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5章 木头

第325章木头

“锦绣,我们生个女儿吧!”

这句话安慕锦整整听了三年,每次小王爷和她这样说的时候,她都是满怀期待。可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,她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这三年来,他们走了四分之一的大顺,最近才在这个叫做凤城的地方落脚。小王爷昨晚还搂着她说要生个女儿呢,今儿一早就神清气爽的去江边钓鱼了。

小王爷好像一点忧愁都没有,有忧愁的人是安慕锦。她身为一个大夫,三年没有生孩子,她自然的给自己做了一番检查。问题不在于她,那就是在于小王爷。

但为了小王爷的面子着想,安慕锦一直没有提这事。而小王爷自己也没有提这事,就一直念叨着要生一个女儿。

可他们努力了三年了,别说女儿了,就是连个儿子都没有,小王爷他就不着急吗?

安慕锦有时候真想问问他,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“唉。”安慕锦都不知道这是她叹的第几声气了,总之她一上午都在愁这件事。

“锦绣我回来了。”院子里响起了小王爷的声音,安慕锦放下手里的针线,欢快的迎了出去。

“锦绣,我们今天有鱼汤喝了。”小王爷举着手中的鱼给安慕锦看,很是高兴。

安慕锦扯着嘴角笑了一下,心道他们哪天没有鱼汤喝啊。

“天成,有件事我想和你说说。”安慕锦走上前,小声说道。

“什么事啊?”小王爷拿着鱼走向厨房,安慕锦从后面跟上来。

看到小王爷正在忙着杀鱼,安慕锦突然又不想说了,于是改口道:“我想吃红烧鱼,你会做吗?”

“试试吧。”小王爷没有做过红烧鱼,他也不是很确定。

每天的日子都是这样过来的,平淡的很。安慕锦只是偶尔会和小王爷去钓鱼,大多数时间都在屋里发呆,想着生孩子的事情。

这天,小王爷又出去钓鱼了,安慕锦将被子都拿出来晒一晒。正晒着呢,有人进来问:“天成在吗?”

听声音,安慕锦觉得熟悉,一下没有想起来,从被子后面走出来。一看清来人,安慕锦立刻惊喜万分:“师兄你怎么会来?”

黄旭看到安慕锦,也是高兴的眉毛飞扬起来:“师妹快来帮忙,晓兰她有了身孕了。”

听到冯晓兰都有身孕了,安慕锦忍不住看了看自己扁平的肚子,她什么时候才能有啊。

黄旭和冯晓兰也是过着四处游玩的生活,前段日子黄旭刚为冯晓兰诊断出有了身孕,就给小王爷传信。听闻小王爷在凤城落脚,他们也赶了过来。

大家好久没有见面了,这一见面彼此都有很多话要说。

饭间,安慕锦的视线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冯晓兰的肚子上。又是羡慕,又是忧愁。

若是问题出在她身上,她还可以为自己调理。可问题偏偏出在了小王爷身上,而小王爷还不知道这事,她也还没有想好怎么说。

说了,会伤到小王爷的尊严。不说的话,那他们永远都不可能有孩子了。

安慕锦想了几天,最后决定还是选择不说。即使没有孩子,她和小王爷都好好的也不错。

因为黄旭他们刚来,小王爷这些天都没有再去钓鱼,就在家里陪着黄旭,或者带他四处走走。

两人关系越来越好,安慕锦和冯晓兰的关系也是。冯晓兰没事就会做小孩子的衣服,安慕锦只在旁边看着。

她不做,要是做了心里会更难受。

不知道黄旭和小王爷说了什么,两人大晚上的喝了几坛子酒。小王爷回来时,带着一身的酒气,衣服还没有脱就上床将安慕锦抱起来,口齿不清的说道:“锦绣,我们生个女儿吧。”

“好。”安慕锦搂了他一会儿才说,说完又将他往外推:“能不能等明天,这味道实在是太……”

安慕锦的话还没有说完,小王爷重重的打了一个酒嗝,然后趴在安慕锦的肩膀上睡着了。

伸手推了推他,又叫了几声,小王爷都没有反应。安慕锦知道他是醉过去了,小心翼翼的将他扶着躺好,为他脱下了衣服。

安慕锦又去弄来热水,为小王爷擦了脸,擦了手。这些做完之后,她又去做了解酒汤。

喂着小王爷喝了一碗,看他睡的香,安慕锦才端着另一碗去看黄旭。

冯晓兰是个孕妇,不知道她能不能伺候的好黄旭。

“哎呀!”安慕锦懊恼一声,她现在才想到冯晓兰是个孕妇,早想到就早点来了。

万一黄旭也醉的不像样子,冯晓兰伺候不好他,自己又有了闪失可怎么办?

这样想着,安慕锦的步子不由得加快了一些。

刚走到他们的窗边,就听到黄旭在和冯晓兰说:“皇上特意下令说要找女大夫,分明就是冲着师妹来的。不管怎么说,天成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死去的。”

“那他们就这样回去吗?”冯晓兰问。

安慕锦起了疑心,不再往前走,仔细听他们说话。

“三年了,也该回去了,就当是看看亲人也没有什么。只是没想到皇上用这个理由要他们回去,换做是我,我心中也会不舒服。睡吧,这是他们的事情,天成会处理好的。”黄旭吹了灯,两人又说了两句其他的。

等他们屋里没有声音了,安慕锦才端着碗又回来了。

皇上利用孩子的生命在威胁他们回去吗?那个孩子是谁,咏哥儿?

安慕锦所能想到的孩子就只有咏哥儿了,她带着忐忑不安回去了。躺在小王爷身边,她的手还有一些发抖。

她伸手想要抱小王爷,刚碰到小王爷,他就翻了个身将安慕锦抱住了。

看他还是闭着眼睛,呼吸均匀,安慕锦就知道他没有醒。只是这个抱她的动作已经太熟练了,即使睡着,出于本能他也会这样做。

听着身边小王爷的呼吸声,安慕锦脑子里想的都是黄旭的那些话。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,做了一夜的噩梦,都是关于咏哥儿的。

“锦绣,你做什么梦了?”小王爷摸着安慕锦的脸,轻轻的为她擦了眼泪。

安慕锦一摸脸才发现她梦里哭,现实里也哭了,勉强笑道:“天成,我们是不是要回京?”

“你都知道了?是我昨晚和你说的吗?”小王爷装糊涂的问,安慕锦没有回答,只说:“那我们快一些回去吧,我不想咏哥儿出事。”

听到安慕锦说咏哥儿,小王爷才知道安慕锦是误会了,连忙说道:“锦绣你误会了,不是咏哥儿,是先初生病了。”

昨晚安慕锦为他做的一切,他都知道。包括安慕锦偷听了黄旭的话,他也知道。但他并不打算说出来的,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慕锦误会是咏哥儿出事了。那她做梦会哭,一定是和咏哥儿有关系了。

“不是咏哥儿?”安慕锦长长的舒了一口气,高兴的笑了。

她以为是皇上利用咏哥儿逼他们回京呢,为此她整整担心了一夜。不知道皇上为何要这么做,怕皇上又要为难他们。

“不是。”小王爷再次肯定的说道,安慕锦放心了。

只要不是咏哥儿,她就不是那么担心了。

“小七说这病只有你能治,我给他推荐黄旭,他说只要你去。锦绣,我们因为这件事回京,你怕不怕?”小王爷问。

安慕锦摇头:“有点怕,怕他突然改变主意,又要为难我们。”

“别怕,一切有我。”小王爷搂紧了安慕锦。

他倒不是担心皇上会为难他们,他担心的是那个孩子要是死了,他和锦绣什么时候才能生孩子啊!

所以为了他和安慕锦能够早日生个孩子,他不得不带着安慕锦去救皇上的孩子。

这些天安慕锦在他身边唉声叹气的,他听了都心疼的不得了。很想告诉安慕锦真实原因,又怕她会多想。

主意打定,小王爷带着安慕锦再次踏上了回京的路。

这次是去救人的,两人路上几乎没有怎么做停留,都是在不停的赶路。

紧赶慢赶的,从凤城到京城,他们也花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。

皇上一早得到他们回京的消息,派人来城外迎接。小王爷的马车一靠近,城外的人整齐划一的跪下给他请安。

小王爷只看了一眼,甩着马鞭继续往城里走:“回去告诉皇上,我等会就进宫。”

跪着的人反应过来小王爷这是不接受他们的接待,再抬头去看时,马车已经进了城了。

马车一路往侯府而去,到了侯府,小王爷快速跳下马车,将安慕锦抱下马车。

三年了,他们又回来了。

咏哥儿长高了不少,也结实了不少。见到安慕锦和小王爷还认识,却不再像小时候扑过来要抱抱了,而是羞涩的躲在张晓慧的身后。

鸿哥儿和槿儿也都三岁多了,正是好玩的时候。三年前他们还小,不认识安慕锦和小王爷。所以一看到府里来了不认识的人,两人就瞪大眼睛好奇的看着。

小时候还不觉得这对龙凤胎有什么相似之处,现在长大了看,真是像极了。尤其是那双眼睛,简直就跟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。像安齐轩的,也像安慕锦的,都是来自小夫人的遗传。

“来,槿儿让姑姑抱抱。”安慕锦弯下腰要抱槿儿,槿儿正要过来,咏哥儿在旁边说:“木头丑!”

“哇!”槿儿揉着眼睛,哇的哭了起来,转身扑进张晓慧的怀里,大声告咏哥儿的状。

“咏哥儿,和你说多少遍了。妹妹的名字叫槿儿,不是木头。”张晓慧也是头疼,这对兄妹就是天生的不对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