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3章 官位

第323章官位

安慕锦一睁眼,周围的环境都变了,而且身边还躺着一个小王爷。她惊吓的坐起身来,看着四周,推醒小王爷道:“天成这里是哪里?”

“王府啊,我们的新房,喜欢吗?”小王爷伸手一抱,又把安慕锦抱回怀里了,“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,陪着我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
大白天的两人还在睡觉,安慕锦很不好意思,想说不睡了。但看到小王爷眼下都有黑眼圈了,她心中不忍,学着小王爷的动作为他闭上眼睛,在他怀里动了动:“睡吧。”

“恩。”小王爷没有再睁眼,嘴角上扬,带着笑进入了梦想。

安慕锦以为她睡饱了就不会再想着睡了,谁知道她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。而且睡的很香,比小王爷还后醒。

“大哥把你的嫁妆送来了,要不要起来去看看?”小王爷说着将安慕锦包起来,安慕锦羞红了脸道:“我自己可以起来。”

“我就是想抱抱你。”小王爷双臂一紧,将安慕锦紧紧的抱在了怀里。

两人在**坐了好一会儿,直到欢兰的声音在外面响起,两人才快速起床。

“王爷,王妃的嫁妆送来了。”欢兰的话让安慕锦一愣,她说的王妃应该是自己吧?

看到安慕锦愣住的可爱表情,小王爷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:“锦绣就是本王的王妃,以后你要适应这个身份。如果我们在京城生活的话,会有很多人叫你王妃,给你请安行礼。”

“那样我会很不适应的。”安慕锦苦着脸,她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呢。

“别担心,还有我在呢。你要是不想见他们,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找到你的。”小王爷自信的说道。

安慕锦看了他一眼:“不说这个了,反正我们以后不来京城就是了。去看看父亲留给我的嫁妆吧,大嫂说里面会有父亲留给我的东西,我怀疑……”

“藏宝图在里面。”安慕锦小心的看了看外面,压低声音和小王爷说道。

“锦绣在想这个,那只是个传说罢了。皇室之人从来没有见过它长什么样子,却有一种传言说那东西在谁谁的手里。这传言传了几百年,不知道怎么就传到安平侯府的头上了。”小王爷对藏宝图真实存在抱着很低的可能性。

他希望藏宝图最好是假的,不然不仅是大顺会为之疯狂,就是别的国家也会为之疯狂的。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情况,无人知晓。

来到库房,安慕锦看到了父亲为她准备的十八箱嫁妆。耀眼的大红色,每个箱子上面都有大红稠挽成的喜花,看着特别的喜庆。

一箱一箱的看过来,都是普通人家嫁女儿所需要的那些东西,并没有别的特殊的东西。

“没有。”安慕锦松了一口气,没有也好,省的担心这个藏宝图了。

“锦绣以后别想这事了。几百年了,就算有,那藏宝图也破碎不堪,看不清上面的图样了。”小王爷又将每个箱子给盖好,吩咐欢兰以后注意打理这些东西。

“我也没有刻意想这件事,就是想确认一下。如果这些东西里面没有藏宝图,那就说明藏宝图不在侯府。希望皇上以后不要再提这事,也不要拿藏宝图为难大哥。”安慕锦担心的是这个。

“不会的,新的侯府是皇上赐给大哥的,里面的东西都是提前安置好的。安府已经被皇上拿去,里面也没有搜到藏宝图,他心中应该明白那只是一个传说罢了。”小王爷安慰着,和安慕锦去吃晚饭。

两人刚拿起筷子,还没有吃一口呢,黄旭突然从外面风风火火的跑进来。一屁股坐在了小王爷的身旁,低头在小王爷耳边说了几句。

他们说的是什么,安慕锦一个字也没有听到,只看到黄旭的表情一变一变的。

待他们说完,安慕锦才问道:“师兄你在和天成说什么?”

“秘密。”黄旭说了两个字,起身又走了。

望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儿,安慕锦又来问小王爷。小王爷也没有瞒着,将黄旭看上一个姑娘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安慕锦觉得是好事啊,可小王爷的话还没有说完呢:“那姑娘的身上有着婚约,恐怕黄旭这是落花有意,姑娘是流水无情了。”

“师兄真可怜,那他找你做什么?”姑娘都有婚约了,师兄就再找别的姑娘呗,安慕锦想的很简单。

“他想让我用王爷的身份逼着和姑娘订亲的人,和姑娘退婚,这样他就有机会了。”一听安慕锦这样说,小王爷就能猜到她在想什么。

安慕锦的想法到底是单纯,她还不了解一个男人对心爱女子的渴望,霸道和不顾一切。

“师兄怎么可以这样呢?万一人家是情投意合,他这岂不是在棒打鸳鸯。怪不得他这么大了还没有娶亲,就是因为心眼太坏了。”安慕锦听了之后,心里十分的鄙视黄旭。

“吃饭吧,又不是我们的事,我们不管就是了。”见安慕锦那义愤填膺的样子,小王爷赶紧说。

“天成你可不能帮着他,他这样做是不对的。”安慕锦很担心小王爷帮了黄旭,小王爷连连点头答应:“放心,我也不是那种会棒打鸳鸯的坏人。”

三天后,黄旭喜滋滋的来了。他身穿名贵衣服,发式也变成了京城最流行的发式。一看他打扮的这么风流倜傥,小王爷就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。

他是来和小王爷说谢谢的,小王爷一直对他挤眼睛。谁知道这家伙太激动了,注意到了也没有多想,当着安慕锦的面对小王爷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。

小王爷听他说那么多,面上带着笑容,心里苦兮兮的。黄旭这个笨蛋,将他害惨了!

凭借安慕锦的聪明劲,她一听就明白了。那个棒打鸳鸯的事情,小王爷他还是去做了。

黄旭是得意了,抱的美人归,小王爷却惨了。

“天成,你答应过我的。”黄旭一走,安慕锦就不高兴了。

“锦绣你听我说,这件事吧其实不怪我。是那个男人花天酒地,每天进出青楼,我才这样做的。我这样做真的不是为了黄旭,而且你也知道我并不喜欢黄旭,我不打击他就算不错的了,又怎么会帮着他呢?”小王爷赶紧解释。

“师兄刚刚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,是你逼着那个男子和那个姑娘退亲的。”安慕锦生气了,小王爷竟然背着她做这样的事情。

“锦绣啊,你用错词了。我那不是逼,我只是问问他愿意不愿意用一个官位换一个女人而已。谁知道他连考虑都没有考虑,就答应了。”小王爷很无辜,这件事真不能怪他,是那个男子定力不行。

“用官位换,你……”听到小王爷这话,安慕锦更气了。

“娘子,相公哪里做错了?”小王爷眨眨眼睛,这是在和安慕锦撒娇呢?

安慕锦推开他,不想理他。小王爷往前靠了靠,拉着她的胳膊道:“锦绣,我好歹也是一个王爷,给他个官位不算什么。再说了,那只是一个小官,无关紧要的。大顺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……锦绣啊,你就别生气了。”

“我没有生气。”安慕锦气糊涂了,她是想说她很生气的。

“没有生气最好。过两天我们就要离京了,今天回侯府看看他们吧。”小王爷见安慕锦没有刚才那么排斥她了,快速抱着她往外走。

“唉……”安慕锦轻轻叹了一口气,木已成舟,她再去说什么的话,受伤害最大的就是那个姑娘了。

“师兄要是敢对人家不好,我就拿剪子废了他。”出了王府,安慕锦还在想着这事。

一听安慕锦要拿剪子废了黄旭,小王爷赶紧说:“锦绣这件事不用你来做,我去废他就可以了。”

不过小王爷心里也明白,像黄旭那样的人,一般不会轻易动情,一旦动了就会对人家很好的吧。为了保险起见,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去提醒黄旭一句:好好对人家姑娘,最好这一辈子只娶她一个。

相聚总是短暂的,离别的那一刻终究会到来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都没有说要走的话,可咏哥儿好像是察觉到了什么。他抱着安慕锦不松手,小声的哭着,眼泪连着线的往下掉。

咏哥儿小时候就乖,哭起来不会像其他孩子那样扯着嗓子叫,他就是小声的哭,看了就让人心疼。

“咏哥儿别哭了,姑姑在这里呢。”安慕锦给他擦眼泪,却越擦越多。

“我想姑姑了。”咏哥儿嘴巴一扁,又哭了起来。

安慕锦明明就在他身边,他还说想她了,她都不知道怎么接这个孩子的话了。

“咏哥儿,来,让娘亲抱着你。”张晓慧也很舍不得安慕锦,却不敢流泪,怕咏哥儿知道了更难过。

以前咏哥儿一抱住安慕锦,除了要小王爷,不要其他人的。但今天他不一样了,他转身抱住张晓慧,将脸埋在了她的肩膀里。

直到安慕锦和小王爷离开侯府,咏哥儿都没有抬起头来。安慕锦看他这样,心里很难过。想和他说点什么,却又不敢和他说。

回了王府,安慕锦还在想着咏哥儿。越想心里越是难过,越是舍不得,越是放不下。

次日,安慕锦一早醒来,没有看到小王爷。她还有点不习惯,喊了声如菊。

不等安慕锦开口问,如菊一进来就说:“姑爷天还不亮就进了宫,应该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
“原来是进宫了啊。”今天他们就要离开京城了,小王爷这时候进宫,让安慕锦心中很是不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