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7章 不谢

第327章不谢

先初的宫殿,皇上和宁贵妃还在那里守着。两人很少说话,都是看着木桶中的先初。这期间他也醒过来两次,一醒来就哭,宁贵妃下不了手,都是皇上用麻醉包将他弄晕过去的。

这种痛苦皇上也体验过,他深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。看着先初小小年纪就受了这样的痛苦,他这个做父皇的心都跟针扎似的疼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进宫时,天还是黑着的。刚到先初的宫殿就听到宁贵妃在低声哭泣着,安慕锦以为是先初出事了,快步走了进去。

原来是先初又疼的醒了过来,宁贵妃心疼他才哭的。皇上快速用麻醉包将先初弄晕过去了,宁贵妃心疼的厉害,哭的更大声了一些。

皇上被宁贵妃哭的有些心烦,但也知道她这是担心先初。眉头深锁,想说她什么,最后又于心不忍了。

“别担心,他会没事的。”安慕锦一开口,宁贵妃快速转身,跑过来,捂着心口问:“小王婶,有没有什么药能够缓解他的疼痛?每次看到他疼的醒过来,我的心都好痛。”

“没有。”安慕锦说,“他会醒过来,只是出于一种本能,并不是真的因为疼痛。”

“怎么会这样?”宁贵妃不解的问道,安慕锦没有再解释,而是走向了木桶。

到了木桶前,安慕锦用手在药液里搅了搅。闻了闻味道,又加了两位药材进去。

看到安慕锦还在继续加药,宁贵妃担心的问:“小王婶,加药会不会让他有什么影响?”

安慕锦还未说话,皇上开口道:“她是大夫,听她的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宁贵妃看了一眼皇上,见他神情不悦,她张了张口,还是闭上了。

女人都是有嫉妒心的,看到自己的男人在袒护另一个女人,宁贵妃的心也在酸酸的疼着。她不想讨厌安慕锦,可皇上对安慕锦的态度实在是让她嫉妒心起。

安慕锦可没有在意那么多,她只不过是觉得皇上说了一句公道话而已。她是大夫,不听她的,难道还要听宁贵妃的吗?

“青脸毒的解药是一百零八种药材,先初身上的毒很特殊,而且年纪又小,我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,所以去了三十种药材。现在加的这两种药材不仅不会对他有影响,还会让他体内的毒尽快的排出来。”安慕锦和宁贵妃详细的解释了一遍。

宁贵妃听了这话,不但不对安慕锦表示感激,反而更加怀疑的问道:“小王婶你一下去了三十种药,会不会不能让先初体内的毒排出去?”

“不会。”安慕锦是大夫,她心中有数。那八十八种药材是精髓所在,她去掉的三十种药材是辅助。只要精髓还在,辅助少一点也没有关系。

宁贵妃还要说话,皇上横了她一眼,用力抓了一下她的胳膊。宁贵妃朝皇上看过来,却还是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:“听皇上说这种毒只有小王婶能够解,那毒是不是只有小王婶你才有?”

安慕锦诧异的看着宁贵妃,又看了看皇上,转而对小王爷道:“天成,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小王爷早就在宁贵妃问多加药会不会对先初有影响时,对她有了不满。但他能够看的出来,安慕锦没有听出她话外的意思,还以为她只是担心才那样问的。所以他就没有说什么,谁知道她竟然得寸进尺,一而再的对安慕锦表示怀疑。

这下连安慕锦也觉得不对劲了,什么叫青脸毒只有她才有。宁贵妃这样说,是直接怀疑她对皇上下毒!

小王爷脸色阴沉的很,谁都没有看,拉着安慕锦就走。

看他们要走,皇上只是平静的看了宁贵妃一眼,一个字都没有说,抬脚也要走。

宁贵妃一下慌了,急忙追过来,拉住安慕锦的另一条胳膊道:“小王婶,我错了。我只是太过担心先初,所以说错了话,请小王婶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说着宁贵妃又流了许多的眼泪,安慕锦看她哭成这样,也心疼她。只是安慕锦明白担心先初是一回事,怀疑别人下毒又是另一回事。

“小王婶我错了,求求你一定要原谅我。我是担心糊涂了,所以才说了混账话。我错了,我……”宁贵妃说到这里,抬手自己打了自己两个耳光。

安慕锦不说话,她还要打。见她这样,安慕锦终究是没有忍住,开口道:“好了,别再打了。”

听安慕锦这样说,宁贵妃才住了手,眼神小心的看着安慕锦道:“那小王婶你原谅我了?”

“恩。”安慕锦没有怪过她,也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。只是不明白她为何突然那样说,难道是皇上指使的。

后来她将这个猜想和小王爷说了,小王爷说:“不可能,小七不是那样的人。再说了,他也知道青脸毒是怎么回事,是宁贵妃自己的问题。也许她是太担心先初了吧,所以才说了不该说的话。”

小王爷猜到宁贵妃是因为什么才针对安慕锦的,不过他没有和安慕锦说。

待时间一到,先初立刻醒了过来。这次他再醒来,就不再哭叫了,而是迷茫的看着大家,心里肯定在想他怎么会泡在药液里。

安慕锦为他检查了一番身体,确定无事后对宁贵妃说:“如果你们不放心,可以请御医再为他看看。”

“不用了,小王婶说没事就没事了。”宁贵妃讨好的说道,安慕锦也不再说什么,和小王爷离开了。

皇上跟了出来,对小王爷道:“小王叔,留下来吃个饭再走吧。”

“忙了一夜,不饿就是困,我们先回去睡觉。”小王爷拐了个弯拒绝了皇上。

被拒绝了,皇上苦笑一声道:“那好。”

看着他们走远,皇上才回到屋里,看到宁贵妃抱着先初,两人笑的都很开心。他走过去将先初抱在怀里,问宁贵妃:“你是要位份,还是要初儿?”

听到皇上这话,宁贵妃起初有些迷茫,很快就明白过来,一脸的震惊。

“皇上,你……”宁贵妃艰难的开口,就因为她说了那句话,皇上就要对她做出惩罚吗?

“初儿和位份之间,你选择一个。选了位份,只要你以后安分守己,位份永远不变。选了初儿,你也要安分守己,否则朕会让他成为一个最不起眼的皇子。”皇上给的选择很难选,宁贵妃不知道她选择了初儿会降到什么位份。

她想了许久,才问皇上:“皇上,为了她,你这样对我值得吗?”

“告诉我你的选择。”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,他这样做也不光是为了她。

以前他觉得宁贵妃不错,识大体懂进退,今天他才意识到宁贵妃之前做的都是装出来的。他不允许身边有这样善妒的女人,会觉得很累。

“我,我选……选……”宁贵妃既想要位份,又想要先初。

宫里的女人不能没有位份,更不能没有孩子,她真的很难选择。

“皇上,如果我选了初儿,你会将我降成什么位份?”

“告诉我你的选择。”皇上甚是不耐,女人啊,都是贪心的。

“我,我选初儿。”说着,宁贵妃一把将先初抱在了怀里,好像是怕有什么人来抢走先初一样。

她就赌一把,堵先初能够当上太子,当上皇上。那她的位份再低又如何,等先初成了下一任皇上,她就是太后,一样俯视天下。

先初还小,不明白皇上和宁贵妃在说什么。他见宁贵妃突然哭了,伸手为她擦着眼泪道:“母妃,你怎么了?初儿已经不疼了,你别再哭了。”

“母妃没事。初儿的身体好了,母妃这是高兴的。”宁贵妃有些后悔了,她不应该拿先初来试安慕锦在皇上的心里的重要程度到底如何的。

“华公公,传朕的口谕。从今天起宫里不再有宁贵妃,只有宁美人。”皇上朝着一旁的华公公说道。

“臣妾谢皇上。”宁贵妃抱着先初给皇上下跪行礼。

皇上没有下圣旨降她的位份,已经是给了她很大的面子了,她知足了。

“不谢。宁美人你还算聪明,要是你选位份,现在你已经在冷宫陪她了。”皇上说完,笑着走出了先初的宫殿。

而地上的宁美人,在听到皇上这话时后怕的一阵发抖。

她再聪明也聪明不过皇上,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。他给的选择看似容易,其实里面都暗藏着杀机。

她只希望自己这一次赌对了,以后她会尽心尽力的教导先初,将他培养成一个皇上喜欢的人。她的先初是大皇子,应该是最有希望当上太子的。

王府里,安慕锦和小王爷正睡的香,突然有一双小手在他们的脸上摸来摸去的。

两人同时被惊醒了,一睁眼看到咏哥儿正对着他们咧嘴笑呢。

朝四周看了看,房门关着,屋里只有咏哥儿一个人。

“你是一个人来的吗?”小王爷猜测的问道,咏哥儿捂嘴偷笑了,指着小王爷道:“我看到你抱着姑姑了。”

安慕锦脸上一红,往被子下面钻了钻,轻轻拧了小王爷一下道:“快点想想办法。”

“咏哥儿啊……”小王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这个聪明的小家伙是怎么进来的。

欢兰呢,如菊呢,荣叔呢,王府的人呢?

“你先出去,我和姑姑要换衣服了。”小王爷单手提着咏哥儿,将他提下了床。

“那你们快一点。我刚刚被父亲抽了一顿,现在正郁闷着,想找你们说说话。”咏哥儿捂着屁股,一扭一扭的走了。

看来槿儿的哭状是有用的,从咏哥儿那走路的姿势就可以看的出来,安齐轩下手肯定不带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