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40章 两情

第340章 两情

次日,安慕锦问小王爷这事,小王爷神秘兮兮的说:“过两个月你就知道了。 ”

“过两个月?提前进京吗?”安慕锦听这话更晕了,昨晚他还说等两年再进京,怎么一夜之后时间又变成了两个月。

“恩……”小王爷拉长了声音,寻思着要不要现在就把事情告诉安慕锦。

安慕锦见他不说话了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连忙说:“天成你快告诉我吧,别想瞒着我。”

“告诉你也无妨,但我担心你会多想。姻缘这事谁也说不准,所以你听了之后就当作不知道,别给孩子们压力。”小王爷望着安慕锦认真的说道。

“我怎么会给孩子们压力呢,你快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。”安慕锦有些急了。

同时心中感慨,和小王爷生活二十多年了,他的心思还是这样沉。有些事情他要是不说,可能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。

“说起这事,我就想到之前我说过的一句话。我就说咏儿长大了不会喜欢京儿吧,他和京儿退婚了。我还说他肯定会喜欢我们的女儿,这句话也成了真……锦绣,锦绣?”小王爷还未说完,就发现安慕锦的脸色变了。

他不敢再继续往下说,连忙扶住安慕锦,搂着她回了卧房。

安慕锦靠在床头,喘了几口气才平静了下来,伤神的看着小王爷问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京儿对咏儿的感情,她都是知道的。京儿说了非咏儿不嫁,这么久都没有传来他们成亲的事情,原来是咏儿退了京儿的婚事。

没有一个母亲愿意看到女儿陷入感情纠葛的,尤其是安慕锦。所以她一听小王爷说京儿喜欢淑豫,她就懵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

“锦绣你别想太多,感情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左右。这都要靠那几个孩子的造化,看他们……”小王爷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一道怒吼给打断了:“安慕锦,你给我出来。”

发出这河东狮吼般的声音不是别人,正是多年不见的安慕琴。

屋里的两人相视一眼,暗道不好,急急跑了出去。

刚到门口,安慕琴就一手叉腰,一手指着两人开始骂了起来。

侯府三小姐的那张嘴可是非常厉害的,而且这么多年了,她嘴上的功夫只涨不降。几句话一说,就将安慕锦骂了个面红耳赤,小王爷脸色发黑,两人是又气又不能说她什么。

站在她旁边的,就是她那个还未嫁出去的宝贝女儿,京儿。京儿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娘子似的,抽抽噎噎,哭的好不惹人心疼。

“琴儿,你骂我们可以,但是你别骂孩子。这件事和淑豫一点关系都没有,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有这回事呢。”听安慕琴骂到孩子头上了,安慕锦脸上一寒,心里极其的不舒服。

“她怎么会不知道?若不是她勾引了咏儿,咏儿会和我们京儿退婚吗?”安慕琴跳起来和安慕锦吵。

安慕锦被安慕琴这么一吵,心里也来了火气。她也是刚知道这件事,还没有想到解决之法,安慕琴就来这里闹。本来淑豫是不知道的,这样一闹,淑豫想不知道都难。

“安慕琴你真是越老越没有个羞臊,再胡乱说话,看我不撕烂你的嘴。”安慕锦走上前,拉着只知道哭的京儿回了房。

见安慕锦带着她们进了屋,小王爷知道他呆在这里不合适,抬脚走出了院子。

屋里,安慕锦心疼的给京儿擦着眼泪。心里想着若是咏儿和京儿成亲了多好,这会该有孩子了。

“安慕锦,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个说法。”安慕琴坐下来,自个倒了两杯茶喝,口不干了又开始吵安慕锦。

“有你这样当娘的吗,有你这样当姨母的吗,有你这样当姑母的吗?”安慕锦摔了手里的帕子,狠狠的瞪了安慕琴一眼。

安慕琴拍着桌子,一脸不高兴:“咏儿和京儿是自小就有的婚约,本来两人都好好的。可结果呢,咏儿自从见了你家的淑豫一面,就对京儿冷落,非要退了这门婚事。”

“咏儿和淑豫见面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,那时候淑豫才不过五六岁,那……”

“安慕锦你别和我装糊涂,咏儿和京儿退婚快有十年了,你不会告诉我说你忘记了吧?”安慕琴瞪大眼睛,认定是安慕锦在糊弄她。

“什么忘记了,我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的。我和天成也在商量,看着怎样才能将这件事给解决好,让这三人都受到最小的伤害。可我们还没有商量好,你们就找上门来了。对了,我还没有问你们这一路累不累,吃饭了没有呢?”安慕琴一上门就吵,安慕锦真是郁闷,真想不要这个亲戚了。

“累不累,有没有吃饭,那都是不是重点。现在的重点是你必须让咏儿娶了京儿,京儿等了他这么多年,他不能对不起京儿。像京儿这么大的,都好几个孩子的娘了,可怜我们京儿……”说着说着,安慕琴嘴巴一咧,哭了。

真是岁月不饶人啊,以前安慕锦记得她哭的时候还很好看,现在一哭简直是惨不忍睹。

安慕锦别开头,不去看她。她以为难受的只有她吗,安慕锦也很难受。她都不知道咏儿是因为喜欢上了淑豫,才退了京儿的婚事的。她要是早知道,她早就阻止了。

这件事都怪小王爷,他肯定一早就知道咏儿退了京儿的婚事了,却一直都没有告诉她。

其实这件事还真是安慕锦错怪小王爷了,咏儿退京儿是因为淑豫不假,但是他一直都没有说。直到淑豫快要及笄了,他才说出来的。

京儿也是个痴情女子,咏儿退了她的婚事,又一直没有娶别人。她就一直等,等咏儿回心转意,再娶她。

可她错了,在她等咏儿的时候,咏儿在等着淑豫长大。所以在她知道她等的那个人选了别人时,她崩溃了。在家里闹自杀,安慕琴这才带着她来找安慕锦,要安慕锦给个说法的。

但安慕锦能给个什么说法呢,这件事也不是她所愿的啊。

头疼,心疼,全身都疼!

把她们母女俩安顿好,再回到景园,安慕锦浑身都不舒服。

这次来的不止是她们母女,还有孔展鹏还有他的儿子,小王爷此时正在饭厅陪他们吃饭呢。

安慕锦晚饭也没有吃,没有胃口。

火光突然跳了几下,然后就灭了,屋里陷入了黑暗。安慕锦靠在床头,手里还拿着针线,却一点也不想下去添油。

小王爷回来,见屋里没有光,还以为安慕锦睡了。抹黑走到床边,看到安慕锦坐在黑暗里发呆,他心疼的走过去,抱住安慕锦:“锦绣对不起,这件事我该早点和你说,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天成怎么办?”安慕锦无助极了,这比她自己遇到这事还难受,还无奈。

“其实我很看好咏儿和淑豫在一起,这话可不是因为淑豫是我们的女儿,我才这么说的。十年了,都不知道孔展鹏和安慕琴是怎么当爹娘的?京儿当时年纪小,只知道情爱,会犯痴也正常,难道他们做爹娘的也跟着犯痴吗?怎么就不能好好给京儿找一个对象,让京儿好好的嫁人?拖了十年,拖到了现在。看着咏儿要娶别人了,他们才开始知道着急。一着急就将责任推到我们身上,说我们没有管教好女儿。”说到这里,小王爷就来气。气的一拳打在**,将床咯吱响。

安慕锦也有气,可京儿确实可怜,又是她的晚辈,她只能将这气忍在肚子里。

“锦绣我和你说,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我真想将这一家子给轰出去。这样的亲戚,谁家爱要谁家拿去。我发现了这真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孔展鹏以前多么的有文采,懂礼数,自从和安慕琴成亲之后,变的和她一样了,说话一点道理都不讲。”本来小王爷是来安慰安慕锦,让她别再多想了。结果一说到安慕琴那一家子,他自己也控制不住的生气。

气了一会儿,小王爷很快就冷静下来,和安慕锦说道:“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我们这些做长辈的真不能追究谁对谁错,得想办法看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。锦绣,你愿意让淑豫嫁给咏儿吗?”

“不愿意。”安慕锦当即就否认,淑豫和咏儿成亲了,那京儿怎么办?

“唉,锦绣啊!”小王爷能猜到安慕锦说不愿意的原因,但是他还是要说:“锦绣你想过没有?若是淑豫也喜欢咏儿呢,你不愿意淑豫嫁给咏儿,咏儿又不娶京儿,这样痛苦的只会是三个人。”

“天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淑豫也喜欢上咏儿了吗?”安慕锦察觉出了什么。

她还记得她问淑豫有没有心仪的对象,淑豫当时说没有。

看来不是淑豫没有,是淑豫不敢说,故意瞒着她的!

“喜欢!”小王爷一承认这件事,安慕锦就捂着脸哭了起来:“呜呜,你们都知道这件事,为什么要瞒着我一个人?”

“唉,锦绣啊!”为了这事,小王爷也是背地里叹了不少的气。

温柔的擦掉安慕锦脸上的泪水,小王爷搂紧了她:“当我发现这件事的时候,也为时已晚。所以锦绣,我们做爹娘的可不能像安慕琴他们那样糊涂,这件事得小心处理,不然伤害的就是三个人啊。”

“呜呜……”听小王爷这些话,安慕锦哭的更加悲伤了。

她早就想过了淑豫和咏儿的各种可能。但是那么多可能,他们偏偏就选中了这个可能。

两情相悦的确是很美的事情,但是独他们之间还有个京儿啊。

这可怎么办?

本书来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