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28章 惊吓

第328章惊吓

安慕锦和小王爷穿戴整齐出来时,安齐轩夫妇也刚到。看到咏哥儿在这里之后,两人都是松了一口气,接着就看到安齐轩提着咏哥儿就抽了起来。

咏哥儿也不哭,只拿眼瞪着安齐轩,倔强的不得了。

“大哥,别打了。”安慕锦看到了都心疼。

安齐轩气的不得了,又抽了两下才停下手,将咏哥儿往地上一放,喘着气道:“这小子越来越不听话,打了两下竟然一声不吭就离家出走了。侯府上上下下找了他快一个时辰了,这小子……”

见咏哥儿根本就不怕他的瞪着他,安齐轩说着又要动手了。

咏哥儿理直气壮的瞪着他道:“我没有一声不吭,我和鸿说过了。他没有告诉你们吗?”

昨天,安齐轩知道安慕锦他们回来了,十分高兴。可这高兴还没有一会儿,就听到槿儿哭起来,和他告状咏哥儿叫她木头的事情。他昨天很高兴,只训斥了咏哥儿几句。以为咏哥儿会记住,谁知道今天咏哥儿又叫槿儿是木头,和鸿哥儿一起欺负槿儿。

安齐轩终于没有忍住,也顾不上其他,拧起这两个小子就抽了一顿。咏哥儿被抽习惯了,不会哭。鸿哥儿被抽的哭的很厉害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咏哥儿离府只和鸿哥儿说过,鸿哥儿正在睡觉。而且府里的人谁能想到一个三岁多的小孩知道这事呢,因此都是盲目的寻找。最后才想到咏哥儿有可能来了这里,他们到这里一看,果然在。

事情弄清楚之后,安慕锦心疼的抱着咏哥儿对安齐轩道:“大哥,孩子不是打出来的,得教。”

“这小子比我还笨,我看是教不醒了,就得打。”为了槿儿的名字这事,安齐轩和张晓慧可没有少教过咏哥儿。

咏哥儿不是笨,他是很聪明,而且他还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。

送走了安齐轩夫妇,咏哥儿咧嘴大笑,冲着他们的马车做鬼脸:“她就是个木头。”

“好了,别让你父亲听见。”安慕锦揉着他的小脸,笑着问道:“告诉姑姑,你为什么要叫她木头?”

咏哥儿抬头望着安慕锦,双眼一眯笑起来:“我说实话,姑父会不会抽我?”

小王爷挑眉笑道:“那看你说什么话了?”

“我喜欢姑姑,姑姑是最好看的。木头丑,长得和姑姑一点都不像。我就要叫她木头,木头,木头……”

童言无忌啊,听到咏哥儿这么夸自己,安慕锦开心的不得了。不过她还是和咏哥儿解释道:“你看姑姑的眼睛是不是和槿儿的很像?大人说某个人和某个人很像,不是说她们长得一样,而是某一个地方长的像。”

“反正我就喜欢叫她木头。”咏哥儿掰着小手,不愿意承认槿儿的眼睛和安慕锦的很像。

爹娘偏心啊,为什么将那对兄妹生的和姑姑一样的眼睛,而他就没有呢?

小小的他,还有了这样的烦恼!

晚上,咏哥儿留在王府过夜。他在侯府也是一个人睡的,到了王府非要和安慕锦一起睡。

小王爷没法,只好自己单独睡,让他们睡在一起。

咏哥儿睡觉很老实,小孩子白天闹了一天,晚上很快就睡着了。等他睡着,小王爷就把安慕锦抱走了。

次日咏哥儿起来没有看到安慕锦,喊了几声姑姑。欢兰进来说道:“少爷别叫了,夫人已经起床了。”

“是吗?那姑姑在哪里,我想见她。”咏哥儿快速给自己穿好衣服,就要去找安慕锦。

欢兰拦着他道:“少爷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?今天是老师检查功课的日子,侯府的马车已经来了,你快和我出去吧。”

“不,我不回去。”咏哥儿抱着胳膊,开始往房间里跑。

在侯府这几年,欢兰也是了解咏哥儿的性子的,当即将他直接提在手里。咏哥儿哇哇大叫,求着安慕锦快来救她。声音很大,将睡梦中的安慕锦吵醒了。

安慕锦刚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却看小王爷早就醒了。他不仅不担心咏哥儿,还在一旁偷笑。

“天成,咏哥儿怎么了?”安慕锦推了推他问道。

小王爷正无声的笑着,被安慕锦这么一推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他把咏哥儿的事情和安慕锦说了,安慕锦听了也是阵阵无语。

咏哥儿小时候多乖的一个孩子,怎么长大后变了这么多?

安慕锦和小王爷还没有孩子,也没有管孩子的经验,所以他们也不能直接说安齐轩管孩子的方式不对。但见咏哥儿现在是打不怕,骂不怕,两人也担心这孩子以后会不会谁都管不住,胡作非为?

就着教育孩子这事儿,两人在**讨论了半个多时辰。讨论完毕,由安慕锦去和张晓慧沟通。

咏哥儿是个聪明的孩子,只要和他好好说,他也会明白的。

来到侯府,安慕锦找到张晓慧,和她说起了这事。张晓慧只有叹息,和安慕锦诉苦:“锦儿啊,你不知道。真是没有做过母亲,没有管过孩子,不知道这里面的辛酸。我和轩哥也不是那种活躁的人,怎么就生出了咏哥儿和鸿哥儿这两个调皮捣蛋的崽子来?”

“要不是他们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,我真想将他们扔的远远的。他们爱到哪里闹就到哪里闹,我再也不想管了。你都不知道,他们哥俩欺负槿儿那还是轻的,还有更过分的呢。唉,我都不想说,一说这心都是疼的。”

安慕锦见张晓慧这么痛苦,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就劝了几句。

“锦儿,你和我说的我都明白。我会和轩哥好好说说的,孩子一天一天大了,也不能总是用拳头解决。”张晓慧话还未说话,有丫鬟来说咏哥儿将老师的衣服烧了。

张晓慧气的起身时差点没有站稳,安慕锦及时扶着她道:“大嫂,我和你一起去看看。”

书山苑,哪里是老师的衣服被烧了,是整个房间都被烧了。下人们正拿着水救火,有人大喊着快救少爷,有人在喊着快提水,现场乱成一片。

安慕锦和张晓慧一见这个情况,两人都是吓的脸色惨白。

房间里的火被扑灭的差不多了,而咏哥儿却没有找到。

张晓慧慌的最厉害,手脚哆嗦着,声音都发不出来了。安慕锦见她吓成这样,嘱咐丫鬟们照顾好她,一个人冲进了房间。

虽然说房间里的火灭的差不多了,但是就这样冲进去依然会很危险。张晓慧想喊,嗓子发不出声音,她也要跟着去。丫鬟拽着她,安抚:“夫人你现在这样不能去啊。”

张晓慧回头看着丫鬟,将她往前一推,示意她快去给安慕锦帮忙。

丫鬟为难的看着张晓慧,正要往房间里冲的时候,安慕锦抱着吓成一团的咏哥儿出来了。

咏哥儿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危险,主要是受到了惊吓。

两天了,咏哥儿安安静静的,一句话都不说。

平时他调皮捣蛋的时候,张晓慧多希望他能安静一会儿。这会儿咏哥儿是安静了,可张晓慧却希望他能调皮一些。见他总是这么安静,她看了心酸流泪。

“大嫂你别把身子哭坏了,咏哥儿只是吓坏了,缓几天就好了。”张晓慧心里难过,安慕锦何尝不是呢。

老太医也来了四五个,他们看了咏哥儿的情况之后,都是摇头叹息,表示自己无能为力。

小王爷已经在联系黄旭和朱元了,希望他们能够给什么意见。

冯晓兰有了身孕,黄旭走不开。他给朱元写信,让朱元进京一趟。朱元在收到小王爷的信之后,就立刻启程往京城这里赶。

二十几天,朱元才从塞北赶过来。那时咏哥儿的情况还是一样,每天就不说话,什么都不知道做。吃饭要人喂,睡觉要人说,干什么都要人在旁边提醒着。

为了照顾咏哥儿,张晓慧一下瘦了一圈。鸿哥儿和槿儿也没有时间照顾,都是安慕锦在帮忙带着。

这对兄妹见到咏哥儿变成这样,两人心情跟着低落。每天都很少说话,安静的差不多和咏哥儿一样了。

有一次,安慕锦听到槿儿偷偷的和咏哥儿说:“大哥你怎么不说话了,你叫我一声木头吧。你再叫我木头,我绝对不哭了。”

槿儿才是个三四岁的小姑娘,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,安慕锦听着特别的心酸。

朱元给咏哥儿检查一番之后,对大家说了一句:“无碍。”

他这话刚说完,猛然朝着咏哥儿吼了一声。别说是离他最近的咏哥儿被吓了一跳了,就是其他人也都被他吓了一跳。

过了一会儿,**的咏哥儿突然动了,接着嘴巴一扁,嚎啕大哭起来:“我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咏哥儿啊,你终于能说话了。”张晓慧一把抱住了咏哥儿,咏哥儿哭了一会儿问道:“娘亲,我不是故意要烧房子的,我……”

“没事了,那事都过去了,娘亲不怪你,不怪你。”

“那父亲呢?”咏哥儿年纪毕竟小,调皮是调皮一点。他将老师的衣服烧了,谁知道竟然连房子也烧了,他当时就吓懵了。

平时他欺负槿儿就会被父亲抽,现在惹了这样的事情还不知道父亲会怎样抽他呢?所以为了躲避被父亲教训,他就往屋里钻,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

可房子里的火越来越大,等他意识到被教训比被烧死好一点时,他已经跑不出去了。

安慕锦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躲在书架后面。书架上的书全部已经烧着,前面的书架也烧了起来,很快就烧到后面了。要不是安慕锦反应快,咏哥儿都有可能被那倒下的书架给砸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