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0章 焦虑

第330章 焦虑

在王府吃了晚饭,淑言就要回去了。安慕锦很是舍不得,留她在王府住一夜,可淑言坚持要回去。

安慕锦见拦不住,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道:“淑言拿着,这是小王婶的心意。”

“谢谢小王婶,淑言先告退了。”淑言微微弯腰,手用力的扶着宫女的胳膊,才得以站起来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一直送她到王府门口,看着她上了马车。马车走远了,两人才回了王府。

刚走出王府的视线,淑言猛然一咳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
宫女惊吓的拿着帕子堵住她的嘴,又是害怕又是心疼:“主子,你为什么不和皇上说啊?”

淑言吐了两口血,那血将白净的帕子染的血红血红的。不吐之后,她推开宫女的手,狠狠的盯着她道:“你要是说出去,我让你死。”

淑言是上挑凤眼,那双眼一瞪,不怒自威。又加上她此时脸色卡白,嘴角还有血迹,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,将宫女吓的浑身一哆嗦,跪下磕头道:“主子放心,打死奴婢,奴婢也不会说出去的。”

“将马车里的血迹处理一下,别让人看出来了。”淑言又恢复了之前的和颜悦色,低头用帕子轻轻的擦拭安慕锦送给她礼物上的血迹。

还能看到小王爷和安慕锦一眼,她也知足了。

淑言走了,安慕锦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丢了一样,心里有着莫名的失落。把淑言送她的夜明珠拿出来,黑黑的屋里瞬间就亮了许多。

“锦绣睡不着吗?”小王爷看她玩着夜明珠,将她往怀里搂了搂。

“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难过。”安慕锦握住夜明珠,又松开,屋里一会儿黑一会儿亮。

“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小王爷用手贴在安慕锦的头上,安慕锦笑着将他的手拿下来,笑了:“我自己还是大夫呢,要是哪里不舒服肯定第一个知道。天成,淑言今年多大了?”

“快十四岁了。怎么突然问起她的年龄了?”小王爷疑惑的问道。

“是该找个人家了,不知道她将来会嫁给谁。你觉得白胜怎么样?”安慕锦突然问,小王爷笑了笑:“这事不用我们操心,小七自然会给她安排好的。别想了,我们早点睡吧。黄旭写信来催了,说冯晓兰最近情绪不对,总是哭,想让你快点回去劝劝她呢。”

“是不是师兄欺负她了?”安慕锦立刻紧张起来。

冯晓兰性格非常好,即使当年黄旭将她直接带离京城,她也没有哭闹什么。现在突然哭了,肯定是黄旭欺负她了。

“黄旭没有说,就算是他欺负她了,也得你回去教训你那个师兄是不是?”小王爷偷着笑了。

黄旭说原因了,原因就是冯晓兰自从有了身孕之后,性格大变。变的疑神疑鬼的了,只要他晚回去一会儿,她就会哭。

对于这一点,小王爷不会只听黄旭的片面之词。也许就是黄旭出去鬼混了,所以冯晓兰才会哭的。

当然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,得等他们回到凤城才能知道。

朱元这次出来并没有打算立刻回去,他想着先去良乡镇看看白胜和蓝姜,再去凤城和小王爷会和。

这几年大家都有变化,变化最大的就数白胜了。他现在已经是家财万贯,而且和蓝姜学了一门好武艺,暗器使的是出神入化。

蓝姜和白胜在一起,主要就是保护他。即使如今白胜不需要人保护了,但蓝姜也不想离开,因为他在良乡镇也已经安家了。

和小王爷一商量,小王爷高兴的同意了:“朱兄放心,即使到时我和锦绣因为别的事情离开了,黄旭他们也会在凤城等你的。”

“你们最好也在凤城等着我,说不定白胜他们也会去凤城,我们正好可以聚一聚。”朱元满怀憧憬的说道。

未来的事情小王爷也说不好,不过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,他肯定会在凤城等着朱元的。

他们一个朝北,一个朝西。出了京城走了一会儿,就分开了。

一个月后,安慕锦和小王爷回到了凤城。

冯晓兰的肚子已经大了起来,身边有两个丫鬟伺候着,黄旭却不见踪影。

看到安慕锦他们回来了,冯晓兰很是高兴。不过和安慕锦说了两句话之后,冯晓兰就哭了起来。拉着安慕锦的手一直说黄旭这不好,那不好,说的安慕锦都想立刻马上将黄旭教训一番。

黄旭是在天快要黑的时候才回来的,手里提着的都是冯晓兰要的吃食。

冯晓兰见他回来的太晚了,生气的将东西全部摔在地上,大哭:“你出去一天了,到现在才回来,肯定是在外面有女人了。呜呜,锦绣,我好命苦啊。”

安慕锦在一旁看的呆住了,这还是以前那个温柔娴淑的冯晓兰吗?

她刚刚和自己说话时,虽然也是哭,但绝对不会像这样大哭啊,毫无形象可言啊?

“师妹……”黄旭也想哭,冯晓兰有了身孕之后,不仅脾性大变,口味也是大变。

她对吃的东西特别的挑剔,为此黄旭为了给她买吃的,几乎将附近的城镇都给跑遍了。这不为了给她买酸梅,黄旭去了趟隔壁的城镇,才买来她要的那种又硬又酸的有嚼头的酸梅。

可他着急忙慌的回来,冯晓兰却这样说他。他真的是……拿她没有办法了。

“晓兰你先别激动,师兄他对你是一心一意的,他不会在外面乱来的。”安慕锦劝着冯晓兰,不劝还好,一劝冯晓兰哭崩了。

冯晓兰哭了半个多时辰,才渐渐止住了哭泣。哭完之后,她又将数落过黄旭的话讲了一遍给安慕锦听。

她现在的情绪非常激动,安慕锦什么都不能说,只是听着。黄旭也在旁边听着,偶尔的会发出两声叹息,用表情告诉安慕锦那都不是真的。

二更天时,冯晓兰累的睡着了,安慕锦才得以回去。

还没有走回房间,黄旭从后面追上来道:“师妹你也是女人,你帮我分析分析她这是怎么了?她到底在想什么,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你帮帮我,我被她逼的快要受不了了。”

“师兄你和我说实话,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?”安慕锦问。

“我对天发誓,我要是在外面有了女人,我天打雷劈,五雷轰顶。”黄旭举手发誓,发完了誓言再次对安慕锦道:“师妹,这件事你一定要帮我。不然她没事,我有事。”

“你让我想想吧,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。你快回去吧,别等她醒来看不到你又要生气了。”安慕锦推走黄旭,也快步回了房间。

房间里,小王爷正趴在桌子上往门口看。安慕锦一进来就看到他了,“你怎么还没有睡?”

“娘子没有回来,做相公的哪里敢先睡啊。到底是怎么回事,怎么突然就哭了?”是冯晓兰在哭,小王爷避嫌没有去。

“我猜她这是患上焦虑症了,是精神上的,不太好治。”安慕锦发愁啊,冯晓兰一天这样,她都受不了。要是天天这样,谁能够受得了啊?

“先别想了,早点睡吧。刚到凤城,锦绣就受累了,我都心疼了。”小王爷半抱着安慕锦回了卧房。

次日,安慕锦和小王爷都在睡觉,冯晓兰在外面敲门:“锦绣,你在吗?”

小王爷先被吵醒了,轻声道:“她还在睡觉,你有事吗?”

“哦,没事,让她睡吧。”冯晓兰说完就走了。

连续好几天,冯晓兰一天比一天来的早。她每次来,安慕锦都在睡觉。小王爷一说安慕锦在睡觉,她就说没事,然后走了。等安慕锦醒了去找她时,她又说没有来找过安慕锦。

安慕锦知道是冯晓兰在说谎,但是也没有揭穿她,就说自己是在做梦。

就是安慕锦刚到凤城的那一天,冯晓兰的情绪比较坏,之后再也没有那样过了。黄旭将功劳都归结在了安慕锦身上,是是因为安慕锦陪着她,她才不会那样闹人的。

转眼又过了三个月,冯晓兰也有了八个多月的身孕,行动非常不方便。这段时间一直是安慕锦照顾她的,她对安慕锦有了依赖,一天看不到安慕锦就着急。

半夜,安慕锦被一阵雨声吵醒。她翻了个身,想着还能接着再睡,谁知道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

屋顶的雨声滴滴答答,响的很有节奏,安慕锦睁眼看着身旁的小王爷。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到,但是却能感觉到小王爷就在那里。

天还未亮,冯晓兰敲门喊道:“锦绣,你在吗?”

外面还在下着雨,冯晓兰怎么会这个时候来找她?安慕锦没有多想,轻手轻脚的起来,小声应道:“我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
她快速穿上衣服,将门打开,看到冯晓兰一个人过来的,更是震惊。把冯晓兰拉进屋里,安慕锦拿着干手巾为她擦着头发:“师兄在干什么,他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来呢?”

“锦绣,我知道之前我的情绪不好,我也不想哭,也不想去说那些话,可是我都控制不住自己。你能不能帮帮我,和他说一声抱歉。他已经好几天都不和我说话了,我真担心他娶了别人。”冯晓兰手凉的像是冰块,拉着安慕锦的手一直在说。

安慕锦听明白了,冯晓兰这是让她帮忙给黄旭道歉呢。原来她来找她就是为了这件事啊,那她们天天都在一起,为什么白天不说呢?

安慕锦也没有问她原因,只说会和黄旭说的。

但是当安慕锦和黄旭说的时候,她才明白事情不是冯晓兰说的那样的。不是黄旭不理冯晓兰,是冯晓兰不让黄旭和她说话。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