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19章 暗藏

第319章暗藏

最后一次见安慕玉是什么时候,安慕锦已经记不大清楚了,她对安慕玉最深的印象只有两次。

第一次就是,安慕玉抱着棉花让她写她答应安慕玉收养棉花的凭证。第二次就是,安慕雪在背后踢安慕琴,正想要踢她的时候反而被她踢倒在地,安慕琴将安慕雪的脚踩的骨折加重,安慕玉说了她的假话,说了安慕琴的真话。

那时安慕锦已经是嫡女了,是安慕玉不敢得罪的,所以她才敢讲安慕琴的真话。在当时安慕锦就知道安慕玉这人心机深,也防着她。

只是她跟上次用棉花给孔融雪传递信号一样,之后就没有再做过什么坏事了。也许她做了,安慕锦没有发现吧。

再见到安慕玉,安慕锦才将记忆里她的影子给拼凑在一起。嫁人之后,她的身材丰满起来了,脸色比之前黯淡了一些。

特别是那双手,以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,白嫩白嫩的。如今变的粗糙起来,手背上还有一些冻过的痕迹。

安慕玉看到安慕锦时楞的厉害,张了几次口都没有叫出安慕锦的名字。张晓慧以为她忘记了,脸色不悦道:“这是锦儿妹妹。”

“我知道。她不是死了吗?怎么……”安慕玉说到一半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,连忙将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安慕锦一点也不在意的看着她,平和的笑着问她:“你是怎么我死了的?”

“我,我……”安慕玉说不出来了,眼里有一丝的慌乱闪过,随即就低下了头。

看到安慕玉这样,安慕锦心里疑惑更甚,追问道:“玉儿,和姐姐说说,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?”

一开始,安慕锦还以为安慕玉是从安齐轩这里听到的消息。但见她问安慕玉话时,安慕玉眼神闪躲,还低着头,明显是不敢将实话告诉她。也就是说安慕玉有自己的消息网,但这个消息网是谁给她给编织的呢。

安慕雪?也有可能。她天天在青楼里,见各种男人,消息也是有的。

安慕珍?也有可能。她虽然被打入冷宫,但她也是有手段的,不然也不会悄无声息的害死了和她同时怀孕的两个妃子。

“我听得缘庵的尼姑们说的,她们给你办法事超度,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死了。”平静下来后的安慕玉抬起了头,眼里再也没有慌乱。

得缘庵为安慕锦超度的事情,张晓慧昨晚和她说过了。张晓慧还说是孔融雪有心,安慕锦却认为这事和皇上有关系。

孔融雪只是一个尼姑,她到哪里知道自己死没有死。

但安慕锦不明白的是,皇上怎么突然跑到得缘庵让孔融雪为她超度呢。这个问题她想她是一辈子也不可能知道的了,因为她不会去问皇上的。

几句话下来,安慕锦发现安慕玉又变成之前的沉稳了。这人心机深的很,逻辑又强,且对她起了防心,恐怕一时半会是问不出什么的了。

在这里听安慕玉说那些假话,安慕锦觉得没劲,说找小王爷有事就先走了。

在走出房间时,她还听到安慕玉在和张晓慧夸她变好看了。

这话安慕玉是不会当着她的面说的,因为太违心了。

一走出院子,安慕锦就不停的揉脸,扯扯嘴角,好半天才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来。

看了看方向,她抬脚往左边走。刚走完一条小道,她就听到小王爷在喊她。她扭头看了看,才在一大丛芭蕉叶后看到小王爷的半个头。

芭蕉叶旁边就是一个池塘,小王爷肯定在那里钓鱼。

果然,安慕锦走过去一看,小王爷身旁的木桶里已经有五六条鱼了。咏哥儿趴在木桶旁边指着那些鱼对安慕锦道:“姑姑你快看,鱼鱼在吐泡泡,它们哭了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它们哭了,你能看到它们的眼泪吗?”安慕锦没有明白咏哥儿说的泡泡就是鱼的眼泪,还打趣的问道。

咏哥儿很认真的指着那些泡泡道:“姑姑,这么大的眼泪你看不到吗?”

看着那些泡泡,安慕锦才瞬间反应过来。明白之后,她将咏哥儿抱在怀里,亲了两口夸赞道:“咏哥儿怎么这么聪明?天成你听到了吗,咏哥儿说鱼的眼泪就是鱼吐出来的泡泡。”

“听到了。”小王爷回头摸摸咏哥儿的头,有些失落道:“可惜了,他和京儿已经有婚约了。不然的话,我一定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他。”

“天成你怎么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个。”安慕锦忍不住抱怨道,咏哥儿这么聪明,万一听懂了怎么办?

还好咏哥儿对鱼儿的眼泪很感兴趣,一直在用手戳那些鱼吐出来的泡泡,没有在意小王爷说的是什么。

小王爷呵呵笑了两声道:“好了,以后我不说这话了。锦绣你不是说要给鱼做记号吗?你看我钓了这么多,你快点给它们做个记号吧,看看它们明天还会不会上钩?”

“一年了,我都忘记这件事了。”安慕锦伸手往水里一探,那鱼立刻挤成一团。在水里翻起了水花,溅了安慕锦和咏哥儿一身的水花。

安慕锦吓的往后躲,而咏哥儿却拍着手咯咯的笑了。他一点也不害怕,反而还有一些兴奋。

见此情景,小王爷也笑了:“锦绣告诉我方法,我来给它们做记号。”

“我想用针在它们的鱼鳍上系一根红线,是不是太残忍了?”安慕锦一说完就摇头,觉得这个主意不好。

“总比吃了它们的好,系红线的都不吃。”小王爷总是这么会说话,安慕锦听了之后就不觉得自己残忍了。

当初他们被迫离京,安慕锦第一次离京心中很是惆怅。被他说成是游览山河,安慕锦就不觉得他们是被赶出京城的了,心里好受多了。

拿来针线,安慕锦想自己试试的。试了两次都失败了,她只好将针线递给小王爷。

小王爷说了句等等,然后将鱼竿网上一抬,又是一条大鱼。

将大鱼取下来,小王爷先让安慕锦挑个大的晚上吃。其他的鱼,他都为它们的鱼鳍上穿上了红线。

在吃晚饭前安慕玉就要走,张晓慧拉着她道:“从这里到你家要小半天的时间呢,这还有一个时辰就要天黑了,你就别走了。”

“大嫂你让我回去吧,我担心孩子晚上见不到我会哭。”安慕珍推拒着往外走。

正好安慕锦来听到了这些话,笑道:“玉儿你这是要去见安慕雪,还是要去见安慕珍呀?”

闻言,安慕玉全部的动作一顿,很快就冷静下来。右手抬起,将额前的一绺长发别到耳后去,和安慕锦装糊涂道:“锦儿姐姐你说什么啊,我怎么听不懂呢?雪儿姐姐在哪里我都不知道,珍儿妹妹又在皇宫,我就是想见她们也见不到啊。”

“安慕玉别和我装呢,说你是如何得知我死了的消息的。”安慕锦将脸一板,声音也变得比刚才冷厉许多。

张晓慧也不拉着安慕玉了,走到安慕锦的身旁。和她一样冷冷的盯着安慕玉看,沉声问道:“玉儿,你你是不是骗了我们什么?”

安慕玉挺冷静的,面对两个人的质问依然很平静,嘴角扯起一抹笑容道:“我能骗你们什么呢?大嫂,锦儿姐姐,你们误会我了。那个消息我真的是从得缘庵听来的,这件事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啊。”

“还在胡说。如果你真的是从得缘庵那里知道的,为何在我一开始问你的时候你就不告诉我,而是想了一会儿才告诉我。安慕玉,你最好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,否则……”安慕锦警告的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玉突然跪在了安慕锦的面前,拉着她的衣裙,仰头就哭了。

“锦儿姐姐我错了,求求你原谅我。我的确不是从得缘庵那里知道你死了的消息,是珍儿告诉我的。”说到这里,安慕玉哭的厉害,鼻涕流出来了,她不得不停下来擦了擦鼻涕。

擦完之后,她继续说:“自从她被打入冷宫之后,她就很少和我联系了。直到去年也就是这个时候吧,她突然写信和我说你死了,还和我说是皇上杀了你。我收到这个消息吓的不得了,一开始还不相信,直到得缘庵传来为你超度的消息,我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

张晓慧是不知道安慕锦为何受伤的,现在听到安慕玉的话,她才明白过来。安慕锦之所以会受伤还差点死掉,都是皇上做的啊。

心疼的看着安慕锦,张晓慧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。那个差点杀了安慕锦的人是皇上啊,她想骂人也不能骂。

“大嫂别多想,事情都过去了。”安慕锦见张晓慧看着自己欲言又止,就知道她心里肯定不好受。

“锦儿,真是苦了你了。”张晓慧别过脸,擦掉了眼里的泪,再回头时眼里都是笑。

安慕锦也对她笑笑,再看地上的安慕玉时又变的冷漠了:“看来她和你的关系不错,之前你是不是还为她做过什么事情?”

“她是让我做过几件事,但是我都以身体不舒服推脱了。”安慕玉哽咽一声。

“是什么事情,你这么好的记性应该不会忘记吧?”安慕锦提前将她的后路给堵死,她眼里闪过一丝无奈,只得将哪几件事给说清楚。

有几件事安慕锦是不知道的,也许安慕珍自己也没有对她做吧。她记得的事情就是安慕珍误将夹竹桃花当成了茉莉花送给她,后来又诚恳道歉。

看安慕珍道歉时那么诚恳,安慕锦还真的以为她不是诚心的。结果听安慕玉说她曾经想让安慕玉做这事,安慕锦就知道是她太容易相信她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