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0章 是谁

第320章是谁

让安慕锦很惊讶的是,关于藏宝图的事情安慕珍并没有和安慕玉说。安慕锦想安慕珍应该是想自己找到藏宝图吧,所以才没有说的。

看着地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安慕玉,安慕锦声音缓和了一些:“进屋吧。”

“我想回去。”安慕玉抬头渴求的看着张晓慧,泪眼汪汪道:“大嫂我真的很担心孩子,怕孩子突然找不到我会哭。”

张晓慧看她哭的这么可怜,就想答应,安慕锦则对门口的两个丫鬟道:“将她请到屋里去。”

那俩丫鬟也都是聪明伶俐的,知道安慕锦的身份,二话不说的过来一左一右夹着安慕玉就进了屋。

张晓慧发现安慕锦的脸色不对,担心的问道:“锦儿,你怎么了?”

“安慕珍进了冷宫,还能够和她传递信息,这其中一定有牵线的人,而她却不肯说那个人是谁。我猜那个人可能是我们认识的,所以她才一直都不说。又或者是她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,我今晚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。”安慕锦拉着张晓慧一起进了屋。

一进屋,就看到安慕玉跪在地上在对着门口磕头,嘴里念叨着:“锦儿姐姐该说的我都说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。”

“这是干什么呢?”安慕锦对两个丫鬟使了个眼色。

两丫鬟立刻将安慕玉扶起来,按着坐在椅子上,一个拿着帕子为她擦眼泪,一个给她倒了杯茶。

“玉儿妹妹快别哭了,你这样哭别人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我们将你怎么样了呢?”安慕锦将茶杯往她面前递了递,又给她擦了擦眼泪道:“你要是真的担心孩子,我现在就让大哥快马加鞭去将你的孩子接过来。”

“别!”听安慕锦这样说,安慕玉连忙拒绝,“孩子还小,不习惯到陌生的地方,还是算了吧。”

看安慕玉的情绪恢复的差不多了,安慕锦才问:“如今珍儿在冷宫里,她手再长也够不到你了,你就告诉我那个为你们传递信息的人是谁吧?”

“锦儿姐姐,那个人我真的不认识。每次她给我送信都是蒙着面,而且还不说话。她穿的严严实实的,我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。”安慕玉着急的说道,因为着急眉头紧紧的皱着。

有安慕珍的事情在先,安慕锦就不怎么相信她的话了,继续问:“你告诉我实话吧,那人到底是谁?怎么才能联系到她?”

“我真的不知道,每次都是她主动找我,我找她是找不到的。”安慕玉咬了一下唇,又想下跪,被两个丫鬟压住了。

她扭头看了看两个丫鬟,有点不高兴,但也表现的不怎么明显。

“现在你的相公和孩子应该在来时的路上了,难道你想我当着他们的面这样问你话吗?”安慕锦温和一笑,那笑容明明很好看,可在安慕玉看来却十分的可怕。

她往后缩了缩脖子,不可置信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儿姐姐你别逼我了,就是他们来了,我也是这个回答。”

“安慕珍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,让你这样为她卖命?”安慕锦眯眼问道,心里有些着急。

她还不知道原来安慕玉是个硬骨头呢,怎么问安慕玉都能咬死一个答案。

“我这不是为她卖命,是真的不知道。刚刚你问我的问题我都回答你了,这个问题我说的也是实话。”安慕玉坚持说自己不认识,安慕锦又气又急。

到了天黑,安慕锦也没有问出什么来,而她也不会真的拿着安慕玉的孩子来相逼。

丫鬟们来喊吃饭了,安慕锦是一点胃口都没有。让张晓慧带着安慕玉去吃饭,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。

在张晓慧这里坐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,小王爷着急的找了过来。见屋子里连灯都没有点,安慕锦一个人趴在桌子上,那样子真是让人心疼。

轻手轻脚的走过去,小王爷将安慕锦抱在怀里,轻声问道:“锦绣,怎么了?”

“安慕玉她不肯告诉我实话。”安慕锦抱着小王爷,心里一阵阵的无力感。

是她对这个妹妹太不了解了吧,无论她怎么威逼利诱,安慕玉就是不肯将实话说出来。

“你想知道什么?”小王爷问,安慕锦一听,猜到小王爷可能知道,当即仰头看着他道:“天成,你又瞒着我!”

一见安慕锦用不满的眼神看着他,小王爷忍不住笑了起来,捏了捏她的脸颊道:“锦绣你误会了。我没有事情瞒着你,我是想问你你想从她的身上知道什么?”

“她和安慕珍一直有联系,我想知道她们的中间人是谁。还有娘亲去世时的情况,我也想详细的知道。当时大哥大嫂都在安府,只有她和安慕珍在侯府。安慕珍,我是不会见她的,所以我只能从她的身上得到答案。”安慕锦站起来,懊恼的看着前方:“可是她什么都不肯说,让我很难受。”

“别难受了。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,不急于这一时。”小王爷轻声安慰。

安慕锦没有说话,心里在想着怎么才能让安慕玉开口说实话。

小王爷见她不说话了,拉着她往外走,“锦绣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哪里?”安慕锦刚问出来,小王爷抱着她飞向了屋顶。

一个又一个屋顶踩过来,再停下时,安慕锦和小王爷已经来到了楼阁的南楼屋顶。

拉着安慕锦一起坐下,小王爷搂着她道:“还记得那次我们在屋顶上的见面吗?”

“记得,你生气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。”想起那天的事情来,安慕锦也没有觉得她哪里有说错,到现在都还郁闷着。

“有生气也有害怕,不过都过去了。”小王爷笑着说。

“生气什么,害怕什么?”安慕锦追问。

“生气你的言而无信,害怕我的身体不行。如果我的身体没有治好,突然死了,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了,你该怎么办?”小王爷问。

“怎么会是一个人呢?我还有父亲,还有娘亲。就算他们都不在了,我还有大哥大嫂。”安慕锦是故意这样说的,果然小王爷的脸色有点变了。

心里偷笑两声,安慕锦摇着他的大手道:“放心,我不会那样想的。如果你真的死了,我就会给你陪葬。不过你得告诉我,我哪里言而无信了?”

听安慕锦这样说,小王爷又高兴起来,脸色好多了:“你听说要做我的暖床丫鬟,就主动说要做普通丫鬟,还说以后会回侯府。看来不是你言而无信,是你将答应我的事情忘记了。你忘了和我说的话,你要做我一辈子的丫鬟了吗?”

“当然没有忘,但我说做一辈子的丫鬟就是普通丫鬟。如果一早知道做暖床丫鬟,打死我都不会同意的。”这像是安慕锦该说的话,如果她跟其他人一样,小王爷也就不会选择她了。

从王府回来,安慕锦心情好多了。但一想到安慕玉,她的心情又不好了,躺在**总是睡不着,看样子是要失眠。

好像才刚睡着,突然听到外面有丫鬟在喊抓贼呀。

安慕锦一个激灵,立刻披着衣服往外跑。门一打开,看到一个黑影快速的爬墙去了。

接着丫鬟们追过来,问她有没有看到人。安慕锦指了指墙头,丫鬟们又都追过去了。

闹了一个多时辰,侯府里的人都起来了,却依然没有抓住那只贼。

安慕锦这个院子不安全了,小王爷过来守着她,对她说:“快说吧,等天亮了我们回王府。”

那样的话,他和安慕锦就不用分房睡了吧。

有小王爷在这里,安慕锦睡的很踏实。早上醒来,安慕锦靠着床头发呆。小王爷问她怎么了,她只是摇头。

想了一盏茶的功夫,安慕锦突然想到了梦里的那个人是谁了。梦里有个人和她说话,她一直看不清那人的脸。即使看不清,她却觉得认识那人。早上就在想那人是谁,想了这么久才想起那人就是如菊。

两年多了,这还是她第一次梦到如菊。

也许是如菊的魂魄知道她回来了,所以才会来找她的吧。

“锦绣。”见安慕锦流了泪,小王爷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,用手轻轻为她擦掉眼泪。

“我想回侯府一趟。”安慕锦趴在小王爷的怀里说道。

小王爷恩了一声同意了,他知道安慕锦说的侯府并不是这个侯府。

安平侯府的大门已经换过新的了,门头的牌匾被烧的掉了两个字,只能看到一个平字,还有一个府字。

光从外面这破落的景象看,就能猜到里面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安齐轩拿出钥匙,将门打开,院子里都是荒草,一进去就能闻到那夹杂着热气的草香味。

“自从父亲将这里烧了之后,我就没有来过。”安齐轩将门完全打开,带着他们往里走。

安慕锦看着往日熟悉的侯府变成了这般模样,心里有酸楚也有解脱。烧了好,烧了皇上就不会再想着侯府有藏宝图了。

从沁香苑一路看下来,越往后看,越是荒草连天,越是凄凉。到了锦绣苑的时候,众人都愣住了。

按理说锦绣苑处于侯府的中心位置,这里应该也是非常的荒凉。可院子里却没有荒草,房子被烧的只留下一小间还算好的。应该是被人休憩过了的,不然不会看着那么结实。

这里有人住?

几人带着疑惑往里走,里面的人听到了动静,突然冲出来,一翻身跑了。那背影熟悉的让安慕锦忘不掉,昨晚进她院子里的人就是这个人。

这个人她是谁?

小王爷和黄旭同时追了出去,不一会儿两人回来了,人跟丢了。

“看样子她对这里很熟悉,一转眼就不见了,应该是躲起来了。”小王爷皱了眉,对安慕锦:“我派人来搜院子吧,她跑不远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