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4章 木槿

第314章 木槿

search;

产婆早在几天前就请来了,为的就是怕张晓慧出现什么意外。

两个产婆来了,一看屋里的情况,吓的面面相觑。转身就要走,直说没救了。

安齐轩一听这话,顿时没了主意。怀里的孩子一直在哇哇的哭着,咏哥儿也在哭喊着要找娘亲。他一个大男人听着两个孩子的哭声,竟然也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欢兰一见安齐轩也哭了,就知道找他拿主意是不可能的了。让老六将安齐轩扶回偏房去,她挽起衣袖,对着那两个要走的产婆道:“我知道你们怕担当责任,你们放心大奶奶出了什么事,安府绝对不会让你们担当责任的。你们不敢做,告诉我,我来做。”

两个产婆在安府吃住用了几天,这时候要走也确实不好。又听到欢兰这样说,才跟了进来。

**的血腥味很重,张晓慧面色发黑,跟断了气的人似的。欢兰在她的人中处狠狠一掐,张晓慧慢慢醒转过来,一醒来就虚弱的抓着欢兰的手道:“锦儿。”

“大奶奶,你先别说话,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。”蔡产婆抬着张晓慧的脚,让她双腿弯曲支了起来。

“孩子?”张晓慧愣了一下,随即捂着肚子道:“我的孩子,啊……”

“用力,用力……”房间里一片喊声,张晓慧昏了醒,醒了昏。

最后一个孩子是难产,腿先出来,头怎么也出来不了。

张晓慧累的再次昏死过去了,欢兰再掐她的人中,她也醒不过来了。蔡产婆见了,走过去对着张晓慧的脸用力打了两巴掌,将张晓慧给打醒了。

孩子顺利出来了,是个女儿。

欢兰将孩子抱给张晓慧看,张晓慧看着看着就哭了,指着孩子道:“你看多像锦儿,她就是锦儿。锦儿,锦儿……”

苍域雪山,安慕锦独自坐在一个山洞里,望着外面飘飘扬扬的大雪发呆。左侧胸口有一个很大的伤痕,不动也会隐隐作痛,一动就会痛彻心扉。

她醒来两天了,却一直都没有见到小王爷。她在想是不是小王爷出事了,如果小王爷好好的,他不会不来看自己的。

就像上次一样,脱胎换骨失败之后,她也没有看到小王爷,最后才知道小王爷出了大事了。

她问祁老,问朱老太爷,他们都说小王爷没事。

可没事的话,为什么不来看她?

她不相信祁老和朱老太爷的话,她想下山去找小王爷。只是她的身体太弱,脚一占地就会站不稳,只能坐着。即使坐着,她也不能坐太长时间。时间一长,她就会头晕。

“锦绣你醒了。”穿的跟个粽子似的祁老,从外面回来,手里提着一只野,笑呵呵的对安慕锦说:“今天我们可以吃烤兔子了。”

“祁老,什么时候才让我下山?”安慕锦低下头,没有去看祁老的眼睛,她怕自己会得到让自己失望的答案。

“锦绣,你现在的身体还不行。”果然,祁老只会这么说。

安慕锦不再说什么,右手轻轻摸到左胸口的位置,一碰就疼的她直皱眉头。慢慢将手放下,安慕锦又看了一眼外面,才慢慢躺下去。闭上眼,全都是小王爷的情景。

她的直觉告诉她,祁老和朱老太爷一定对她隐瞒了什么。

这里是什么地方?她来这里多久了,怎么这里的雪一直下个不停呢?

安慕锦心里有很多疑惑,可还没有等她想清楚,她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没有人和安慕锦说她睡了多久,她只知道每次她醒来外面都是白天。坐了许久都不见太阳下山,她每次都等不到太阳下山就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
随着她睡着醒来的次数增多,她胸口的伤痛也在渐渐减弱。但那个伤疤却十分的明显,弯弯扭扭的看着特别的丑陋。

这天外面的雪终于停了,太阳也出来了。金色的阳光洒在白雪上,将白雪镀上了一层不一样的颜色,看着特别的漂亮。

安慕锦想出去看一看外面的风景,她穿上厚重的外套,慢慢下了床。坐在**还不觉得,一下来走路,她就被外套压的胸口疼。走了两步,她胸口疼的厉害,不得不折返回来,将外套脱了。

趁着无人在这里,她将衣领拉开,往里一看,伤口流血了。

安慕锦自己也是大夫,她知道那点血不算什么,就用帕子擦了擦,血就没有了。但她也不敢再往外走了,坐在**看了一会儿,看累了就躺下睡觉。

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,安慕锦也没有再问祁老和朱老太爷她什么时候才能下山,更没有问小王爷什么时候来看她。她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生活着,他们和她说话,她会理。他们不和她说话,她能一天都不说一个字。

安慕锦醒来的消息传到小王爷手上时,他人已经快到京城了。

望着那张还没有手掌大的纸片上,写着四个大字:锦绣醒了。小王爷勒住缰绳,趴在马背上,低低的笑了。

黄旭见他突然这样,还以为他是内伤复发了,问道:“天成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小王爷抬起头,咧嘴笑着:“锦绣醒了。”

“娘的,你快吓死老子了,老子还以为你内伤复发了。师妹吉人自有天相,她当然能够醒过来。”嘴上这样说,黄旭心里其实也是很高兴的。

安慕锦她醒了就好,醒了就好了!每天让他看着这么一个木头脸,他都受够了!

“那我们还进京吗?”黄旭问。

城门就在眼前了,小王爷这一去,说不定大顺的皇位就是他的了。

“进!”小王爷说了一个字,扬起马鞭,双腿一夹马腹,快速往京城而去。

小王爷一进京,消息就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。皇上回了趟寝宫,将龙袍穿在身上,走到勤政殿,端坐在龙椅上,对华公公吩咐道:“传令下去,小王爷一进宫,立刻带他来这里见我。”

然小王爷进京之后却并没有回皇宫,而是先去了安府。

安齐轩一听府里来了位贵客,心里也不知道怎么想的,总是会想着那位贵客就是安慕锦。连生意也不谈了,直接和李老板说了一声抱歉,急冲冲的回了安府。

安府,小王爷双手抱着咏哥儿,逗他:“咏哥儿,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“知道。”咏哥儿奶声奶气的说道,转头看了张晓慧一眼,认真的回答:“你就是拐走锦儿姑姑的人。”

听到咏哥儿这样说,小王爷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。张晓慧却红着脸,制止道:“咏哥儿,不许胡说。”

咏哥儿懂事的点点头,哦了一声,那样子真是乖巧的不得了。怪不得安慕锦会喜欢咏哥儿,就连小王爷他也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。

安齐轩一进门就看到了小王爷,四处望了望。没有看到安慕锦,欣喜的眼神瞬间黯淡下来。

“轩哥,锦儿她没事。”张晓慧一看安齐轩这样,就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。

“真的吗?那锦儿呢?”安齐轩激动的问道,张晓慧指了指小王爷道:“小王爷还在这里呢,你不要失礼了。”

安齐轩看了看小王爷,将咏哥儿从他的怀里抱过来,粗声道:“我安齐轩就是一个粗人,说话不中听,但有句话我不得不说。锦儿跟了你,你为什么还要让她受伤?”

“轩哥!”听到安齐轩指责小王爷,张晓慧连忙拉了一下他的衣服。

安齐轩却没有理会,反而将张晓慧抱在了怀里,继续道:“锦儿是不是真的没事,我现在还不知道。除非你将锦儿好好的带到我们面前,我才相信你的话。”

“对不起,是我没有照顾好她。我向你们道歉,也向你们保证,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。”小王爷起身,诚挚的道歉道。

他明白安齐轩是关心安慕锦,所以不管安齐轩怎么指责他,他都不会生气的。反而还会为安慕锦感到高兴,还有一个这么关心她的哥哥,不像她的那些姐妹们。

“锦儿呢?”安齐轩见不到安慕锦,他是不会相信安慕锦没事的。

“她现在正在一个地方治病,我先回京办一件事。等这件事办好了,我就带她来京城见你们。”小王爷说道。

“这件事皇上会答应吗?”想到能见安慕锦,安齐轩的口气柔和了一些,不再那么粗声大气的了。

“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回来的。你们放心,就算皇上不答应,我也会想办法让你们见一面的。锦绣说她想咏哥儿,特别的想。”小王爷将目光放在咏哥儿身上,咏哥儿立刻张开双臂让小王爷抱。

小王爷伸手将咏哥儿抱过来,咏哥儿在他怀里咯咯的笑着。

看到这一幕,张晓慧情不自禁的想到安慕锦抱咏哥儿的情景了。那时咏哥儿还小,不会说话,只会笑,安慕锦一抱他,他就笑个不停。

锦儿,锦儿……

想着想着,张晓慧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,对安齐轩说道:“锦儿她没事,那我们的锦儿是不是要改个名字了?”

安齐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她说的是什么,问道:“什么锦儿,我们的锦儿,锦儿不就是只有一个吗?”

听到这话,张晓慧忍不住轻轻拧了他一下,小声道:“你忘记小女儿的名字也叫锦儿了吗?”

经由张晓慧一提醒,安齐轩才想起这件事来。那时两人都以为安慕锦已经不在了,加上小女儿长的有几分像安慕锦,于是张晓慧就给小女儿起了锦儿这个名字。

小王爷听说之后,去看了那个小锦儿,发现她和安慕锦还真有一些相似。主要是安慕锦和安齐轩长的像,所以小锦儿才像安慕锦的。

小锦儿还在睡觉,小王爷轻轻将她抱起来,摇了两下道:“就叫她槿儿吧,木槿花的槿。”

“好,这个名字好。”张晓慧高兴的说,又对安齐轩道:“木槿花,安慕锦。她们姑侄俩果然从长相,还是名字都是极像的。”

安齐轩是个粗人,起名字他听张晓慧的,张晓慧说好那就是好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