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8章 见见

第318章 见见

望着头顶那个大大的侯府二字,安慕锦忍不住热泪盈眶。.访问:. 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这里不是安府,也不是旧的侯府,而是皇上新赐给安齐轩的侯府。

如今她的大哥安齐轩是新的侯爷,她应该高兴的,只是她看到侯府两字就控制不住的想要流泪。

“大哥,恭喜你。”安慕锦擦着眼泪,哑着声音说道。

“小妹你知道的,你大哥我对这个爵位不感兴趣。而且我是个粗人,我……不过皇上给我的是个虚名,我还继续做生意。”安齐轩是不想要这个爵位的,但是圣意难违啊。

安慕锦笑笑,扭头嗔怪的看着小王爷,小声抱怨道:“为什么大哥做了侯爷的事情,你没有告诉我?”

小王爷装傻:“我也是刚知道,真的。”

“哼!”这样大的事情,小王爷不可能不知道,他开始学会骗她了。

安慕锦扭身进了侯府,还未走进前厅,一个丫鬟牵着咏哥儿跑了过来。咏哥儿三岁了,走起路来虎虎生风,摇头晃脑的看着特别的可爱。

一看到咏哥儿过来了,安慕锦就伸开双臂要去抱他。可他已经不认识安慕锦了,他认识小王爷。所以安慕锦的扑了一个空,小家伙跑到小王爷面前抱住他的‘腿’,‘奶’声‘奶’气的问道:“锦儿姑姑呢?”

“这不是吗?”小王爷将他抱起来,指着安慕锦道。

刚刚小家伙还问安慕锦呢,这会小王爷指给他看,他倒害羞起来。小嘴嘟着,低着头不敢看安慕锦。

“咏哥儿让姑姑抱抱你,小时候你经常要姑姑抱的。”安慕锦伸手过去,咏哥儿有些害羞,但也没有排斥。

三岁的孩子也是有重量的,小王爷担心安慕锦抱他会挤到伤口,就在一旁托着安慕锦的胳膊。这一幕看着真是温馨,而黄旭却觉得酸,扭头先去了前厅。

“姑姑,你真的是锦儿姑姑吗?”到了前厅,小家伙终于敢和安慕锦说话了。

安慕锦笑着点头:“我就是锦儿姑姑。”

“爹娘说槿儿妹妹长得像你,可我看姑姑比她好看多了。妹妹丑。”说到妹妹丑,小家伙的嘴巴撅起来,可爱的让安慕锦忍不住亲了一口。

被抱着的槿儿好像听懂了哥哥的话似的,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表示了自己强烈的不满。

“咏哥儿,哪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妹妹的?”张晓慧笑着训道,又看着安慕锦,伸手‘摸’了‘摸’她的脸道:“锦儿,你终于回来了。[棉花糖小说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,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,全文字的没有广告

。]”

话一说完,张晓慧也流下了眼泪。安齐轩看了,憨笑道:“小妹能回来是好事,你哭什么啊?”

“你什么都不懂,我这是高兴的。锦儿,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张晓慧低头擦了擦眼泪,又认真的看着安慕锦。

咏哥儿还不懂大人的心思,听张晓慧说好好看看安慕锦,就在一旁说:“娘亲你好好看看姑姑,真的和妹妹一点都不像。”

“噗!”好长时间没有看到安慕锦了,本来张晓慧还有点想哭,听到儿子这话却没有忍住,扑哧一声笑了。

“等妹妹长大了,就和姑姑像了。”张晓慧知道安慕锦受了伤,怕她抱的累,要去将咏哥儿接过来。而咏哥儿却搂着安慕锦的脖子,撒娇道:“我就要姑姑抱。”

见他这样,张晓慧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骂了。

安慕锦搂了搂咏哥儿,开心的说道:“没关系,我抱着不累。”

‘奶’娘将鸿哥儿和槿儿抱过来,安慕锦首先看了小槿儿。她小小的,眼珠子黑溜溜的盯着安慕锦看,看了一会儿又哭了起来。

咏哥儿在一旁解说道:“槿儿妹妹平时不爱哭的,今天一看到姑姑就哭,肯定是觉得自己长的没有姑姑好看,气哭了。”

小家伙的话将大家逗的直笑,槿儿听到大家的笑声,哭的更厉害了。她哭的太厉害了,‘奶’娘只得带她下去喂‘奶’。

在看鸿哥儿的时候,咏哥儿也有话说。他伸手点了点鸿哥儿的脸,鸿哥儿睁大眼睛看着他,嘴巴张着咿咿呀呀的叫着,不知道想表达什么。

咏哥儿转过脸对安慕锦认真的说道:“姑姑,平时最爱哭的就是他了。只要别人碰他一下,他就会哇哇的大哭。今天他看到姑姑回来了,他就不哭了,说明他喜欢姑姑。姑姑你回来了,还会走吗?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愣了一下。看到安齐轩和张晓慧都在看着自己,她更是不敢将心里的话说出来。

虽然安慕锦没有说话,但一看安慕锦犹豫了,张晓慧就猜到了答案。安慕锦到底还是要走的吧。

唉,之前看不到安慕锦,想着哪怕见她一面也好。现在安慕锦能回来了,又想着她能留下就好了。

这人的想法啊,真是变来变去,‘欲’望是没有止境的。

想到这些张晓慧忍不住摇摇头,笑了一下对咏哥儿道;“咏哥儿,让娘亲抱着你。姑姑的身体不好,不能总是抱着你。”

咏哥儿一扭头,伸着手对小王爷道:“我要姑父抱。”

小王爷笑呵呵的将咏哥儿抱过来,咏哥儿开心的咯咯笑了起来。

吃晚饭时,咏哥儿也是黏着安慕锦,惹的小王爷在旁边说:“锦绣啊,我们什么时候也生个孩子啊

。”

安慕锦瞪着小王爷,慢慢的就红了脸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“锦绣你不想吗?”见安慕锦红了脸,小王爷追着问道。

安慕锦低头吃饭,不理小王爷。大哥大嫂都在呢,他这是在干什么呀。

出嫁的‘女’儿再回娘家,是不能和姑爷一起睡的。所以安慕锦和小王爷自成亲后,第一次住在一个地方,却分房睡了。

小王爷对这个规矩有些不满,却也只能忍着。晚上睡不着就想安慕锦,想她有没有想自己。

安慕锦这会正忙着和张晓慧说话,还真的没有工夫想他。

从张晓慧嘴里,安慕锦知道了安慕雪的一些事情。她自回京之后就去过一次安府,还是安慕珍被打发回来的那次,连安府的‘门’都没有进。

安齐轩问她住在哪里,在做什么,她都没有回答。事后安齐轩一直在京城里秘密找她,找了差不多一年还是从别人嘴里听说的,安慕雪成了青楼的头牌。

听到这个消息,安齐轩整整气了两天。两天后去青楼找她,想为她赎身,她却笑着说:“哪里有青楼快活,我就喜欢青楼。”

“唉,你说她说的这是什么话!你大哥回来之后,气了好几天才好。就算安慕雪和金云堂和离了,她好歹也是侯府嫡小姐,只要她能收心,找个‘门’楣低的人家好好过日子,也不是不可以的。可谁知道她,她竟然做了那样的人。”张晓慧说这话时已经很淡定了。

她现在不像刚听到时生气了,也不觉得羞耻了,有的只是无奈。

安慕雪就是个笨蛋,金云堂对她的喜欢他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。哪怕她低头和金云堂认个错,去求求他,他也不会不顾以往的恩情,说和离就和离了。

虽然张晓慧说她不生气了,但安慕锦听的出来,张晓慧也很为安慕雪觉得不值吧。就像她一开始知道安慕雪做了军妓一样,她首先就认为是安慕雪不争气,接着就是怨金云堂的过分。

后来,她听了小王爷的话,才知道这些事都是安慕雪自愿的。她不是安慕雪,根本无法了解安慕雪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

“大嫂你也别为她伤神了,就当她嫁出去了,不再是安家的人了吧。”安慕锦劝着说道。

张晓慧叹了一声道:“唉,我是看清楚了,侯府的五个‘女’孩啊。过的最好的是安慕琴,次之是安慕‘玉’,然后是安慕雪,最后是安慕珍。”

“那我呢?”安慕锦没有听到张晓慧说自己,连忙笑着问道。

“你啊?”张晓慧轻轻点了点安慕锦的头,笑了。笑着笑着就哭了,哭着哭着又笑了:“苦尽甘来,锦儿你的好日子就要来了

。”

“谢谢大嫂。”安慕锦搂着张晓慧撒娇,张晓慧搂着她的肩膀道:“安慕‘玉’嫁的人家离京城不远,明儿让轩哥去接她回来。要是你不想见她,就算了。”

“见见吧,有些事情我想问问她。”安慕锦闭上眼,脑海里却想不出安慕‘玉’的样子,“她过的好吗?我还以为她嫁的人家是京城的人家呢。”

“当时侯府的情况,京城里的人都是知道的。老夫人和小夫人的丧事还没有过去,侯府就要嫁‘女’儿,是个明白人都不敢要啊。不过她的家离京城并不远,坐马车的话小半天就到了。”顿了一下,张晓慧又道:“她过的好不好,我们也不知道。她很少和我说她家里的事情,每次来还给咏哥儿带礼物,应该过的不差吧。”

“哦!”安慕锦哦了一声,笑道:“应该不会差的,父亲应该给她不少的嫁妆。”

“说到嫁妆,我想起来了。锦儿你的嫁妆还在安府呢,到时候让天成都给拿回去吧。”张晓慧拍着手,‘激’动的说道:“差点将这事给忘记了。”

“嫁妆?我的?”安慕锦诧异的问道,她的嫁妆不就是离京时,娘亲给的那些钱吗?

那些钱可够置办好多嫁妆了呀,怎么还有嫁妆呢?

“对啊,就是你的。娘亲去了之后,父亲给你置办的嫁妆,总共十八个大红箱子。一年多了,那些红箱子都还跟新的一样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安慕锦感伤的想哭。娘亲刚过世,父亲就给她置办嫁妆,当时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。

“不用了,那些嫁妆留给槿儿吧,我不需要了。”

“槿儿的嫁妆有我和轩哥准备就好了,这是父亲留给你的,你就收着吧。说不定里面有父亲留给你的东西,你好好看看。”张晓慧一说完,安慕锦就想到了藏宝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