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3章 有了

第333章 有了

看着安慕锦的手上出现了道道红印,小王爷不想放手,却心疼她还是放了手。安慕锦将手抽回去,快速藏到袖子下面,很认真的和小王爷说起了七出。

七出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无子,她不能为小王爷生子,所以她就要找个女人为小王爷生。

小王爷听她说了那么多,有些哭笑不得。真是有些事情和她说了,怕她烦恼,会多想。不和她说,她一样会烦恼,会多想。

“锦绣相信我,我们会有孩子的。”小王爷笃定的说道,走到她的身后,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:“你知道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没有孩子吗?是因为小七。”

“虽然我没有做皇帝的心,我自认为我的孩子也没有做皇帝的心,但是小七不一定这么想。因为我本身就比皇兄的孩子大,一旦我成了皇帝,皇兄的儿子一点机会都没有,以后我还会将皇位传给我的孩子。所以皇后才会对我下手,在我刚出生时就给我下了蛊。我受了将近二十年的苦,小心翼翼的活了二十年,这其中只有我知道是多么的痛苦。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和我一样,将来面临着皇上的猜疑,怕他夺了皇位。”

“锦绣你明白吗?不是我不和你生孩子,是时机未到。如今先初也已经八岁,我们是时候要个孩子了。”

而且他们来凉豫半年了,这段时间小王爷一直都没有采取任何措施。他猜安慕锦也该有了身孕了吧,不过他也不着急。现在没有,以后他努力就是了。

小王爷弯下腰,低头看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轻咬下唇,没有说话。

见她这样,小王爷知道她还没有想过神来,就没有再说什么,一直看着她。

“我不明白。只要我们不回京不就没事了吗?为什么要防着皇上的猜忌?”安慕锦问。

“呵呵。”小王爷笑了两声,蹲在她的面前,将她的手从袖子里拿出来,握在手里:“皇上毕竟是皇上,他的权利会越来越稳固。而我这个王爷,常年在外,权利会越来越弱。有些新官员,他们甚至都不认识我,都不知道大顺还有我这个小王爷。帝王心最难测,即使小七不猜忌我们的孩子,他的儿子也会猜忌我们的儿子。哪怕是他们有一点猜忌,我们都要做好防着的准备。”

“我困了,你让我先去睡一会儿。”安慕锦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,起身回了卧房。

小王爷陪着她一起去睡,她却将小王爷往外推。她不仅要睡觉,她还要一个人静一静,好好想想。

小王爷知道她的性子,也不强求她,给她盖好被子才离开。

安慕锦是先将小王爷的话给理顺,可躺了不过一会儿,她就睡着了。

这一觉睡的很沉,不是小王爷喊她起来吃饭,她肯定会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晚饭有安慕锦最喜欢吃的鱼,可她刚吃了两口,突然吐了。

“锦绣你没事吧?”一看安慕锦吐了,小王爷连忙放下碗筷来看她。

安慕锦一手扶着桌子,一手按着膝盖,吐的可厉害。胃里一抽一抽的疼,吐的不能再吐了,她才软软的趴在桌子上。被小王爷一抱,就靠着小王爷的身上,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“锦绣,你是不是有了?”小王爷一语惊醒梦中人,安慕锦想起来她的月事已经快两个月没有来了。

左手往右手手腕上一搭,是喜脉。

“天成,我有了。”安慕锦激动的抱着小王爷,喜极而泣。

她终于有小王爷的孩子了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,我们有孩子了。”小王爷小心的把安慕锦抱起来,一直将她抱到**,为她垫上被子,让她靠好:“你别动,我来喂你吃饭。”

“没关系,我可以自己来。”安慕锦要下床,小王爷却拦着她:“让我好好照顾你,你看你这几天都瘦了。”

这几天安慕锦都在想小王爷纳妾的事情,心里一会疼,一会苦的,饭也没有好好吃,能不瘦吗?

次日,小王爷哪儿都不去,就在屋里陪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让他去教孩子们练武,他却说:“不教了。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,以后我就只教我们的孩子。”

“还有八个月才能见到孩子呢,你就这样说了。”安慕锦不认同的说道。

两人在屋里说着话,太守夫人找上门来了。看到安慕锦还在**躺着,小王爷在一旁和她说话,脸色有些不高兴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太守夫人提着裙摆进来,昨儿夏锦芙将事情和她说了,她听了一阵恼火。

这个天成啊,平时看着挺斯文的,很有礼貌,怎么能对一个姑娘家说出滚字呢。

“太守夫人你来了正好,锦绣她有了身孕。以后我们都不再教你们的孩子了,你们另找他人吧。”小王爷心情好,和太守夫人说话也是和颜悦色的,暂且忘记那天的不愉快。

“有了?”太守夫人很是震惊,心道完了,锦绣没有身孕的时候,天成就爱她爱的不得了。现在锦绣有了身孕,天成愿意再纳妾才怪呢。

“那个天成啊,是锦绣有了身孕,又不是你有了身孕。你还继续给海强和海刚当老师吧,我们可以多给你一些酬劳。”天成纳不纳妾和她也没有多大的关系,和她有关系的是天成教不教她的孩子习武。

“锦绣有了身孕,我自然要陪在她身边照顾她。”小王爷理所当然的说道,把锦绣交给别人,他还不放心呢。

“你一个男子汉,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?要说照顾,我太守府的丫鬟都能照顾。你要是不放心,我可以另外花钱去请专门照顾孕妇的人来照顾锦绣。”太守夫人笑着说道,又对安慕锦道:“锦绣你说是不是?男人嘛,不能总是呆在家里,那传出去像什么话嘛。”

安慕锦倒不是觉得小王爷整日呆在家里不好,她是觉得她只是有了身孕,没有像小王爷想的那么娇弱。所以她还是认同太守夫人说的话,劝小王爷再去教孩子们习武。

小王爷被安慕锦劝动了,但只答应每天教半天,教三天休息两天。

太守夫人一听这个条件,当即不想答应。还未开口说什么,小王爷又道:“这是我的底线,如果太守夫人不答应,你们可以另外找人。我和锦绣搬出太守府,也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“那,那我回去和太守商量一下。”太守夫人很憋屈,明明她是主子,却被小王爷这个武师压着头走。

太守夫人怏怏不乐的走了,安慕锦轻轻打了他一下道:“你干嘛那样和太守夫人说话?”

“她对你说了那些话,我肯理她就是不错的了。”小王爷提起那天的事情,安慕锦眼神又黯然了,“天成你会不会觉得我老了?”

“你要是老了,我岂不是更老,要知道我可是比你大呢。别说这些傻话了,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漂亮、最善良的。锦绣,饿不饿,有没有什么想吃的?”小王爷立刻转移了话题,安慕锦说她不饿就是困。

太守夫人回去和太守抱怨,说小王爷的态度越来越傲慢了。太守听了只说:“就按照他说的来吧。以前找的那些武师都比他好,可是教出来的成绩呢却是没有。天成才来半年,就将两个孩子教的很好。就凭借这一点,我答应他的条件。”

听太守都答应了,太守夫人心中有气,也不敢再说什么。

在小王爷去教孩子们习武时,太守夫人就会抽一天时间来看安慕锦,和她说了很多孕妇注意的事项。

安慕锦还觉得太守夫人人不错,可在她第三次来看自己的时候,安慕锦就不那么认为了。

太守夫人带着夏锦芙一起来的,言语间还有要将夏锦芙推荐给小王爷的意思。

别说安慕锦现在有了身孕,就是没有身孕,一辈子不能生孩子,她也会让小王爷要了夏锦芙的。

夏锦芙这人不简单,安慕锦可不想以后给自己找个麻烦。弄的她和小王爷的生活,跟在侯府似的。整日勾心斗角,你害我一下,我害你一下的。

“夏姑娘人长的漂亮,又年轻,想要找什么人找不到啊,为什么偏偏看上了天成了呢?”安慕锦笑着问道。

被安慕锦这么一问,夏锦芙羞涩涩的低下了头。嘴上没有说什么,心里却有了答案:因为他易天成啊。

“锦绣,我看你和锦芙挺有缘分的。你再和天成说说,让锦芙嫁过来,也好有个人跟你作伴。”夏锦芙没有说话,太守夫人为她说了话。

“太守夫人真是思虑周全,我会和天成说说的。”安慕锦的笑意没有下去,手里的针却怎么也扎不下去。

太守夫人和夏锦芙走了之后,安慕锦望着手里刚绣了一朵花的小肚兜。心里,脑子里都是空的,拿着针,不知道自己该干嘛。

这件事她没有和小王爷说,都藏在了心里。

之后太守夫人也没有再来看她,她觉得那就更没有说的必要了。

时间一晃,两个多月过去了,这件事安慕锦都快忘记了。谁知道,夏锦芙她又来了。

这天小王爷像平时一样去教孩子们,安慕锦坐在院子里,晒着太阳,慢慢的给孩子做着小衣服。

刚做了一半,杜鹃和杜丽笑嘻嘻的跑过来,看到安慕锦凸起的肚子笑道:“锦绣师父,你肚子里的是个男宝宝,还是个女宝宝啊?”

“你们喜欢男宝宝,还是女宝宝?”安慕锦停下手里的活,笑着问道,手自然的摸了摸那圆圆的肚子。

“喜欢女宝宝,男宝宝长大就会变坏。就像哥哥们一样,他们今天不练武,跑来将我们的丝线全部弄乱了。现在他们正在被娘惩罚呢,所以我们才有时间过来看看锦绣师父。”杜鹃也将手伸了过来,刚摸了一下,就惊吓似的缩回手,哈哈的笑着。

“他们为什么不练武?”安慕锦记得没错的话,小王爷现在正应该在教他们啊。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