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1章 同意

第331章同意

先前冯晓兰爱哭爱闹,那是因为她将心中的焦虑都表现出来了。如今她不哭不闹了,不是代表她不再焦虑了,而是因为她将这种焦虑都藏在了心里。

还有一个多月,她就要生产了。要是这种焦虑一直找不到原因的话,安慕锦很担心会对她的生产有影响。

冯晓兰焦虑的根源就是,她怀疑黄旭在外面有人了。但黄旭却说没有,这让安慕锦起了疑心。

就安慕锦对冯晓兰的了解,她应该不是那种胡说的人。一定是黄旭曾经做了这样的事情,她一直耿耿于怀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焦虑。

安慕锦将自己的想法和小王爷说了,让他旁敲侧击的去问问黄旭。或许是黄旭不好意思和她说,应该会对小王爷说吧。

黄旭这日子过的也不舒心,可谓是水深火热里过着的一样。小王爷一找他喝酒,他就去了。

小王爷几坛子酒灌下去,黄旭说了实话。

一年前,他确实对一个姑娘动心过。而且那个姑娘也挺喜欢他的,愿意嫁给他做小妾。就在他打算将这件事和冯晓兰说的时候,冯晓兰的娘亲去世的消息传来。

他黄旭再喜欢那个姑娘,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,所以这件事就耽搁了下来。接着又是冯晓兰有了身孕,他就更加不能做让冯晓兰伤心的事情了。于是他决定带着冯晓兰离开那个地方,来找小王爷和安慕锦。

但是这件事他从来没有和冯晓兰说过啊,为什么她会怀疑他呢?

“女人的直觉是很准的,特别是你枕边的女人。你的心有一点的变化,她都能感觉的到。解铃还须系铃人啊,黄旭你还是将实话都告诉她吧,免得她再这样下去。上次下那么大的雨,她一个人来找锦绣,你知道多危险吗?要是不小心滑到了,你哭都来不及了。”小王爷忠告的说道。

黄旭喝的晕乎乎的,嘿嘿笑了:“我现在就回去和她实话实说。事后我认真想过了,我对那个姑娘只是动心,并不是喜欢,也不是爱。人一生,会遇到很多让自己动心的人,但是不懂得珍惜的话,一切都是枉然。像你和师妹,就挺好。”

他说完,摇摇晃晃的起来,朝着家的方向回去了。

小王爷起身,付了酒钱,跟在他的身后。希望他和冯晓兰解释清楚后,冯晓兰的焦虑能够减轻一些。

那一晚,安静了几个月的房间又热闹起来,冯晓兰的哭声,黄旭的道歉声,东西被砸的声音接连不断。

安慕锦在这边担心的不得了,想去看看情况。小王爷拦着她道:“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。”

“天成,你和师兄说了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安慕锦拧眉问道。

“我和他就是说一点男人的话题,让他回来好好和冯晓兰谈谈,兴许会有作用。你听,他们的声音小了,应该是和好了。”小王爷笑着说,他可不敢将黄旭的实情和安慕锦说。

声音真的没有了,安慕锦等了一会儿才说:“明天我问问晓兰就知道了。”

第二天日上三竿了,平日里都会起很早的冯晓兰却还在睡觉。安慕锦吃了早饭,就过来了。在她的房间等了她一个多时辰,眼看着快要晌午了,她还没有醒来。

“师兄,她这样睡不会有问题吧?”安慕锦担心的问道,黄旭自信的说道:“放心,她没事。你师兄我可是未来的神医,连自己的娘子身体有没有问题都看不出来的话,那我还怎么混啊?”

“没事就好,我回去了。”安慕锦转身走了。

到了下午,安慕锦再去看冯晓兰时,她醒来才一会儿。正靠着床头,黄旭喂她吃东西了。两人的关系变的这么好,安慕锦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一转身就走了。

好几天了,她没有去看冯晓兰,冯晓兰也不让丫鬟来叫她。看来,冯晓兰焦虑的问题真的解决了。

可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呢,她问小王爷,小王爷不说。问黄旭,黄旭更不说。她总不能去问冯晓兰吧,那是在人家的伤疤上撒盐。

一个多月后,冯晓兰顺利生下了一个男孩。因为是在凤城出生的,黄旭给他起了个名字叫黄凤。

私下里,安慕锦和小王爷讨论多次。这个名字不管是做男孩的名字,还是做女孩子的名字,都是难听死了。可黄旭却不愿意改,非要坚持叫这个名字,他们也是没有办法。

在黄凤满月酒时,朱元、白胜、蓝姜夫妇正好赶来了。

大家许久都没有聚的这么齐了,自然热闹一番。

热闹几天,朱元先回了塞北,白胜在忙着做凤城的生意。蓝姜就是专职陪着他的娘子连晓冉,这里转转,那里转转。

连晓冉的性格十分腼腆,很不爱说话。她来这么多天,安慕锦和她说话的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。

不过,说话不多也没有关系了。因为蓝姜他们来了,小王爷和安慕锦又开始准备去游览山河了。

他们这次的计划是,每到一个地方就停留一个月,这样慢慢的看,慢慢的玩。

时间一转,五年过去了。

安慕锦和小王爷倒是没有多少变化,但荣叔的两鬓已经开始出现了白发,岁月不饶人啊。

在半年前,玩累了的他们来到了这个叫做凉豫的城市。而且两人都还找到了一份活儿做,也算是暂时体验一下安定下来的日子吧。

小王爷在给太守家的少爷当武师,安慕锦就教太守家的小姐学习医术。荣叔就说两人真的是清闲日子过腻了,才会想起给人家当下人。

其实在当时,大顺的老师还是很受尊重的。尤其是在凉豫这个偏远的地方,能够找到小王爷和安慕锦这样的老师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这日,太守家里来了贵客,少爷们和小姐们都去见贵客了,放假一天。学生放假,小王爷和安慕锦也就清闲下来。

可是不一会儿,太守派人将小王爷叫到前头,说是有事情要和小王爷说。

小王爷刚走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太守的夫人面带笑容的过来了,嘴里喊着锦绣。安慕锦诧异,不是说来了贵客吗,为何太守夫人会来找她?

“夫人,你找我?”安慕锦迎了出去,太守夫人将安慕锦又打量一遍道:“锦绣真是个标致的人,怪不得天成那么喜欢你。”

太守夫人忽然这样说,安慕锦觉得怪怪的。正要问,太守夫人拉着安慕锦的手又说:“锦绣啊,身为一个女人,我很能明白你的心情。”

“夫人你说什么,我怎么听不懂啊?”安慕锦将手抽回来,疑惑的看着太守夫人,她今天是怎么了?

“说实话,你和天成到了府上,教了孩子们很多东西,我真的很感谢你们。但是有句话说的好,无后为大。锦绣,我知道你和天成感情好,但是你们没有孩子也是大问题。私下里我和太守商量了一下,觉得你们这么照顾我们的孩子,我们应该为你们做点什么。正好夏家的三小姐到了待嫁的年龄,她的家世也不错,所以我们打算为天成做一段媒,触成这段好姻缘。”

太守夫人一边说一边笑,还觉得自己这是在帮安慕锦和小王爷。其实她哪里知道她的这些话对安慕锦是多么的大的打击,她和小王爷没有孩子,连太守和太守夫人这两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啊。

安慕锦脸色白的吓人,太守夫人担忧的抓着她的手,安慰道:“锦绣,这是一个女人必经历的过程。我也是这么过来,当初太守娶了姨娘,我的心情并不比你的好受。”

安慕锦推开太守夫人,捂着耳朵,踉踉跄跄的回到了房里。

砰的一声将房门关上了,她现在不想听太守夫人和她说任何话。

太守夫人拍着门,还在劝安慕锦想开一点。

安慕锦靠着门,身体慢慢往下滑,冷笑出声。她安慕锦需要想开吗?她安慕锦有什么想不开的呢?

与此同时,在前厅的小王爷也是一脸寒色。他真是没有想到太守找他来,就是为了给他介绍女人的。

听着太守说了一大堆,小王爷真想骂人。他们这群肉眼凡胎,是哪只眼睛看出安慕锦不能生育的。

“太守,你说的话我都听明白了。今儿我也明白的告诉你,此生我只要锦绣就够了。所以,不必费心了。”说罢,小王爷将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,起身走了。

“哎,天成,天成啊……”太守追了几步,小王爷走的很快,一会就看不见人了。

还未走到自己的小院,小王爷就听到太守夫人和安慕锦说着什么。听了两句,他就明白了,太守和太守夫人这是采取双管齐下,来做他们夫妇的工作呢。

“太守夫人。”小王爷走到太守夫人身后,冷冽的开口。

太守夫人转身看到小王爷回来了,笑着问:“天成啊,夏家的三小姐你看到了吗?漂亮吧?她可是我们凉豫最有名的大美人了。”

“你去问太守吧。”小王爷很不高兴的说道,若不是想着他们的心不坏,他真想直接将太守夫人给丢出去。

太守夫人瞧他的脸色很不对劲,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,改口道:“这是件好事,我希望你们能够好好考虑考虑。夏家也不差,在我们凉豫也是大家了。”

“走。”小王爷狠狠说出一个字,太守夫人郁闷的看了小王爷一眼,最后还是走了。

看着太守夫人走出了院子,小王爷才拍拍门道:“锦绣开门,我回来了。”

安慕锦将门拉开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:“天成,我同意你纳妾。”

“锦绣,你说什么?“小王爷脸色一变,安慕锦这样,很不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