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4章 族谱

第324章族谱

表面上,安慕锦是一脸平静,看不出什么。但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是有多么的担心。那双眼睛恨不得一眼能够看到宫里去,看看小王爷到底在做什么。

等到日上三竿,小王爷终于从宫里回来了,一脸的笑容。

安慕锦一看到他是笑着回来的,就知道皇上没有为难她。

“锦绣,我们先不走了。”小王爷一进来就说,安慕锦心里咯噔一下,想莫不是皇上不让他们走。

“小七生了个儿子,三日后会请福寺庙的大师为小皇子取名,到时候我们作为长辈都要参加。所以再等三天,三天一过我就带你走。”听小王爷说完,安慕锦心里提起的一口气才又放了下来。

她还以为是皇上突然拦着不让走了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“我也要去吗?”安慕锦可不想面对皇上,她还记得落水后,皇上向她游过来她的那种又惊又怕的心理。

她不想死,却也不想落到皇上的手里。权衡之下,她只有用匕首自杀。死,不可怕。可怕的是那种在生死边缘游走的感觉,安慕锦不想再体验了。

“跟着我,不会有事的。”小王爷看出了安慕锦不想去,他也不想逼着安慕锦去,只是有些事情还是早点解决,早点放下的好。

“那就去吧。”安慕锦答应了。

皇上生了个小皇子,就连小王爷也跟着忙起来了。在小王爷忙的时候,安慕锦就回了侯府。

两天后,小王爷来接安慕锦回去。安慕锦看他神色疲惫,关心的问道:“这两天你在忙什么?”

“编族谱。”小王爷回答。

“编族谱?”安慕锦疑惑,这个族谱怎么需要小王爷来编,不是早就编好的吗?

“恩。小七说他要改掉祖先留下的规矩,连族谱也不要了。我又是他长辈,所以这个编族谱的担子就落到我的身上了。花了两天时间,我想了二百多个,应该差不多了。以后用完了,以后再说。”小王爷说完,安慕锦更疑惑了,祖先留下的什么规矩要改掉。

安慕锦还要问,小王爷搂着她道:“走,回去睡觉时我好好和你说说。以后这些族谱,也是我们子孙后代的族谱。”

成亲之后和没有成亲是有很大区别的,成亲之前安慕锦不会多想睡觉两字,成亲后小王爷一说睡觉她就会想多。其实她也没有想多,每次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夜深了,安慕锦累的睡了过去。小王爷抱着她,吹了灯也就睡了。

次日天还没有亮,小王爷叫安慕锦起来,安慕锦怎么也不起来。抱着被子,瞪着小王爷道:“我浑身都疼,一点都不想动。”

“锦绣快起来吧,我们都是做祖父,祖母的人了,别赖床。”小王爷连着被子将安慕锦抱起来。

听到那句祖父,祖母,安慕锦一个激灵,清醒多了。她和小王爷都还没有孩子呢,这就做祖父,祖母了。

清醒后,安慕锦还不忘抱怨:“天成,你每次都说话不算话。”

“京城里的饭菜就是好吃,我昨晚累的不行,现在又可以了。锦绣啊……”小王爷话还没有说完,安慕锦立刻瞪大眼睛,伸手拿衣服:“我现在就起来。”

进了宫,天都还没有亮。安慕锦打着哈欠下了马车,看到宫人们给她请安,连忙将哈欠收了,抬手道:“都起来吧。”

这是小王爷教她的,只要谁给她请安,就这样右手一抬,轻轻的说一句起来吧就没事了。

很简单的动作,但是请安的人一多,那右胳膊也会累。

明镜堂,福寺庙的大师已经到了,做法的台子也已经搭好。外围站着的都是宫人们,中间是妃子们,中间是大师和抱着皇子的皇上。

宫人们看到小王爷和安慕锦来了,一起跪下请安。

听到动静,皇上往这边看过来,目光落在安慕锦红润的脸上。只看了一眼,很快别开视线,落在了怀中的小皇子身上。

“都起来吧。”小王爷冷淡的对跪着的宫人们说道,他们又齐刷刷的起来,一致站好。

安慕锦跟在小王爷身后,哪里都不看,就看小王爷的衣服。

小王爷是皇上的王叔,是皇室中辈分最高的一个了,自然的要走到最前面去。安慕锦跟在他身后,一直走到皇上身边才停下。

小王爷没有和她说要给皇上问安什么的,安慕锦也不会主动去和皇上说话。皇上也恪守原则,就他们来时看了那一眼,之后就当作安慕锦不存在,一眼也是没有再看了。

大师们开始念经了,念的是什么,安慕锦一句也听不懂。但是这些大师们却足足念了有两三个时辰,在太阳升到头顶的时候,赐了一个名字给小皇子,取名初。

加上辈分的先字,合起来小皇子的名字就是易先初。

不管是从辈分上的字,还是从名字上的字来看,这都表示着大顺要有一个新的开始。

皇上对这个名字很满意,大声笑着说了一个“赏”!登时一排太监抬着各种经书,僧袍,还有香油就过来了。

接着是皇上摆宴,不仅在场的大师都去,还来了许多文武百官。

吃饭时,安慕锦虽然没有抬头去看皇上,但是从他的笑声里可以听出来,他今天很开心。

见他这么开心,安慕锦也跟着放心。

皇上他身边妃子那么多,一年有个妃子给他生个儿子,他就能开心很多年。以后他也会慢慢忘记了她,这样挺好。

“很久没有吃宫里的饭了,还是那么好吃。”小王爷吃的津津有味,还一边给安慕锦介绍哪个是最好吃的。

安慕锦的精力都放在食物上了,很快就忘记去注意皇上了,也忘了这是在宫里了。和小王爷边吃边讨论着哪个味道不错,吃的很开心。

有那么一刹那,皇上还是没有忍住,往安慕锦这里看了一眼。见她和小王爷有说有笑的,心中一痛,眼神也跟着黯然了不少。

安慕锦是察觉不到他看她的,但是她身边的小王爷肯定能察觉到。所以皇上又只是看了一眼,很快就移开了视线。

其实他说请福寺庙的大师为皇子赐名,让小王爷留下来做见证,这些都是一个借口。一个为了见到安慕锦的借口。

他也担心小王爷那么守护安慕锦,不会带她过来。但是让他惊喜和意外的是,小王爷把安慕锦带来了。

虽然安慕锦从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,但他能够看到她,他也心满意足了。

看到她好好的,皇上也就安心了。

他曾经真的以为他亲手杀了安慕锦,为之痛苦了好长的时间。如果这一切成了事实,他就看不到笑的这么灿烂的安慕锦了,那他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,一辈子都会在自责中度过。

好在,小王爷将安慕锦救活了。

从皇宫里出来,安慕锦浑身轻松,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皇宫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我们快点走吧。”

小王爷知道安慕锦说的走是离开京城,他连忙点头道:“恩。明天我们就走。”

马车还未停下,黄旭急急忙忙的跑过来道:“天成,师妹你们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马车停下,小王爷下了马车问道。

“还不是冯晓兰的事情。她的家人一听我要带她走,立刻不同意这门婚事了。天成,你快点动用你王爷的身份,让她的家人同意晓兰嫁给我。”黄旭着急的说道,为了这事他和冯家人快磨破嘴皮子了,谁知道他们就是不同意。

安慕锦听到这话,也从马车里出来了,看着黄旭道:“人家可是京城土生土长的姑娘,你说要带她走,她家人肯定不同意。她家人不同意这门婚事也好,省的姑娘跟着你受罪。”

“师妹你怎么向着外人说话呢?”黄旭郁闷了,“俗话说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,她嫁给我自然要跟我走。”

“那这件事你就自己去解决,别来找天成帮忙。天成虽是个王爷,但也不能总是为了帮你做这种事。”安慕锦说到重点了,她就是不想让小王爷用权利威胁别人。

小王爷没有说话,上次的事情安慕锦气的不轻,这次他可不会犯糊涂了。

“师妹。”黄旭真的急了,又看了看小王爷,小王爷直对他摇头:“帮不了。”

“难道真要我用抢的?”黄旭也不是没有办法,但这个办法用了,他怕冯晓兰就对他心有芥蒂了。

“姑娘家里人不同意这门婚事,最主要的原因不是你要带她走,而是怕你对姑娘不好。如果你是真心喜欢那位冯姑娘,你就会有办法用诚心去打动她的家人。”安慕锦提醒道,黄旭哦了一声,似懂非懂的走了。

黄旭走了之后,就来到冯家,正好看到冯晓兰的母亲送媒婆出来。那媒婆肯定收了不少好东西,笑的贼兮兮的。

黄旭留了个心眼,等媒婆走远了,才追上去问是怎么回事。那媒婆喝了两口小酒,脑袋晕乎乎的。听黄旭问的那么详细,还以为黄旭是冯家的什么人,就告诉了他。

原来冯晓兰的父亲不答应冯晓兰和他的婚事,是想将冯晓兰卖给一个官员人家里去做小妾。黄旭知道之后气的不得了,也不考虑什么打动不打动的了,直接进了冯家,将冯晓兰给掳走了。

掳走之后,黄旭还不忘给小王爷留信说在哪里哪里见面。

收到信后,小王爷也没有敢给安慕锦看。他知道黄旭这么快就将问题解决了,除了直接抢人,肯定没有别的办法。

晚上,小王爷搂着安慕锦躺在**,认真的说:“锦绣,我们生个女儿吧。”

安慕锦没有接话,但心里也有了思量,是该和小王爷生个孩子了。但是不是女儿,身为大夫的她也不能保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