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6章 先初

第326章先初

自从见了安慕锦之后,咏哥儿就一直认为槿儿长的丑,还不承认槿儿和安慕锦长的像。

有一次他问张晓慧为什么要给槿儿起这样一个名字,张晓慧就和他解释了原因。谁知道这人小鬼大的,只记住了木槿花,接着槿儿的名字就从他的嘴里变成了木头。

槿儿小,不明白木头是什么意思。咏哥儿叫她,她也会答应。但渐渐的长大了,知道木头没有槿儿好听了,一听咏哥儿叫她木头,她就哭。

为了这件事,张晓慧和安齐轩没有少说过他。他已经好长时间不叫槿儿木头,却也不叫她的名字。今天安慕锦他们回来了,这孩子又开始叫了。

槿儿越哭越伤心,抓着张晓慧的衣服,抽抽噎噎的说道:“娘亲,一定要让父亲抽他。”

咏哥儿对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槿儿做了一个鬼脸,笑道:“木头,木头,你就是木头。”

说罢咏哥儿转身跑了,他一跑,鸿哥儿也跟着跑。咏哥儿不让鸿哥儿跟着,鸿哥儿就也对着槿儿喊了两声木头,咏哥儿这才让鸿哥儿跟着他。

两个哥哥一起欺负她,槿儿可哭惨了。

张晓慧一边哄着槿儿,一边对安慕锦抱歉的说:“不好意思啊锦儿,你们刚回来就让你们看到了这样的情况。实在是两个孩子太淘气了,真是不让人省心。”

“大嫂你别这样说,先安抚安抚槿儿吧,别让她哭坏了。”安慕锦将准备的礼物拿出来,哄着槿儿。

槿儿看也不看,搂着张晓慧的脖子,趴在张晓慧的身上哭着道:“娘亲,一定要让父亲抽他们两个。”

这话槿儿说了可不止一遍了,安慕锦在一旁听的很是汗颜。这小姑娘之所以会这么说,那就说明了安齐轩不止一次的抽过咏哥儿和鸿哥儿。

安齐轩在外面忙还不知道安慕锦他们回来了,张晓慧又忙着安抚槿儿。安慕锦和小王爷也没有坐一会儿,就带着药箱去皇宫。

一走出侯府门口,就看到华公公站在马车旁等着呢。

华公公是个激灵的,一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出来了,赶紧上前来请安。也没有催着两人快点上马车,而是问了他们好不好。

到了皇宫,华公公带着他们直接到了先初的宫殿。

皇上和先初的母妃宁贵妃已经守在那里了,宁贵妃哭的眼睛肿起,脸色憔悴,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。她一看到安慕锦和小王爷来了,立刻跪着给两人请安:“小王叔,小王婶,宁儿给你们磕头了,求求你们一定要救救初儿。我不能没有他,不能……”

宁贵妃一口气没有上来,晕了过去。幸好她身边的宫女反应灵敏,及时将她扶住了。

安慕锦弯腰在她的人中处,用力一掐,宁贵妃又醒了过来。她一醒过来,就给安慕锦磕头。安慕锦扶着她起来,劝着道:“你先别哭,让我给初儿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宁贵妃赶紧擦了眼泪,带着安慕锦往先初的床前走。

走到跟前一看,先初双眼紧闭,脸色有些青白。安慕锦觉得不对劲,将他的衣服往下一拉,生生的吓了一跳。

先初怎么会染上青脸毒?

扭头疑惑的在皇上和宁贵妃脸上看了一下,安慕锦开口问:“他是怎么染上这种毒的?”

宁贵妃想开口,朝着皇上看了一眼,最后忍住了。皇上微微抿着唇,脸色有些难看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看来这个问题出在皇上身上,安慕锦突然想到他还是七皇子的时候,找过自己为他治疗青脸毒。那时候安慕锦还不会治,也不想将老大夫说出来,所以就没有帮他。

难道说这些年,他的青脸毒一直还在?

想到这个可能性,安慕锦就一直盯着皇上的脸看。既然他的青脸毒没有消除,为什么他的脸没有变色?

见安慕锦一直盯着皇上看,小王爷咳嗽一声道:“锦绣,怎么了?”

安慕锦将小王爷拉过来,将先初的衣服拉开,小王爷一看他身上的青皮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“小七,你身上的毒……”小王爷刚说到这里,皇上摆手对宫人们道:“你们先下去。”

宫人们都离开之后,皇上说了实话:“先前我身上的毒没有清除干净,每年都会复发。不过现在已经好了,却不知道为何会传染给了初儿。”

皇上说完碰了碰宁贵妃,宁贵妃明白过来,忙问道:“小王婶,初儿还有救吗?”

虽然皇上什么都没有说,但是凭借一个女人的直觉,宁贵妃还是觉察出他和安慕锦之间的不同寻常。

例如皇上从来不叫安慕锦为小王婶,有几次宁贵妃听到皇上直接叫她的名字。

宫里的女人没有不聪明的,皇上不说,宁贵妃就不会问。而且安慕锦是小王爷的娘子,宁贵妃也不会去嫉妒什么,怀疑什么。

就因为她的这份聪明,皇上才会对她多一点宠,多一点爱,让她拥有了先初。

宫里的女人都是母凭子贵,安慕锦自然知道先初对宁贵妃的重要性。但她也不敢保证说一定会将先初救好,只能先试一试。

再次将先初的身体都检查了一个遍,发现他身上的青皮只集中在心肺处。而且那些青皮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一样,紧紧的贴着他的皮肤,用刀子割的话不知道可以不可以。

把药箱打开,安慕锦从里面取出银针,用银针将先初扎醒。先初一醒来就捂着胸口痛苦,直说:“好疼,好疼!”

一听到先初的哭声,宁贵妃也跟着哭,想要过来看看,却被皇上抱住了。

“别过去。”皇上压低声音说道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
宁贵妃抬头看了一眼皇上,随即低头抱着他小声的哭了起来,“皇上,初儿会没事的,对吧?”

“一定会没事的。”皇上肯定的说道。

安慕锦是老大夫的徒弟,他相信她一定会将先初给治好的。

先初疼的在**打滚,无论安慕锦怎么劝他,他都不听。最后是小王爷过来将先初抱住,按在了**。

“告诉我是哪里疼?”安慕锦问他,他瞪着眼睛摇头:“不知道哪里疼,哪里都疼。”

安慕锦让小王爷将他翻过来,胸口朝着自己。小王爷一将先初翻过来,安慕锦用针快速封住先初胸前的穴道,先初挣扎了两下,随后就老实了。

见先初老实了,安慕锦开始低头写药方。

先初年纪还小,恐怕受不住一百零八道药的药性。安慕锦挑着重点,只给他列了八十八道药材。不过为了需要,另外三十种药材她重新开了个单子,等到时候再看情况的往里加药。

药方一递出去,皇上立刻叫人来抓药。

等药材和木桶等都准备好了,安慕锦才开始为先初割皮。

第一刀,安慕锦小心再小心,还是将先初本身的皮给割破了。血一流出来,宁贵妃的哭声就响了起来。

皇上捂着她的嘴,叮嘱道:“别哭。”

宁贵妃双手按住皇上的手,想哭出声来又得忍着,憋的身子一抖一抖的。皇上一手捂着她的嘴,一手将她抱着按进怀里,心疼的说:“要是看不下去就别看了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宁贵妃含糊不清的喊了一句,安慕锦拿着刀子在给先初割皮,真的没有关系吗?

宁贵妃想问,却什么也问不出来。

但皇上能明白她的心思,对她点头道:“这是必须的过程。”

他自己也中过青脸毒,自然明白青脸毒是怎样消除的。不过的先初的青脸毒好像和他的又有点不一样,他身上的青皮自己用刀子都可以割下来。虽然疼,但是不会流血。

而先初身上的青脸毒似乎和他的皮肤更为的贴合,就是安慕锦她在为先初割皮时也会不小心划到他的皮肤,更何况其他大夫了。

有了第一刀的断层点,安慕锦的第二刀就好下手的多了。她小心翼翼的,慢慢的切,终于没有再流血了。

接下来就是一直重复着这样的动作,安慕锦不敢有丝毫的松懈。

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……

多长时间过去了,安慕锦也不知道。等她再抬起头时,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。

先初身上的青皮切除掉之后,小王爷抱着他,将他放进早就准备好的木桶里,进行药浴。

先初一进入木桶立刻醒了过来,一醒来就哭。嗓子哭的哑的没有声音,他还是张着嘴巴大叫。

安慕锦拿过麻醉包,往他的鼻子下一捂,不一会儿他就昏睡过去了。小王爷喊来两个宫人,让他们提着先初,保证先初的脖子及其以下都要在水中。

忙了这么长时间,安慕锦也累了,靠着小王爷只想睡觉。小王爷见她累成这样,很是心疼,当即将她横抱了起来。

刚往外走了两步,皇上开口道:“小王叔,景轩已经收拾好,你们今晚就在宫里住下吧。”

“不用了,这里离王府差的也不远。”小王爷拒绝道。

皇上看着小王爷抱着安慕锦离开,原本无波的心境又起了一层涟漪。

安慕锦如此尽心尽力的救他的孩子,她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呢?

小王爷都走的看不到影子了,皇上还站在那里看着。这一幕被宁贵妃看在眼里,酸在心里,面子上却什么都没有表现,只是目光柔和的望着木桶里的先初。

五个时辰,只要先初挺过这五个时辰,她的先初就和正常人一样了。以后将不会受这样的痛苦。

因为心中记挂着先初,安慕锦才睡了不到三个时辰就醒了。

“锦绣,昨晚累坏了,再睡一会吧。”小王爷说道,安慕锦睡不着了,说:“先初还没有好彻底,我心中放不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