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8章 涵影

第338章涵影

落华山的时间和这里的时间是不一样的,他们觉得只去了不到一个时辰,而这里已经过了几个月了。

祁老没有来,产婆也还没有到。小王爷又什么都不会,只能在旁边干着急。

肚子一阵一阵的往下坠,孩子似乎马上就要出来了。安慕锦疼的双眼发黑,嗓子里有音也发不出来。

“啊!”安慕锦大叫一声,感觉孩子出来了,可衣服还没有解开。

她咬紧牙关,让小王爷用剪子将她的衣服剪了。

饶是小王爷见多了大风大浪,可当他将安慕锦的衣服剪开后,他还是心惊肉跳,好像是从生死边缘中走过一番。

孩子一点一点的、艰难的从安慕锦的体内出来了,这一幕不过一盏茶的功夫,小王爷却觉得好像经历了几十年那样漫长。

“哇!”孩子一生下就哭了,哭声十分响亮。

安慕锦累的虚脱的长喘着粗气,汗水打湿了头发,湿哒哒的粘在脸上。

看过安慕锦生孩子的过程,小王爷对她更是疼爱。把孩子抱给她看,笑着道;“锦绣,是个儿子。”

虚弱的笑了笑,安慕锦抬起的手又落下,“天成,这个孩子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安慕锦说话说到一半,突然不说了,小王爷急忙问道。

“这个孩子能不能抱给别人养?我怕,我怕我的命太硬,会克到他。”这句话字字带着刀子似的,从她心口划过,疼痛不止。

“锦绣。”听完安慕锦的话,小王爷的心也跟着抽痛,“那个仙人说了,不是你克的印儿。你别多想了,你看淑豫不就是好好的吗?”

“只是说法不同,道理却是相同的。我是重生过的人,印儿还小,跟在我身边肯定会受到影响。所以仙人才没有将印儿交给我们,一定是就是这个道理。”安慕锦哭着摇头。

生完孩子,安慕锦又喜又忧,脑子里想的都是老道的那些话。老道说是命数,应该就是为了安慰她的吧。

“至于淑豫,也许因为她是女儿的缘故,所以才没有受到影响。可他和印儿一样都是儿子,我怕!我已经影响了第一个儿子,不能再影响第二个了。”说这些话,安慕锦心如刀割,泪如雨下,整个人都在痛苦之中。

“锦绣不会的,你……”小王爷想劝,也不知道怎么劝。毕竟命数这个东西,连他自己都参悟不透。

两个人正说着,祁老从外面急冲冲的跑过来,一见面就问:“小子,你们这段时间去了哪里?”

听祁老这样问,小王爷和安慕锦都很奇怪。才几个月的时间,祁老就忘记他们去了哪里了吗?

“我们去了落华山啊……”落华山刚从小王爷的嘴里说出来,小王爷和安慕锦同时觉得脑袋一阵眩晕,就昏迷了过去。

祁老见小王爷抱着孩子就要摔倒,吓了一跳。急忙上前,将孩子接过来,伸脚一挑也接住了倒下的小王爷。

“怎么回事?这一家子人是怎么了,淑豫刚刚也昏倒了?”祁老心中疑惑,立刻为两人都把了把脉。

脉搏正常,没有什么大问题。应该和淑豫一样,睡一会儿就醒过来了。

果然,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小王爷和安慕锦就都醒过来了。

见两人醒了,祁老就问:“你们刚刚说去了哪里?我怎么还没有听清,你们就昏迷过去了?”

“祁老你说什么?我们哪里都没有去啊。”小王爷对祁老的话还疑惑呢,见祁老抱着一个孩子,喜道:“祁老,我和锦绣生了一个儿子。”

祁老听了小王爷这话,心中很不好受,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。可他怎么问,这两人都说哪里都没有去,就连淑豫也是。

刚刚淑豫去找他,他问她这段时间去了哪里。淑豫刚说去了什么地方,他还没有听清楚,淑豫就昏迷过去了。

“天成,让我看看我们的儿子。”安慕锦脸色恢复正常,面带喜色。

之前的忧愁全都没有了,好像刚刚那个担忧自己,会克到新生儿的人不是她一样。

小王爷把新生儿抱到安慕锦的面前,笑道:“锦绣,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儿子,你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呢?”

“就叫涵印吧,印儿。”安慕锦张口就说。

可印儿这两个字一说出来,她就皱了眉头。心中似乎不太舒服,摇着头道:“这个名字不好,好像别人用过了,我们再想个更好的名字。”

听着两人的对话,祁老生生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什么叫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子,他们第一个儿子已经八岁了!

什么叫涵印这个名字被人用过了,用这个名字的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儿子!

可这话祁老没有敢说,他也看出来了,这一家子好像有问题!很有问题。

他们出去一趟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回来就都失忆了一样。

现在祁老还不确定淑豫是否失忆,但是他很确定眼前的这两个人失忆了。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:“小子,锦绣,你们还记得你们有一个女儿吗?”

“祁老你怎么了,今天怎么总是问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。我们当然记得我们的女儿,淑豫她已经十岁了。”小王爷皱眉看着祁老,感觉祁老今天很不对劲。

见小王爷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,祁老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眼神看着他了。狠狠的摇了摇头,祁老笑道:“当我没说,这话就当我没有问过。你们想好给孩子起什么名字了吗?”

小王爷和安慕锦还在想,两人都觉得涵印这个名字真不错。可一想到别人用过了,就觉得不应该再给儿子用。

过了一会儿,淑豫来了,她看到安慕锦生了一个弟弟,开心道:“弟弟长得真可爱啊!不过看着真熟悉,好像是在哪儿见过一样?爹,娘,你们有没有觉得弟弟长的像一个人?”

被淑豫这么一提醒,小王爷和安慕锦也发现了这个问题。这孩子真的和谁长的很像,可到底是谁呢,他们又都想不起来了。

看着这一家三口纠结着新生儿和谁长的像,祁老在一旁急死了,很想告诉他们:新生儿长的像他哥哥,易涵印。

但他怕自己将这话说出来,会吓到这一家三口。

“爹,娘,给弟弟起好名字了吗?”淑豫轻轻摸着新生儿的脸蛋,新生儿吐着泡泡,冲她咯咯笑了。

这一幕好温馨啊,看的安慕锦眼睛都湿润了。能够为小王爷生一儿一女,感觉人生似乎都没有了什么遗憾。

“还没有起好呢,淑豫你也帮忙想想。”安慕锦摸着淑豫的秀发,笑着说道。

淑豫朝着爹娘看了一眼,双目一弯笑了:“其实我早就想好一个名字了,爹娘你们觉得涵印这个名字怎么样?”

又是涵印!

祁老实在是听不下去了,这一家人说的每句话都很正常,但他听着只会觉得心酸!

涵印已经被熊吃掉了,他们都忘记了吗?

“淑豫也想到涵印了啊!”安慕锦和小王爷都很惊讶,同时又觉得他们真是一家人,连想法都是一样的。

“不过这个名字有人用过了,那我们就取一个相似的名字吧。就叫涵影,怎么样?”小王爷问道。

将涵印和涵影这两个名字慢慢读了一遍,安慕锦很赞同的说道:“就叫涵影吧,这个名字也很好听。”

“我也喜欢。”淑豫趴在涵影脸上,亲了一口笑道:“以后你就叫涵影了,不准欺负姐姐哦!”

刚刚还高高兴兴的淑豫,一说到不准欺负姐姐,她莫名的哀伤起来。感觉好像是被谁欺负过似的,心情顿时不好了。

“他还小,怎么会欺负你?”安慕锦听到这话笑了,淑豫也跟着笑,应道:“也是。他太小了,欺负不动我。”

第二个儿子的名字就这么愉快的定了下来,他们的生活又恢复了正常。

只是在他们一家人的记忆里,那个叫做易涵印的孩子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。

涵影一天天的长大了,他会走路了,他会开口叫爹娘了,他会……

看着一点点变化的涵影,安慕锦有时候会莫名的想到另一个人来。好像记忆里早就住进了一个儿子,他也是这样一天天长大,一点点变化。

不过那个儿子似乎很调皮,经常惹事,让她头疼,让她心焦。不像涵影,涵影可乖了,乖的让人心疼。

有一次安慕锦和他说:“你就坐在这里,别到处跑。”

涵影就那样一个人,孤单而认真的在院子里坐了一个下午。等安慕锦想起他的时候,他还在那里坐着。

安慕锦问他:“影儿,你坐的累了,为何不和娘说?”

涵影说:“娘很忙,影儿不想让娘担心,影儿要做娘的乖孩子。”

安慕锦被涵影的话感动的一塌糊涂,抱着他忍不住哭了起来。脑子里那个模糊的调皮鬼又跑出来了,安慕锦又笑了起来。

她肯定是觉得涵影太乖了,才会在脑子里构思了,另一个调皮的孩子。要是她的涵影能稍微那么调皮一些,其实也是不错的。

“影儿你太乖了,娘好爱你。”安慕锦抱着涵影往屋子里走,涵影快速亲了安慕锦一口,笑着道:“娘,我也爱你。我还爱爹,爱姐姐,爱哥哥。”

“哥哥?影儿你说的是念秋的儿子吗?”安慕锦笑着问,涵影摇摇头,认真的想了想:“梦里的哥哥。”

“呵呵,原来是影儿做的一个梦啊。那你和娘说说,梦里的哥哥他长的什么样子?”不知为何,听涵影说他梦到了一个哥哥,她很快就想到了脑海里出现的那个调皮小孩了。

如果那个小孩是涵影的哥哥,似乎也不错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