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之锦绣天成

第341章 喷发

第341章 喷发

想了一夜,哭了一夜,叹息了一夜。

这一夜,安慕锦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挺过来的。

她一夜未睡,小王爷就陪着她睁眼到天明。

天亮了,小王爷起身穿衣,安慕锦也跟着起来。小王爷按着她道:“昨晚一夜未睡,锦绣你就别起来了。今天这件事我来处理,相信我,我一定会给处理好的。”

“天成,这件事怎么处理都会伤害到一个人。”安慕锦叹息一声,不管是伤害京儿,还是淑豫,都是她想看到的。

“我尽量让伤害降到最低,你先睡觉。等你睡醒了,这事就解决了。”小王爷哄着安慕锦。

安慕锦眨了眨泛酸的眼睛,拉着小王爷的胳膊道:“天成,这件事真的能解决好吗?”

“相信我!”小王爷快速穿好衣服,为安慕锦重新盖好被子,吻了吻她的额头,转身下了床。

小王爷走了,安慕锦看着那扇门打开又重新关上,忧伤的叹了一口长气。闭上眼睛,眼泪从眼角滑过,她一点也睡不着。

吱呀一声,门又被人打开了。

她以为是小王爷回来了,就没有扭头去看。但那脚步声却不是小王爷的,她又以为是念秋的。肯定是念秋见她还睡着,所以才走的那么轻,就是怕打扰到她。

那人一直走到她的床前,她感觉到那人的身子一矮,似乎是弯下腰去了。

来人不是小王爷,也不是念秋,而是淑豫。

淑豫还未跪下就已经泪流满面,她不敢哭出声来。忍了好一会儿,才把哭出音来。

“娘,我该怎么办?”哭声一出来,淑豫也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。

“我不知道咏表哥和京儿表姐的事情,我不知道他们有过婚约……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淑豫也快崩溃了。

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,安在咏曾经的未婚妻会来找她。更没有想过那个未婚妻,就是她的表姐。

她才十五岁,她一直被小王爷和安慕锦保护的很好。就是一个大门不出,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。自从一年前,安在咏写信和她表明心意,他们就这样书信来往,一点一滴的建立了感情基础。

其实她和安在咏就见过一次面,是五六岁随着爹娘进京时见到的。虽然只有一次见面,但是她对安在咏就有非常深刻的印象。

准确的说,她对安在咏三兄妹的印象都非常的深,因为他们的父母关系密切,时常有书信来往。而且她也经常能够从爹娘的嘴里,听到关于安在咏三兄妹的事情。

就这样,即使长大后她没有再和安在咏见过,但是对他却一点也不陌生。爹娘口中的安在咏,年轻有为,博才多学,让她心生敬仰。

所以在安在咏和她表明心意后,她就在他的甜言蜜语中,渐渐的沦陷了。爱了一年,想了一年,这感情早已在她心底生根发芽。

安在咏和她说,两个月后来向她的爹娘提亲。她满心欢喜,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前未婚妻来。这个京儿表姐的出现,完全打碎了她对未来的所有期待,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。

“娘,为什么会这样?”淑豫哭声不断,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句了。

床下的淑豫哭的肝肠寸断,撕心裂肺。**的安慕锦更是哭的口不能言,心如刀绞。

安在咏小的时候,安慕锦和小王爷都爱的不得了。可也知道他是和京儿定婚约的,而且又比淑豫大了十一岁,是安慕锦压根就没有想过安在咏会喜欢淑豫。小王爷曾经说的那句戏言,她也从未当真。

但是世事难料,安在咏还是喜欢上了淑豫,而且淑豫也喜欢上了安在咏。

抛开可怜的京儿不说,安慕锦其实是很赞成这门婚事的。

“娘,我想出家。”淑豫一语说完,把安慕锦吓的从**猛然坐起,流泪看着她:“淑豫你说什么?”

“娘我受不了了,我要出家。”淑豫爬过来,扑进安慕锦的怀里,哭的泪眼汪汪:“一个是表哥,一个是表姐,我不想他们因为我而……娘,是不是出家了,就没有这些烦恼,就会忘记这些痛苦?”

“胡说!”安慕锦立刻打断她的话,紧紧的搂着她,声音嘶哑着说:“你要是真喜欢咏儿,娘为你做主,让你们成亲。至于京儿,她想要什么补偿,我们都给。”

“娘!”听到这句话安慰,淑豫大哭一声,也紧紧的抱住了安慕锦。

安抚好了淑豫,看着她安心的离开,而安慕锦却不放心她。京儿为了这事闹自杀,淑豫又说要出家。她看出来了,遇到感情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是理智的。

她很担心淑豫会像京儿那样,让念秋去照顾淑豫,看着她,不能让她想不开。

打定了让淑豫和咏儿在一起的主意,安慕锦就开始考虑怎么说服京儿了。

中午,小王爷没有回来,安慕锦一个人在屋里吃饭。

正吃着,安慕琴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跑进来。一进来,她就大嗓门的喊道:“安慕锦,我想到一个好主意。”

“什么主意?”安慕锦口气淡淡的。一看她兴奋成这样,就猜到她说的好主意肯定只是站在京儿那边考虑的。

“让我家辉儿娶了淑豫,这样就没有人和京儿抢咏儿了,还成全了两段美好姻缘。”安慕琴说的眉飞色舞。

安慕锦沉了脸色,重重拍下筷子。从安慕琴进来,她嘴里的饭都没有嚼到两下,此刻更是气的将饭全部喷在了安慕琴的脸上。

“安慕琴,你怎么可以这么自私?你有没有想过辉儿,咏儿和淑豫的感受?为了京儿,你害的可是三个人的幸福。”

安慕琴抹掉脸上的饭粒,嫌弃的看着安慕锦:“你把嘴里的东西吃完了再说,喷了我一脸。”

“走,你现在就走,我不想看到你!”安慕锦气死了,指着门口对安慕琴吼道。

气死她了,安慕锦气的胸口开始疼,整个人的感觉都不好了。

“你再考虑,考虑。我家辉儿也不差,如果太后没有出家的话,我们孔家也是……”

“走!”安慕锦大吼一声,看她还不走,端起桌子上的盘子就往她身上砸。

安慕琴一边躲,一边指着安慕锦叫着:“安慕锦,你疯了吗?你……”

“走不走?”安慕锦就是疯了,她失去理智了,她要砸死这个自私自利的安慕琴。

安慕琴从景园逃出来,骂骂咧咧的,正好遇到回来的小王爷。小王爷一见安慕琴这样从院子里出来,就知道她肯定是安慕锦吵起来了。

正骂着,安慕琴也注意到了小王爷,张口就说:“你快去看看吧,安慕锦她发疯了。”

小王爷气的都不正眼看她,脚下一动,快速进了院子。安慕琴只觉得眼前一闪,小王爷就消失了。

回头又朝着景园看了两眼,骂了几句。安慕琴心里才舒服一些,转而朝着淑豫的院子方向走去。

屋里一片狼藉,安慕锦气的将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摔在了地上。小王爷进来时,她正在摔椅子。

“锦绣!”至少和他在一起,他从未见过安慕锦这样暴露过。一看到安慕锦这样,小王爷又慌又心疼。

小王爷一声锦绣,立刻让安慕锦恢复了理智。她用力一把抱住小王爷,恨的咬牙:“安慕琴真是太过分了!她只想到她的女儿,竟然让淑豫嫁给辉儿。我真,真是快要被她给气死!”

“锦绣,快消消气,千万别气坏了身子。”小王爷一边平静的安慰安慕锦,一边心里直冒火。

安慕琴她真是个会做长辈的,这样的损招她都能想的出来。

刚将安慕锦安抚好,小丫鬟急忙来报。安慕琴大闹豫园,淑豫又气又羞,哭着要上吊。

一听到这个消息,安慕锦小腿发软,瘫在了小王爷的怀里。往事历历在目,安慕琴跟在安慕雪身后,欺负她的一幕一幕……

“啊!”安慕锦大叫一声,双手紧紧的抓着小王爷的衣服,几乎抓到了他的肉,“天成,我要杀了她!”

小时候,安慕琴欺负她就算了,现在还来欺负她的女儿!

她安慕琴是不是以为她好欺负,是不是认为她善良,所以才会这样一而再,再而三的欺负她,逼她?

杀字能从安慕锦的嘴里说出来,小王爷知道安慕锦是真的动了怒了,动了恨了。他又何尝不是,若不是理智还在,他早就动手了。

两人还未到豫园,就能听到安慕琴在刻薄的说着:“……你还年轻,想找什么样的找不到,就不要和京儿抢了……咏儿和京儿自小就青梅竹马……”

淑豫跪坐在地上,双手无助的抓着念秋的衣服,哭的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。在她们旁边,就是那个长长的三次白绫。

“住口!”安慕锦一落地,上前甩了安慕琴一巴掌。

多少年了,她很少这样动怒过。都是安慕琴逼她的。

安慕琴被打了一巴掌,捂着脸惊诧的看着安慕锦:“你打我?”

“退婚十年,京儿被拖了十年。这十年时间,你和孔展鹏都做什么去了?京儿不懂事,难道你们也不懂事吗?今天若是咏儿娶了别人家的女儿,你们也这样拖家带口的去闹吗?”安慕锦气的身子发抖,要不是有小王爷在身边扶着她,恐怕她连站都站不稳。

安慕琴被问的哑口无言,只是捂着脸尴尬的看着安慕锦。

“娘!”淑豫痛苦的叫了一声,扶着念秋慢慢站了起来,又噗通跪下:“爹娘,女儿不孝,恐怕以后不能再你们身边服侍了。你们让我出家吧,让我走吧。,我受不了了!”

“淑豫!”小王爷都还不知道这件事,一听她这话,又惊又吓。心里的怒火犹如被油浇过一样,往外喷发。