊醒,将孩子抱起来。他把被子全部掀开,看到张晓慧的肚子还是鼓着的,里面好像有东西在动。

他抱着孩子爬到张晓慧跟前,用手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。很微弱,但还是有的。

“来人啊,快来人啊!”安齐轩喊了三遍,才将嘴里的话给喊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