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6章 情蛊

第336章 情蛊

安慕锦想到的可能,小王爷也想到了。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快就被他给否定了,藏宝图早就被分散在不同的地方,不可能集中在侯府。

不管侯府只有这一片,还是有更多的片,这都不重要了。因为小王爷不想让藏宝图成为真的,他要把藏宝图变成假的。

他不会毁了这个藏宝图残片,但也不会将藏宝图的事情说出去。一切还和以前一样,就当作是没有发生这回事。

这三天,涵印都在房间里面壁思过,别院里也因为他的乖巧而安静下来了。

但好景不长,三天一过,涵印魔王的性格又体现出来了。

他这次没有再去惹别人,而是惹到了自己。他偷吃了祁老的蛊虫,此时正疼的在地上打滚呢。

“好疼,好疼!”双手胡乱的抓着肚子前的衣服,鼻子眼睛都皱在了一起。

祁老听到声音,急忙跑过来。看到涵印在地上直打滚,脸色红的不正常,他的心都快吓的跳出来了。

虽然说涵印很是调皮捣蛋,但还是小子和锦绣的宝贝疙瘩,可不能在这里出了事了。

“涵印,告诉祁爷爷你这是怎么了?”祁老将涵印抱起来,涵印摇着头不说话。

他虽然肚子疼的厉害,但头脑还清晰,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。要是他说了他偷吃了祁老的东西,等会爹又要教训他了。

“祁爷爷,我肚子疼,快救救我。”只要有祁老在,他就不会死。

祁老多精明的一个人,见他疼成这样还不说实话,往桌子上忘了一眼。发现装着情蛊的瓶子被人动过了,他抱着涵印走过去。把情蛊的瓶子打开,认真数了数,十个变成九个了。而且偏偏少的是那个情蛊之王,肯定是被这个小子给吃了。

“死不了。”祁老把涵印往地上一放,涵印还未反应过来就摔在了地上。

他在地上打着滚,央求的看着祁老:“祁爷爷你不疼印儿了。印儿肚子好疼,你快给印儿解药。”

“无药可解!”望着地上疼的打滚的涵印,祁老叹息。

情蛊虽不是什么厉害之物,也不会有性命之忧,但却能控制人的情爱。不动心还好,一旦动心,此生将永不变心。

即使对方变心,他依然会爱着对方,直至死去!

这个情蛊是他从书上看到的,整整养了三年才得到一个情蛊之王。结果,结果却被涵印这个六岁的孩童给吃了。

涵印的肚子疼了整整一个时辰,突然间就不疼了。

一不疼,涵印又高兴的跳起来,拍着肚子对祁老笑道:“祁爷爷,我的肚子不疼了。”

“走,和我去见你爹娘去。”祁老忽视他脸上的喜色,抓着他往外走。

“不,我不要去见爹娘。”涵印反抗,可他哪里反抗的过祁老。

小王爷和安慕锦正说着涵印去哪儿了,就看到祁老提着哇哇叫着的涵印过来了。

“祁爷爷你累了吧,放我下来,我自己走。”一看到爹娘看到他了,他就想跑。

“祁老,这是怎么回事?”小王爷和安慕锦从屋里迎出来,祁老将涵印往小王爷面前一推。

这孩子激灵的很,转身就往外跑。好在小王爷反应快,一把将他给抓住了,厉声问:“是不是又闯祸了?”

“没有。”涵印嘴硬,小手抓着小王爷的手,眼巴巴的看着安慕锦:“娘!”

“印儿把我养了三年的情蛊之王吃了。”祁老此话一出,安慕锦和小王爷的脸色都变了。

小王爷被噬心蛊折磨了近二十年,现在虽然不是谈蛊色变。但是听到涵印吃了情蛊,也是吓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。

“你们别担心,情蛊不会伤人性命,对人的身体也没有任何伤害。情蛊控制的是人的情爱,印儿长大后不容易对异性动情。一旦动情,就会死心塌地的爱上,直到去世。若是他爱的人也爱他,他会幸福一辈子。若是他爱的人不爱他,他会因此而痛苦,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”祁老严肃的说道,他最担心的是涵印将来所爱之人不爱他。

“那……这个可有解决之法?”安慕锦担忧的问道。

“暂时没有。”祁老摇头,“不过我会认真研究,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够找到情蛊的破解之法。”

“恩,我也会努力研究的。”安慕锦认同道,虽说这个情蛊对人没有什么影响,但毕竟是一个蛊虫。体内养着一条蛊虫,感觉上就不是好事。

“祁爷爷,是不是印儿谁也不喜欢,就不会有事了?”涵印单纯的问道。

三人本来就担心他体内的情蛊,又因为他这句单纯的话更加的担心了,还有心疼。小孩子不懂情爱,现在说不喜欢,以后遇到了喜欢的又怎么会控制得住呢?

“希望印儿能够像我一样,遇到锦绣这么好的姑娘。”小王爷感慨着。

安慕锦也是这样想的,希望涵印能够遇到一个,也能对他一心一意的人。

情蛊除了会控制人的情爱之外,对其他的真的没有什么影响。涵印该怎样还是怎样,调皮捣蛋,害人的功夫日日见长。

在涵印七岁那年的冬天,安慕锦有了第三胎。

这时安慕锦已经过了三十岁,是个大龄孕妇。一切都要小心,不能有一点闪失。

小王爷将淑豫和涵印都叫到跟前来,认真教导他们要听话,要懂事。不要吵安慕锦休息,不要让她不高兴。

淑豫一直乖巧,小王爷不怎么担心。他最担心的还是涵印,怕他无心做了什么事情,伤害到了安慕锦。

涵印这次却十分懂事,认真的和小王爷保证道:“爹,印儿一定会听你的话,不惹事让娘生气。”

“你知道就好。”听他说的这么好,小王爷打心眼里高兴。

如果他说到做到,那小王爷就会更加高兴了。

还别说,自从涵印说了那些的保证的话之后,他就没有再惹事了。每天就是练功,看书写字。

涵印能有这样的改变,说实话认识他的人都会跟着高兴,感到欣慰的。

可好景不长,开春后的第一场雪刚落下。涵印偷跑出去,和城里的人约着去了山里打猎。

小王爷知道这事的时候,涵印都走了两个多时辰了。他一直以为涵印在屋里认真学习,结果吃午饭找不到人。将别院里里外外都找遍了,依然不见涵印的影子。

意识到涵印可能偷跑出去了,小王爷也没有敢和安慕锦说。派了几个人去附近人家问问,看看能不能找到涵印的下落。

他刚走进院子,出府去寻找的下人惊慌失措的就跑了过来,大喊道:“少爷,少爷不好了。”

还未等他阻止的话说出口,那个报信的人就将嘴里的话说了出来:“小少爷出事了!”

这个笨蛋奴才,叫的这么大声,安慕锦肯定都听到了。

小王爷气恼的瞪了他一眼,正要说话,看到几个下人抬着什么东西过来了。虽然看不到他们抬着的是什么,但是小王爷一下猜到那个被抬着的就是涵印。

“少爷,小少爷被熊吃了!”

这句话像是一道晴天霹雳,狠狠的劈在了小王爷的身上。他坚挺的身形猛然一颤,倒退半步。不相信的看着那越走越近的人们,他们抬着的是印儿的尸体吗?

“印儿。”小王爷低叫一声,就要上前去看看,这时安慕锦的声音从身后响起:“天成,印儿怎么了?”

小王爷上前的脚步一顿,快速调整了一下情绪,摆手让抬着涵印的人停下来。转身对安慕锦为笑道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印儿和老张家的儿子打起来了。锦绣,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。你快回去吧,外面凉。”

和安慕锦说完,小王爷又对念秋道:“念秋还不快扶夫人回屋。”

念秋扶着安慕锦转身,安慕锦觉得不对劲。如果只是和别人打架,别院的下人是不会说小少爷出事了的。

天成有事瞒着她!

被念秋拉着往回走,但安慕锦却极力扭着头往外看。她看到了外面站着几个人,他们手里抬着的好像是个孩子,那孩子还在往下流血。

看到这一幕,安慕锦脸色瞬间苍白,她明白是印儿出事了。

用力推开念秋,安慕锦发疯似的往外跑,全然不顾自己几个月的身子。

小王爷见她这样,抱着她不让她去看。安慕锦力气很大,用力推着小王爷,大哭道:“天成你快放开我,印儿需要我,他需要我……”

“锦绣你别这样,我已经失去印儿。不能再失去你,失去你肚子里的孩子。”小王爷抱着安慕锦。那种无助痛苦再次爬满心头,让过了而立之年的他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“不,我要去看看我的孩子,我要看。天成你放开我,我一定要看看他。不管他怎样,我都要看看他。”安慕锦歇斯底里的大叫着,她的印儿……

安慕锦在他的怀里动的太厉害,小王爷担心她这样情绪激动,也会影响到肚子里的孩子,忍痛答应道:“好,我们一起去看看孩子。但是锦绣你一定要冷静,千万千万不能动气。因为你的肚子里,还有我们另外一个孩子。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安慕锦用力点头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流。

小王爷搀扶着安慕锦来到涵印的面前,涵印的右半边身体都被熊吃掉了,右手也被吃了一半。他脸色平常,闭着眼睛,像是睡着了一样。

如果不看他的身子,安慕锦很想喊一句:“印儿快睁眼看看,娘来了。”

“呜……”安慕锦捂着嘴,全身无力的瘫软在了小王爷的怀里。

“锦绣!”小王爷一边伤心涵印,一边担心安慕锦,一颗心恨不得拆成两半来。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