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2章 锦芙

第332章锦芙

五年的相处,安慕锦总有机会趁小王爷睡着的时候,为他检查身体。得出的结果是,小王爷的身体没事。

她和小王爷的身体都没有事,可为何依然没有孩子。原因不在她,而是在小王爷,是小王爷不愿意和她生孩子。

若不是今天太守夫人说要给小王爷纳妾,安慕锦都想不到这一点。虽然知道真正的原因之后,安慕锦心里很难受。但是安慕锦认可太守夫人说的话,无后为大。

所以,她同意小王爷纳妾。

“锦绣你别吓我,我怎么可能纳妾?”安慕锦越是笑的开心,小王爷就越是担心。

“男子三妻四妾是正常之事,而且天成你贵为王爷,应该比平常男子多娶一些妻妾。”安慕锦很是认真的说道。

“是吗?锦绣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?”小王爷轻笑一声,伸手去摸安慕锦的脸,安慕锦迅速别开脸:“对,我就是这么想的。”

“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,我易天成此生只娶你一个。什么太守,太守夫人,他们若是再在你我面前多说一句关于纳妾的事情,休怪我翻脸不认人。”小王爷阴寒着一张脸,心里火大的不得了。

安慕锦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太守夫人果然是过来人。她说一开始小王爷可能会不同意,这里需要安慕锦劝一下,劝几天小王爷就会同意了。毕竟没有哪个男人,愿意后继无人的。

劝肯定是要劝的,不过安慕锦很了解小王爷的脾气。她现在劝一点用都没有,等找到时机再劝就好了。

她已经二十五岁了,到现在还没有生孩子,以后恐怕会越来越难了吧。

过了两日,安慕锦还没有找到机会劝小王爷。是小王爷太敏感了,只要她提一个孩子,或者和纳妾有关的事情,小王爷就会说别的。

“唉……”安慕锦叹息一声,手里的书看了半天都没有见翻动一页。

坐在她旁边的杜鹃和杜丽相互看了一眼,笑起来,异口同声道:“锦绣老师,你今天怎么了?这是你第九十八次叹气哦,再叹两次,就到一百了。”

被杜鹃和杜丽指出叹气太多,安慕锦才意识到这一上午的时间,她都在想别的事情,还一点知识都没有教给她们呢。认识到自己的失职,安慕锦正要开始教她们的时候,海强和海刚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“锦绣师娘,锦绣师娘。”这两个孩子是太守的儿子,此时应该跟着小王爷学习武功的。

“怎么了?”他们这时候跑过来,肯定是有事,安慕锦起身问道。

“锦绣师娘你尝尝。”海强将手里的点心递给安慕锦。

安慕锦看那点心挺别致的,拿过来吃了,味道也不错,“这是你娘做的吗?真好吃?”

“不是的,是一个漂亮姐姐做的。她做了可多了,送给师父,师父不吃就都送给我们了。”海刚高兴的说道。

杜鹃和杜丽也要吃点心,可那点心都被他们吃完了。这是最后一个,他们拿过来和安慕锦分享。

安慕锦一听海刚说是一个漂亮姐姐,就猜到那人是谁呢,肯定是夏家的三小姐。因为府里的人,海强和海刚都认识,要是府里的人做的,他们不会说对方是漂亮姐姐的。

“那个姐姐很漂亮吗?”安慕锦问这话,心里都不是滋味。

太守夫人说夏家三小姐刚到待嫁的年龄,顶多也就十五岁。比她整整小了十岁,一定很年轻,很漂亮。

“真的很漂亮,娘说她是我们凉豫第一美人哦。娘还说了,等师父娶了她,我们就有两个师娘了。不过锦绣师娘,你还是最大的。”海强比海刚大一些,知道的事情也多一些。

安慕锦面带微笑的和这些孩子们说话,心里跟针扎似的疼。

她都不知道后来她说了什么,孩子们一走,她整个人都不舒服了。

胸口好像憋着一口气,上上不去,下下不来,伤口也在隐隐作痛。她扶着墙,慢慢走回去,一遍一遍告诉自己要平静下来。

过了半个时辰,她的内心终于平静下来。而这时小王爷也回来了,安慕锦不得不强颜欢笑的面对小王爷。

黄旭曾经教过安慕锦一些练习嗅觉的方法,安慕锦虽然没有黄旭那么厉害,但是小王爷的身上多了一种特殊的香味,她还是一下就闻出来了。

小王爷就是和夏家三小姐在一起,时间还不短。不然那味道不会这么浓,这么久都没有散去。

心疼如刀割,安慕锦却笑颜如花,问小王爷累不累。

小王爷倒了一杯凉茶,喝完才说:“累,下午不去教了。锦绣,我也帮你和太守夫人说了,你下午也请假。”

“好。”安慕锦也没有心情教了,一上午都是在发呆。

下午夏三小姐再来太守府,却没有能如愿的在武场遇到小王爷。她有些失落,太守夫人在一旁鼓励道:“或许这是一个好机会,你就去他们院子里找他吧。反正你又不是没有去过,上次你不就是去了吗?”

夏三小姐抿唇一笑,羞涩的拉了拉太守夫人的衣服,问道:“夫人,他们真的只是老师吗?”

那天她去了他们的院子,听到了安慕锦说他是王爷,而他也自称自己易天成。易可是国姓,又加上安慕锦的话,她更加确定此人非同寻常了。

“当然了,他们来我太守府已经半年多了。谁让我和你姐姐关系好呢,我是看着天成人不错,又一表人才,才想着介绍给你的。”太守夫人并不知道小王爷的身份。要是知道了,就是有一百个脑袋,她也不敢让小王爷给她的孩子当老师啊。

听太守夫人这样说,夏三小姐就明白了她可能也不知道小王爷的真实身份。

“还有啊,锦绣可能不能生。日后你嫁过来,生个一儿半女,天成还不将你给抬正了。到时候,唉,锦绣也是个好人,我不应该这样说。呸呸呸,就当我没有这么说过吧,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。”太守夫人呵呵笑着,拍了拍夏三小姐的手。

夏三小姐娇羞的低着头,小声道:“锦芙明白。”

“哎呀,你叫锦芙,她叫锦绣,你们还真是有缘。好了,我不和你多说了,你自己去找他吧。”太守夫人说罢,带着丫鬟走了。

夏锦芙看了看方向,抬脚慢慢的朝着小王爷的梨园走去。

梨园里,安慕锦正低头做着针线活儿,小王爷在一旁看书。两人维持这样的状态很久了,以前也不是没有这样过,只是今天小王爷各种觉得不对劲。

安慕锦不和他说话了,即使他和她说话,她也是恩一声,或者哦一声,说最长的一句话不过五个字。

直觉告诉他,安慕锦今天有问题。可问题出在哪儿,小王爷这么聪明,一猜就猜了个准。

今天上午他已经和夏锦芙说清楚了,他是不会娶她的。他想夏锦芙应该能够听明白他的话,不会再来找他了吧。

刚这样想,夏锦芙的声音在梨园外响起:“天成,你在里面吗?”

听到这道能酥软到骨子里的声音,安慕锦猜到是夏三小姐来了。低头时,眼里还是哀伤,再抬头却是满眼笑意:“她来找你了,你快出去吧。”

安慕锦这是将他往外赶呢,小王爷倒不在乎夏锦芙来找他,他在乎的是安慕锦啊。

夏锦芙等不到回复,就自己走了进来,莲步轻移,脸色绯红。看上去就像是一朵刚刚开放的花朵一样,娇艳欲滴。

“锦芙给姐姐问安。”夏锦芙进来先给安慕锦请安。

安慕锦倒是诧异,凉豫的女子倒会京城里的那套规矩。说实话她在太守府这么久,还没有看到哪个丫鬟对太守夫人这样问安的。

诧异只是一会儿,更多的是心塞,这女子竟然开口就叫自己姐姐。

“谁让你进来的?”安慕锦能看出的问题,小王爷自然能出来,不由得脸色一正,说话也是十分的冰冷。

“天成我……”夏锦芙被小王爷说的脸上红云朵朵,咬着唇楚楚可怜的朝安慕锦看来,似乎是求救。

安慕锦低下头,觉得此人不简单。漂亮是漂亮,心机挺沉的,她不希望与这样的人共同服侍小王爷。

即使她同意小王爷纳妾,那小妾必须要经过她这个当家主母吧。她记得当年父亲娶五姨娘的时候,大夫人精挑细选的才挑了安慕珍的姨娘的。在安慕珍的姨娘之前,大夫人可是拒绝了好几个呢。

看安慕锦低头不帮自己,夏锦芙眼底一沉。心想等她嫁给小王爷,生了一儿半女,她一定要让小王爷将安慕锦贬为贱妾。

“滚!”小王爷才不和夏锦芙客气,一个滚字说了出来。

夏锦芙何时受过这样的对待,现在不是羞涩了,而是愤怒。脸一阵白一阵红,最后哭着跑出了梨园。

夏锦芙走了,小王爷松了一口气。正要和安慕锦说话,谁知道安慕锦先开口了。

安慕锦不开口还好,一开口小王爷的胸口又被气给堵住了。

安慕锦她说:“换一个吧,这个人不行。”

说到底,安慕锦就是想让他纳妾。纳妾!

“锦绣告诉我你的想法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小王爷痛苦的问道。他现在感觉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,不知道她在想什么,很焦虑。

“我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希望你能尽快纳妾。”安慕锦笑了笑,心苦的厉害。

“锦绣你是真的不明白我的心,还是故意折磨我?十五岁你就跟我离京,如今你已经二十五岁了。十年的时间,我觉得够你了解我,够你明白我的心了。我易天成说话算话,说一生一世只和你一个人,绝对不会再想着别的女人。以后不要再说让我纳妾的话了,好吗?”小王爷紧紧的抓住安慕锦的手,安慕锦却一直往回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