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2章 姐妹

第322章姐妹

小夫人去世,接着又是老夫人去世,在两个亲人都去世的情况下,侯爷他怎么还能想到为安慕玉安排婚事。

之前,安慕锦都以为是侯爷也不想活了,所以才想着将安慕玉的婚事给安排好。如今听了安慕玉的话,安慕锦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小夫人的嘱托。

娘亲啊,她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。即使知道是安慕玉害了她,她还是能够为安慕玉考虑。

安慕玉一天不嫁人,她一天就会被安慕珍摆布。

而娘亲的良苦用心,她安慕玉明白吗?

不,她不明白。她若是明白的话,又怎么会不将实情说出来。这一切都是安慕珍指使的。

只要她说出来,将娘亲对她的好说出来,她安慕锦又岂会真的为难她?

安慕锦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,看了一眼跪趴在地上的安慕玉,视线往上瞧,看着窗外:“起来吧!”

“锦儿姐姐,求求你原谅我,我真的知道错了。”安慕玉不敢起来,哭的嗓子都哑了,说话也是一抽一抽的。

“娘亲不怪你,我自然不怪你。”安慕锦扬起嘴角,微弱的笑了一下,又变成一脸平静。

“谢谢锦儿姐姐,谢谢,谢谢。”听了这话,安慕玉才敢起身。

身子还没有直起来,安慕锦问她:“娘亲的事情你都说出来了,那传信的人你应该也可以说了吧?”

闻言,安慕玉身子一僵,弯腰站着不动,想了一会儿道:“我真的不知道她是谁。如果锦儿姐姐非要我说出个人来的话,我猜她是如菊。”

“如菊?”安慕锦心口又是一疼,昨晚她还梦到如菊了呢,“她还没有死?”

“我也不是很确定,只是猜测。她虽然是珍儿的人,但是曾经救过我两次,也救过大哥和大嫂。不知道大嫂还记得吗?”

安慕玉说着转身看着张晓慧,张晓慧有点疑惑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,你说说,兴许我能想起来。”

“就是,就是父亲一把火烧了侯府的第三天,我突然发疯的那一次。其实我没有发疯,是她告诉我有人在你们的饭菜里下毒。她让我不能将这件事说出来,用装疯来阻止你们吃饭。”

安慕玉一说,张晓慧就恍然大悟了,指着安慕玉道:“我想起来了。那时我和轩哥都以为你是太悲伤,受不了打击才发疯的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说罢张晓慧又看着安慕锦道:“听轩哥说侯府现在还有人住,莫不是那个人就是如菊。”

“是她!”安慕锦一口认定,那个人就是如菊。

住在安平侯府就算了,偏偏选择了锦绣苑,除了如菊还能有谁。

当晚,安慕锦就要去安平侯府见如菊。在小王爷等人的劝说下,她才忍着内心的焦急决定次日再去见如菊。

昨晚如菊是来见她的吧,只是被人发现了,所以如菊才选择了逃跑。今天她主动去了安平侯府,而如菊还是躲着她。

如菊是个聪明之人,她担心如菊见她回了安平侯府,会继续躲着她。

和小王爷说了这个担心,小王爷轻声安慰:“别担心,我已经派人确定过了,她还在里面。而且安平侯府外面都是我的人,只要她一走,我就会立刻知道。”

“真的吗?但是如果她有事出去,别让你的人为难她。”安慕锦抓着小王爷胸前的衣服叮嘱道。

低头看着安慕锦那不安分的手,小王爷轻柔的抓在手里,亲了一下道:“锦绣放心,如菊是我们的救命恩人,我不会为难她的。快睡吧,等睡醒了就可以见到她了。”

“恩。”安慕锦乖巧的恩了一声,慢慢的躺下。

在闭眼之前,安慕锦对小王爷嘱咐:“天成我睡了,你要是坐累了就也回去睡吧。”

“你睡吧,我没事。”小王爷用手为她闭上眼睛,安慕锦嘴角一弯,笑了。

本来打算今天回王府的,但安慕锦的伤口突然流血,所以就又留在了侯府。在侯府小王爷就不能和安慕锦同床,即使没有人看到,安慕锦也不许。

这是规矩,而安慕锦有时候就爱讲究这些规矩。

在安慕锦的床前坐了一夜,到了五更天时,见她还在熟睡,小王爷就去院子里打拳。

一套拳法练了三遍,安慕锦醒了。

她一醒来就要去安平侯府,小王爷只得先劝着她吃点东西再去。

吃了早饭,小王爷终于带着安慕锦去安平侯府了。

大门一打开,安慕锦就看到了如菊。她跪在地上,给安慕锦行礼,声音沙哑的像个老妇人:“如菊恭迎小姐回府。”

“如菊,真的是你?”安慕锦跑过去,将如菊拉起来。

如菊的脸上围了一层黑布,只露出一双眼睛,眉毛却是没有的。她的身形有些佝偻以前和安慕锦差不多高,现在只到了安慕锦的嘴巴。

看到真的是如菊之后,安慕锦捂着嘴哭了。

太好了,如菊没有死,她活下来了!

“小姐,是我。”如菊将脸上的黑布拆下来,满脸都是刀疤,深深浅浅,长长短短,时间不一。

若不是安慕锦知道她是如菊,看一个陌生人的脸是这样的,她一定会吓到的。她现在看如菊只有心疼,特别的心疼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安慕锦惊讶,很快就想到是谁做的了。

安慕珍,她真真可恶!

“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,小姐你终于回来了。”如菊笑了笑,又将黑布蒙上。

安慕锦伸手拦了一下道:“等等,让我看看你的嗓子。”

如菊没有张嘴,笑着道:“小姐别看了,我故意划破的。即使能治好,我也不想治了。”

“那好,我尊重你的选择。如菊跟我回去吧,现在我们安全了。”安慕锦拉着如菊的手往外走,如菊轻轻挣开安慕锦的手,走到小王爷面前,对他福身道:“如菊给姑爷请安。”

“快请起。”小王爷连忙将如菊扶起来。

不愧是安慕锦的丫鬟,越是关键时候越是懂规矩,知进退。

如菊是不愿意和安慕锦回去的,她这副样子还能做什么呢,一露脸就能将人吓个半死。

无论安慕锦和她说什么,她都说不愿意再给安慕锦添麻烦。安慕锦知道如菊的脾性,她说了不想跟自己走,就一定不会走的。

在安慕锦着急、不知道该怎么劝她的时候,小王爷说话了:“如菊,你不和我们走也没有关系,但是别住在这里了。王府没有人住,你就住在王府吧。我和锦绣什么时候回来了,王府能有个开门的人。”

“小姐,姑爷你们不打算留在京城吗?”如菊诧异的问道。

“恩,我和天成要继续游览山河,不过也会隔一段时间回来看看。如菊你就听天成的吧,就当是给我们看家了。住在王府,比住在这里好。”安慕锦也说道。

如菊还在犹豫,安慕锦真的急了,故作生气道:“如菊,如果你再不答应的话,我就要生气了。”

“好,如菊听小姐和姑爷的。”见安慕锦要生气了,如菊赶紧说道。

到了王府,如菊挑了下人的房间住,安慕锦让她住好一点的房子。她却说能有个地方住就好了,安慕锦听了心酸不已。

入夜,安慕锦去了如菊的房间,独留小王爷一人在房中惆怅。即使回了王府,他也还是摆脱不了和安慕锦分开睡的命呀。

安慕锦和如菊说了很多,都是问她这两年过的好不好。说的差不多了,如菊小心的问:“小姐你都不问我这些年做了什么吗?我给安慕珍搜集信息,有真有假,也为她做了不少的坏事。小姐,我变坏了。”

“傻如菊,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善良,最好的。那些事情都过去了,以后她若是再敢指使你,我定废了她。”最后一句安慕锦说的特别凌厉,转而又柔和的问如菊道:“最近她没有再让你做事吧?”

“没有。”如菊摇摇头,“自从她被打入冷宫,我就可以摆脱她的。只是她毕竟是皇上身边的人,能够知道小姐你的消息,所以我才愿意为她做事。小姐,听说你死了,我哭了许久,许久。”

“没事了,没事了,这些都过去了。”安慕锦为她擦了眼泪,又问了凝烟和凝翠的事情。

如菊说凝烟和凝翠是她让她们走的,为的就是怕安慕珍因为报复不到安慕锦,反而将目标放在了安慕锦身边的人。

两人几乎谈了一夜,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。

这两年的艰苦生活让如菊的睡眠特别的浅,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能听到。

天刚亮,如菊就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,眼睛猛然睁开。如菊翻身坐起,才想起来这是在王府,身边还睡着一个安慕锦。

如菊走到外面看到是小王爷,就过去给小王爷请安。

小王爷看到如菊微微一笑,将手中的包袱递给如菊,“这是王府各个房间,柜子的钥匙,都交给你。”

“姑爷放心,如菊一定会好好打理这里的。”如菊接过来说道。

“恩,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。欢兰也会过来,你们两个正好做个伴。”小王爷一说完,欢兰从隐藏处走出来。

如菊看的愣住了,这不是欢言或者欢语吗?

似是看出了如菊心里的疑惑,欢兰笑道:“欢言和欢语,她们两个都是我妹妹。”

想起欢言和欢语,如菊心中也不是滋味。那两人,听说也是在那天死的。如果她也死了,说不定她们在黄泉路上还能遇到呢。

“你们长得真像。”如菊感慨的说道,欢兰又是一笑:“见过我们的人都这样说,如菊,以后我们也是姐妹。”

“恩。”如菊握住了欢兰递过来的手,回头一看,小王爷何时已经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