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39章 不急

第339章不急

“梦里面,我还能记得哥哥长什么样。不过醒来,我就记不得了。哥哥告诉我要乖,要懂事,不能做让爹娘担心的事情。”涵影认真的把梦里哥哥教他的话,转告给了安慕锦。

安慕锦听他这么说,心道那一定是个懂事的孩子,和她脑海里想的那个调皮鬼似乎不太一样呢。

小孩子总会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,所以安慕锦也没有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就只当它是一个梦。那年涵影刚好五岁!

涵影六岁那年,祁老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差,到最后连床都下不了了。这期间都是小王爷和安慕锦在一旁,尽心尽力的伺候。

在祁老迷离之际,他将这几年研究的成果交到安慕锦的手上:“锦绣,这是我研究了一半的情蛊解药。你继续往下研究,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找到破解情蛊之法。”

“好!”听到情蛊二字,安慕锦好像想到了什么。刚想去捕捉,那个想到的东西像风一样溜走了。

安葬了祁老,小王爷心里失落的厉害,跟丢了什么东西似的。

他还未出生时,父皇就去世了。祁老于他,就像是父亲一样,他也把自己当做祁老的儿子。

所以在安慕锦叫祁老的儿子为祁叔时,小王爷让她直接叫名字。因为在知道他们的人心中,他就是祁老的儿子。

看着祁老的坟墓,头发花白的荣叔对小王爷道:“少爷,你知道为什么祁老一直拿你当儿子看吗?”

对于为什么,小王爷是从来没有想过的。他只知道他从小就被祁老当儿子看,他也将祁老当父亲看。

“为什么?”小王爷一开口,声音嘶哑。这几天他为了祁老的丧事忙里忙外的,也累坏了。

“是因为老三,老三就是老药堂的老大夫。其实他才是你真正的义父,你父皇的结拜兄弟。”荣叔感叹道,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少了。

祁老已经死了,他怕有一天他也突然双眼一闭,两眼一蹬的归西了。那这个秘密就不会再有人告诉小王爷了,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老大夫对他的用心。

“荣叔你说的是真的吗?老大夫是我的义父?那为何他,从来不告诉我?你,也从来未和我说过。”小王爷诧异的问道。

他情绪有些激动,手拉着安慕锦的手,情不自禁的紧了紧。

安慕锦也看着荣叔,同样的诧异。老大夫和小王爷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关系,真是出人意料!

“是真的。当年他助你父皇夺得皇位,你父皇要封他为王,被他拒绝了。他和林妈妈在京城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,后来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要不是祁老说他还在京城,我都以为他云游四海去了。”荣叔望着远处说道。

停顿了一下,荣叔收回视线,看着小王爷道:“少爷,我们不说都是为了你好。如今皇上圣明,你和夫人都好好的,这件事也是时候说出来了。”

就在小王爷想说话的时候,荣叔又感慨起来:“其实按祁老的年龄,都可以做你祖父了。唉,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。他人都死了,我就不揭他的底了。”

“还有什么秘密吗?”小王爷问,荣叔连忙摇头:“都是小事,你知道他对你的心就好了。祁老人不错,就是嘴巴太坏了点。”

“是。”小王爷点头,好像人老了都会变的比以前能说。

荣叔就是个例子,他以前话很少,老了之后话才多起来的。

刚从祁老的坟前回来,小王爷还未坐下喝一口水,下人来报:“少爷,外面来了一男一女,说是要见您和夫人。”

下人的话刚说完,外面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锦绣!”

接着就看到一个紫色人影跑了进来,一直跑到安慕锦身边,快速抱住她道:“锦绣,我来看你了。”

在抱着安慕锦时,她看到安慕锦的衣服上有一根头发。快速捏在手里。谁都没有注意到。

“紫丫头!”安慕锦惊喜万分,抱了紫樱好一会儿才松手。

紫樱还和二十几年前一样,几乎一点变化都没有。淑豫已经十五岁了,她要是和淑豫站在一起,别人肯定以为她们是姐妹。

紫樱没有变化就算了,连元培也是一点变化。安慕锦和小王爷往他们面前一站,那显老程度是一眼看到底啊,对比太明显了。

“元培,你们这些年怎么一点变化都没有?”小王爷震惊的看着元培,要是他也能像元培这样保持年轻就好了。

“变化也是有的,只是不明显。”元培淡淡的说道。

安慕锦往元培那里看了看,觉得他看上去比之前更显的飘渺了。明明就在眼前,却觉得他好像离的很远似的。

“锦绣。”紫樱叫了一声,拉回安慕锦对元培的注意。

安慕锦笑着拉着紫樱坐下,问她:“这些年你们都去了哪里?其他人的消息我们都知道,唯独你和元培的不知道。”

“我们就是到处走走啊,走着走着这么多年就过来了。对了,锦绣,你和天成有孩子了吧?”紫樱很自然的将话题转移到了孩子身上。

说了两句,紫樱说想见见他们。安慕锦让人去叫小姐和小少爷,不一会儿他们两个就一起过来了。

彼此熟悉之后,紫樱亲昵的揽着淑豫的肩膀,往她头上看了一眼,惊讶道:“呀,你的头上怎么有一根白头发!”

说完,还不待淑豫反应,紫樱就将从她的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来。

仔细看了看,紫樱又将头发扔了:“不好意思,我好像眼花看错了。你的头,疼不疼?”

淑豫和紫樱并不熟悉,被她这样莫名的拔掉一根头发,很是郁闷。但他们是爹娘的朋友,她就是心里再不高兴,也不会表现在脸上,轻笑摇头:“不疼。”

“让我看看涵影的头上有没有白头发。”紫樱像个调皮的孩子,要去看涵影的头发。

涵影伸手在脑后的辫子用力一扯,扯下两三根,主动递给紫樱:“给。”

“好孩子。”紫樱嘻嘻笑了,宝贝的将涵影的头发握在手里:“这是涵影送给我的,我要好好珍藏起来。”

“你还跟以前一样,真是一点都没有变。”看到紫樱这样调皮,安慕锦笑着说道。

马上就要吃午饭,紫樱和元培却说有急事要去做,也没有留下吃饭就走了。

走出凉豫城,元培才问紫樱:“他们的头发都拿到了吗?”

紫樱摊开白皙的右手,里面正好有三根头发,“元培,这样真的能够让他想起什么吗?”

“会的。”元培笃定的说道,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盒子,里面正有一根小王爷的头发。

紫樱小心的将手里的头发放进盒子里,元培迅速合上盒子,道:“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此时别院里,安慕锦一脸沉思状,对小王爷道:“二十多年了,他们竟然一点都没有变。天成,你不觉得奇怪吗?”

“是很奇怪,我猜他们很有可能是落华山……”落华山刚说出来,小王爷和安慕锦同时脑袋一沉,趴在桌子上晕了过去。

再醒来,两人将这件事又都给忘记了。

后来淑豫提到紫樱和元培来过,小王爷和安慕锦都否认:“他们并没有来过。”

淑豫很奇怪,可爹娘那么坚持他们没有来过,她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渐渐的,她也将这件事给忘记了。

而且再过两个月,就是她十五岁的生日了。生日一过,她就是个大姑娘了。

眼看着淑豫快要及笄了,安慕锦犯起了愁,不知道该为她安排什么样的婚事。她私下问过淑豫,可有心仪的对象,淑豫就是摇头。

也是,淑豫都不出府,连个外人都见不到,她能去哪里找到心仪的对象呢。

晚上躺在**,和小王爷说起这件事,小王爷却笑着道:“锦绣你太心急了。淑豫还小,等两年再说这事也不迟。”

轻轻打了小王爷一下,安慕锦郁闷道:“她都快十五岁了,别的姑娘十三四岁都有人上门提亲了。为什么我们的淑豫没有呢?那些媒婆是不是不知道我们家有女儿啊?”

“别操心了。淑豫的姻缘不在这里,肯定在京城。等过两年,我们回京,再给她物色对象也不迟。”小王爷打了一个哈欠,搂着安慕锦道:“锦绣,我们睡吧。”

“睡不着!”黑暗里,安慕锦瞪大了眼睛,想问题想的出神。

再过两年回京,那淑豫得多大了啊。十七岁了,会不会太老了?

她记得京城的姑娘订婚事都是很早的,淑豫去晚了,还能遇到好的吗?

就在她想着这些的时候,小王爷的鼾声从她身边响起。她没来由的一阵火气,捏着小王爷的鼻子,一直将他捏的醒来。

孩子的婚事可是大事啊,为什么小王爷一点都不担心呢?她这个做娘的都快操心死了,结果他这个做爹的却睡着了。

“锦绣,怎么了?”小王爷翻了一个身,压住安慕锦笑道:“是不是想了?”

听到这话,安慕锦又气又羞的将他推下去,商量的说道:“天成,我们明天就进京吧。两年时间,会不会耽误淑豫太多?”

“不会的。锦绣你也是十七岁才嫁给我的,淑豫才十五岁,所以不急。”小王爷找的理由真好,说的安慕锦哑口无言。

其实她也不是那么想淑豫立刻嫁人,只是她担心京城里的好人家都被别人挑走了。每个父母都是这样的吧,盼她嫁个好人家,又舍不得她嫁。

还有一点就是,小王爷为何那么笃定淑豫的姻缘在京城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