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1章 平静

第321章平静

“算了。她应该是个可怜人,不然也不会一个人住在这里。这里也没有人住,就当给她留个容身之所吧。”安慕锦不赞成小王爷这样做。

小王爷点点头道:“也好。”

几人进了房间,里面的东西很简单,一张床,一个椅子,连个桌子都没有。刚刚那人应该是在吃东西,地上有一个吃剩的脏馒头,滚在地上沾了许多的灰尘。

在锦绣苑逗留了一会儿,后面的安慕锦都不想看了,一行人又走出了侯府。

听到关门声传来,一个浑身黑乎乎、看不清衣服颜色的人从地下钻了出来。她站在锦绣苑门口,往侯府大门方向看了两眼,留下几滴眼泪,随即转身进了房间。

安慕锦他们刚到侯府,安慕玉急冲冲的从里面跑出来,身后跟着的是张晓慧。

“轩哥,快拦住她。”张晓慧累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安齐轩一把将安慕玉抓住,安慕玉挣扎了两下都没有挣开,她低头就要咬安齐轩。安齐轩抬着她的下巴,看着她道:“玉儿你跑什么?”

“我想回家。”安慕玉咬着牙说道。

“没有人不让你回家,你要是真想回家。吃了午饭,我派人送你回去,不急于这一时。”安齐轩放下她的下巴,拉着她往侯府里走。

安慕玉十分排斥进侯府,一个劲儿的往后退,嘴里说着:“大哥你让我回去吧,我真的担心孩子。”

事情还没有弄清楚呢,安慕锦怎么会让她走,笑着道:“玉儿妹妹别急着回去啊,我们姐妹还有话没有说完呢。”

安慕锦的话音一落,安慕玉浑身抖了一下,惊慌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锦儿姐姐该说的我都说了,求求你放了我吧。”

一听她这样说,安慕锦心中烦躁,胸口发闷,气的脸色都有些发白。安慕锦都还没有对她做什么呢,她就这样说,好像安慕锦将她怎样了似的。

小王爷见了,握住她的手轻声道:“别生气,让我来问问她。”

安慕锦恩了一声,别开脸,她一点都不想看到安慕玉的那张脸。

安齐轩拉着安慕玉,一直将她拉到安慕锦的房间,才和张晓慧一起离开。

安慕玉一看安齐轩和张晓慧走了,双腿一弯就给安慕锦跪下了,求安慕锦放过她。

看到安慕玉这样放低姿态,不顾形象的求着自己,安慕锦就一阵冒火。

她真是没有看出来,安慕玉竟然能屈能伸的这么厉害。如此能屈能伸的人,心里一定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。

这也就是安慕玉一直着急回家的原因吧。

“安慕玉你最好说出那个人是谁来,不然我也会通过别的办法,让安慕珍先开口说出那个人的身份的。”小王爷等她说的差不多了,才冷淡的开口。

小王爷的话果然比安慕锦的话有杀伤力的多,至少安慕锦能从安慕玉的眼里看到了恐惧。

“不要怀疑我的能力,如今我是当今皇上的小王叔,想知道一个消息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安慕玉你是一个聪明人,即使你不说,也有人会说的。”不等安慕玉说什么,小王爷又继续说道。

安慕玉怔然的跪在地上,犹豫了一会儿,突然给安慕锦磕起了头来:“锦儿姐姐,给娘亲下毒的事情是珍儿逼着我做的,不是我自愿的。我已经给娘亲道过歉了,求求你原谅我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安慕锦震惊的后退两步,胸口疼的厉害,脸色一下成了白纸的颜色。

小王爷发现了安慕锦的不对劲,连忙一把将她抱住,低声问道:“锦绣,你是不是胸口疼?”

安慕锦咬着唇,重重的点了点头。胸口特别的疼,她连碰一下都不能。

“对不起,锦儿姐姐,我真的是被逼的。那时珍儿还是珍贵妃,她让我下毒,我真是没有办法啊。”安慕玉还在哭着哀求,一声一声的给安慕锦磕头。

殊不知她的每一句道歉都像是刀子一样,狠狠的扎在安慕锦的心里。

安慕锦胸口疼的太厉害了,疼的她连眼前的小王爷都快看不清楚了,“天成,我心好疼。”

“锦绣是哪里疼,是心疼,还是胸口疼?”小王爷抓着安慕锦伸来的手,紧紧的握住。

“是……”刚说了一个字,安慕锦眼睛一闭,昏倒在了小王爷的怀里。

“黄旭!”小王爷气沉丹田,一声下去,整个侯府都跟着颤抖了三分。

黄旭来时,安慕锦的胸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。

安慕锦的伤口一直恢复的不错,下山后更是一点异常都没有。今天突然流了这么多的血,把黄旭也给吓住了。

要仅仅是开刀的地方流血就算了,若是里面也流血了,恐怕安慕锦得再上一次雪山。

看到安慕锦昏倒了,没有人再注意自己,安慕玉擦掉眼泪,扶着膝盖爬起来就要走。

还未走出院子,她人就被欢兰拦下:“四姑奶奶你要是就这么走了,就算夫人原谅你,主子也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“我……”安慕玉回头望了一眼屋里,刚刚安慕锦突然昏倒,小王爷那吓人的样子她已经见过了。

如果小王爷不原谅她,她的下场一定很惨。

“我想去茅房。”安慕玉吞了一口唾沫,转头看着欢兰。

欢兰撇撇嘴:“我带你去。”

“好。”走了两步,安慕玉忍不住抓着欢兰的胳膊问:“你家夫人不会有事吧?”

欢兰没有理她,她问了两遍之后就不问了,身子一直在发抖,也是吓的不轻。

房间里,黄旭给安慕锦止了胸口的血。观察了一会儿,那伤口不再流血了,黄旭才对小王爷道: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怎么回来了,还会出事?”

“你先出去。”小王爷沉着脸,黄旭哼了一声,别手往外走了几步又回头道:“注意她的伤口,若是还流血立刻叫我,可能是里面的刀口破了。如果是里面的刀口破了,那这事就麻烦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小王爷口气轻的几乎听不到,黄旭摇摇头,不再说什么,抬脚就走了。

晚饭之后,安慕锦才慢慢醒过来,胸口的疼痛还在。她一动,就忍不住倒吸一口气。

“锦绣你慢一点。”小王爷见安慕锦醒了,连忙轻柔的将她扶起。

扶着她靠在床头,小王爷又看了看她胸口的那道伤,没有流血他才放下心来。安慕锦一见他看到那道伤了,推开他道:“天成你别看。”

“锦绣事情都过去了,你别多想了。你知不知道刚刚看到你胸口流血了,我真的很害怕。”小王爷说到最后,声音梗塞一下,差点没有将话说出来。

“天成。”小王爷低着头,安慕锦偏头一看,看到小王爷流泪了。

那一刻,安慕锦的心揪了一下疼起来。

她忍着胸口的疼痛,伸手抱住小王爷道:“对不起,让你担心了。”

“锦绣答应我,不管真相多么残忍,你都冷静下来好吗?”小王爷真的害怕,害怕安慕锦里面的刀口破裂,怕失去她。

“好。”安慕锦吸了口气,平静道:“安慕玉呢,我想见她。”

安慕玉已经将那天的事情详细和张晓慧说了一遍,张晓慧听了也是气的心口一阵阵的缩着疼。她都气成这样,更何况是小夫人最疼爱的安慕锦呢。

在得知安慕锦还想见安慕玉时,张晓慧对安慕玉说:“我和你一起去,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最好有个数。”

“恩。”到了现在这时候,安慕玉只有听张晓慧的。

她也怕万一自己说了什么话刺激到安慕锦,安慕锦有什么意外,那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。

安慕玉来时,安慕锦正一口一口的喝着细粥。看到安慕玉来了,安慕锦将小王爷的手往旁边一推,指着床前的绣凳道:“安慕玉你坐。”

安慕玉胆战心惊的坐在了那个绣凳上,低头不敢看安慕锦。

“看着我。”安慕锦又道,安慕玉这才敢抬起头看着她。

“和我说说当时的情况吧。”安慕锦闭着眼睛,她答应过小王爷不管真相多么残忍,她都会平静下来的。

“那时珍儿还是贵妃,又带着身孕,她回侯府,每个人都将她当菩萨供着,就怕她有了一点闪失。娘亲让最好的丫鬟去照顾她,她却还是不满意,指定让娘亲去照顾。娘亲那时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去照顾她是不会出事的。可是……”重点来了,安慕玉紧张的看了张晓慧一眼,不知道自己该说不该说。

“继续。”安慕锦闭着眼道。

“可是珍儿她说想让娘亲帮她洗澡,娘亲也答应了。在洗澡的时候,珍儿设计用水弄湿娘亲的衣服。然后,然后由我将撒上毒药的衣服拿给娘亲。娘亲穿上那衣服之后,伤口感染,中毒而死。因为大夫是珍儿提前找好的,所以只说是伤口感染,并没有说是中毒。”安慕玉一口气说完,见安慕锦没事,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。

“就这些?”安慕锦睁开眼,心还是会疼,胸口也会疼,但她已经控制的很好了。

“其实娘亲心里明白是珍儿对她下的手,但她没有说,挺了两天才去的。”安慕玉又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娘亲知道?”安慕锦问,秀眉轻皱。

安慕玉这个人总喜欢话说一半留一半,惹的安慕锦干着急。

“无人的时候,娘亲问我是不是我给她拿的衣服有问题。我承认了,说是珍儿逼我的。娘亲没有责怪我,只说让父亲快点给我寻户好人家嫁了。”说到这里,安慕玉痛哭起来,起身跪在安慕锦的床前:“锦儿姐姐,我真的错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