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5章 头疼

第335章 头疼

虽然祁老并没有像荣叔那样,一直呆在小王爷的身边。但某种意义上说,他也是看着小王爷从一个小不点长到这么大的。如今小王爷也有了孩子,祁老感慨特别多。

朱元他们看过小王爷又都回去了,只有他没有走。他要留下来,和小王爷他们过几年安稳的日子。

淑豫和祁老混熟之后,不再排斥祁老抱着她,相反还越来越喜欢祁老。祁老很会逗孩子,每次淑豫和祁老在一起,都开心的不得。

孩子有人帮忙看着,安慕锦和小王爷就乐了一个轻松。两人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,所以在淑豫还没有满周岁的时候,安慕锦又有了。

怀第二胎时,安慕锦明显的感觉比第一胎时艰辛。害喜害的厉害就不说了,腰还特别的酸,她几乎是每天都躺在**。还特别的累,每天最多的就是睡觉了。

这样的反应维持了将近六个月,安慕锦开始睡不安稳了,肚子里的那个太闹人了。

祁老都说安慕锦肚子里的是个男孩,安慕锦也希望。要是个女孩,那还得了。

辛苦的十月怀胎,安慕锦为小王爷生下了第二个孩子,是个儿子。

这个小子一生下来就不哭,安慕锦起初以为他是背过气了,就让产婆拍他屁股。可产婆拍了两三下,这小子依旧不哭。

产婆着急了,将孩子递给安慕锦。安慕锦刚生产完,累的也没有力气,就象征的打了两下,这孩子才哇的哭了一声。

不过只有一声,哭完就没有了。

安慕锦看着这个皱巴巴的孩子,现在还看不出来他到底像谁。只觉得他很可爱,很有意思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孩子看到安慕锦笑了,他将手往嘴里一放,笑的口水直往外流。

小王爷进来时,就看到母子在互相看着彼此,笑声不断。

“锦绣辛苦了。”小王爷走过来,将儿子抱起来道:“要不是产婆和我说生了,我都以为还没有生呢。他怎么不哭?”

“不知道呢。产婆打没有哭,我打了两下就哭了一声。”安慕锦在念秋的帮助下,慢慢的坐了起来。

疲惫的靠在床头,看着小王爷道:“天成,你想好给儿子取什么名字了吗?可千万别再学师兄,用地名给孩子取名字了。”

“恩,名字我已经想好了。你觉得叫涵印怎么样?”小王爷问。

“可以,只要不是涵凉就行了。”安慕锦担心的是这个。

凉豫城,小王爷选了一个豫字做了淑豫的名字。安慕锦就担心小王爷不放过那个凉字,拿来做儿子的名字。

“哈哈,原来锦绣你是在担心这个。”听安慕锦说到涵凉,小王爷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易涵印他还在安慕锦肚子里时,就表现出了极其不安分的一面。现在出来了,更是不安分的很。

刚刚两岁,走路还不怎么稳妥,他把比他大两岁的姐姐给打了。

淑豫和安慕锦一样聪明乖巧,四岁时已经开始读书识字了。那天她正看书看的认真,涵印跑过来,要抢淑豫手里的书。淑豫不给他,他扑上去就打了淑豫一拳头。

那一拳头打在淑豫的眼角,迅速就肿了起来。

淑豫哭着找安慕锦告状,安慕锦才意识到涵印有可能比咏哥儿还要调皮。

她和小王爷商量着,得尽早管这个孩子。

可不管他们怎么用心,怎么想方设法的管他,他依然不听,依然我行我素。

两岁时打姐,三岁时把同一条胡同里谁家的孩子给打了。

那个孩子也笨,第一次被打,他也不敢和家里说。直到他被打的受不了了,他才和家里人说,安慕锦他们也才知道这件事。

知道这件事之后,安慕锦和小王爷带着东西上人家家里赔礼道歉。

之后,像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。不是涵印将这家的孩子打了,就是涵印将那家的什么东西弄坏了。

有几次是涵印做的太过分了,小王爷没有忍住,用武力抽了他。可这孩子和咏哥儿真的很像,抽的越狠他笑的还越开心,一点都不怕打。

他不怕打,小王爷不再抽他了,每天教他和自己学武。涵印天赋极高,才五岁就学的有模有样,到了六岁已经能够和小王爷过招了。

涵印天赋高,也喜欢练武。他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练武,就很少出去惹祸。不出去惹祸,他就在家里欺负淑豫。

有外人在还好,要是淑豫和他单独碰到了,淑豫就会吓的直跑,边跑边哭。

为此安慕锦头疼不已,和涵印说了几次:“那是姐姐,你不能打她,要爱护她。”

当着安慕锦的面,涵印保证不再欺负淑豫。可一转眼,他就将这个保证给忘记了,以前啥样现在还是啥样。

要说欺负淑豫是让安慕锦很头疼的事情,那还有更让安慕锦头疼的呢。涵印特别的喜欢翻东西,对什么都好奇。

念秋刚将各种颜色的丝线整理好,涵印小手一抓。颜色全乱了不说,线都结在了一起,用也用不了了。

这天,安慕锦和小王爷说说笑笑的从外面回来,一进屋吓了一跳。屋里像是遭贼了一样,东西都被翻的乱七八糟的。

别院有祁老和荣叔在,是不可能遭贼的。唯一能够解释的通的就是,这房间是被涵印给翻成这样的。

“易涵印!”小王爷发怒了,冲着屋里大吼一声。

涵印头顶着安慕锦的衣服,一手抓着一把月事带,一手拿着剪子,从衣柜里钻了出来。在安慕锦震惊的目光中,他一边拿剪子把月事带给剪了,还一边好奇的问:“娘,这是什么东西啊?”

那是什么东西!那是他娘要用的东西。

安慕锦气的都要冒烟了,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,竟然将她的衣柜全给翻乱了。

快速走到涵印面前,将他手里的剪子和剪碎了的月事带夺过来,凶他:“到一旁站着去。”

“娘,你还没有告诉我,这是什么东西呢?这长长的,里面还有棉花的东西是什么啊?”涵印好奇心发作,追着安慕锦问个不停。

安慕锦心里有气,不想理他,脸色难看的将柜子下面的月事带都给拿了出来。总共就十个,被他给剪了八个。

“天成你快管管他。”安慕锦没有办法管涵印,只好将他交给小王爷。

小王爷抓起涵印往外走:“今天你要是能从我手上过十招,我就不追究这件事。要是过不了,三天不许吃饭,还要面壁思过。”

不一会儿,小王爷得意的拍着手回来了。小子还嫩的很呢,现在就想从他手上过十招,那是不可能的。

涵印虽然调皮,但有一点特别好,愿赌服输。每次他和小王爷过招输了,他就会安静一段时间,因为要接受惩罚。

房间里安慕锦还在郁闷,望着手上破了不能用的月事带发呆。

“锦绣,这些坏了再做就是了,你别为了这点小事气坏了身子。”小王爷走过来安慰道。

“天成,我生气的不是这个,是涵印。他越来越大了,要是一直这样调皮可怎么办?”安慕锦感觉好无力,好无奈。

张晓慧那句话说的特别对,没有当过父母亲的,都不知道管孩子是多么辛酸的一件事。她现在已经体会到了这里面的辛酸了,太辛酸!

“别着急,他慢慢大了,就会懂事了。”小王爷抱着安慕锦安慰了好一会儿。

安慕锦流了两滴眼泪,也就不哭了。屋里乱成这样,还得她来收拾呢。

将破了的月事带都给整理在一起,安慕锦突然发现有一个月事带和其他的不一样。她将那个月事带拿在手里,对着光认真看了一下,发现棉花里有东西。

这个月事带是老夫人给她的样本,从来没有用过,其他的月事带都是根据这个样本做的。

当她将手伸进棉花里时,才发现这些棉花是用线缝制过的,排列很紧密。要想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,必须要将这些棉花给拆开。

“锦绣你在干什么?”见安慕锦拿着剪子在拆一个月事带,小王爷疑惑的问道。

“这里面好像有东西。”安慕锦刚说完,缝制的棉花被她用剪子剪了一个口子,她很顺利的将里面的东西给抽出来了。

是一张羊皮纸,摊在地上,上面沟沟壑壑,高高低低,显示着它是一张地图。

“这,这……”小王爷将地图这残缺不全的羊皮纸拿起来,认真的看了一会儿,不可思议极了。

藏宝图,这就是藏宝图啊!

传了几百年的传言,它竟然是真的!

藏宝图竟然是真实存在的!

“天成,你怎么了?”看小王爷的表情不对,又想哭又想笑的,安慕锦十分担心。

多看了两眼那残缺的羊皮纸,安慕锦也猛然想到了什么。她激动的抓着小王爷的胳膊,用极小的声音道:“这就是藏宝图?”

怎么可能?藏宝图为什么会在她的月事带里。

“锦绣你听我说。”小王爷很快就镇定下来,他将藏宝图卷好用力握在手里,双手抱着安慕锦,十分认真地看着她。

“锦绣你听我说,这个东西,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。明白我说的话吗?从来都没有见过!”

“恩,我明白。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东西。”安慕锦重复了一遍小王爷说的话,他才慢慢放开了安慕锦的胳膊,又问:“锦绣,这些月事带是你自己做的吗?”

“不是。这是祖母给我的样本,侯府的每个女孩都有。”这会,安慕锦的心跳才快了起来。

老夫人曾经问她有没有见过羊皮纸样的东西,她说没有。原来老夫人要找的就是这个,只是可惜,连老夫人自己都不知道她将这个东西放在月事带里送给了她。

看这个藏宝图是残缺不全的,会不会被分开放在了那些月事带中,还有几片在其他人那里?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